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祥京:作家翻译家王纪卿的故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8 次 更新时间:2019-05-20 16:54:05

谢祥京  

  

   香港与内地,时隔五年分别翻译出版了一百多年前日本汉学家紫山川崎三郎的著作《东邦伟人曾国藩》。译者就是王纪卿。这是一部国外经典曾国藩传记版本,而且是出版年代最早的一部,问世于1903年,距日本明治维新和曾国藩去世只有短短的三十余年,是以近代文明的观念,贴近时代解读曾国藩其人的一部难得的传记作品。曾国藩是清代三百年第一名臣,王纪卿的译作真实原著,介绍了曾国藩出将入相的非凡人生,深入剖析了其内圣外王的罕见人格。如果说当年唐浩明的《曾国藩》一书让那位晚清重臣时隔百年后又重新走进了人们的视野,那么王纪卿近年翻译的《东邦伟人曾国藩》更让读者穿越到那个年代,体察到日本汉学家紫山川崎三郎对曾国藩的评价与学识。

  

   “自学成才”的关键在于自学二字。自学,有多种含义,可以指人汲收接纳事物的能力。也指一种状态,即在没有接受指导和教育的情况下掌握某种技能。成才既可成为专家也可成为学者,合并也可称为“专家学者”。我的好朋友王纪卿就是属于学者类型。我们的父辈都是抗战将领,两家又是隔邻,自然相互了解。上世纪80年代我与其兄王纪平主编的《外国笑话集锦》就是王纪卿担任的责任编辑,后来我在三环出版社主编的《百姓致富通书》亦是王纪卿的责编。王先生认为学者就是认真做学问的人,也是求学之人,水平高低则是另一回事。不过,我更认同《论语·宪问》中的:“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这一点,王先生做得很好,他为人很低调,不像我喜欢吹吹牛。王先生与我相差无几,但仍属小“知青”的范围,毫无疑问,他亦是“知青”中出类拔萃者之一。

  

   王纪卿1985年就获得首届湖南省青年自学成才奖(十位青年之一)。

  

   获奖时,三十有三。

  

   王纪卿曾是湖南人民出版社译文编辑室的主力编辑,懂日语、英语与俄语。王纪卿没有进过外语学校的大门,全靠自学而成。

  

   说他自学也不完全是,他毕竟还读了初中,尽管读的是长沙市一所不显眼的民办中学----“真知中学”,教师还以“右派”居多,但教学质量不一定差,王纪卿还是班上的英语课代表呢,这点好基础不容否定。

  

   弹指之间,我们都老了。

  

   今天的王纪卿先生已是当代文坛炙手可热的作家,翻译家、资深编辑。他潜心研究湘军及湖湘文化20余年,著作、译作多部。近年来主持湖湘文化的电视讲座,接受凤凰卫视特别专访,接应不暇。另外,在研究中国抗战史方面也毫不逊色。当国家“正式”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他即时推出了由云南德宏出版社出版的抗日专著《血战十四年》。

  

   就抗战作品而言,云南人的确先人一步。

  

   在七十周年抗战纪念日(9月3日)之前,湖南人民出版社将隆重出版王纪卿先生的著作《中国保卫战:抗战十四年》,该书一百万字,分四卷出版。十年辛劳,即成正果。当前,即使出版抗战类书籍也不容易,国家新闻出版署审稿就审了好几个月。委托的审读人也颇有权威,他就是彭顺厚先生,军事科学院原军事历史部研究员、中国“二战”史研究会原秘书长。

  

   书稿“审批”拖了很久很久,我们这些关注中国抗战史的朋友们时常询问王纪卿这本书还能出不?好久能出?真有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架势。

  

   2014年10月的一天,我正巧在王先生家中品茗聊天,正在兴头上他手机响了,他知道是谁就打开了免提,对方是出版社负责人周政先生,话筒中传出宏亮的声音:王总好,《抗战十四年》审读意见与批文下来了,等下我就把彭教授的审读意见传给你。

  

   对重大题材的审读与批准是中国出版界的常态,这点大家都懂。如果,自己花了不少心血的书能获得批准,审批的程序再长,能批下来,就谢天谢地谢“皇恩”了。倒是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却惊人的快,王纪卿刚放下手机不到一分钟,对方就把专家的审读意见传了过来。

  

   彭顺厚审读意见摘录:王纪卿著的《中国血:抗战十四年》(申报选题书名),虽然不是一部关于中国抗日战争的纯学术性著作,但确实是一部比较客观、全面和生动地阐述和描写这场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带有文学性质的纪实性作品。该书具有两大鲜明特色。一是将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前后的六年局部抗战和八年全面抗战进行连续记述,把国民党军队和共产党军队的抗战融合起来并忠实于其关连性进行叙写,真实而生动地反映了中国军民长达十四年的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该书比较全面、系统地综合了前人关于中国抗日战争的记载,打破了各种分域的条条框框,比较全面、真实和生动地反映了正面战场的波澜壮阔的大会战以及敌后战场艰苦卓绝和卓有成效的对敌斗争……

  

   二是较好的体现了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同时也是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胜利……相信该书的公开出版发行,对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增强民族自豪感和凝聚力,增加社会的正能量,以及祖国的和平统一大业必将起到积极作用。

  

   如果说当年唐浩明的《曾国藩》一书让那位晚清重臣时隔百年后又重新走进了人们的视野,那么王纪卿的《湘军为什么这么牛》则让“湘军”成为了一个时期最有热度的名词。

  

   胡锦涛先生“高风亮节”卸任后首次访湘,第一站就是拜访湖南大学并参观千年学府岳麓书院,还向专家求证岳麓书院讲堂上的“实事求是”这块匾词意的来龙去脉,涛哥听懂后,恍然大悟:“实事求是还有这样一个来龙去脉。”可见,“惟楚有才,于斯为盛”并非虚名。

  

   《湘军为什么这么牛》出版后,国内也引起了轰动:国内首部通俗解读湘军史的巨著、“湖南十大畅销书”,不仅在各书店名例销售前茅,同时也成为各网站文化频道最热书籍。王纪卿人气直线飙升,风头盖不住。其实当初的书名不叫这个,出版社八零后编辑们善开脑洞,换成了《湘军为什么这么牛》“标题党”似的书名。

  

   “易中天品三国,王纪卿侃湘军”,他们都是湖南人。

  

   “湘军”作为近代史上一股举足轻重的军事力量,因其作战风格悍勇异常而著称。从太平天国运动到平定新疆,从中法战争到甲午败北,湘军的身影始终与近代中国最波澜起伏的历史画面相联系。不仅如此,湘军将领皆登高位,曾国藩、左宗棠、江忠源、胡林翼、彭玉麟、罗泽南……再加上与湘军有千丝万缕关系的李鸿章、张之洞等人,湘军对晚清历史影响,能不牛吗?但就是这样一股影响深远的力量,在后世却饱受争议。特别在因为湘军势力崛起是建立在对“太平天国”运动的作战中,故而在过去的50年里,人们谈及湘军时都讳莫如深,一句带过。直到90年代初,随着《曾国藩》等著作相继面世,一些尘封已久的名字开始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

  

   王纪卿关注湘军,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关注湘军资料的目的,就是为了写一本好书,通过这部书来还原一支真实的、有血有肉的湘军。”他说当初的想法也很“功利”。

  

   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初的想法终于成真。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书,封面大红大黄,题目后面赫然以“揭开湘军将帅百战百胜、仕途通达的彪悍人生”为内容提要。书名很通俗、封面艳丽,提要也有噱头,但书的内容却是对晚清湘军兴衰史的纪实,还原的是数十位湘军主要将领的人物形象。从朝廷中枢到乡野荒村,从后方谋划到战阵相接,书中既有湘军将帅军事作战的勇猛、政治智慧的圆滑,也不回避湘军疯狂屠城的野蛮、内部倾轧的无奈。一组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跃然纸上,一幅晚清风云的历史画卷向世人展开。

  

   早在《湘军为什么这么牛》一书之前,王纪卿就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了一本叫《湘军》的专著,这是当代人撰写的一部湘军编年史,无疑该书也成了研究湘军的人士必读参考书。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主要出版教育、学术人文、珍稀文献等图书。该社在业内享有盛誉,因他们对人文历史题材的质量要求极高。

  

   王纪卿是老编辑,经常要约稿、走稿,拜访过不少文化名人,知道名人背后都有一段艰辛史。很多人认为,通俗写史,自由度高,只要不违背大历史背景和人物性格,很多东西就可以自由发挥。事实上,稍显泛滥的主观、时髦的发挥,正是现在很多以“通俗”为名的历史文学书籍的通病。

  

   娱乐可以演义,写史要摆事实。要想展示群像,每一个人的生平、年谱都要研究,所有资料都要看一看。不仅主要人物的资料要特别用心,边缘人物也需要特别留意。朋友们赞纪卿的书有可读性,越读越想读,王纪卿却解释:无非是将历史资料组合并翻译出来而已。

  

   在中国近代史上,湘军的研究者甚多,但写编年史的只有三人,都姓王,我姑且称之为“三王”,他们就是:王闿运、王定安、王纪卿三人。前两人是先辈,早己作古。王闿运撰湘军的专著叫《湘军志》;王定安后写的叫《湘军记》,这两本著作也是后生王纪卿研究湘军的参照对比与研究的历史资料之一。

  

   纪卿也给我侃过一段小故事:王闿运写的《湘军志》与王定安写的《湘军记》同是记述湘军的史书,但由于撰者的态度有别,出书后受到的待遇也根本不同:王闿运受到当事者的恶毒攻击,《湘军志》遭到毁版的厄运;而王定安和《湘军记》则受到当事人的优礼待遇和吹捧。然而,史书的价值要由历史来评判,百年以来,二者受到的后人评说,和当时当事者就完全两样了。太平天国及捻军起义失败后,湘军统帅曾国藩自以为功在自己创办的湘军,故此打算修一部湘军史志,自表功烈。然而,志书议而未编,他就死去了。光绪初年,其子曾纪泽依照他的遗愿,把修志任务交给了晚清著名学者王闿运。王闿运自1877年至1881年撰成《湘军志》。可是,当曾国荃等与湘军有关者看到初版的《湘军志》时,皆大为震怒,其中尤以曾国荃、郭嵩焘反对最力。曾国荃“几欲得此老而甘心”,郭嵩焘攻击《湘军志》是“诬谤之书”,追索其版……

  

   王纪卿所著的《湘军》,克服了先辈的局限性,对人物的褒贬姑且不论,前人撰写的湘军编年史,按照湘军作战的不同地区和集团划分板块,是各板块的编年史,不容易看出同一时期各集团之间的联系,王纪卿所著的《湘军》一书,打破了板块分割,是湘军各集团统一的编年史,令人容易看到同一时期全国湘军的活动概况。此外,以前的编年史以天干地支纪年纪月纪日纪时,在现代人阅读有诸多不便,而《湘军》书采用公历纪元,为当代读者特别是年轻人提供了很大的便利。王纪卿还把湘军史延续了近20年。

  

自1851年起,湘军转战大半个中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37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