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晓萌:俄罗斯地区选举与地区政治新发展

——兼论2018年地区选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28 次 更新时间:2019-06-04 10:23:36

进入专题: 俄罗斯选举   威权主义  

官晓萌  
[54]一些学者强调技术官僚在问题决策上是以专业性为指导原则的。[55]总体来说,对于技术官僚的技术究竟应该包含哪些专业领域,当前学界并没有确切的定义,但通常将其与传统政治官僚(bureaucrats)相区分,更强调其专业性而非政治性。

  

   俄罗斯媒体在提到基里延科的“技术官僚”方针时,通常会用“在经济和管理领域有经验的、能够解决具体管理任务的专门人才”[56]来诠释这一术语。分析新任命的27名州长的专业背景和相关履历后可以发现,从专业角度考察,27人中有20人出身于经济、管理以及自然科学类专业,另有7人具有法学等传统政治人物常见的专业背景。[57]从管理经验来讲,27人中从政以前有15人有管理国企或私人企业的经验,还有2人有高校管理经验,有10人是直接进入不同机关任职,成为职业政治家。在政治生涯方面,这27人中半数以上曾负责相关地区或联邦级别的经济工作,其中至少6人曾任部长,2人曾任全权代表。值得注意的是,27人中依然有3人的政治生涯始于内务部、检察机关、刑侦机关等强力部门。

  

   从上述资料分析,这些新任命的代理州长并不完全契合传统政治学学科对于“技术官僚”的定义,与苏联时期出身于工程专业的技术官僚概念也无相关之处,他们大多具备“经济标签”并具有一定的联邦或地方管理经验。一些代理州长是来自联邦的部级干部,在普京任总理期间与其有工作接触。

  

   3.政党背景

  

   27名新任命代理州长中,大多数人为统俄党党员,还有一些在担任州长后加入统俄党(如诺夫哥罗德州代理州长)。4名代理州长为无党派人士,但均由统俄党推荐参与州长选举。1名代理州长为全俄人民阵线成员,由统俄党推荐参选。1名代理州长为公正俄罗斯党成员,由统俄党推荐参选。真正并非统俄党成员、也非统俄党推荐参选的代理州长,实际上只有1名,即奥廖尔州的安·克雷奇科夫(Андрей Клычков)。对此需注意,统俄党对该代理州长人选表示公开支持。奥廖尔州前任州长也是俄共党员,克里姆林宫这一任命显然考虑到了当地实际的政治力量。

  

   综合来说,2012年恢复直选后开始陆续出现一些体制内的反对派州长,但这些任命实际上包含了现实考虑。比如前面提到的奥廖尔州的克雷奇科夫等人。体制内的反对派能够得到克里姆林宫的任命,受到统俄党推荐参选或支持,是跨党派协商的结果。因为联邦中央也希望在非关键地区适当让渡权力给体制内的反对派,以保证其不会在对政权更为重要的地区参加选举。

  

   结合本文第一部分对于州长选举的限制分析,体制内的反对派州长能注册为候选人,真正走上选举舞台,一定是经过中央核准的,是跨党派协商的结果;又或者被认为实力不足,不构成威胁。否则各类“过滤器”能够将有实力的、有竞争力的反对派剔除出竞选名单。

  

   4. 外来管理者

  

   根据资料分析,新任命的代理州长大多数人不属于当地精英,27人中只有10人有当地政治活动的背景[58],多数系从联邦层面或从其他地区调任,俄罗斯媒体将这些州长称为“瓦良格州长”(Губернаторы-варяги)[59]。总体来说,自普京上任以来,“外来”州长的数量增加。普京第一任期时,非本地新任州长的数字为0。第二任期时,非本地新任州长的比例为13%。梅德韦杰夫时期这一数据为48%。普京第三任期时,外来州长的比例已经达到64%,[60]新的地区干部任命显然继续保持了这一趋势,只有近三分之一的新任命代理州长拥有本地政治资源。针对非本地精英,普京在选前会通过与精英进行公开会晤(有时甚至多次会晤)的方式,利用其个人的影响力提高其当选可能。

  

   5.新一轮干部任命的逻辑

  

   普京在第三任期后期开始这一轮特点鲜明、规模较大的地区干部轮替,必然有其现实及深层次的逻辑。这首先是普京整体人事政策在地区层面的体现,也是普京对国内政治领域规划的体现。2016年普京邀请基里延科担任总统办公厅负责国内政治问题的第一副主任。这一决定曾引起外界的广泛猜测。基里延科作为俄罗斯自由派代表人物,其人物形象本身与其前任苏尔科夫、沃罗金等人有着相当大的区别。这种区别体现在基里延科本人就被认为是技术官僚。与其相比,苏尔科夫、沃罗金都是成长于政治斗争和政治活动中的政治人物,被认为是“政权党缔造者”、“主权民主意识形态构建者”或是“选举制度的设计者”。因此俄各界在该任命颁布之初普遍猜测,基里延科将在政治领域实现技术官僚统治,而不是像苏尔科夫、沃罗金一样从事政治本身和政治制度建设的工作。

  

   这一国内政治领域的变化受到了多方猜测。作为研究者,很难从公开资料推测普京决定的原因。也许是普京个人厌恶周边精英集团无序竞争;抑或是在当前国家经济、社会局势下,普京希望淡化政治意识形态,专心发展。但不可否认的是,基里延科上任后,在干部人事政策中体现了其个人风格。“年轻化”和“技术官僚”不仅是地区政治层面的新特点,也是整个联邦各层级用人的新准则。为了实现这一人事政策,基里延科与总统办公厅主导实行了“州长培训”[61],此外,他还主导了以选拔新一代俄罗斯领导人为目标的大型公开竞赛——“俄罗斯领袖”。2017年“俄罗斯领袖”竞赛的获胜者中,45位被任命为各级别的领导,其中有些被任命为总统办公厅干部,还有些被任命为能源部、医疗保障部副部长等副部级干部。[62]

  

   “年轻化”的干部任命确实为国家政治管理层注入了新鲜血液,使广大青年干部有了政治上升的通道。在普京第三任期,俄罗斯靠制度设计和党派协商等方式实现了高程度的政治控制。但在精英领域,这一策略也存在一系列负面效果,其中一点就是,对部分精英来说晋升通道受阻。“年轻化”的干部任命有助于重新打开青年精英的晋升渠道。

  

   在地区层面,具备经济管理能力的州长也被期待能为地区经济发展提供一定的动力。普京在大选前后通过国情咨文等文件向选民承诺过诸多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这些目标需要通过众多相关领域的管理人才实现。但是从此次干部轮替开始的时间节点和政治背景来看,这一措施也是针对总统选举、针对国内整个政治局势的现实选择,具有相当的实用目的。在外部制裁、经济低迷、普京即将参与第四次总统竞选的大背景下,干部使用上的新面孔以及经济标签都是俄罗斯决策层应对民众情绪的具体举措,目的在于改变民众对于“缺乏变化”的反感情绪,打破地区社会的悲观情绪。新的干部任命还体现决策层重视年轻人对于自我实现局限性的抱怨、以及在各类抗议中对于政权更新的要求。

  

   除了应对选情和民情的现实考虑,中央选择好管理的、去意识形态化的外来人才担任地区首脑,是在直选机制下,继续保持对地区首脑控制权、从而维护垂直权力平衡的新手段(详见本文第三部分)。

  

   (二)2018年地区选举结果分析

  

   1.具体选情和选举结果

  

   关于2018年的地区选举,俄媒体纷纷报道统俄党和联邦中央的“失利”。而选举结果究竟说明了俄罗斯当前何种地区局势,还需要作具体分析,不能仅根据表面数据判断。

  

   首先,本次地区选举延续了近年来俄罗斯选举低投票率的趋势,此次州长选举中投票率较上一届增长的只有6个地区(鄂木斯克州、马加丹州、阿尔泰边疆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哈卡斯共和国和弗拉基米尔州),在大部分选举地区,投票率较上一届地区选举有明显降低。投票率的降低不仅是选举制度国家普遍存在的政治冷漠(political apathy)现象,更是俄罗斯国内民众对于政治领域缺乏竞争的消极回应。值得注意的是,在6个投票率增加的地区中,3个地区正是发生第二轮投票的地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哈卡斯共和国、弗拉基米尔州),这说明本次选举中增加的投票率可能多来自于“抗议”投票。

  

   总体来说,2018年进行选举的地区本就包括了许多传统上统俄党支持率低、抗议情绪较重的地区。参考2016年杜马选举统俄党的支持率可以发现,4个州长选举进入第二轮的地区中[63],2016年杜马选举中统俄党的支持率也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支持率(滨海边疆区38.98%,哈卡斯共和国38.06%,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37.31%,弗拉基米尔州45.02%,统俄党全国平均支持率为54.2%)。在地区立法机构方面,许多举行选举的联邦主体本身就不是统俄党的强势地区(对此可以参考统俄党2016年杜马选举中比例选举制选区的得票率:在16个举行立法机构选举的联邦主体中,统俄党得票率只在5个地区超过其全国平均支持率)。反观俄共的情况可见,至少在本次举行选举的地区,几乎都是俄共支持率高于全国平均支持率的地区,其中伊尔库茨克、乌里扬诺夫斯克、伊万诺夫等州俄共的支持率均超过20%或接近20%。

  

   在这一背景下需注意到这4个发生第二轮州长选举的地区中,只有一个新任命的代理州长在第一轮选举中落选,即滨海边疆区的安·塔拉先科(Андрей Тарасенко),这与其公开支持退休金法案不无关系。[64]政权党在4个地区的第一轮州长选举中失利,但这些地区本身是抗议区域,几位候选人又都有负面消息,且其中三名为老面孔,在地区抗议情绪重、求变心理强的背景下,在第一轮选举中失利并非意外。[65]而在第二轮选举中,这些候选人失利则是正常情况,并不能就此说明当选的自民党或俄共候选人作为反对派实力更强。因为通常反对派容易在第二轮选举中集中选票,这是世界各国选举中的常态。总体来说,2018年州长选举的结果对政权党和联邦中央来说不能算成功,但代理州长的任命也没有失败。在滨海边疆区塔拉先科失利,第二轮选举结果取消后,普京将萨哈林州长阿·科热米亚科(Олег Кожемяко)调至滨海边疆区任代理州长。在2018年12月16日举行的第二轮重新选举中,科热米亚科获胜。至此,所有普京任命的代理州长均保持了在地区选举中的胜利。2018年地区选举后,普京又继续进行新一轮的地区首脑轮替,任命了新一批代理州长,为2019年地区选举提前布局。

  

   在立法机构选举方面,选举后俄罗斯国内外大批媒体报道了统俄党的失利和俄共的胜利,即,统俄党在伊尔库茨克州、乌里扬诺夫斯克州、哈卡斯共和国的支持率低于俄共支持率。对此,若从具体数据分析来看,尽管在这三个州俄共在比例选举制部分支持率超过统俄党,但如果计算单席位选区的结果,俄共实际上只在伊尔库茨克州总席位数超过统俄党,且没有达到议会多数党席位数。统俄党在四个地区(哈卡斯共和国、后贝加尔边疆区、伊尔库茨克州、乌里扬诺夫斯克州),失去了议会多数党地位(席位数低于50%),此为近十年来首次出现的情况。

  

考虑到退休年龄改革大背景,这一选举结果也是正常的。执政党为不受欢迎的政策在选举中付出代价是正常现象,这并非俄罗斯的特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俄罗斯选举   威权主义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571.html
文章来源: 俄罗斯研究杂志 公众号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