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建构中国电影学派:传播视域的概念探究与其适应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0 次 更新时间:2019-05-05 23:33:24

进入专题: 中国电影     中国电影学派     电影产业     国际传播  

周星  

   内容提要:在中国电影发展提升的关键时期,给予中国电影更好的认知命名是一个迫切的任务。当前中国电影的优势,在于适应市场化的路途中取得了不菲的成绩,但其散漫而多样的发展面貌也显示出聚焦性不足等问题,尤其在文化价值和认知标识的发展上,中国电影的醒目特点和区分他国电影的识别度都相对薄弱。这不仅有碍其对外传播,也影响其自身创作发展的主体聚焦性。从传播效应和凝聚主流的角度来看,探索建立“中国电影流派”这一顶层式倡导,从创作和研究双重兼备的角度,对中国电影的健康发展与提升具有重要意义。

   关 键 词:中国电影  中国电影学派  电影产业  国际传播  文化软实力

  

   中国电影学派并非是一种明确的学术流派性质的倡导和指称,它超越了学派的狭窄性,它既指研究中国电影特定形态、风格、创作和精神文化内涵等内容的力量,也指中国电影的一种整体标识性,对外彰显中国电影的独特景观,对内凝聚中国电影的共同体。特别是在国际传播中,中国电影国内产业的迅猛发展,却无法提升为国际观众和社会对中国电影的整体认知,中国电影依然无法体现出与他国电影相区别的识别度,这是呼唤中国电影学派的一个重要现实原因。

   从现阶段来看,中国电影学派在未来的研究中,需要注重三个方向:一是重视综合性,重视学术价值和社会、文化、传播等多维价值的综合;二是重视区别性,思考和彰示中国电影典型的特征和识别度;三是重视精神性,为中国电影的长远发展提供精神和价值支撑,助力中国影视文化软实力的提升。本文就中国电影学派的建构背景、命名、价值、研究框架等问题,进行刍论刍议。

  

   一、中国电影学派的背景:中国电影的国际传播力和认知度不高

  

   1.建构的意义:中国电影创作推广与研究认知的需要

   当今社会,之所以传播意识与视野越发重要,是因为它们可以改变对事物的认知状态。传播比照在知晓世事变化上也是一种透视的尺度,看出得失的差别。世界变化匪夷所思却又有其规律,实力是基本支撑,功到自然成是运行的规律,而有思想的作为才是占据认知上风的秘诀。我们看看从“一带一路”的倡导为联合国确认支持,到金砖国家聚合与新兴市场的抱团,引发发展中国家的兴奋参与,都显示了中国文化和智慧的结晶。而这里媒介传播的推广对于世界认知则极为重要。由此,作为文化构成重要组成部分的影视,也不能不惊醒于时代变迁与媒体更迭大势中的自我确认发展的新思维。

   电视的走向如何,自有专家来论说,但终究需要上述认识基础,而不是简单的俯就所谓走向死亡的哀声。电影虽依然欣欣向荣于世,却真需要反思如何通过传播扩大影响力。中国电影近些年的境遇显示,应当到了关注传播的界定性、强化传播力、显示内涵特色性和精神价值的关口了。跨越过走出去的尚未尽人意阶段,遭遇过跌宕起伏的市场增长挫折,面对着显然的众说纷纭的认知,迎接着文化交流大需求的国力需要,于是,传播视域下的中国电影确认广义的品牌显示度和文化精神的标示度,应当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简单依赖政策的推动、经济的托举和自然呈现,都不能很好的实现这些要求,没有定焦性的确认自身,却想被广泛认同,显然是懒惰的不思考和懈怠的失职。因此,这时认识中国电影学派的宽泛含义,论说其意义,是一种确认性的中国电影创作推广与研究认知的需要。

   2.面对的困境:中国电影产业繁荣并未带来其国际认知的大幅提升

   在不断呈现中国政治、经济贸易大国形象的过程中,国家迭出的政策和倡导,已经推动着中国日渐成为世界性大国的优势观念。刚刚结束的厦门金砖会议宣言中,倡导文化交流占据重要位置:“弘扬多元文化,促进人文交流,深化传统友谊,为金砖合作奠定更广泛的民意支持基础。我们将拓展全方位人文交流,鼓励社会各界广泛参与金砖合作,促进各国文化和文明的互学互鉴,增进各国人民之间的沟通和理解。”①显然,电影需要作为马前卒来实现新的标示和发展的方向。不能否认,中国文化大国的既有历史和影响力还局限于传统文化构成,虽然新兴的互联网影响力也异军突起,但对于现代文化标志性的文化影响力领域——电影和电视,都遭遇着尚未影响四方,需要预警变革亡替危机的威胁。其中电视的阵地转移与存废议论已经横亘在眼前,而电影也到了整体强化世界影响力来建立自身形象与发展的新阶段。

   问题的提出,在于近年中国电影的错综发展景观的变化。直线依赖市场并不是文化的良策,在2015年中国电影攀上一个新的高峰的激励下,人们都以为中国电影必然在两年之内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电影第一大市场,同时,按照预测中国电影在整体上将高速度发展的信心膨胀,却在2016年遭遇滑铁卢。2016年中国电影进入了“增长疲劳期”和“创作调整期”。②中国电影完全没有实现延续性的市场高攀,人们高估的结果基本失败。延续到2017年的前7个月,中国电影依然在温和中微量进展,但少有的国内票房整体低于进口片的局面令人忧虑重生。只是因为2017年七八月份吴京的《战狼2》横空出世,才猛然扭转了国产电影市场指标被动的局面。但这一扭转如果还是简单的回到市场占有而欢欣鼓舞,却难免重蹈前两年的兴奋异常后失常而难以接受的局面,因为基本思路并没有改变,被动的依赖就难免被动的持续波动。

   市场不仅是份额,而且是传播的信息影响力问题,中国电影的质量高下参差在高票房遮掩下被看淡,批评创作内容不足的呼声也被喧闹的市场指标压过,人们诟病的“小鲜肉”统领市场的不良格局,被传媒一味宣扬的一拨拨未必为人知晓的“鲜肉宣传”所盖过。艺术电影在前两年的被动局面,和这一次因为一部影片扭转局面的现实,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即中国电影、中国电影文化和中国电影市场、中国电影观众之间,应该到了什么样的改进、发展促进的新阶段,以及如何对现状进行调适的问题。应当说,从市场的角度来看,中国电影整体事业上是非常出色的存在,漠视这一点自然不客观,但看不到中国电影的影响力其实并没有和国力相称,也未必在影响力上和诸如上个世纪80年代,集聚众多有世界关注的作品呈现的高潮相提并论。无需遮掩,市场的高速跃进不能得出中国电影的文化和中国电影的艺术跃进。就大众传播口碑、世界电影节的认可、文人议论的内心首肯而论,中国电影的散放性明显,聚焦的创作与鲜明公认人物都不甚了了,这些都不可视而不见。

   3.全球的参照:各具特色的世界各国电影

   显然,不能忽视在大众传播视野中,喜好和认知背后有其实力、质量和特色的支撑。新的一代人对于电影的感知观赏,会以一种逐渐形成的品牌和特点而逐渐相传。大的价值观、影像形貌、民族特色,都是一种确认性传播优势。无论是强大的好莱坞综合性的艺术创意,构建类型的从感知到研究上的权威,一直统领全世界的电影市场③;还是以自身的创作特色,比如印度电影、伊朗电影等各有所长的有标志性的符号,都证明需要确立或者形成标示性的品牌。欧洲电影节有时极力抵拒好莱坞电影,有时又宽宏大量的吸纳好莱坞电影,这时好莱坞是一个聚汇了美国电影文化潮流和价值观的总体标志,让人爱恨交加却不能不从整体上看待。至于让人们一望而知的多是传播确认的认识,比如印度电影就具有了一种载歌载舞的标示。事实上,成龙拍摄《功夫瑜伽》展示印度,收尾大段的载歌载舞的欢愉场面就得到中国市场的欢迎,也就被认为很有印度元素,显然就通晓这一传递给中国人情感认同的印度就是这一品性。事实上包括《摔跤吧,爸爸》已经显出我们所理解的印度电影还有其他面貌,不过基于符号标示的稳定性,难以改变外人对于印度电影的传播灌输特点。同样的道理,包括对于日本电影的《菊与刀》的评价传播,与当下依然沉静看待生活而不急不躁的表现日本人生活故事的日本电影,自然加重着它的独有特色而让外人一目了然。

   反观中国电影的对外呈现,和我们自己的确认的确发生了一些认知的错位,纵然中国电影当下的市场丰盛,似乎也不足以让世人确证中国电影的特性。这是一个必须面对的难题,你可以说是我们多元,其实却有些莫衷一是;你可以说面向世界而不是拘守,其实却是传统和文化特性被冲击得有些淡漠;你可以说需要千变万化的创作,实际上却是没有根底的东窜西学的随机应变。而这一切,都相关于为了市场的合理理由后面的缺少坚守,也是创作优势被分散的结果,而传播视域中的中国电影的确遭遇到对象不明的现实。近年世界电影节中国电影的零散入选或者阙如,而入选的时常不是我们知晓的导演和大众看过的电影,就是一种难题。整个大市场计量上高票房的作品既不能人选也不太走出去,得奖的作品似乎在市场上也是曲高和寡而掀不起大波澜等等,都和品牌知晓度的缺失,中国电影整体上的可识别度以及足以传播的信号出现短板有关。

  

   二、中国电影学派的概念:广义而非狭义

  

   如何改变传播、国际传播问题上对中国电影的认知,已经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回顾中国电影被全球所识的重要时代,也许可以破解问题。我们发现,在20世纪80年代,一批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黑白影片,被境外电影家惊讶发现如此有特色,甚至称原来中国电影比意大利新现实主义更早出现。至今这一定性,依然是我们判断中国电影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出色成就的标志。特色定标造就的评价高度,确立了那时电影的优势,也成为我们反观当下电影的一种比照尺度。历史提醒中国电影创作者们反思:中国电影到底要以一种什么形象面世和立世?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没有这一反思和疑问,让创作散放而随波逐流,自然不可能成就独特面像,也难以被世界记住。

   我们还可以回想,在20世纪80年代,第四代到第五代导演创造性的呈现出中国电影的新景观,随后在世界电影节的地位日渐显出需要中国电影参加竞赛的重要性,因为中国电影具有一种特殊的创造性标示。我们能不能实现那时以第五代电影为代表的形态标志?那个时代的世界电影,和后来世界各地对于中国电影的认识,多半和“张艺谋们”相联系。不少似乎偏狭的西方观众,被问到知道中国电影吗?回答大同小异:张艺谋。的确,站在域外世界的角度,张艺谋电影形成了独特的文化影像符号,让人们一望而知,说那是中国电影,似乎张艺谋就是中国电影,但这未必被国人所承认,但他的确成为一种传播符号。

   严肃的问题正在于此:中国电影能不能确定自身的特色,这是认知传播的要害问题,因为无论是观众还是电影人,就是要通过有特色的形象叠加而得到印象,从而口耳相传而确认中国国家形象。“正如Gustavo Brown在答案中所说的那样:当你(中国)强大而沉默时,别人很容易好奇、害怕和怀疑。如果他们无法获得真实的信息,他们就会夸大和扭曲(中国)。我希望,会有更多中国人能够积极参与讨论,向我们外国人展现中国真实的一面。”④这里提出的就是传播知晓的难题,无论是狭隘或者闭塞,都意味着你不为人知。而我们需要有当年张艺谋电影那样因为人所看而认识中国电影,哪怕是不全面的却能有被惊讶的中国影像认知。

在国际传播中,我们更需要一种聚焦性的形象,否则东鳞西爪的散漫不见得就能形成中国的整体形象。为什么“一带一路”的概括深入人心并且迅速传播?因为其概括性和内涵指向统一具体。“金砖五国”定位了具体的范畴国家,于是确定性一目了然,而“金砖+”的延伸则顺其自然的清晰明了,带着诱人气息。相形之下,中国电影的确还难以显示出自身的特色性,对外的标示性就需要一种定焦,我们将倡导的“中国电影学派”,就是建立在中国电影市场化相对成熟趋向,而内涵与发展标示迫切需要界定的背景下,将之作为一种广泛的表征性称谓来聚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电影     中国电影学派     电影产业     国际传播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影视与戏剧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183.html
文章来源:《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7年 第1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