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光:对《反不正当竞争法》中竞争关系的批判与重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3 次 更新时间:2019-05-19 14:46:35

进入专题: 反不正当竞争法   商业道德  

吴伟光  

   本文通过对《反不正当竞争法》中竞争关系的重新分类,使得《反不正当竞争法》2条中的商业道德条款与保护消费者、具体的经营者的利益和公平竞争秩序这三个基本立法目标通过这三种类型的竞争关系而体系性地联系在一起。根据相应类型的竞争关系来确定这种竞争关系中《反不正当竞争法》所保护的具体法益,并依据该具体法益来寻找和构建其相应的商业道德,这样就为《反不正当竞争法》2条中的商业道德条款的积极和正确适用提供了可具体操作的指导。将来任何其他新型和具体的商业模式和竞争行为都可以归纳到这三种类型竞争关系中,并受到相应的商业道德的检验。另外需要提醒的是,在一个司法案件中,往往有多个种类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同时发生或者存在,应该对其逐一分析、归类和判断。

  

   【注释】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法学博士。本文系清华大学自主科研计划文科专项经费支持课题(2016THZW)的阶段性成果。

   [1]刘敏学:《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草案)?的说明》,1993年6月22日,http://www.npc.gov.cn/wxzl/gongbao/2000-12/28/content_5003002.htm, 2018年11月14日访问。

   [2]有学者统计有关互联网络的新型不正当竞争案件,在不正当竞争行为认定时大都需要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条。参见张钦坤:《中国互联网不正当竞争案件发展实证分析》,《电子知识产权》2014年第10期,第27-28页。

   [3]参见王瑞贺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释义》,法律出版社2018年版,第115页。

   [4]参见蒋舸:《关于竞争行为正当性评判泛道德化之反思》,《现代法学》2013年第6期,第93页。

   [5][德]弗诺克·亨宁·博德维希主编:《全球反不正当竞争法指引》,黄武双等译,法律出版社2015年版,第294页。

   [6]Will and Ariel Durant, The Lessons of History, Simon and Schuster, 1968, p.81.

   [7]参见前引[5],[德]弗诺克·亨宁·博德维希书,第9页。

   [8]前引[4],蒋舸文,第88页。

   [9][法]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冯克利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年版,第70-71页。

   [10][英]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谢宗林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11年版,第23页。

   [11]参见前引[4],蒋舸文,第93页。

   [12]参见[德]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马奇焱、陈婧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38页。

   [1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审判职能作用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和促进经济自主协调发展若干问题的意见》(2011年12月16日印发,法发〔2011〕18号), http://zscq.court.gov.cn/dcyj/201205/t20120509_176751.html, 2018年11月12日访问。

   [14]参见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5)浦民三(知)初字第528号民事判决书。

   [15]参见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5)浦民三(知)初字第1963号民事判决书。

   [16]参见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12)津高民三终字第0046号民事判决书。

   [17]参见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三终字第5号民事判决书。

   [18]参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一中民终字第3283号民事判决书。

   [19]参见孔祥俊:《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创新性适用》,中国法制出版社2014年版,第130页。

   [20]参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一中民终字第3283号民事判决书。

   [21]Oren Bar-Gill, “Competition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A Behavioral Economics Account”, December 19,2011, p.2, https://ssrn.com/abstract =1974499, last visited on 14 November 2018.

   [22]参见前引[5],[德]弗诺克·亨宁·博德维希书,第160页。

   [23]参见前引[5],[德]弗诺克·亨宁·博德维希书,第83页。

   [24]FTC Policy Statement on Deception, October 14, 1983, Appended to Cliffdale Associates, Inc.,103F. T. C.110,174(1984).https://www.ftc.gov/system/files/documents/public_ statements/410531/831014deceptionstmt.pdf, last visited on 14 November 2018.

   [25]参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3)穗天法民一初字第2498号民事判决书。

   [26]关于这一问题的伦理道德的讨论,见Michael J. Sandel, Justice—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Penguin Books, 2009, pp.3-10。

   [27]Unfair Commercial Practices Directive, Articles 8&9, https://eur - lex.europa.eu/legal - content/EN/TXT/? uri = celex%3A32005L0029, last visited on 14 November 2018.

   [28]参见前引[5],[德]弗诺克·亨宁·博德维希书,第127页、第131页、第314页。

   [29]参见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6)京73民终156号民事判决书。

   [30]The Directive 96/9/EC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11 March 1996 on the Legal Protection of Databases.

   [31]参见[德] M·雷炳德:《著作权法》,张恩民译,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539-541页。

   [32]参见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鄂民三终字第137号民事判决书。

   [33]参见深圳市福田区法院(2015)深福法知民初字第174号民事判决书;上海知识产权法院(2015)沪知民终字第641号民事判决书。

   [34]参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9)一中民终字第7878号民事判决书。

   [35]Unfair Competition Prevention Act of Japan (Act No. 47 of May 19,1993, as amended up to Act No. 75 of June 29,2005), article 2(x)(xi), http://www.wipo.int/wipolex/zh/text.jsp? file_ id =182395, last visited on 14 November 2018.

   [36]参见前引[5],[德]弗诺克·亨宁·博德维希书,第57页。

   [37][美]詹姆斯·弗农:《远方的陌生人:英国是如何成为现代国家的》,张祝馨译,商务印书馆2017年版,第113页。

   [38][英]梅因:《古代法》,沈景一译,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第97页。

   [39]最高人民法院(2009)民申字第1065号民事判决书。

   [40]Morris v. Harris (1954)127 Cal. App.2d 476.

   [41]Diodes, Inc.v. Franzen (1968)260 Cal. App.2d 244.

   [42]Kolani v. Gluska (1998)64 Cal. App.4th 402,405.

   [43]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的Michael Klausner教授在2016年12月12日于深圳举行的“北大-牛津-斯坦福互联网络法律与公共政策研讨会”上的发言中提出这种观点,并且与波士顿地区为什么没有出现高科技企业创新聚集区的原因加以比较。 ht-tps://daxue.qq.com/content/special/id/58,2018年11月14日最后访问。

   [44][美]劳伦斯·莱斯格:《代码2.0:网络空间中的法律》(修订版),李旭、沈伟伟译,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第6页。

   [45]参见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三终字第5号民事判决书。

   [46]参见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873号民事裁定书。

   [47]参见Lexmark International, Inc.v. Static Control Components, Inc.,387 F.3d 522(6th Cir. 2004)和Chamberlain v. Sky-link, 381 F.3d 1178(Fed. Cir. 2004)案。

   [48]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5)高民(知)终字第1071号民事判决书。

   [49]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三终字第5号民事判决书。

   [50]参见前引[5],[德]弗诺克·亨宁·博德维希书,第4页。

   [51]参见杜颖:《网络交易平台上的知识产权恶意投诉及其应对》,《知识产权》2017年第9期,第39页。

   [52]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2017)浙0110民初第18627号民事判决书。

   [53]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2016)浙0110民初第11608号民事判决书。

   [54]最高人民法院(2007)民三终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

   [55]参见前引[3],王瑞贺书,第27页。

   [56]Amotz Zahavi,“Mate Selection-A Selection for a Handicap”, Journal of Theoretical Biology 205,213(1975).

   [57]参见河南省安阳县人民法院(2012)安刑初字第339号刑事判决书。

   【期刊名称】《当代法学》【期刊年份】 2019年 【期号】1

  

  

    进入专题: 反不正当竞争法   商业道德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35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