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德智:试论《论物体》在霍布斯哲学体系中的基础地位

——《论物体》中文版译者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7 次 更新时间:2019-05-14 22:26:08

进入专题: 论物体   霍布斯  

段德智 (进入专栏)  

  

   《论物体》是17世纪英国哲学家霍布斯(1588—1679)的一部专论其物体哲学或自然哲学的著作。该著最初以拉丁文写成,于1655年出版。第二年,出了英译本。1668年,该著作为《霍布斯哲学著作全集(拉丁版)》第一部分的内容予以再版。1839年,威廉·莫尔斯沃思将其作为他所编辑出版的11卷本的《托马斯·霍布斯英文著作集》的第1卷出版。一如英译者所说,他在该著付梓之前,曾将其交给霍布斯本人予以“审读”。霍布斯不仅对译著进行了修订,而且还对原著进行了增补,甚至重写了其中两章。因此,英译者强调说,英文版《论物体》表达的“完全”是“作者自己的观念和意思”。本书就是根据这个英译本翻译出来的。

  

   一、《论物体》的酝酿与写作

   《论物体》虽然于1655年出版,但霍布斯写作这样一部著作的源头却可以一直上溯到25年前,即1630年。那一年,他在第二次到欧洲大陆旅游途中,在一位绅士的图书馆里,意外地读到了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一种新的世界景象展现在他的面前,他决意以几何学论证为样板,撰写出一部“没有论战和争论”的哲学论著。当时他并没有想到,这样一部哲学著作直到25年之后才问世,而且他也不是像笛卡尔那样坐在火炉旁进行其哲学沉思形成其第一哲学的,相反,他的物体哲学或自然哲学却是在一系列哲学争论中逐步酝酿成型的。

   在霍布斯参与的一系列哲学争论中,最值得一提的当是他与笛卡尔之间开展的那场争论。无疑,无论是笛卡尔还是霍布斯都深受伽利略的物体和运动概念的影响,不同的是,笛卡尔仅在物理世界范围内运用伽利略的思想,而霍布斯则进一步将其运用到精神世界。这样,在他们之间便出现了二元论哲学和唯物主义一元论哲学之间的对立。1640年3月,笛卡尔在完成其第一部主要哲学著作《第一哲学沉思集》后,曾征求当时欧洲哲学界一些著名学者的意见,霍布斯当即提了16条批评意见予以反驳,笛卡尔对此都一一进行了“答辩”。1641年,霍布斯的反驳与笛卡尔的答辩作为“第三组反驳与答辩”附在《第一哲学沉思集》后面出版。霍布斯的反驳虽然涉及笛卡尔的所有六个沉思,但却主要集中在下述几个方面:(1)针对笛卡尔关于“我是一个在思维的东西”,从而我是“一个精神,一个灵魂,一个理智,一个理性”的说法,霍布斯指出:笛卡尔在这里混淆了“体”“用”,把“理智的东西”和“理智”“当作一回事”。断言:“一个在思维的东西可以说是精神、理性或理智的主体,从而是物体性的东西。”(2)针对笛卡尔事实上将推理视为用“是”这个字串起来的“一连串的名称的总和”的作法,霍布斯批评道:这样一来,“用理性,我们得不到任何有关事物的本性的东西,只能得出有关这些事物的称号”。(3)针对笛卡尔的天赋观念论,霍布斯强调:我们心中的观念不是天赋的,不是来自上帝的,而是来自我们自己,来自我们对外物的感觉,都“是由一些看得见的东西的观念组合而成的”。因此,我们根本没有上帝的观念和灵魂的观念,也没有实体的观念。(4)针对笛卡尔将本质视为存在的观点,霍布斯强调指出:本质“不同于存在”,“它不过是用动词是结合起来的一堆名词”。霍布斯的“反驳”既关涉到本体论,也关涉到认识论。一个人只要浏览一下《论物体》,就不难看出霍布斯在与笛卡尔的这场争论中已经确立了他的《论物体》的核心观点和基本立场。

   事实上,霍布斯在其完成对笛卡尔《第一哲学沉思集》的反驳后即准备全面启动《论物体》的写作工作,但他的这一写作计划却因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受雇作宫廷数学教师而一直未能如愿。尽管如此,霍布斯还是断断续续地为写作《论物体》做了一些准备。在此后的几年时间里,霍布斯研究了感觉问题和光学。1644年,他在著名学者梅尔森主持的《物理—数学杂志》上发表了他的《论光学》。同年又在梅尔森主持的《巴里斯提卡(Ballistica)》杂志上发表了《序言(论感觉)》一文。1646年,霍布斯完成了《光学初稿》。《光学初稿》虽然当时未能出版,但作为霍布斯感觉学说的一个大纲,后来成了其《论物体》第4篇“物理学”的一个草稿。

   真正说来,《论物体》的写作是在1651年霍布斯完成《利维坦》从法国返回英国后才正式启动的。经过四年的努力,霍布斯终于于1654年完成书稿,并最终于1655年在伦敦出版了这部著作,终于圆了自己25年前萌生的哲学梦想。

   霍布斯之所以能够在这四年时间内完成《论物体》的书稿,从政治大环境看,一方面得益于英国内战(1642—1651年)的结束,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其公民哲学与新兴政权的合拍,从而使其可能过上相对宁静的生活。但霍布斯的个人生活却并没有因此而完全宁静下来,《利维坦》的出版虽然给他带来了极高的声誉和学术地位,但却也给他招来了种种非难,使他很快又卷进了论战的漩涡。这些论战既关涉到“宗教权利与国家权力之争”和有神论与无神论之争,也关涉到作为霍布斯公民哲学理论基础的物体哲学或自然哲学是非之争(尤其是关于霍布斯自由意志学说的争论)。与此同时,剑桥柏拉图派代表人物之一亨利·莫尔(1614—1687)也向霍布斯的物体哲学或自然哲学发起了挑战。1653年,亨利先后出版了两部著作,即《对无神论的消毒剂》和《神秘的臆测》,其矛头或是直接或是间接地指向了霍布斯的物体哲学或自然哲学。按照亨利自己的说法,其著述的目的并不在于“使哲学神学化”,而是在于“通过驳回反对有神论和灵魂不死的论证”建立起“环绕神学的外层篱笆或外部堡垒”,显然意在反对“霍布斯加印在世界上的那种唯物主义”。如前所述,霍布斯不仅否定上帝观念和灵魂观念的存在,而且还将他的整个物体哲学或自然哲学都置放在他的机械论之上,与此相反,亨利则断然否认“纯粹机械现象”的存在,强调机械现象根源于那弥漫于整个物理世界的“自然精神”或“世界灵魂”,并且因此还提出了“无形体的广延”问题。需要指出的是,亨利不仅是一个柏拉图主义者,而且还是一个笛卡尔主义者。但由于他将笛卡尔的二元论最终引上了唯心主义的一元论或唯灵论,就使得他的哲学整个走向了作为唯物主义一元论者的霍布斯的对立面。面对同胞的挑战,霍布斯不能置之不理。这也可以看作是霍布斯与笛卡尔主义的第二次论战。

   《利维坦》的出版不仅在政治哲学、宗教神学和一般世界观领域引起了论战,而且这场论战的风暴还波及几何学领域。在《利维坦》中,霍布斯不仅宣布“世界是物体”,而且还宣布几何学是“自然科学之母”,乃至“哲学之母”,断言:“一个人要讲哲学”,就必须“首先在几何学方面有很深的素养”。据此,霍布斯借机攻击了大学和大学教育:大学里唯有罗马宗教的权威和亚里士多德的权威“在这里流行”。“至于几何学,则由于它不服从任何东西而只服从严格的真理,所以在最近时期以前没有任何地位。任何人如果凭自己的天资在这方面达到了任何圆满成熟的程度,便会被一般人认为是魔术家,他的学艺则被认为是魔鬼式的学艺。”他的这些评价遭到了一些大学教师的批评,特别是遭到了牛津大学数学教授们的强烈反对。但霍布斯不顾这些批评意见,在《论物体》第20章“论圆的面积,及角或弓形的分割”里,具体地考察了求证圆的面积的三种尝试,突出地炫耀了自己在几何学领域的所谓“化圆为方法”。这导致了更大的数学争论。

   应该说,这样一些争论对于霍布斯《论物体》的写作的影响是双重的。一方面,这些争论干扰了霍布斯平静的写作生活,另一方面它们又敦促霍布斯更深刻地反思其中所内蕴的的自然哲学问题及其与公民哲学的关联,从而使他对其自然哲学的阐述更具意向性也更加深入和系统。

  

   二、《论物体》的基本内容

   对《论物体》,霍布斯非常自信,曾自称其为一部“伟大著作”,而它之所以伟大,就在于它的创新,在于它“自始至终都新意盎然”。霍布斯高度赞扬了伽利略的历史功绩,称赞他“第一个向我们打开了宇宙自然哲学的大门,使之成为运动本性的知识”。而他的《论物体》从根本上说,也就是一部运用这样一种“运动本性的知识”来解释物体运动的著作。

   《论物体》主体部分共分四篇30章。这就是“逻辑学”(含6章),“哲学的第一根据”(含8章),“论运动与量的比例”(含10章)和“物理学或自然现象”(含6章)。

   在第一篇“逻辑学”里,霍布斯围绕着理性问题,主要阐述了下述三个问题。首先,针对笛卡尔将哲学或推理视为“一连串名称总和”的观点,霍布斯强调物体乃哲学的惟一对象,哲学无非是是求知物体的产生和特性的知识。并且据此提出了哲学排除神学的著名论点。其次,针对笛卡尔的天赋观念学说,霍布斯断言“知识的开端乃是感觉和想象的心像”,提出了“推理即计算”的著名观点,并相应考察了“名称“、“命题”和“三段论”,强调我们的理性知识对客观存在的个体事物的依赖以及对我们关于外在事物的感觉及其观念的依赖,初步形成了基于感觉论的指称理论或“观念论的意义理论”。最后,霍布斯探讨了“哲学的方法”。霍布斯首先区分了两门科学,这就是“关于原因的科学”和“关于那个在者的科学”。他断言:藉感觉、想象和记忆,我们就能获得关于那个在者的科学知识,但要获得关于原因的科学知识,我们便需要推理,需要加减计算,从而需要“组合法”(即综合方法)和“分解法”(即分析方法)。

   既然在霍布斯看来,哲学或自然哲学无非是关于物体的特性及其产生的学说,则他的自然哲学的基本任务便在于考察物体的特性及其产生,一般地说这就是本著后面三篇的内容,特殊地说,这就是本著第二篇“哲学的第一根据”的内容。

   霍布斯首先讨论了物体的特性。与笛卡尔简单地将物体定义为“空间”或“广延性”不同,霍布斯给物体下的定义是:“物体是不依赖于我们思想的东西,与空间的某个部分相合或具有同样的广延。”在这里,霍布斯虽然强调广延性是“为一切物体所共有”的“特性”,但这样一种特性也只是一种“偶性”。作为偶性,广延性既非一种物体,也非物体的“一个部分”,就好像红色之在血液里,红色既不构成一种新的物体也不构成血液的“一个部分”。霍布斯不仅强调物体的广延性,而且强调物体的持续性,并且将时间与物体的运动联系起来,宣称:“我们是以运动来量时间,却并不是以时间来量运动的。”这就与将时间理解成一种“思想方式”的笛卡尔的时间观区别开来了。霍布斯还将物体的偶性区别为两种:一种是我们刚刚讨论过的广延性这样一种为“一切事物所共有”的偶性,还有一种是“不为一切物体所共有,只为某些物体所特有的偶性”,如静、动、颜色、硬之类。

   霍布斯在讨论过物体的特性之后,紧接着便讨论了物体的产生。在霍布斯看来,世界上的物体并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相互作用着的,从事物产生的角度看问题,物体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因果关系。针对笛卡尔将上帝视为物体运动原因的观点,霍布斯一方面强调万物的产生都有其“必要的原因”,另一方面又强调“没有任何运动的原因不存在于交接的和受到推动的物体之中”。但霍布斯片面地强调了因果必然性,将因果性混同于必然性,根本否认偶然性的存在,将偶然性归因于人们认识上的无知,宣称:“一般而论,一切偶然的事物都有其必然的原因”,人们一般地“是把他们未察觉出具有必然原因的事件叫作偶然事件”。这无疑是其哲学机械论性质的一个典型表现。

霍布斯既然在第二篇里讨论了物体产生的原因,接下来他就势必在第三篇里考察运动问题。因为万物“总共只有一个普遍原因,这就是运动。……而运动除了以运动为原因外,不可能被理解为具有任何其他的原因。”在霍布斯看来,运动不仅是物体产生的原因,也不仅是物体变化的原因,而且还是物体的差异原则和区分原则。正是不同的运动形成了不同科学的考察对象,正是对不同运动的考察形成了不同的科学:“对点、线、面、体简单运动的考察”形成了几何学;“对一个运动的物体在另一个物体上造成结果的考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段德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论物体   霍布斯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28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