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蕊琴:当代俄国艺术中的托尔斯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5 次 更新时间:2019-05-24 00:29:48

进入专题: 托尔斯泰  

倪蕊琴  
在某种意义上看,也是与伊康尼科夫相对照的。斯特拉姆在学术上毫无顾虑地与同行争论;敢于突破前辈名流的成就,继续探索;对研究所领导的不公正发表自己的看法,因而处于孤立境地,遭到围攻。这时他也曾惶惶不安,准备被捕、流放和一切厄运降临,但却没有丧失人格。后来由于他科研成果的实际意义,斯大林亲自过问,把他从困境中解救出来。当荣耀、权利簇拥着他,使他时刻感到这一切都来自最高权威时,他开始患得患失,终于在一份迫害犹太医生的材料上签了名,从此,他的良心受到折磨。在这位核物理专家身上表现出的人性的弱点,最终使他成为不自由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说格罗斯曼塑造托尔斯泰主义者伊康尼科夫的形象,其意蕴是很深沉的。

   还有一些作家、艺术家,他们的人数可能相当多,着眼于社会改革、俄罗斯发展道路问题,把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学说溶为一体,提出通过非暴力的途径,建立“道德的社会主义”的设想。

   索尔仁尼琴的《癌病房》(1968年完稿)极具代表性。作品通过主人公科斯托格洛托夫(极左路线的受害者,在集中营耗去全部青春的“犯人”)和他的病友舒洛宾(迫于压力靠委屈沉默保存自己,但头脑清醒的农业科学工作者)的一次告别谈话集中体现了作者对俄国社会改革的基本观点。当科斯托洛托夫的疾病得到控制,他被“解冻”氛围所鼓舞,全身心地渴望恢复生活的权力,拥有起码的物质保证,追求失去的爱情和家庭幸福的时候,舒洛宾在他即将出院之际忍不住讲出自己在将近20年的沉默中所观察、思考的结论,以打破他的幻想。

   舒洛宾坚决否定资本主义,他认为私有带来贪婪,因此,“资本主义在经济上注定灭亡之前,在道德上早已注定灭亡了!”而苏联社会主义的问题在于“我们以为只要改变生产方式,人也就一下子会改变”,这是错误的,因为“人是一种生物类型!不经过千年万代,人是不会变的!”什么是社会主义的基础?舒洛宾认为不是充足的商品,不是经济,更不是仇恨。他说:“我们要向世界展示这样一个社会;那里的一切关系、基础和法律都将发源于道德,此外别无源泉!”而这一观点的文化传统是深远的。“针对俄国的具体情况,考虑到我们的省悟、忏悔和反叛,考虑到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和克鲁泡特金,只有一种社会主义才是正道,这就是道德的社会主义。”

   索尔仁尼琴的“道德的社会主义”经过20余年的反复思考和在美国的流亡生涯,到1990年7月形成一本系统化的纲领:《我们应该如何重建俄罗斯》。这一纲领的基础仍是道德(特别在“土地”一节中他指出民粹派作家乌斯宾斯基以及陀思妥耶夫斯基等19世纪作家学者认为土地不仅有经济价值,更有道德价值),但社会主义这一词已不用了。索尔仁尼琴提出建立以道德为基础,以农业为根本,发展民用中小工业的俄罗斯(他公开提出苏联应解体,因为俄罗斯不具备厚实的文化的和精神的力量足以同化所有邻国);反对对外扩张,反对走西方的自由资本主义道路,提倡每个公民“自我制约”。

   苏联解体后的,1993年夏,笔者在彼得堡参加了一座别出心裁的蜡像馆,在主题馆内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和马克思、普列汉诺夫、巴枯宁及萨哈罗夫(当代俄国著名物理学家,原苏联持不同政见者领袖)等同聚一堂。据讲解员说,“主题馆”提出革命的途径问题:暴力与非暴力之争,并强调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关注人性的主张更能为现代人所接受,更能启示俄国的未来。

   俄国思想界对托尔斯泰的重新认识和接受,是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今世界较普遍存在的信念危机和忧患心理:厌恶挑动阶级对抗,厌恶挑动大规模的种族、党派、教派仇恨和残杀的“学说”;呼唤人性复归,增进相互理解。当然,主要反映了苏联建国70年来的遭遇在知识界心灵的积淀,反映了东西方文化传统的再度撞击以及斯拉夫派和西欧派之争在今天的延续和演化。可能,这也是当今俄国推行一步到位实现美国式资本主义方针受挫,知识界转向民族文化传统,探求俄罗斯道路的一种尝试。

  

  

    进入专题: 托尔斯泰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外国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448.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1994年 第11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