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新时代中美变局与世界前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66 次 更新时间:2019-05-14 23:21:02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世界形势  

张文木  

  

   【内容提要】党的十九大之后,中国进入了新进代,但是美国也进入了“新时代”。不同的只是前一个是向着光明和进步,后一个是向着黑暗和反动。美国、英国及欧洲大陆国家内外政策出现的180度的逆转,说明世界政治也进入了新时代。如果说昨天的世界政治的特征是和平与发展,那么,21世纪的世界政治特征可能就是战争与和平。特朗普将美元增值的依赖路径从石油移至军工:割羊毛不成便要“杀羊”,喝血不成便直接“杀人”。这时的美国已前所未有地表现出它的最凶恶,同时也最虚弱的纸老虎本质。战争一旦成为美国的生意,那和平就成了美国的敌人。反和平,是当今特朗普以及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美国外交的本质。战争还是和平,光明还是黑暗,是在共同体共存互助,还是在四分五裂中相互杀戳,两种前途再一次推到世界人民面前。发生在欧洲的两次“世界大战”曾给美国军工集团带来“盛宴狂欢”,那么,为了世界和平,今后我们要放弃幻想,积极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英国文学家狄更斯这样描述工业革命发生后的时代。今天的世界似乎又回到了从黑暗向光明、从旧时代向新时代转变的临界点。

  

一、新时代的中美矛盾:本质和趋势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后,中国的政治经济发展进入了新时代,中国提出新时代的依据是国内工作的主要矛盾和主要任务发生了转变。但是同时不要忘记,美国也进入了“新时代”。不同的只是一个是向着光明和进步的新时代,一个是向着黑暗——本质是反动——的“新时代”。事实上,这两年美国、英国及欧洲大陆国家内外政策出现的180度的逆转,说明世界政治也进入了新时代。如果说昨天的世界政治的特征是和平与发展,那么,21世纪的世界政治特征可能就是战争与和平。对于中国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希望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挑战最为艰巨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中,中国的主要对手是美国,因为今天的美国比较集中地体现了列宁的帝国主义理论所揭示出的腐朽性、垂死性,以及当前所表现出的任性、凶恶和残酷的特征。需要说明的是:

  

   这里说的“美国”有特定含义,它是指作为帝国的“美国”,而不是作为民族国家的“美国”。其实,毛泽东同志在谈到美国的反动性时总是用“美帝国”的概念,他始终是将“美国人民”与“美帝国”区分开来,这是列宁主义的语境。笔者在后面的论述中也是在这个语境中使用“美国”这个概念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进入了成熟的帝国主义阶段。苏联解体后,美国变成一个不受制衡的帝国主义兼霸权主义国家。“9.11”事件既是美帝国全面统治世界的开始,也是作为美帝国全面衰落的开始。小布什假“反恐”之名向世界统治权力发起冲锋,想不到美国在小布什“一鼓作气”之后便进入奥巴马时期的“再而衰”阶段。为了扭转美国的颓势,特朗普一改尼克松为美国建立的依赖石油美元、以石油美元拉动美国金融并以强大的金融掠夺世界财富的政策,将美元增值的依赖路径从石油移至军工:

  

   割羊毛不成便要杀羊,喝血不成便直接杀人。这时的美国已前所未有地表现出它的最凶恶,同时也最虚弱的纸老虎本质。

  

   华为事件,孟晚舟事件以及一系列对在美华裔科学家迫害持续升级事件说明,中美关系已进入类似20世纪20年代国共合作中断的“四·一二”前期,在美国是20世纪50年代麦卡锡主义登场前夕。

  

   如果有人不理解今天中美关系变化的这一阶段性特征,请回顾一下1921年至1926年国共合作的“蜜月”后期及随后1927年“四·一二”大屠杀的结果。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制定并得到共产国际认可的政策是跟国民党长期合作,跟随国民党发展而获得自身发展,等到社会主义条件成熟后再取代国民党建立社会主义国家。在国民党方面,国共合作之初他们也认为凭其大党地位完全可以将加入进来的共产党溶化掉;蒋介石还认为当时的主要矛盾是解决军阀、实现中国在国民党统治下的国家统一,在这个问题解决之前国民党还需要共产党的帮助,因此有必要与共产党合作——这些与昨天的中美合作产生的历史条件很像。

  

   当时,只有毛泽东等少数党员清楚这场悲剧的实质。1927年3月,也就是在“四·一二”发生前夕,毛泽东发表《湖南农民运动的考察报告》,他疾呼: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当时党内好多同志并没有理解毛泽东的预警,他们还是沿着旧的合作思路,对国民党的清党行为百思不解,觉得我们共产党没有要争领导地位,还帮助国民党完成北伐,国共两党共同治理中国,这样的“双赢”有什么不好?当时我们党内很多人都是沿着这个思路理解国共关系的。今天我们许多人也是这样认识中美关系的,认为这样的“双赢”,曾经的国民党、当今的美国都没有理由不同意。在理论上,与今天的一些同志僵化地理解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的意义一样,当时“陈独秀们”也是从对列宁在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上作出的“共产国际应当同殖民地和落后国家的资产阶级民主派结成临时联盟”的指示的僵化理解中认识中国国共合作的合理性的。

  

   就在北伐主要任务基本完成的时候,共产党也在北伐中发展壮大,这时蒋介石考虑的是谁坐江山的问题。最先提出这个问题的是戴季陶,他1925年抛出《孙文主义之哲学基础》《国民革命与中国国民党》等小册子,认为国共两党水火不容,其结果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与毛泽东“革命是暴动”的判断是一致的。但是我们党内很多同志没醒悟,认为国共两党合作已在北伐上见了成效,根本就不相信蒋介石会在这个时候变脸。他们不明白的理由是:中国共产党没有亏欠国民党,国民党没有翻脸的道理。其实,1925年5、6月戴季陶发表《孙文主义之哲学基础》的时候,国民党已悄然改变了与共产党合作的路线,当年12月,毛泽东发表《中国社会各阶段分析》,提出戴季陶主义的危险性并提醒全党认识“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的问题。1926年3月20日,“中山舰事件”已有国民党“清党”的征兆,当时大多数同志并没有意识问题的严重性,只有毛泽东等极少数同志意识到戴季陶文章所展示的危险。这使人联想到2018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就中美关系发表演讲,全面阐述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很多同志也没意识到他的严重性。事实上,彭斯这个讲话相当于戴季陶讲话,更是1950年2月9日麦卡锡“炮打国务院”的讲话的翻版。后来大家才看出戴季陶讲话就是“四·一二”的前奏,而麦卡锡讲话是四个月后发生的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入侵朝鲜并由此引发中国“抗美援朝”的前奏。1927年3月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提出警告,谁知4月国民党率先摊牌,当时很多同志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这个摊牌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更不知国共分裂的形势要持续多久:其间有红军长征、国共合作抗战、解放战争等一长串斗争中合作、合作中斗争的事件。谁也没想到:国共斗争直到1949年才有结果。1950年2月麦卡锡讲话后仅半年,美国便向中苏摊牌,发动了“朝鲜战争”,从此中美关系恶化直到1972年。

  

   “如无预见,即无领导,为了领导,必须预见,预见前途和可能发生的偏向。”

  

   1945年5月31日,毛泽东在讨论七大报告结论时,面对抗战即将结束时的乐观情绪,毛泽东告诫全党“要准备吃亏”,他说既要看到光明的一面,又要看到困难的一面,并举了今后可能出现的十七种困难,例如外国大骂、国内大骂,内战爆发,党内意见分歧,党员散掉三分之一,天灾,赤地千里等。毛泽东提醒全党高级干部要有充分对付非常不利的情况的准备。今天的中美关系大概再次进入这一历史节点并将很快面临美国的“摊牌”形势,中国也要对可能出现一段非常不利、甚至非常残酷的时期有充分的估计,必须做好十年甚至几十年持久战的准备。

  

   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情况,这只能归结于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它本质上是不可调和的。毛泽东同志对国民党反共形势的较早预见就是运用阶级分析方法的认识成果,1925年年底毛泽东发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对此讲得明明白白。今天我们也只有运用阶级分析的方法才能认清美中关系的这场变局及其后果。

  

二、外因是由内因引起的,世界历史已进入了质变的临界点


   造成美国目前外交政策的上述转变,还有其国内阶级矛盾激化的因素。与20世纪略有不同的是,21世纪的帝国主义的压迫对象已从南方世界扩大到北方世界。殖民地现象从第三世界向包括美国在内的北方国家内部倒逼——这是21世纪初帝国主义腐朽性最突出的特点。由华尔街国际资本对美利坚民族的压迫导致美国劳动者阶级以及包括民族资本家在内的最广泛阶层与华尔街及其买办集团的阶级斗争,已上升为美国国内的基本矛盾。列宁说:

  

   帝国主义不仅在新发现的国家,而且在老牌国家也在实行兼并,加紧民族压迫,因而也使反抗加剧起来。

  

   1942年1月22日,毛泽东在审改关于太平洋战争后沦陷区情况的通报材料时,加写这样一段话:

  

   总之,极端毒狠的殖民地政策,现已推行于租界,不分阶级,有财即掠,表示了日本法西斯最后挣扎时期的紧张性。

  

   如果将这段话中的“日本”换作今天的美国华尔街垄断资本集团,也会让人觉得很贴切当前的美国形势。

  

   “从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大视野来看,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

  

今天美帝国的统治中心不在白宫而在华尔街。今天的美国是民族政治的中心白宫屈从于国际垄断资本中心华尔街。因此,2001年的“9?11事件”打击的对象是世贸大厦而不是白宫,2011年美国人发动的是“占领华尔街”而不是“占领白宫”的运动;以往美国人民运动是“进军华盛顿”即直接以政府为对象,今天第三世界和美国人民直接以华尔街国际资本为对象。与早期的工人砸机器行为不一样,而与中国1919年的“五四运动”有些相似,这两大事件的发起者和参与者多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而知识分子是也较早觉悟的人群。这说明,第三世界人民和美利坚民族正在觉醒:不管这种觉醒是自为的还是自发的,他们都意识到了世界问题的要害不是白宫而是华尔街,不是美利坚民族和美国人民而是国际资本垄断集团。值得注意的是,自“占领”运动后,美国出现了更具破坏性且愈演愈烈的“枪击案件”和正在一些州涌动着的从联邦中分离出去的情绪:前者即发起占领华尔运动的人民如果枪口一转就意味着社会革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世界形势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287.html
文章来源:2019年第4期《太平洋学报》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