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皮凯蒂 等:中国资本积累、私有财产与不平等的增长:1978—2015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24 次 更新时间:2019-05-26 18:39:02

进入专题: 国民财富   收入分配  

托马斯·皮凯蒂    

  

   《21世纪资本论》风靡全球,作者皮凯蒂又推出专门研究中国问题的力作。通过综合国民经济核算数据、调查数据与新的税收数据,本文对1978年-2015年中国收入、财富积累与分配的演变进行了深入分析和探讨,结果发现中国国民财富与收入之比从1978年的350%增加到2015年的700%,而公有财产占国民财富的比重从70%下降至30%。通过对官方的不平等估计的大幅上调,发现1978—2015年,中国顶层10%人口的收入份额从27%上升到41%,底层 50%人口的收入份额从27%下降到了15%。中国的不平等程度曾与北欧国家相近,现正接近美国的水平,但仍低于美国水平。

  

一、引言

  

   1978—2015 年,中国从贫穷、欠发达的国家发展成为世界领先的新兴经济体。中国在世界人口中的份额有所下降,但 GDP 的份额从 1978 年的不足 3%上升至 2015 年的 20%(见图 1a)。据官方统计,1978—2015 年,中国人均成人实际国民收入从 120 欧元 / 月(以 2015 年欧元表示)增长至 1000 多欧元 / 月,增长 8 倍以上(见图 1b)。

  

  

   遗憾的是,中国收入与财富分配在这个关键时期如何发生变化却鲜为人知。不同收入和财富群体从中国宏观经济的快速增长中的受益(或不受益)的程度也缺乏一致估计。用于研究中国分配问题的住户调查数据低报问题严重(尤其是分配顶端),且与用于衡量宏观经济增长(即国民经济核算)的数据常常不一致。中国的收入与财富分配问题不仅对中国及其未来发展道路具有重要意义,而且也关系着世界其他地区与全球化的社会可持续性。

  

   本文综合并对比了国民账户数据、调查数据、财富排名与税收数据(包括最近发布的涵盖高收入者的所得税数据),提供了 1978—2015 年中国收入、财富积累与分配的一致数据。本文的主要贡献体现在以下两方面。

  

   首先,本文综合了官方和非官方(数据)来源,首次系统地估计了市场化改革以来中国国民财富的水平与结构。我们发现,中国国民财富与收入之比从 1978 年的 350% 上升至 2015 年的 700%。这种增长可以结合高储蓄率和相对资产价格的逐步上升来解释,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财产法律制度的变迁。国民财富中的公有财产份额从1978年的70%下降至 2015 年的30%。私人家庭现拥有 95% 以上的住房存量,而在 1978 年这一比重为 50%。然而,中国公司仍主要为公有:近 60% 的中国公司股权为政府所有(2009 年以来出现小幅但显著的反弹),30% 为中国私人所有, 10% 为外国人所有。

  

   简而言之,1978—2015 年,中国私有财产变化很大,但财产制度与世界其他地区仍存在显著差异。中国更应该被视为拥有强大公有制的混合经济体。虽然中国如今公有财产份额(30%)不是很高,但仍高于二战后 20 年间西方混合经济体制期间的相应份额(15%~ 25%)。西方国家国民财富中的公有财产份额已降到 0% 或更低(美国、英国、日本与意大利现公有债务超过公有资产),而中国的公有财产份额自 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似乎有所增加。这些发现并非完全出乎意料,但我们认为对这些演变进行统计十分重要。通过构建可比较的国民财富结构数据序列,我们可以更好地分析不同时期、不同国家财产结构的差异。

  

   本文的第二个贡献是综合最近公布的高收入人群税收数据与住户调查、国民账户数据重新估计了收入不平等。据我们所知,这是首次使用高收入人群的税收数据估计中国收入不平等。 中国从1980 年开始征收个人所得税,但直到最近仍未公布详尽的税收统计数据,因此学者只能使用住户调查中的自我申报信息。2006 年,中国税务机关开始公布高收入者(年所得 12 万元以上的)数量及其收入数据。我们一开始就强调这一数据并不完美:修正后的估计可能低估不平等,且顶层人口收入份额可能应被视为不平等的下限。有趣的是,这些下限也显著高于基于官方调查的估计。近年来,我们发现,顶层10%人口的收入份额约占国民总收入的41%(官方调查为31%),顶层 1% 人口的收入份额约为国民总收入的 14%(官方调查为 6.6%)。

  

   实际上,在 20 世纪 70 年代末,中国的不平等程度曾低于欧洲(接近最平等的北欧国家),而现在正接近美国的水平。尽管增长快速,但现今中国的不平等程度仍显著低于美国。中国底层 50% 人口的收入份额约为 15%,而美国与法国这一比例分别为 12% 和 22%。目前,中国的发展模式似乎比美国更加平等,比欧洲更不平等。中国不平等程度的最大增长发生在 20 世纪 80 年代中期至 21 世纪前 10 年中期,近年来似乎已趋于稳定。

  

   我们还综合财富调查与覆盖中国最富裕家庭的年度胡润财富排行榜数据估计了 1995—2016 年的财富不平等。与收入不平等的趋势一致,财富集中度似乎也急剧上升。中国顶层 10% 人口的财富份额(2015 年为 67%)接近美国水平(72%),远高于与法国类似的国家(50%)。

  

   虽然相比于已有研究,本文关于中国收入和财富的新数据更具有同质性和可比性,但需要强调的是,随着新数据来源的可得及更好的方法设计,这些数据仍有可能得到进一步的改进。本文介绍的所有数据均可在 WID(World Inequality Database)在线获取(http: //WID.world),更新的数据也将在那里发布。本文是旨在建立分配国民账户(Distributional National Accounts,DINA)国际项目的一部分。目标是系统地结合国民账户、调查和税收数据,以建立用于比较不同国家收入不同等的数据序列,就如同 GDP 可用于比较当今各国的宏观表现一样。 本文剩余部分安排如下。第二部分描述文章的主要数据来源、概念及方法。第三部分介绍总财富与收入之比的演变。第四部分介绍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的演变过程,并与其他国家进行比较分析。第五部分给出总结性评述。本文有广泛的在线附录补充,附录包括我们所有的原始数据源、计算机代码及其他稳健性检验。

  

二、数据来源、概念与方法


   本文基于五类数据来源:国民收入与财富的宏观账户、住户收入调查、个人所得税数据、家庭财富调查及财富排名。我们首先描述宏观数据源,而后是分配数据。我们的概念和方法一般遵循世界不平等数据库中分配国民账户指南的描述(Alvaredo et al.,2016)。本部分将集中讨论主要的概念,完整的方法细节在附录中提供。

  

   (一)国民收入与财富数据

  

   遵循美国国民账户概念框架SNA,2008)以及Piketty 和Zucman(2014)使用的定义,我们建立了 1978—2015 年国民收入、国民财富及其构成要素的一致宏观数据序列。

  

   1. 基本的概念框架

  

   国民收入 Yt 以标准方式定义为 GDP 减去资本折旧再加上国外净收入。私有财富 Wt 定义为家庭和非营利机构拥有的资产总价值减去其债务。遵循 SNA,资产包括所有非金融(实际)资产(住房、土地、建筑物、机器等)与金融资产(包括养老基金),这些资产上可以强制执行所有权并为其所有者提供收益。如所有其他对政府未来支出和转移的索取权一样,现收现付制的社会保障养老金财富被排除在外。家庭拥有的耐用品(如汽车和家具)也被排除在财富之外。因为金融资产和负债在世界范围内相互平衡,不会对全球净财富做出贡献,所以非金融资产是唯一的“实际”资产。所有资产和负债通常均按其普遍的市场价格估值。公司通过家庭持有股票的市场价值包含在私有财富中。非上市的股票通常根据观察到的可比上市公司的市场价格估值。

  

   类似地,将公有(或政府)财富 Wgt 定义为公共行政部门与政府机构的净财富。在可用的资产负债表中,公有非金融资产(如行政大楼、学校及医院)通过累计过去投资流并使用观察到的房地产价格更新后估值。我们将国民财富Wnt 的市场价值定义为私有和公有财富的总和: Wnt=Wt+Wgt。国民财富也可以分解为国内资产和国外净资产: Wnt=Kt+NFAt。国内资产 Kt 又可以分解为农业用地、住房及其他国内资本。

  

   虽然这些定义是标准的,但将其应用于中国时仍需要注意两点。

  

   首先,中国私有财产与公有财产的概念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不同。农业用地(以及其他农业设备和资产)的私有产权在中国相对不确定。个人所有者拥有土地使用权,且只要留在农村(更确切地说只要他们保留农村户口),使用权就可以传给后代。但如果他们永久迁移到城镇,就将丧失对土地的所有权利(土地被当地政府收回后分配给其他人) 。由于土地使用权和流转权在 20 世纪 80 年代和 90 年代逐渐放宽,因此私人所有者的权利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增加。为了反映这种发展,我们假设农业用地的公有财产份额从 1978 年的 70% 逐渐下降到 2015 年的 40%。我们也给出使用其他私有 - 公有财产划分规则对结果的影响(见下文)。正如我们将要看到的,这对主要结果的影响相对有限。

  

其次, 1949—1990 年没有股票市场,因此这段时期不能以其普遍的市场价格对公司估值。一种替代的方式是采用公司资产价值(扣除非股权负债),即公司账面价值。根据定义,当托宾 Q 值(市场价值与账面价值的比)等于 1时,公司账面价值等于其市场价值。 1993 年后,中国托宾 Q 值有一些变化,如 2008 年危机后托宾 Q 值下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国民财富   收入分配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发展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475.html
文章来源:《财经智库》2019年第3期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