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基多的历史长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14 次 更新时间:2019-05-02 18:06:12

进入专题: 印加帝国   拉美历史  

秦晖 (进入专栏)  
劫掠奸淫,无恶不作。库斯科城周围五、六、七莱瓜(旧西班牙里程单位,1莱瓜约合5.6公里)以内的村庄,没有一个幸免于那场残忍暴虐的屠杀。”

  

   对于远离库斯科城的其他村镇和省份的旧君跟随者和新君认为不忠者,阿塔瓦尔帕也派兵剿杀。如卡尼亚里人在阿塔瓦尔帕开始发动叛乱时不愿随从,尽管后来他们也归顺了新君。但忠诚不及时,就是及时不忠诚!暴君得胜后就进行凶残的报复。

  

   据说暴君“到达卡尼亚雷斯(按:卡尼亚里人地区)省之后,在那里杀害了六万人。……他血洗了图米班巴,把它夷为平地。这个城镇很大,位于三条大河岸边的一块平原地区。他从那里继续向前征进,对敢于抵抗者全部斩尽杀绝,一个不留”。以至于不久后统治此地的西班牙人发现该省“男人极少而女人极多。

  

   西班牙人打仗时,那里的印第安人只好派女人代替男人去给军队运送物资。”因为暴君几乎杀光了那里的男子,“现在还活着的人说,(当地)女人要比男人多十五倍”。

  

基多老城的毁灭


   读到这样的记载,真让人庆幸那时还只会用结绳记事传递情报的印加帝国谈不上什么信息技术,尤其是特务、跟踪技术。否则印加南方无噍类矣!由于“技术局限”,也由于一些北军官兵人性未泯手下留情,不仅很多南方印加人生存下来,库斯科一系的印加王室事实上也有一些幸存者。包括《印加王室述评》的作者印加.加西拉索.德拉维加的母系印加贵族在内,他们以及支持瓦斯卡尔一派的臣民,当时都可以理解地投靠了西班牙人。

  

   当时双方的仇恨达到如此程度:据加西拉索说,多年后阿塔瓦尔帕一个儿子病死,加西拉索认为不管怎样他都是王族亲戚,应当表示哀悼。然而库斯科贵族全都激烈反对,他们对“恶魔之子”的死兴高采烈:“他的父亲毁灭了我们的帝国!就是他杀害了我们的印加王!就是他毁灭了我们的家族、断绝了我们的后代!就是他犯下了那么多与我们印加人祖先格格不入的残暴罪行!那小子死了活该!你们把他给我抬来,我不蘸辣椒也要生吃了他。”

  

   这样的暴行与朱棣“靖难”夺位成功后对建文帝一方臣属的凶残报复:株连“十族”、斩草除根、虐杀妇孺等等,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阿塔瓦尔帕比朱棣倒霉得多的是:他正好碰上了所谓的地理大发现时代。就在他夺位成功疯狂屠杀之际,西班牙人来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皮萨罗仅以168人的西班牙军,用奸诈之计轻易就灭掉了刚刚抢到宝座的印加暴君。西班牙人的装备优势和诡计多端当然是他们成功的原因之一,但阿塔瓦尔帕的残暴罪恶导致大量印加人和印加贵族站到西班牙人一边,也是不能回避的事实。

  

   这一点很快在基多得到了又一次证实:1533年阿塔瓦尔帕被西班牙人擒杀后,他的异母弟和亲信大将卢米尼亚维带着大量金银珠宝逃回基多。当时已是众叛亲离之势,卢米尼亚维下令将这批金银珠宝全部扔到良加纳特斯山的悬崖下、湖中或者火山口里——“良加纳特斯宝藏”的传说一直流传至今,并引发了许多寻宝故事——并举兵抵抗。

  

   西班牙侵略者首领皮萨罗得知后,派其部下塞巴斯蒂安·德·贝拉尔卡萨尔北上攻占基多。18这支军队由200名西班牙人和上万名土著人(主要是曾遭阿塔瓦尔帕屠杀的卡尼亚里等诸族人)组成。他们在齐奥卡哈斯战役中击败卢米尼亚维。卢米尼亚维绝望之下,于1534年将基多全城烧为一片荒地,据说是“一块石头也不留给西班牙人”。

  

   他甚至把太阳神庙中献给神灵的所有贞女全部杀光,这些女孩在印加宗教中被视为“太阳神之妻”,除在某些特定节日中会把她们“献给太阳神”外,平时她们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连暴君阿塔瓦尔帕对反对派进行屠城时都会留下她们。卢米尼亚维连她们都杀了,可见已经绝望到何等程度。

  

   他焚城后逃进山中,不久被五个巡山的土著兵抓获,据说被俘时他已是“一瘸一拐地独自一人”。西班牙人对他严刑拷打逼问宝藏所在,但他宁死不屈拒绝回答,1535年终于被西班牙人杀害在基多“大广场”(今天的独立广场)。

  

   由于西班牙人进入基多时老城已是一片焦土,1534年底,他们在老城以北10公里处另建“圣弗朗西斯科-基多”,即基多新城。后来城市扩展,老城也重建了,但被卢米尼亚维毁掉的那个印加城市却几乎了无痕迹。基多有新老两城而且老城并无印加建筑,就是这么来的。

  

   其实,暴君夺位后如果不是栽在西班牙人手里,是很可能像“靖难”成功后的朱棣那样迁都到自己的发迹地的——他们在失败者的旧都会很不自在。如果那样,基多就可能变成了印加的“北京”——历史无常,造化弄人哪。

  

  

谁是英雄?


   在印加帝国及其以前、以后的历史上,以基多为中心的北方(今厄瓜多尔)和以库斯科为中心的南方(今秘鲁)的关系一直是剪不断、理还乱。

  

   南北方的征服与反抗轮回了好多次:先是印加人向北征服基多,造成了“血湖”(亚瓦科查湖);再是基多的“朱棣”南下“靖难”,造成了“血野”(亚瓦尔潘帕旷野);接着,西班牙人又在南方人支持下北上征服了基多,同样造成了杀戮——以及天花瘟疫的传播。

  

   这种关系到了殖民时代乃至独立国家时代似乎还没有完:先是厄瓜多尔不愿接受西班牙的秘鲁总督区管辖,而宁肯北属同样是西班牙的新格拉纳达总督区。后来拉美独立战争中,苏克雷的独立军又从北方的厄瓜多尔解放了南方的秘鲁。苏克雷因此成为厄、秘共认的独立英雄。但是厄、秘却不能共处一国。

  

   塔基战役粉碎了秘鲁兼并厄瓜多尔的企图,厄瓜多尔再度北属玻利瓦尔建立的大哥伦比亚共和国。至今每年的2月27日(塔基之战那一天)仍被命名为“爱国主义与民族团结日”,成为厄瓜多尔的公共假日之一。显然,这里的“爱国主义”和“民族团结”都有针对南方(秘鲁)而不只是针对西方殖民者的意思。

  

   两国从印加历史中吸取的“象征资源”也很有点针尖对麦芒:秘鲁把被“北方僭位者”杀害的瓦斯卡尔——他的王位受到西班牙人的承认,奉为民族先贤,一些地名和军舰以他命名。而厄瓜多尔的民族英雄卢米尼亚维则是抗击南方人与西班牙的联军而死难的,在很多南方印加人眼里他却是个大屠杀的“刽子手”

  

   大哥伦比亚解体后,厄瓜多尔与秘鲁各自成为独立国家的局面稳定下来,但两国的边界却一直不能划定,成为国际上著名的敏感地区,两国关系也长期对立,导致在19-20世纪四次发生领土战争(1858、1941、1981、1995),直到1998年两国签署“永久和平协定”最后解决了边界问题,才换来迄今已20年的两国友好。

  

   说起来厄秘两国都是安第斯国家,白人比例不高,黑人几乎没有,由于印加帝国这段历史,两国都有拉美最多的讲克丘亚语(当年印加帝国的通用语)的土著以及混血的梅斯蒂索人。应该说文化传统最为相近。但是两国的关系长期以来却搞得如此紧张,双方多次兵戎相见不说,即便和平共处,也往往宁可各自与传统差异更大的实体(如厄瓜多尔与哥伦比亚、秘鲁与玻利维亚)联合,也不愿重温印加旧梦。显然,这与历史上那种传统的“南北矛盾”有关,南北两个中心抢夺皇权的残酷斗争给双方带来的伤害都太大了。

  

卢米尼亚维与加西拉索


   在今天的民族主义和反殖民主义叙事下,英勇不屈、死在西班牙人手里的卢米尼亚维已经被塑造成为厄瓜多尔历史中的民族英雄。不仅在当年被他毁掉的基多城里立有他的塑像,我甚至在当年反抗印加而遭大屠杀的“血湖”附近的奥塔瓦洛镇上,都见到过这位印加将军的纪念碑。

  

   但是在当时,不仅暴君阿塔瓦尔帕遭到南方印加人的普遍仇恨,北方今厄瓜多尔地区的很多土著也与卢米尼亚维为敌并投靠西班牙人,前述的卡尼亚里人(其聚居中心即今厄瓜多尔第三大城市昆卡)就是典型,他们在内战中惨遭暴君的大屠杀,因此在皮萨罗“为瓦斯卡尔报仇”(处死阿塔瓦尔帕的借口之一就是他有弑兄之罪)后,就形成了镇压卢米尼亚维的所谓“西班牙-库斯科-卡尼亚里联盟”。

  

   当然,很多土著后来吃了西班牙统治的苦头又起来反抗,但当时他们都参加了与西班牙人的联盟。前面说过,贝拉尔卡萨尔攻占基多的大军中西班牙人不过两百多,土著盟军却有1.1万人。卢米尼亚维最后成了穷途末路的孤家寡人,抓住了他的也仍然是土著兵。

  

   如今人们对西班牙人的成功,贬之者常归因于他们奸诈无信,突然袭击。褒之者则强调他们装备先进,“落后就要挨打”。但是,如果说皮萨罗突袭阿塔瓦尔帕确实是乘人不备,贝拉尔卡萨尔一路打到基多也能算是突然袭击吗?

  

   再说16世纪并非鸦片战争时代,那时的西班牙人也是冷兵器,尽管比连马和钢铁都没见过的印加人还是先进,但假如只靠装备先进就能必胜,他们又何必要这么多的土著参战?“先进”的西班牙人若真能以百敌万,他们就不需要那么多土著兵,但假如不能,他们又何以不担心这么多土著兵倒戈相向?

  

   最后,如果把卢米尼亚维理解为今天民族主义意义上的民族英雄,那么多支持西班牙人的库斯科-卡尼亚里土著又是什么?是“汉奸”吗?假如是,那么完全站在他们立场上说话的加西拉索,写的难道也是“汉奸史学”?如果是,他为什么又会在今天被称赞为“真正美洲主义的最早表现”、“代表最高的秘鲁激情”,被视为不是殖民主义、而是拉美民族主义的文化先驱?

  

这个痛斥印加暴君而支持西班牙人、但又放声讴歌印加先民先王的史学家,这个本身就是印加王族与殖民军官的混血后代,在最终归化西班牙后写出了弘扬印加文明的传世之作的文化名人,在今天的民族主义话语中又该如何定位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秦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印加帝国   拉美历史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136.html
文章来源:秦川雁塔 公众号

2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