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晓萌:俄罗斯地区选举与地区政治新发展

——兼论2018年地区选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26 次 更新时间:2019-06-04 10:23:36

进入专题: 俄罗斯选举   威权主义  

官晓萌  
而是世界选举政治中的常态。在统俄党自身发展过程中,2004年也曾因为福利货币化改革政策在支持率上受到过相当影响。2004年8月,福利货币化法案在俄国家杜马的一片反对声中通过,引发了普京上任以来第一次较为严重的社会危机。2004年6月到8月,俄罗斯30多个城市爆发了反对改革的游行。统俄党和普京本人的支持率都因这一法案下降。根据不同社会调查机构的数据,统俄党的支持率在2004年下降超过10%(社会舆论基金会公布统俄党支持率由31%下降至20%[66])。

  

表1  2018年俄罗斯地区立法机构选举情况(统俄党)

资料来源:根据各地区选举委员会数据及媒体公布数据总结,http://www.izbirkom.ru/region/izbirkom

  

   退休年龄改革因素、选区的经济发展情况、低支持率的统俄党籍地区首脑,这些都是此次统俄党选举失利的外部因素。但究其内因,政权党近两年来的发展也遇到了一些瓶颈,这涉及更多复杂因素,包括前文所提到的政权党选民基础问题,也包括普京对政权党发展的策略摇摆,还涉及沃罗金和基里延科权力交接后,政权党的地位和党内人事关系等诸多问题,这些复杂因素需进一步综合研究。但不可否认的是,统俄党在普京第三任期以来取得的选举成绩,并不是其自身支持率的体现,而更多来自于制度设计。因此,在存在诸多外部不利因素的情况下,取得当前的选举结果也并不意外。

  

   许多俄罗斯媒体的报道将此次选举称为反对派的胜利,尤其是俄共的胜利,但是从选举结果分析,俄共主要是在其本来相对来说支持率较高的地区(伊尔库茨克州、哈卡斯州、乌里扬诺夫斯克州)进一步扩大了“战果”。总体来说,俄共的胜利之处并不在于其选举实力较此前有长足提高。毕竟在2017年地区选举后,俄共还被俄国内选举专家评论为“选举实力进一步减弱”。[69]此次选举中,俄共的真正成果在于“消化”统俄党失去席位的能力更强。俄共除了在布里亚特共和国、克麦罗沃州、涅涅茨自治区和伊万诺夫州没有席位增加以外,在其他地区均有不同程度增加,且增加幅度较大,其比例制部分得票率也较两年前的杜马选举有较为明显的提高。俄共支持率提高也与俄共对退休年龄和养老金改革的反对态度有关,是民众对于改革反对态度的投射。

  

   综上所述,地区选举中反对派的胜利并非自身实力有长足的进步。在政权党力量相对薄弱的地区,在其自身竞选出现问题(不受欢迎的州长)的情况下,在不利于政权党的选举背景(退休年龄法案的影响)下,反对派通过有的放矢的竞选活动,在本身具有一定优势的地区继续扩大了影响力。

  

   2.选举后的地区格局

  

   从数据上来看,此次地区选举对于统俄党自身来说肯定是失败的,但分析全国各联邦主体的情况,此次选举并不意味联邦中央对地区的失控。首先在地区立法机构方面,联邦中央依托统俄党继续实现了对大部分地区立法机构的控制。俄罗斯当前各个联邦主体中,议会多数党非统俄党的仅有4个地区,且统俄党在其中3个地区立法机构席位总数超过其他政党,只有在伊尔库茨克州的席位数低于俄共。

  

   在地区首脑方面,俄罗斯当前各联邦主体中共有14名无党派州长(截至2019年1月),但均为统俄党推荐当选。非统俄党籍州长当选情况如表2所示,除了2018年地区选举中的3个联邦主体外,其他联邦主体中只有伊尔库茨克地区是通过第二轮选举,由俄共候选人当选。其余鄂木斯克州、斯摩棱斯克州、奥廖尔州的反对派州长或为统俄党推荐,或为统俄党支持,或为统俄党主动在该地区放弃提名候选人,说明这些地区的州长人选均是决策层首肯的结果,是跨党派协商的结果。

  

表2 当前非统俄党州长地区、立法机构统俄党非多数党地区一览表

资料来源:根据各地区选举委员会及媒体公布数据制作

  

   实际上在2018年选举后,反对派占绝对优势的只有伊尔库茨克这一俄共传统强势地区(见表2)。此外哈卡斯共和国第二轮选举中俄共候选人瓦·科诺瓦洛夫(ВалентинКоновалов)当选,第二轮选举前除科诺瓦洛夫外的所候选人相继退选,最终只有俄共候选人一名候选人出现在选举中并胜选,这一情况是90年代以来从未出现过的特殊情况,引发了外界的广泛猜测,不能排除最终的选举结果是联邦中央与党派协商的结果。鉴于统俄党在该地区失去议会多数党的地位,该地区后期局势仍值得进一步关注。滨海边疆区第二轮选举结果被取消,重新选举时间被推迟。在等待2018年12月16日重新进行第二轮选举的过程中,普京任命的临时代理州长推出了一系列旨在“拉拢”选民的地区经济、社会政策,以期扭转该地区不利的选举局势。最终在第二轮选举中普京任命的代理州长获得胜利。

  

三、选举中的俄罗斯地区政治——变化与维持


   从叶利钦时期至今,以俄罗斯地区选举为切入点观察,俄罗斯的地区政治一直经历着发展变化,具体的选举制度经历了改革,选举结果也发生着变化。但是分析制度建设和权力结构的本质,依然可以发现,俄罗斯地区政治在变化中一直保持着某些固有特点。

  

   (一)垂直权力主角的变化

  

   普京第一任期起,尤其在州长直选被取消后,俄罗斯威权主义的稳定是依靠垂直权力和政权党共同实现的。政权党作为选举威权主义制度中的主要角色,不仅保障了对选举过程的控制,更促成了俄罗斯联邦“单一制”[70]的既成事实,州长在这一时期需要得到总统和地区议会的双重支持,其地位是被弱化的。

  

   2011年杜马选举前后,统俄党实际支持率下降。尽管在选举结果和形式上,统俄党依然保持着无可置疑的优势地位,但这一地位不是依靠其自身支持率取得,而是不断加强的制度保障、克里米亚共识和普京本人的威望带来的。从普京第三任期的选举改革内容来看,决策层实际上基本放弃靠提高政权党支持率保障选举结果,而是通过对选举的行政控制和制度操控,最终实现政权党在立法机构的席位保障。但这也引出一对矛盾关系,即一方面政党自身发展乏力,另一方面政权对其需求没有完全消失。尽管统俄党的中长期发展面临着一定的挑战,但必须承认其在当前俄罗斯政治中已经发挥的独特作用和所拥有的现实地位。统俄党在各级立法机构拥有绝对优势,这极大地降低了领导人推行各种法案的立法成本,比如该党党团在国家杜马中提出的立法草案和通过的立法草案数量,远远多于其他杜马党(参见表3)。统俄党可以保障普京的政策方针实现。此外,统俄党完善的基层政党组织能够承担精英招募和选举活动的任务,可以在各级选举中限制反对派,可以制衡直选州长的权力。当前俄罗斯国内外发展环境都对政治稳定有极大的需求,上述事实都意味着统俄党的地位和作用无可替代。

  

   资料来源:Итоги 2018: Законотворческаяконкуренциядепутатскихфракций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думы.09.01.2019. http://cipkr.ru/2019/01/09/itogi-2018-zakonotvorcheskaya-konkurentsiya-deputatskih-fraktsij-gosudarstvennoj-dumy/

  

   一方面政权对政党有现实需求,另一方面政党本身发展又遭遇瓶颈,这一矛盾关系未来如何继续发展值得关注。但是从当前俄罗斯政治现实来看,虽然统俄党在权力结构中的地位有所降低,但是仍然很难被替代。这是因为从政权党自身发展的历史可以看到,真正实现对各级立法机构的控制需要相当的时间和庞大的资源,更需要社会安全稳定、经济发展顺遂、领导人自身支持率稳固的“天时、地利、人和”。在当前俄罗斯经济、政治、国际环境的大背景下,统俄党被其他政党迅速替代的可能性并不大,随着沃罗金离任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其所创立的“全俄人民阵线”被作为统俄党“备胎”的可能性也越来越低。

  

   与统俄党发展相比,在恢复州长直选后,取得了总统任命和民选背书合法性的州长成了垂直权力体系中新的重点,在联邦权力体系中的地位相对提高。这一地位的提高还与普京第三任期以来中央-地区-地方这一联邦权力结构关系中地方自治的变化有关。地方自治是指,俄联邦行政体系中的地方级别[71]区域中的居民,以直接方式或通过建立地方自治机关的方式来行使自治权。《俄联邦宪法》和《俄联邦地方自治组织一般原则法》[72]是俄联邦地方自治的法律基础,这一法律规定实际上也是国家分权制衡的制度安排。[73]

  

   地方自治(МСУ)作为联邦权力结构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作用及独立性从普京第一任期起就持续下降。普京第一任期除了通过相关法律将联邦主体纳入垂直权力改革外,还对俄联邦地方自治的法律基础进行了改革,给予联邦主体以权力,在没有市镇级行政机关的同意下可以改变地方自治模式。联邦主体有权决定,其辖区内市镇一级单位的行政首脑(下文简称市长)是由选民直选产生,还是由市级立法机构从其成员中选举产生。[74]至2014年,已经有43个联邦主体取消了地区内的市长直选。在此基础上,2015年2月3日通过的《俄联邦地方自治组织一般原则法》修正案,增加了新的选举市级首脑的方法——由地方自治机构立法机关代表从选拔委员会提供的候选人中选取,选出的地方首脑可以领导市政府。这意味着市长可以由选拔委员会任命的、非民选产生的城市管理者担任。这说明联邦中心在取消市长选举后进一步加强了对地方行政的控制。在这一过程中,通常是州长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关键城市市长的任命权。

  

取消市长直选有利于联邦中央瓦解过去长期存在的、独立于垂直权力体系之外的、一些以城市地方自治为中心的反对派势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俄罗斯选举   威权主义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571.html
文章来源: 俄罗斯研究杂志 公众号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