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丽:GDPR生效背景下我国被遗忘权确立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1 次 更新时间:2019-05-02 23:56:58

进入专题: 被遗忘权   数据删除权  

薛丽  

   作者简介:薛丽(1974-),女,山东青岛人,黑龙江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临沂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民商法、信息法。

   [1]本文中数据没有特别说明与信息通用,数据主体也即信息主体。

   [2]参见Commission Proposal for a Regulation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n the Protection of Individuals with Regard to the Pro- cessing of Personal Data and on the Free Movement of Such Data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COM(2012)11final (Jan.25,2012).(2012-01-26)[2018-01-15].http://ec.europa.euljustice/dataprotection/document/review20l2/com_2012_11_en.pdf.

   [3]笔者认为“right to be forgotten and to erasure”英文翻译应该是“被遗忘和删除的权利”,而不是很多学者翻译的“被遗忘权和删除权”,因为前者意味着这是一个权利,而后者意指是两个并列的权利。

   [4]参见Napoleon Xanthoulis. Conceptualising a Right to Oblivion in the Digital World: A Human Rights-Based Approach. Social Science Electronic Publishing, 2012.

   [5]GDPR第17条第1款规定的其它五种情形分别是:(2)“信息主体撤回其同意,且该处理无其他法律基础”;(3)“当信息主体根据第21条第1项反对处理,且处理无优势性的法律基础,或者信息主体根据第21条第2项反对处理”;(4)“个人信息被非法处理”;(5)“个人信息根据信息控制人应遵守的欧盟或者其成员国的法律义务应当删除”;以及(6)“该个人信息基于第8条第1项规定的为社会服务所提供,经其监护人同意而处理儿童个人信息的”。

   [6]参见满洪杰:《被遗忘权的解析与构建:作为网络时代信息价值纠偏机制的研究》,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18年第2期。

   [7]默许同意意指信息主体明知其个人信息被收集利用而没有作出反对意思表示。正如高富平教授在其著作《个人数据保护和利用国际规则:源流与趋势》中阐述,不论是2012年修订版的《108公约》,还是OECD《指南》和GDPR,原则上,不侵犯个人隐私权的个人数据处理均是合法的。这些法律更强调个人数据处理的透明,强调控制者各种义务的履行,确保个人可以知晓其数据被处理的情形并在必要时拒绝处理。

   [8]参见P. Korenhof et.al.,Timing 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 A Study into “Time” as a Factor in Deciding about Retention or Erasure of Data, CP- DP 2014.

   [9]参见齐爱民、李仪:《论利益平衡视野下的个人信息权制度——在人格利益与信息自由之间》,载《法学论坛》2011年第3期。

   [10]参见杨乐、曹建峰:《从欧盟“被遗忘权”看网络治理规则的选择》,载《北京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8期。

   [11]参见黄晓宇:《全国首例“被遗忘权”案被驳》.http://www.xinhuanet.com/local/2016-05/05/c_128957843.htm.

   [12]参见张建文、李倩:《被遗忘权的保护标准研究——以我国“被遗忘权第一案”为中心》,载《晋阳学刊》2016年第6期。

   [13]参见郑晓剑:《比例原则在民法上的适用及展开》,载《中国法学》2016年第2期。

   [14]第四项:自然人自行在网络上公开的信息或者其他已合法公开的个人信息;第五项:以合法渠道获取的个人信息。

   [15]参见陈昶屹:《“被遗忘权”背后的法律博弈》,载《北京日报》2014年5月21日。

   [16]尤晓岚:《“被遗忘权”能否进入民法典》.http://www.mzyfz.com/cms/benwangzhuanfang/xinwenzhongxin/zuixinbaodao/html/1040/2016-09-14/content-1220917.html.

   [17]《左传宣公二年》。

   [18]See Reinhard Zimmermann. The Law of Obligations: Roman Foundations of the Civilian Tradition 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6, p1050.

   [19]参见高富平:《个人数据保护和利用国际规则:源流与趋势》,法律出版社2016年版,第2页。

   [20]参见Robert Kirk Walker, 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 64 Hastings L. J.2012, p257, p262.

   [21]翟相娟:《论被遗忘权与言论自由之兼容与平衡》,载《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3期。

   [22]参见Article 29 Data Protection Working Party.(2014). Guidelines 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Court of Justice of the European Union Judg- ment on “Google Spain and Inc.v. Agencia Espa ola de Protectión de Datos(AEPD ) and Mario Costeja González” C-131/12,November26,2014,http://ec.europa.eu/justice/data-protection/article-29/documentation/opinion-recommendation/files/2014/wp225_en.pdf.

   [23]该法案目的是避免未成年人因年少无知或者缺乏网络防范意识,而在今后不得不面对留存在社交网站的上网痕迹所带给他们的困扰。

   [24]参见A New Privacy Principle for Deletion of Personal Information, ALRC.http://www.alrc.gov.au/publications/15 new regulatory mechanisms/new privacy principle deletion personal, 2018年1月15日最后访问。

   [25]参见Y. Kageyama, Japan Court Orders Google to Remove Search Results, Yahoo News.http://news.yahoo.com/Japan court orders google re- move search results 100248499 finance, 2018年3月15日最后访问。

   [26]参见张建文:《俄罗斯被遗忘权立法的意图、架构与特点》,载《求是学刊》2016年第5期。

   [27]一是因贪污、贿赂、侵占财产、挪用财产或者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被判处刑罚,执行期满未逾五年,或者因犯罪被剥夺政治权利,执行期满未逾五年;二是担任破产清算的公司、企业的董事或者厂长、经理,对该公司、企业的破产负有个人责任的,自该公司、企业 破产清算完结之日起未逾三年;三是担任因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的公司、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并负有个人责任的,自该公司、企业被吊销营业执照之日起未逾三年。

   [28]第47条:自然人可以向信息持有人依法查阅、抄录或者复制其个人信息;发现信息有错误的,有权提出异议并要求及时采取更正等必要措施。信息持有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自然人有权要求其及时采取删除等必要措施:(一)存在非法收集、使用信息的行为;(二)持有侵害自然人合法权益的信息;(三)持有的信息储存期限依法已经届满;(四)根据收集或者使用的特定目的,信息持有人持有信息已经没有必要;(五)其他没有正当理由继续持有信息的情形。

   [29]第48条:实施收集、使用、加工、传输、买卖、提供或者公开自然人个人信息等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行为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一)在自然人同意的范围内实施的行为;(二)个人信息属于自然人自行公开的或者其他已合法公开的信息,但使用该信息侵害该自然人重大利益或者自然人明确拒绝他人使用的除外;(三)学校、科研机构等为学术研究或者统计目的在合理范围内合法实施的行为;(四)为维护公序良俗而实施的必要行为;(五)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适当情形。

   [30]参见薛丽:《“互联网+旅游”背景下旅游业新型监管模式研究》,载《中国行政管理》2018年第3期。

   【期刊名称】《法学论坛》【期刊年份】 2019年 【期号】2

  

  

    进入专题: 被遗忘权   数据删除权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150.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