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耀铭: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成果、风险与对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2 次 更新时间:2019-05-21 23:40:26

进入专题: 中巴经济走廊   一带一路  

张耀铭  
而且对中资企业和人员实施过袭击。截止2015年年底,中国公民在巴基斯坦共遭遇恐怖袭击20起,死亡45人,受伤21人[10]。2015年,俾路支分裂主义者以瓜达尔港机场为目标,制造了炸弹袭击。2017年,俾路支解放阵线袭击并摧毁了瓜达尔附近的一座中资移动通信公司的信号塔。虽然巴基斯坦军方成立了一支走廊安保部队,专门用于“中巴经济走廊”项目安保,但恐怖袭击、汽车炸弹、抢劫等安全事件仍然频发。所有这一切都会影响工程建设的顺利进行。因此,安全风险问题已经成为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至关重要的挑战。

  

   (二)投资风险障碍

  

   据中国驻巴基斯坦使馆经商参处发布的信息显示,2016-17财年,巴基斯坦国内政局在动荡中总体稳定,安全形势在反复中总体可控,经济延续了前几个财年的向好趋势。但财政赤字大幅增长,政府债务继续攀升;贸易逆差再创新高,经常账户赤字激增;侨汇收入13年来首现下滑,国际收支平衡压力加大。展望2017-18财年巴基斯坦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依然是对外贸易难有起色,政府债务压力增加,通胀回升势能积聚,稳定汇率难度加大。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在2010年至2017年间,巴基斯坦平均财政赤字率为6.2%,远超3%的国际警戒线。财政收支持续恶化,巴政府不得不继续通过举债弥补财政赤字。截止2018年6月财年末,巴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为74.3%,其中内债占47.7%,外债占26.6%,如果加上国有企业的债务,巴总体债务水平占GDP的82.6%。如此不乐观的经济数据,要可持续推动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只能依托外商直接投资(FDI)和外债。2017-18财年外国直接投资净流入27.6亿美元,其中来自中国的15.8亿美元,占据总量的57%,连续5个财年保持外资流入第一大国地位。英国、香港地区、马来西亚、瑞士分列二至五位。但面对巴基斯坦如此严峻的安全形势与持续恶化的财政状况,许多人担心,这将导致巨大投资需求背后隐含着巨大风险和不确定性。

  

   (三)社会文化风险障碍

  

   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目前面临的挑战还有政策落实乏力,项目执行能力较低。首先,巴基斯坦国内政治掣肘。巴基斯坦家族政治严重,不论是谢里夫家族,还是扎尔达里布托家族,在政治经济方面的影响力巨大。他们之间的斗争既在政治权力方面,也在经济利益方面。为了在中巴经济走廊建设问题上凝聚国内共识,谢里夫总理执政时曾连续几次召集会议。虽然全巴各党派会议已经就中巴经济走廊达成一致,但反对派在实际执行中仍千方百计阻挠,几乎每个项目都面临杯葛。伊姆兰·汗虽然就任新总理,但很难想象这些彼此纠缠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政治豪门在面对投资规模巨大的“走廊”计划时能够捐弃前嫌,戮力同心。其次,中央与各省及地方部落存在激烈的利益争夺。巴基斯坦是一个联邦国家,每个省份都享有自治权并对中巴经济走廊合作中的获利十分关切。因此,巴基斯坦国内对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一直存在路线之争。开伯尔普什图赫瓦省与俾路支省提倡“西线”方案,即北起喀什,经红其拉甫山口入巴境内,沿喀喇昆仑公路入巴控克什米尔吉尔吉特伯尔蒂斯坦,经普什图赫瓦省最后到达位于俾路支省的瓜达尔港。而巴基斯坦政府则主张经过旁遮普省的“东线”计划,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争议。争议的焦点在于,最大的旁遮普省在道路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被认为受到了特殊的优待,因此引发了其他三省的不满。其三,巴基斯坦的营商环境欠佳。世界银行《2018年营商环境报告》显示,2018年巴基斯坦营商环境便利度前沿距离(Distance to Frontier DTF)分数为51.65,排名第147位。排名靠后并且难以大幅改善的营商环境,意味着在巴基斯坦的投资、贸易和经营面临的风险更大。其四,巴基斯坦的官僚体系积弊很深,办事效率低下。中巴经济走廊每个项目要经过二三十个部委的逐层审批,需要协调从中央到地方各方面的利益,增加了运营成本,严重制约了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进展。

  

   中巴两国在语言、种族、文化甚至意识形态上存在着很大差异,遵从着明显不同的经济政治发展模式。我国企业进入巴基斯坦后,面临着内外双重挑战。从内部来看,我国企业在“走出去”方面经验不足;从外部来看,沿线国家企业相对于我国企业具有比较优势,导致企业层面的信用难以真正保证,从而形成道德危机[11]。特别是地方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由于跨国管理水平和员工素质参差不齐,对伊斯兰教传统文化、复杂的政商关系、法律体系缺乏了解,从而会用中国人所谓的“关系”来行贿政府官员,甚至破坏中国“不附加政治条件”的合作方式,结果造成道德风险。尤其在多宗教信仰聚集地克什米尔地区,投资项目与工程项目更面临着特殊的社会文化风险:一是项目建设征地,可能涉及当地宗教文物或宗教设施引起信徒抵制;二是安置补偿非自愿移民,可能因标准和方式的不同引起宗教群体间的冲突;三是中方企业员工可能因对当地宗教风俗缺乏了解而触犯禁忌,引起当地宗教信徒的反感与排斥等[12]。四是雇佣当地劳工就业,由于权益保障做得不到位引发社会风险。

  

   (四) 地缘政治风险障碍

  

   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一环,在巨大的地理空间持续推进的过程中,可能会激起相关国家主动参与地缘政治博弈,可能会将由于地缘关系而限于一隅的矛盾激活,可能会引起地缘政治的相关方的反弹或反制[13]。首先,印度强烈反对。印度认为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是中国介入印巴争端的政治工具,瓜达尔港项目旨在扩张中国在印度洋的影响力。2017年3月印度年度国防报告表示,中巴经济走廊穿过巴基斯坦占领的克什米尔地区,侵犯了印度的领土主权[14]。2017年5月中国在北京举办“一带一路”峰会,印度拒绝参加。为此,印度多次向中巴双方提出抗议,在国际社会公开表达反对立场,并希望以俾路支省的反对力量为筹码来干扰中巴经济走廊的开展。其次,周边国家的焦虑心态。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将对原有的国际运输通道造成影响,尤其是瓜达尔港的投入运营,必然对周边国家现有和在建的港口如阿巴斯港、迪拜港、恰巴哈尔港等造成一定的竞争和威胁。所以周边国家如伊朗、阿联酋表现出复杂的心态,或加强各自港口建设,或寻求国际合作,以削弱瓜达尔港的作用。2018年底伊朗与印度签订协议,印度正式成为恰巴哈尔港的运营方,该港口为印度绕过巴基斯坦联通阿富汗和中亚打开一条新战略通道。美国彭博社旗下的印度新闻网站“The Quint”则直言,恰巴哈尔港的战略重要性体现在对抗中国上。再次,大国暗中掣肘。南亚地区位于世界的“核心地带”,涉足这一地区博弈的既有地区大国,也有区域外的大国,并且都有自己的地区开发构想。例如美国有“新丝绸之路”战略,意图以阿富汗为中心,把中亚和南亚连接起来。日本有“新丝绸之路外交”,希望在这一地区抗衡中国和俄罗斯的影响。欧盟提出了《欧盟与中亚:新伙伴关系战略》,要求积极介入中亚事务[15]。种种表述异曲同工,谁都不愿意从主角变身为配角,在大国博弈中屈居于从属的地位。美国外交学者网站发文,妄称中国是假借中巴经济走廊,行“地缘政治野心”之实。美国保守主义刊物《国民评论》网站甚至抹黑中国埋下“债务陷阱”,让弱小国家以借贷的方式一步步被套牢。英国《金融时报》引用巴基斯坦个别官员的话误导视听,声称中国企业获得了税收等优惠政策,在巴基斯坦享有过度特权。很显然,这是有组织、有计划的抹黑,最终很容易穿帮。巴基斯坦政府发表声明予以反驳,称“这些报道往往是片面的、歪曲事实,来源于一些人不负责任的言论,他们要么不了解CPEC,要么出于不可告人的动机”[16]。

  

三、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可持续发展的政策建议


   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有利于找到双方的利益汇合点,构筑中巴两国“命运共同体”;有利于打造交通走廊和商贸物流走廊,优化中国经济结构和带动巴基斯坦的经济发展;有利于促进民心相通,带动中巴两国的文化交流;有利于将中亚、阿富汗、伊朗、印度与中国连接起来,改变中亚与南亚不能互联互通的状况以及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分裂的局面;有利于推动全球的经济增长与共同繁荣,以一种合作共赢的方式为世界带来历史性的发展机遇。过去六年来,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虽然取得了良好进展,并在应对防范风险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但面对新的形势、新的问题和新的挑战,中巴两国政府必须深化合作,未雨绸缪预做准备,制订相应的对策,从而降低地缘政治风险、安全风险对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可能构成的影响,保证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可持续发展。

  

   (一) 照顾双方利益诉求,夯实中巴合作基础

  

   巴基斯坦国内长期党派博弈,政府轮替,导致政局不稳。国内反对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声音此起彼伏,极少数地方党派和分离势力批评中巴经济走廊是“东印度公司”的复苏,并质疑巴基斯坦从瓜达尔港项目中的获益比例太小,这都给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顺利推进带来了干扰。为化解误会与矛盾,中国应采取合理有效的对策。

  

   第一,加强高层交流,建立高效合作机制。2017年12月《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正式发布,2018年11月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正式访华并出席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都体现了中巴两国高层开展交流与建立高效合作机制的意愿。努力做好与此相关联的产业合作机制、能源合作机制、投融资合作机制以及法律、反恐合作机制等,充分发挥丝路基金和亚投行的融资作用,推动中巴双方的合作向高层次、宽领域方向发展。

  

   第二,面向全巴,惠及全巴,夯实合作的社会基础。中巴经济走廊建设面向的是整个巴基斯坦,并不限于特定区域。今后应大力开拓与俾路支省和开伯尔·普什图赫瓦省的交流渠道,推动人文领域的接触与合作。深化中巴双方经贸合作,切实缓解巴方贸易逆差问题。办好教育培训机构和职业技术学院,为中巴经济走廊沿线企业培养技术人才。把解决当地就业作为中巴经济走廊具体项目获得支持的必要条件。今后大多数走廊项目,只有少数对专业和高新技术要求较高的职位由中国人承担,其余绝大多数的项目建设者都将来自巴基斯坦。中巴双方已商定,走廊建设下一步要更多向民生倾斜,两国还为此专门成立了社会民生工作组。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民生项目造福于巴基斯坦普通百姓。

  

第三,加强宣传,解疑释惑,以正视听。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自提出以来,就被西方媒体贴上“债务陷阱”和“掠夺性贷款”等标签。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警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任何救助计划都不应该为巴基斯坦新政府提供资金去偿还中国的贷款。美国一些保守派人士更宣称中国觊觎巴基斯坦的经济利益,搞“新殖民主义”,抹黑中巴经济走廊[17]。所有这一切都要求中巴双方联合起来,反击西方媒体宣传,以正视听。其实通过借助国际融资实施重大项目,是全球的通行做法。根据巴基斯坦政府公布的外债结构数据,“中巴经济走廊所占比例非常低,根本不是造成巴基斯坦债务问题的原因”[18]。至于巴基斯坦国内一些人质疑瓜达尔港收入的9%交予巴方港口管理局比例太小,则是因为信息不对称造成的。瓜达尔港协议是基于“建设运营转让”(BOT)模式签署的。按照国际通行惯例,采用BOT模式经营的项目在投资运营阶段的收入是不交予业主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巴经济走廊   一带一路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404.html
文章来源:《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