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宁:抗战初期国民党军事情报影响探析

——以豫东作战为中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7 次 更新时间:2019-06-04 10:11:49

进入专题: 国民党   军事情报  

于宁  

  

   摘要: 军事情报对于军事策略与作战指导关系密切。国民政府成立后,军事情报搜集与调查体系逐步完善,使蒋介石在与国民党内其他派系地斗争中占据上风。抗战初期,国民党军进一步加强军事情报工作,战时军事情报体制得以初步建立,军事情报搜集、分析工作较之以往已有明显改善。但随着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在与日军正面作战交锋过程中,国民党军事情报工作暴露出一些问题。1938年的豫东作战,国民党军事情报工作中存在着作战部队情报人员不健全、上传下达不畅,受体制与派系因素干扰等问题,致使中方遭受巨大损失。情报优势无法转化为战场上地主动,成为此役国民党军作战失利的重要原因之一。

  

   关键词:抗日战争;豫东作战;军事情报

  

   全面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的军事情报工作逐渐向战时体制转型。1938年,军令部的成立让国民党军事情报工作日趋正规化、系统化。豫东作战中统帅部事先对日军第14师团的渡河方案和伺机袭扰的危害性估计不足,加之国民党军高层战略的误判,前线部分将领指挥僵化,致使预定外线歼灭战却变为内线防御战,最终损失惨重。

  

   目前,关于军事情报与作战关系的研究逐渐受到学界重视,但豫东作战的研究,偏重战史过程的叙述,仅将其看作徐州会战的一个组成部分,对于情报处理、决策过程、指挥权限等方面探讨较少。本文拟在梳理国民党军事情报作业流程的基础上,以1938年豫东作战为中心,利用国民党军指挥机关间的来往电文,结合相关将领日记,探析抗战初期正面战场作战中国民党军情报判断与作战指导之间的关系,加深对国民党军事情报工作的认识。

  

一、国民党军战时军事情报体制的建立


   国民政府成立后,军事情报搜集与调查体系地逐步完善为蒋介石赢得中原大战、敉平“福建事变”、化解“两广事变”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央层面主管军事情报机关主要有参谋本部第二厅、军事委员会(以下简称军委会)调查统计局第二处,部门之间又各有分工。1928年参谋本部成立,直属于国民政府,其中第二厅掌管谍报事宜,林蔚、贺耀组、徐祖诒都曾出任厅长。九一八事变后,参谋本部即开始着手对日情报搜集工作,先从“文书情报”着手,以日本既有的资料,加以分析和判读。军委会调统局第二处前身是“中华民族复兴社特务处”,主要由戴笠负责,其首要任务即推动电讯情报工作地开展。1933年,杭州设立电讯班为建立全国秘密通讯网培养专门人才。1936年,特务处已在全国通都大邑建有数十个秘密电台。

  

   全面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设立陆海空军大本营,增设第一至第六部。1938年2月,参谋本部与第一部合并成立军令部。关于军事情报地搜集、整理、分析、综合研究机关具体由军令部第二厅第一处负责,下辖第一、二、三、四,四个科,该处负责搜集、整理、研究日本军队的作战情报。第三处下辖九、十、十一,三个科,负责搜集国内情报,以对国民党军队的内部控制为主,各军、师的谍报参谋和派驻延安第十八集团军的联络参谋,都由该处控制掌握;在全国各大城市或战略要地,该处也都派有谍报组,专门搜集四周与军队有关的情报。

  

   军委会调统局第二处掌管情报的研判事宜。战争爆发后,第二处受命在各铁路,公路交通要道,建立秘密电台,布置情报网,万一地方沦陷,仍能继续活动,维持工作。侦查内容涉及日军的兵种、番号、实力、驻地及计划动态,军实运输,储藏地点,海空动态等。为配合战局转移,战事进展,军统局于主要战场及各重大战役开始前,均集中力量作先期部署及计划督导。

  

   各战区报告是军事情报的来源之一。军委会办公厅机要室在各战区、各集团军和各军、师,均设有所属的机要室,从事军电保密工作。战区情报组织通常以一个战区司令长官部的参谋处为中心,并按照部队组织在本战区内构成有系统地各级情报机关,以战区所辖省区各级政府及民众团体为辅,在本省区内由省政府情报人员计划组织与战区所属军事情报机关切实联络,必要时相互派驻情报联络员受驻在长官的指导。此外,为确保情报的准确,军令部随时派遣情报专门人员,分赴各地巡查指导。上级军事情报机关可随时派遣资深参谋,分赴下级情报机关及地方情报机关查察指导。但战区一级情报机关成立时间较短,加之组织相对薄弱,故其情报准确性有限。

  

   前线部队报告及虏获敌军文件是军令部做出判断的重要依据。张发奎在其回忆录中梳理了淞沪会战期间前线部队情报作业的整个流程:“我们运用先进技术,情报员有时随身携带无线发报机。我们收到的情报较前快捷,但我不能说,它比以前更准确。我的参谋都熟谙日军的组织,他们也分析个别单位的背景。他们对敌军力量的估量是以这两种因素为基础的。为了慎重,他们在呈交最后文本给我之前,会添加一些数目。这就是情报作业的全过程。”

  

二、豫东作战战前中日双方的军情判断


   1937年12月初,国民政府宣布迁都重庆,主要政府机关及军委会则暂驻武汉。武汉一跃成为当时全国政治、军事、经济中心。日军大本营为实现“速战速决”的战略意图,急于捕捉国民党军主力,进而绕攻武汉。为此,日军华北方面军多次上书大本营,迫切希望迅速打通津浦铁路,使华北、华中连成一体。军委会在第三期作战计划中已确立“确保武汉为核心,持久抗战”。第五战区受命利用黄河、淮河天险,遏制日军攻势,力求保持交通动脉——陇海路,确保郑州和平汉路南段侧背,使武汉后方有充裕的时间进行战略部署,做好持久抗战的准备。

  

   1938年台儿庄大捷后,鲁南日军暂时转入守势,中方判断日军若要合围徐州,势必要夺取徐州后方的交通枢纽归德。5月初,徐永昌得知“第10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抵达济宁,可能将指挥鲁南日军进犯金乡趋归德”。为此,军令部将徐州以西的归德至兰封一线作为重点设防区域,并制定了收缩战线、机动防御、运动战制敌的作战方针。面对4月下旬以来南线日军华中派遣军不断向北挺进,军令部制订了“先拒南下之敌于黄河北岸,而集中主力先求击破南京北上之敌”的作战计划。

  

   5月9日,鲁南日军第16师团渡过微山湖向金乡、鱼台、郓城一线进犯。此时,日军行动基本印证了鲁南日军将绕攻归德的情报。为增强徐州后方豫东地区的防务,同时确保河南省会开封,蒋介石抽调部分拱卫武汉的兵团北上,在兰封以东、陇海沿线集结。第200师邱清泉部、第71军宋希濂部、第64军李汉魂部、第74军俞济时部、第8军黄杰部、第27军桂永清部及第17军团胡宗南部先后奉命开赴前线。按蒋介石设想,待兵力集结完毕,以一部固守运河防线及沿徐州周边国防工事,主力由归德、兰封两线东西夹击皖北日军,不仅可以粉碎日军包围,继而可予以歼灭。

  

   1938年初,津浦路南段日军华中派遣军及北段华北方面军,南北对进,向徐州推进。在中国守军顽强阻击下,南线日军在淮河一线停滞不前,北线日军则在台儿庄遭受重挫,日军大本营被迫重新调整部署。为打击台儿庄的国民党中央军主力,挫伤其抗战意志,大本营决定进行徐州作战。

  

   日军大本营一面自华北、华中两区调集兵力向津浦线南北段增援;一面令北线日军派出少量部队在鲁南吸引国民党军主力,南线主力则向西迂回,从侧后合围徐州。为此,华北方面军计划派出第14师团渡河,迂回至徐州后方的兰封。

  

   5月初,第1军命令第14师团,“在濮县附近渡过黄河,在兰封、归德间截断陇海铁路”。担任战略迂回任务的第14师团对攻击正面的商震部兵力配置进行了细致而周密地侦察。中方缴获的日军战报中称,“对商部力量表示相当轻蔑,我军南进中,对在考城附近的商震部队,不必多所顾虑,派少数兵力向他戒备就行了”。为赶在中方之前到达预定位置,第14师团在缺少掩护部队和渡河材料不全的情况下,将原本12日渡河的计划提前至11日夜。

  

三、情报对豫东作战指导的影响


   中方的敌情判断与北线日军截断陇海铁路合围徐州的战略意图大致吻合,但日军将在何时、何地采取行动,中方尚不清楚。自2月上旬日军占领黄河北岸后,军委会便不断收到各方发来日军准备渡河的情报。2月11日,调统局情报员报告日军已到黄河沿岸,正图偷渡过河攻开封。13日,第一战区报告,“敌机今日上午轰炸道口,并拟乘势攻濮阳由柳园口渡河取汴。”16日,日军出动2000余人连同满载皮筏的50辆载重汽车占领封丘。军令部驻天津的特派员获悉日军将全力向平汉全线进攻,以期直趋郑州以牵制中方陇海及徐州部队。 17日,中方破坏郑州黄河铁桥以阻止日军南下。然而,事实上由于留守黄河北岸国民党军牵制,豫北日军迟迟未展开大规模渡河作战。2月下旬,日军尚未明确提出准备立即渡河。3月10日,日军第一军下达各部作战命令中仍坚持肃清中国军队残余力量,确保占据地并警戒黄河一线。

  

   为时刻掌握日军动向,3月初,蒋介石命军委会调统局在河南境内重要铁路公路沿线、机场附近设立情报网,布设秘密电台,新建16个情报组和秘密电台。期间,黄河北岸日军在多地采用佯攻,以迷惑中方判断,牵制国民党军队。4月初,军委会接到第一战区的报告,晋南日军多次派飞机侦察豫北陕州城黄河两岸,似乎准备偷渡。

  

   4月下旬以来,第14师团渡河迹象日益明显。首先,第一战区报告在濮县渡口发现日军大量渡河器材,第14师团师团长土肥原贤二达到濮阳,日军开始在濮阳架设电话线。第一战区据此判断,“敌似以濮阳为临时根据地,集结自西陆续窜来部队,相机东进,增援津浦、或沿河扰乱,牵制我河南兵力。”其次,伪军第一皇协军据称已陆续接替长、封、濮三县日军防务。

  

   黄河防务事关徐州后方安危。在未掌握日军确切渡河日期和具体兵力的情况下,军令部倘若贸然将有限兵力配备到漫长的黄河防线不仅收效甚微,更可能导致日军提前渡河。“黄河水流不能处处可渡,船只粗夯数量亦少,两岸无隐蔽,控制监视极其容易敌人携带器材有限抢渡只能一处,只要多派间谍于敌岸,自易防范。”因此,可以理解军令部为何坚信现有兵力足以应付日军渡河了。担任黄河南岸汜水(荥阳)至考城间河防的商震第20集团军,此前在平汉线与日军连续激战,已残破不堪,战斗力甚为薄弱,虽由第一战区拨付重炮、野炮各一营,但黄河防线漫长,无异于杯水车薪。

  

5月12日凌晨,经事先周密计划,(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国民党   军事情报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570.html
文章来源:《民国研究》第34辑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