张晓唯:学人之间:罗振玉与蔡元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9 次 更新时间:2019-06-07 19:36:42

进入专题: 罗振玉   蔡元培  

张晓唯 (进入专栏)  

   王国维与北大的联系多以马衡为中介,与校长蔡元培似无缘接触。其实,蔡、王于1923年暮春时节在上海曾直接往还,此事尚鲜为人知。据蔡氏日记载述:“四月二十六日,往爱俪园。访王静安住址不得,但知其仍往园中授课,因投以一函,嘱约期晤谈,拟借《隶缜》,并托购日文《陶偶录》。”“四月二十九日,王静安来。”“五月一日,看静安。彼对于西洋文明很怀疑,以为不能自救(因我告以彼等已颇觉悟),又深以中国不能防止输入为虑。我询以对于佛学之意见,彼言素未研究。询以是否取孔学,彼说大体如此。彼以为西人之病根在贪不知止。彼以为科学只可作美术观,万不可应用于实际。”这是一则弥足珍贵的史料,其时,蔡辞职离京返沪,主动造访王,二人曾作内容广泛的长谈,蔡撮录了王氏观点,却未加一字点评。从若干迹象推断,这应是二人最末一次晤谈。

  

   在北大倡扬“学术至上”的蔡元培,将“学诣”作为聘用教师的唯一标准,像罗振玉、王国维这样有成就的学者,自然在其延揽之列。至于他们的政治立场如何,则属于个人选择,只要无碍教学及研究,悉听尊便。这种合乎“世界各国大学通例”的做法,颇赢得各方赞誉。罗振玉内心很清楚“蔡之宗旨,与我辈不合,其虚衷则可嘉。”罗、王在北大任通信导师期间,指导了若干学生,撰发了多篇专业论文,扶掖数名有潜质的青年学者,大体说来,不负北大的期待。但他们与北大之间总是呈现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对于五四新文化发源地的最高学府,内心多有保留。随着校长蔡元培的辞离,加之王、罗又先后入值南书房,成为逊帝溥仪的近臣,二人与北大的缘分也就差不多走到了尽头。

  

   1928年以后,蔡元培出任南京国民政府中央研究院院长,在该院发布的有关科学研究例行报告等文献中,涉及考古学部分尚提及罗振玉王国维的开拓之功,对于他们的学术贡献给予充分肯定。而罗振玉在溥仪出宫以后,极力施以影响,最终形成伪满局面,为民族主义者所不齿。罗氏晚年曽与孙辈谈及蔡元培,颇怀好感(见罗继祖《庭闻忆略》)。1940年,在中华民族抗日战争最危难的年份,3月初,蔡元培在香港辞世,5月中旬,罗振玉在旅顺病故。戊戌一代知识分子相继谢幕,短短几十年间,他们所演绎的人生轨迹,却呈现出不同脉络。

  

   罗振玉和蔡元培,可谓二十世纪中国文化人中的重量级人物,二人在不同领域各有建树。罗振玉的古物学研究,使得积贫积弱的中国在国际汉学界,保存了一席之地;他对于王国维的识拔和引导,本身就是一份难得的学术奉献;他的好古存古,就中华文化而言,功在当时,遗香久远,后代将受益无穷。蔡元培属于开一代风气的文化人物,在二十世纪前半叶的若干年内,他在文化教育界的影响力巨大,化育了差不多一代读书人;他所引领的将现代中国融入世界发展主流的基本方向,策励着一代又一代中国知识分子为之不懈努力前行,仍旧构成时代主题。

  

   有趣的是,在现实生活中,蔡元培几乎被塑造成了一个“完人”,谦谦君子,有容乃大,一生无绯闻,尊享大名而谤未随之,甚是难得。罗振玉则不同,其生前后世,口碑不佳,既疑似事实,又以讹传讹,甚而诛心之论比比皆是。罗自日本返国寓居津门近十年,几乎就是在飞短流长中度日,雪堂公真的练就了一身“刀枪不入”的功夫,依旧我行我素,想来亦颇为不易。逊帝小圈子内的明争暗斗,难免有人施放冷箭。一介文人而家资不匪,古书画流转海内外,局外人不明就里,疑云重重也属常情;国人痛恨日本侵华,而多年与东洋友人过从甚密,无分文人军人,触碰了大忌;王国维自沉而死,脏水却泼向罗振玉,无根之谣满天飞,罗百口莫辩,至今尚一头雾水,而少有人顾念那稀见的挚友情。

  

   如果说,世人待罗振玉不很公平,多少也有些咎由自取,他太精明,太干练,成于斯亦毁于斯。罗氏依傍遗老遗臣小圈子,当年在社会主流话语中明显居弱势,他们越是以气节自重自炫,越招致人们嘲笑戏谑。仅秀才身份的罗氏,被遗老们视为不够资格,更是腹背受击,颇为吊诡。作为历史人物,罗振玉的方方面面值得细加探究,许多疑难尚待破解。就此而言,蔡元培那种虚怀若谷,取人之长的遗风,值得借鉴弘扬。

  

   (主要参考文献:1、《雪堂自述》,江苏人民出版社1999年;2、罗继祖《永丰乡人行年录》,台湾版;3、《雪堂类稿》,辽宁教育出版社2003年;4、《罗振玉王国维来往书信集》,东方出版社2000年;5、《王国维全集(书信)》,中华书局1984年;6、《蔡元培全集》,中华书局1984—1988年;7、《罗振玉评传》,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6年;8、孙敦恒《王国维年谱新编》,1991年。)

  

进入 张晓唯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罗振玉   蔡元培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史话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63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