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忠晶:融合在人的单个普遍的存在之中

——论萨特文学和哲学的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0 次 更新时间:2019-05-16 00:47:11

进入专题: 萨特  

黄忠晶  
是把哲学和戏剧联系起来考虑:他认为当代哲学在本质上是戏剧的。苦思冥想实体所具有的不变性或揭示现象过程所蕴藏的规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哲学的注意力已放到人的身上。人既是动因又是行动者,他制作并演出自己的戏剧同时经历着自己境况诸矛盾,直到他作为个体被毁灭或他的冲突被解决。戏剧是表现当代人活动的最恰当的工具,它在某一侧面把活动着的人完全截留下来。所以说当代戏剧含有哲学意味而哲学又带有戏剧性。同时萨特也认为,关于人的实在的各种看法又是不能互换的。哲学是戏剧的,但它并非象戏剧那样来研究个性,所以又不能把两种东西混淆。

   萨特认为,戏剧中的人物是有个性的,同时戏剧又应当表现人类普遍的境况和在这种境况下自我选择的自由。戏剧最使人感动的东西,是正在形成的性格,是选择的时刻,即自主选择道德和终生的时刻。只有让各种各样的观众都统一起来才成其为戏剧,因此必须找到普遍的境况,即所有人共同的处境。使人物陷入普遍的极端的处境,不能不作出选择,于是他们在选择出路时就选择了自己:这样,就可以写出一出好戏来。正是在这个地方,戏剧达到了哲学也在追求的最高境界:单个的普遍存在。

   在萨特的文学作品中,传记所占的比重最大,他花的气力也最大。萨特的主要传记作品有《圣·热内:一个喜戏演员和殉道者》、《词语》和《家庭的白痴》(《福楼拜传》)。

   《圣·热内》本来是萨特为热内作品的选集写的一个序,但后来写的篇幅长得出奇,有578页,完全超出了序言的体例,写成了一部关于热内的长篇传记。国外评论者认为,不论在哪一种情况下,它都是研究萨特所必须参考的一部主要著作。而萨特本人在晚年表示愿意留传给后人的几部著作中,就有这一部。关于这部书的性质,萨特晚年说,《圣·热内》是一个长篇文学随笔,不是哲学著作,但他在这书中又一直创造性地运用着哲学概念,从这个角度讲,称它为哲学著作也可以④。萨特在写《圣·热内》时深入研究了辩证法,从哲学的角度看,它代表《存在与虚无》和《辩证理论批判》之间的一个重要阶段。萨特哲学的一个关键概念--自由,在《圣·热内》中比在《存在与虚无》揭示得更为充分。萨特多次谈到,《圣·热内》也许是他对自由解说得最清楚的一本书。

   《词语》和《家庭的白痴》也都具有非萨特莫属的个性特征。《家庭的白痴》我们在前面已作了介绍,被评论界认为是传记文学史上的奇书。而《词语》系萨特自传,一出版即被列入畅销书的首位,萨特因此书而获1964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者授奖的理由是,“他那思想丰富、充满自由气息和探求真理精神的作品,已对我们时代产生了深远影响。”这两部书都得益于他以其深刻独特的方法论和人生观作为思想基础。萨特成功的传记文学作品都是同他的哲学思想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但在语言形式上并没有重犯早期作品的错误,他是严格地将其作为艺术品即文学作品来创作。《家庭的白痴》同《辩证理论批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我们决不会把前者看成是一部哲学专著,它的确如萨特所言,是一部真实的小说。而《词语》,尽管它获奖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其思想的深刻性,但为读者和评论界所首先称道的,是它那无与伦比的艺术魅力和个性。萨特是把它作为一部纯美文学作品来创作的,他也的确达到了这一目的。

   综上所述,萨特早期主要致力于小说,中期是戏剧,中晚期则着重在传记,这每一时期每一种类型的文学作品,凡属十分成功、产生巨大影响的,都跟他把自己深刻的哲学思想揉合于其中分不开。而且有的文学作品,在萨特自己看来,是比其哲学专著更能表达自己的某些哲学思想。但这些文学作品并不只是他哲学思想的图解,它们首先是具有独特个性的艺术品,它们的魅力在于达到了文学和哲学深层次的结合:充分体现了人的单个普遍的存在。

  

   (四)

   萨特的文学和哲学活动是属于他的精神生活,但就萨特这个特定人物而言,如果不联系他的实际社会生活和活动来予以考察,就难以准确地把握他的文学和哲学关系。

   如前所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萨特一直保有一个自幼就形成的思想:他可以借助于文学而达到不朽。因此在对待文学和哲学的关系上,他一直把文学放在首位。

   第二次世界大战造成萨特生活的一大转折。在经历了应征入伍、被俘后关入集中营、参加抵抗运动等重大生活事变后,萨特的思想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他不再认为文学有一种永恒不朽的价值,也不认为文学可以拯救一个人或完全改变一个人。他的文学观由“不朽”变为“介入”,他开始提倡作家或文学介入现实和社会的必要性。萨特对自己以前的文学观是有所扬弃的。

   与此同时,萨特的哲学思想也有了根本的变化。他从一种古典传统式的哲学思想过渡到那种哲学与行动、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思想。他开始对马克思的哲学感兴趣并深入地研究了辩证法。萨特认为,哲学探讨的是人的存在,任何不归结为探求人的生存的思想都是毫无价值;由此出发,哲学家就把哲学变成自身。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萨特的文学和哲学在介入社会、介入人生上具有一致性。但与哲学相比,萨特仍然更喜欢文学。在他看来,即使从介入的角度考虑,文学也比哲学更有价值。哲学不能直接介入时代、介入现实生活;它不是为同时代人写的,而是超越时间超越现实的思辩;它谈论的是远远超出我们今天个人观点的那些东西,其目的是阐明一种从本体论出发来构想世界的方法;因此,它不可避免地要被其它东西超越。文学则相反,它始终是以某种方式直接参与生活;它记录的是当今的世界,是人们通过阅读、谈话、激情、旅行发现的世界;它是一个人同他人交流自己一种独特的感受;所以,文学反倒有一种比哲学更绝对的性质。

   文学上由不朽到介入,哲学上由唯理思辩到结合行动和实践,萨特从40年代后期起,有大量的精力花在那些随笔文章上。这是他的非哲学作品中最近接近哲学的部分,风格十分朴素,谈的是这个时代大家都很关注的人物和事件,也可以说是对这个时代的各个方面--政治、文学、艺术--的一种批判的反思。萨特说,在他所写的东西中,最可能流传后世而且他也最愿意留给后人的,就是把这些集合在一起的十大本《境况》文集。萨特在经历了很长一段对文学着迷的时期后惊醒过来,最后认定,从根本上说,最好的作品总是在没有太多的苦心经营的情况下写成的。他后期不再写《恶心》、《词语》这样的文学性极强的小说,而致力于‘什么都有一点,又什么都不是”的随笔文章,这种对文学性的勘破和洞穿是一个原因。萨特的随笔文章,既是文学作品,又有很强的哲理性。看来萨特好象又回到青年时代把文学和哲学混在一起的做法上去了,实际上这里呈现的是否定之否定。这不是文学和哲学在形式上的混同,而是两者内在的融合,统一于人的单个普遍的存在之中。

   由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萨特提出了介入文学、为时代而写作的口号,并且身体力行,较多地参与社会活动,在各种重大政治事件明确表示自己往往是十分独特的态度;在1968年“五月风暴”之后更是同当时的左派毛主义者密切联系,积极活动在法国政治舞台上,有不少论者认为这一时期的萨特与其说是文学家和哲学家,还不如他是一个社会活动家,他对政治的兴趣大大超过了文学和哲学。对此我们应作深入分析。

   萨特从小就立志当一个作家,并对作家生涯有种种设想。他认为一个作家应该有一个起步的青年时代,一个创作辉煌的中年时代和一个投身于政治的老年时代。他是以雨果等人作为自己的榜样的。这样,当他晚年较多地投身于政治时,他并没有改变初衷,他的基本身份仍然是作家,他是作为一个知名的老年作家而投身于政治的;晚年投身政治不仅不与当作家的初衷矛盾,而且是作家生涯的完满体现。实际上在积极参加社会政治活动的同时,他仍在认真细致地写作和修改文学作品。《家庭的白痴》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完成的,直至他双目近乎完全失明才放弃最后一卷的写作。这期间他政治上的朋友多次劝说他放弃《家庭的白痴》的写作,改写一本关于平民的小说,被他坚决拒绝。可见,即使在他从事政治活动较多的晚年,文学在他的生活中仍占有首要地位。他介入政治,他参加各种社会活动,都是为了--用他自己的话说--让自己沉下来,他觉得自己此前一直是在人的精神生活中遨游,甚至达到不食人间烟火的程度。现在他要彻底改变这种状况。他甚至说,看到世界上还有孩子正在饥饿和死亡线上挣扎,与之相比,《恶心》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了。而另一方面,他又始终不能忘怀于文学;他在《词语》中说,一个人童年的梦,到了50岁仍然会残存在他的生活中。理智认识是一回事,情感体验又是一回事。他力求把这两者统一起来,比如在《家庭的白痴》和《境况》文集中。但在两者发生矛盾和冲突时,显然,归根到底,他仍然是把文学放在首位,而不是让文学屈从于政治。

   如上所述,我们对萨特文学和哲学之间的关系从而对萨特其人作了一个总的分析和把握,大致可以得出这样几点结论:一、在萨特一生中,文学始终占据第一位,而哲学则处于次要地位;二、萨特文学和哲学之间的关系颇为错综复杂,既有相得益彰的情况,又有相互串流的现象;三、萨特各种类型的文学作品,凡属十分成功的,都达到了文学和哲学的深层次结合;四、萨特早晚期的文学、哲学观及对政治的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但他把文学放在第一位,把文学当作自己的生命这一点则始终未变。

   注释:

   ①④西蒙娜·德·波瓦尔:《永别的仪式》,英文本第155、156页、127页。

   ②杜小真:《一个绝望的希望--萨特引论》(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6页。

   ③萨特:《在存在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之间》英文本第9-11页。

  

  

    进入专题: 萨特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外国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321.html
文章来源: 《晋阳学刊》 1994年0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