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萍 :澄清不同层面的“群己权界”

——基于严复《群己权界论》的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6 次 更新时间:2019-05-25 14:13:21

进入专题: 群己权界  

郭萍 (进入专栏)  
Ji’nan250002,China)  

   Abstract:YanFuregardsthattheessenceofthemodernlibertyisthePowerLimitsbetweenIndividualandSociety(Abbreviation:PLBIS).However,the“Qun”(群)whichhesaid,infactrefertothreedifferentconceptsthataremodernnation-state,civilsocietyandpoliticalstate(government).Accordingly,therearedifferentpowerlimitsbetweenindividualandsocietyinthreegradations.Inthemodernnation-state,PLBISisgeneralruleandneedputintopracticethroughcivilsocietyandpoliticalstate.Andinthecivilsocietyandthepoliticalstate,PLBISintwogradationsarebothindependentandmuchoverlapping.BecauseYanFudoesn’ttoclarifyPLBISinthreedifferentgradations,hisdiscussionfallsintoconfusionandresultinmisunderstanding.Inpresent,westillfoundsameprobleminmanycorrelativediscussions,sothatweshouldclarifyitthoroughly.  

   Keywords:Qun;thePowerLimitsbetweenIndividualandSociety;ModernNation-State;CivilSociety;PoliticalState  

   [①]日本学者将英文“society”译为しゃかい,也即社会。  

   [②]黄玉顺:《儒学的“社会”观念——荀子“群学”的解读》,《中州学刊》,2015年第11期。  

   [③]涂可国:《社会儒学视域中的荀子“群学”》,《中州学刊》,2016年第9期;《社会儒学建构——当代儒学创新性发展的一种选择》,《东岳论丛》2015年第10期。  

   [④]这里的“生活共同体”不同于滕尼斯从前现代意义上提出的“共同体”概念。  

   [⑤]《十三经注疏•论语正义》,中华书局,1980年。  

   [⑥]《十三经注疏·论语正义》,中华书局,1980年。  

   [⑦][清]王先谦:《荀子集解》,中华书局,2013年,第194页。  

   [⑧]参阅[英]梅因:《古代法》,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年版。  

   [⑨]严复:《群学肄言》,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260页。  

   [⑩]当代思想家所勾画的超越民族国家理论,正是寻求国家之外的另一种建制化的生活共同体模式。  

   [11]丛日云:《论黑格尔的“市民社会”概念》,《哲学研究》,2008年第10期。  

   [12]金观涛:《现代民族国家与契约社会》,《中国法律评论》,2017年第2期。  

   [13]《论世变之亟——严复集》,胡伟希选注,辽宁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126页。  

   [14]邓正来等编:《国家与市民社会——一种社会理论的研究路径》,中央编译出版社,1999年,第84页。  

   [15]参见N.Bobbie:GramsciandtheConceptofCivilSociety,mJ.Keane,ed.;CivilSocietyandtheState,1988.pp.79-80.  

   [16]黑格尔赋予了civilsociety一词近现代意义,即从社会与国家二元分立的层面上运用,这也奠定了西方市民社会理论的基石。(参见林喆:《黑格尔的法权哲学》,复旦大学出版社,1999年第315页注2)  

   [17][英]戴维·米勒、韦农·波格丹诺主编:《布莱克维尔政治学百科全书》,邓正来等编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年,第125-126页。  

   [18]参见[德]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论资产阶级社会的类型》,上海:学林出版社,1999年。  

   [19]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3页。  

   [20]汪晖:《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4年,第840页。  

   [21]高全喜:《为什么我们今天依然还要读穆勒》,参见孟凡礼译《论自由·导读》,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第7页。  

   [22]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3页。  

   [23]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81页。  

   [24]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81页。  

   [25]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100页。  

   [26]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10页。  

   [27]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译凡例》第IX页。  

   [28]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译者序。  

   [29]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10页。  

   [30]严复:《政治讲义》,收录王栻主编,《严复集》(第五册),中华书局,1986年,第1282页。  

   [31]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84页。  

   [32]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82页。  

   [33]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61页。  

   [34]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73页。  

   [35]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75页。  

   [36]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73页。  

   [37]密尔原著是针对西方社会中宗教伦理的钳制而论,严复自言中国实情与西方不同,故将“religion”(宗教)皆译为“名教”。  

   [38]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118页。  

   [39]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116页。  

   [40]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101页。  

   [41]严复:《政治讲义》,收录王栻主编,《严复集》(第五册),中华书局,1986年,第1290页。  

   [42]严复:《政治讲义》,收录王栻主编,《严复集》(第五册),中华书局,1986年,第1282页。  

   [43]严复:《政治讲义》,收录王栻主编,《严复集》(第五册),中华书局,1986年,第1289页。  

   [44]严复对卢梭的批评主要集中在《政治讲义》和《<民约>评议》中。  

   [45]严复曾在《法意》中将之称为“国群自由”。原文为:“夫庶建之制,其民若得为其凡所欲为者,是固然矣。然法律所论者非小己之自由,乃国群之自由也。夫国群自由,非无遮之放任明矣。政府国家者,有法度之社会也,既曰有法度,则民所自由者,必游于法中,凡所可愿,将皆有其自主之权,凡所不可愿,将皆无人焉可加以相强,是则国群自由而已矣。”(参见严复:《法意》,商务印书馆,1982年,第219页。)这里的“国群自由”与国群层面的“群己权界”却有重合之意,二者都是指全体国民享有的自由,但据其表述可以看出,“国群自由”实质是政治国家的“群己权界”,它强调的是政治法律意义上的国民个体与政府国家之间的权界,要以宪法、国律的形式确定下来,并据此对个体权利和政府权力同时起到维护和限定的作用。  

   [46][英]哈耶克:《大卫·休谟的法律哲学和政治哲学》,《公共论丛·宪政主义与现代国家》,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年,第364页。  

   [47]严复在译著《法意》中对于宪法限制政府,不能以国家名义侵害个体财产、生命和思想自由有详细阐述。参见王栻主编:《严复集》(第四册),中华书局,1986年,第972页,第1022-1023页。  

   [48]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114页。  

   [49]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115页。  

   [50]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115页。  

   [51]所谓“父母政府”“其政独可施之浅化之民,待其众如童稚,如蛮夷,必时加束缚检制,而不可稍纵自繇者而后可。至于文明自繇之国,未见此术之宜施行也。”(参见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108页。)  

   [52]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118页。  

   [53]严复:《群己权界论》,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116页。  

   [54]荀子曰:“故先王案为之制礼义以分之,使有贵贱之等,长幼之差,知贤愚能不能之分,皆使人载其事而各得其宜,然后使悫禄多少厚薄之称,是夫群居和一之道也”。(《荀子•荣辱》)  

   [55][美]史华慈:《寻求富强:严复与西方》,叶凤美译,中信出版社,2016年。

  

   原载《中国哲学史》2019年第1期

  

进入 郭萍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群己权界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45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