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海建:知识的差距——从马戛尔尼使华到刘学询、庆宽使日说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79 次 更新时间:2019-05-01 11:15:24

进入专题: 马戛尔尼   中西交往  

茅海建 (进入专栏)  
分别向日本政府报告,矢野文雄还奉命与总理衙门交涉。至此,刘学询、庆宽原来的使命已不可行。然而经过刘、庆、奕劻和小田切万寿之助在北京一番商量后,刘、庆的使命改变为到日本去递交密电本,建立起一条不经过清朝总理衙门和日本外务省正常外交途径的顶层热线,即慈禧太后奕劻日本宫内大臣明治天皇之间的电报联系,并谋求与日本建立更为紧密的关系。也就是说,刘学询、庆宽成了清朝在马关缔约之后首次派出的特使。

  

   清朝当时是结盟国家,与俄国签订了针对日本包含军事条款的密约。日本当时是内阁制的国家,天皇不直接面对外国。刘学询、庆宽的这一使命是完全不合适的。我不知道这么荒谬的计谋是谁提出来的,但可以肯定的是,经过了慈禧太后的同意。一旦她放了话,清朝的上下,谁也不敢去反对。这两位曾任赌商和“宫廷画师”、没有任何外交经验、未在清政府担任过重要职位的奇异人士,身份一下子大变,奉有国书,携有国礼,到日本去觐见天皇,以建立清朝与日本的特殊、紧密关系。他们将上演使命重大的正剧!

  

   清朝派出刘学询、庆宽使日的消息,由驻华公使矢野文雄、驻上海代理总领事小田切万寿之助向日本外相青木周藏报告。兹事体大。青木外相派秘书到京都,向正在休假的山县有朋首相报告。山县经过认真思考后,于1899年5月27日写下《意见书》,发给大藏相松方正义和外相青木周藏:清朝要求派特使增加两国亲密关系,自当接待;清朝想依靠日本来防止列强的蚕食,欲与日本结盟,日本应当考虑欧洲、清朝、日本三方的因素,以能制定“无遗算”的政策。对此,山县分析道:

  

   第一,欧洲列强中与清国最有利害关系者,乃英、俄两国。俄国虽变其外交政略,取集主力于东洋,置欧洲于第二位之政策,然昨年俄国突然发表和平会议主义,目下正在荷兰开会。盖俄国之意,不外乎欲谋欧洲强国间之无事,而得以尽全力于东洋,扩充其利益线于炮台、铁路、矿山,以固他日之地步。

  

   第二,观清国之情势,欧洲列强于清国版图内到处扩张其利益线,终将改变清国地图,分为红黄蓝色(三原色,似泛指列强势力),此乃显而易见之事。不得不断定清国将如彼之犹太人种,国灭而种存。我国亦当预料未来情势,以作尽量扩充利益线之措置。

  

   第三,目下我国之国情,正在整理财政、扩张军备之时期,故我外交政策不可不取最圆满之方针,数年间惟汲汲整理财产[政]、扩充军备是务,避免与外国开衅。

  

   山县有朋的第一条分析称,俄国将利用海牙和平会议,采取西守东攻的战略,“尽全力于东洋”;第二条分析称,清朝很可能被瓜分,日本要乘机“尽量扩充利益线”;第三条分析称,日本目前军备与财政皆不足,应“避免与外国开衅”,这显然是吸取了“三国干涉还辽”的教训。根据以上分析,山县继续提出:

  

   以如右之观察,对此次清国特使,当努力不妨害其感情,以保与清国之亲密交际。对于清国,若有扩充我利益线之机会,当注意不可使其逸之。然清国与我国交际亲密逾恒,故欧洲列强常抱有日清会盟以当欧洲之疑。如此非但导致人种之争,亦难保不在目下于海牙府开设之和平会议上产生不利我国之结果。且假令为我国财政兵力之三点所许,亦信提携清国以图东洋之独立最为拙策。何故?清国如前所述,如犹太人种,人种虽能永存,而不能维持一国,此在识者之间早成定论。假令得以维持,亦不能持续现在之版图,仅可保其一部,其余则为列强所蚕食。于东洋真能保其独立者,惟我帝国而已。我对欧洲及清国之外交政策,不可不慎之又慎,以期免于国步之蹉跌。

  

   山县有朋认为:清朝将“不能维持一国”,若能维持“也仅可保其一部”,由此,日本即便军力、财力充足,也不要“提携”清朝,建立“会盟”之类的紧密关系,避免引起欧洲列强疑虑。日本应当采用的态度是“保与清国之亲密交际”(可离间清朝与俄国的同盟关系),若有“扩充利益线”的机会,决不可“逸去”(错过)。山县由此提出:

  

   依如上所述之理由,我国对清国特使之政策望请决定如左:

  

   第一,接受清国皇帝之特使。

  

   第二,避免一切诸如缔结日清会盟之事。致令欧洲列强抱有如此嫌疑之事,亦当充分注意。

  

   第三,充分注意勿害清国之感情。若有扩充我国利益线之机会,不应逸之,以预固他日之地步。

  

   此后,山县有朋还将其《意见书》放到内阁会议上讨论,成为接待刘学询、庆宽的基本方针。实际上,山县有朋意见书体现出来的思想——一面向中国示好,以离间中国与俄国(或他国)的同盟(或紧密)关系;一面扩充其在华利益,并避免与欧洲列强开战——是日本长期的对华战略,一直延伸到1937年。清朝的一项荒谬决策,给了日本一个可以施展身手的机会。

  

   得到日本政府许可后,刘学询、庆宽一行于1899年7月8日(光绪二十五年六月初一日)从上海出发赴日本,由此到9月6日(八月初二日)回到上海,总时间为两个月。

  

   刘学询、庆宽一行作为派到日本奉有国书的清朝特使,受到了最高等级的接待:日本明治天皇接见;总理大臣山县有朋、外务大臣青木周藏、外务次官高平小五郎接见。此外,宫内大臣田中光显、司法大臣清浦奎吾、农商大臣曾祢荒助、陆军大臣桂太郎、参谋次长大迫尚敏、内务大臣西乡从道等人予以接见;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子爵长冈护美、枢密院顾问官子爵榎本武扬、宫中顾问官陆军少将佐藤政、贵族院议员岸田吟香等重要政治家或名流也分别会见。山县有朋首相还在东京目白的私邸设午宴招待,青木外相亦设晚宴招待。驻上海代理总领事小田切万寿之助为此专门回到日本,周密安排一切。然而,就刘学询、庆宽的使命而言:建立最高一级的电报热线,被日本政府拒绝(后将详述);建立中日更加紧密的关系,日本政府没有给予明确的回音。

  

   刘学询、庆宽最初的使命是在“考察商务”的名义下,捉拿或刺杀康有为、梁启超。当刘、庆到达日本时,康有为已由日本政府礼送出境,在日本还有梁启超、王照等人。现有的资料可以证明,刘学询在东京时与其香山同乡孙中山有过三次见面。三次会面的内容,两人事后都没有说。也有人猜测很可能与捉拿或刺杀梁、王有关,否则不会有后来康、梁一派欲刺杀刘学询之情事。然而,不管真相如何,刘学询作为清朝的特使,与清朝最大的敌人孙中山秘密会面,肯定有着特殊目的。

  

   刘学询、庆宽“考察商务”的名义,也使他们受到了日本商界的热烈欢迎。从他们的行程来看,是由三井物产负责全程接待的,社长益田孝亲自为此作出许多安排。刘、庆会见的工商界人士,为三井物产、三井银行、东洋汽船会社、三菱会社、日本邮船会社、横滨正金银行、台湾银行、日本银行、上海邮船会社等重要企业的顶层或高层管理人员,其中有三井八郎右卫门、岩崎弥之助等人。日本商界重要人物涩泽荣一还专门为刘、庆的来访举行了大型欢迎宴会。

  

   日本政界、商界的欢迎动作,自然是山县有朋设计的“扩充利益线”的表现。就政界而言,甲午战争刚结束四年,清朝割让台湾,巨额赔款已付清,日本需要修复与清朝的敌对关系,离间清朝与俄国的同盟关系,并在政治与外交上引领之。就财界而言,日本工商业与金融业将在战后大举进入中国,他们需要建立起相应的联络方式与人脉关系,制造出热烈的气氛。日本的这些努力,虽然未必通过清朝特使的访问而一举成功,但从此后的延伸线来看,都是没有白费的。他们的目标,后来一一实现。

  

四、刘学询、庆宽的访日报告


   刘学询、庆宽回到上海后,并没有及时返京复命。直到9月20日(八月十六日)总理衙门发电催促,他们才于10月9日回到北京。

  

   1899年10月11日,刘学询、庆宽向总理衙门递交了《问答各词》《商务日记》各一件,庆宽还单独递交了《说折》。15日,总理衙门将之上奏给慈禧太后。这些访日报告连同总理衙门的奏折现都收藏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至于他们的《商务日记》,刘学询后来还以个人的名义在上海刊刻了。

  

   刘学询、庆宽递交的这些访日报告,充分反映了他们一行在日本受到的超规格的热情接待,他们由此感受到了日本的亲善与友好,支持与日本进一步发展关系。他们并不知道山县有朋在《意见书》中提出的基本方针,甚至也未觉察。他们看不清日本亲善态度下实施攻击的目标与方向。因为教学的需要,我多次阅读刘、庆的访日报告,那种不安的感受一次次在重复:他们不太像是清朝派往日本的高规格的特使,有点像是山县有朋、伊藤博文、青木周藏派回清朝的鹦鹉学舌般的说客。

  

   以下选录几段刘学询、庆宽的访日报告,看看他们对于日本、近代国际关系甚至中国传统文化诸方面的知识水准。刘学询、庆宽的《问答各词》,上报了他们与日本天皇、前首相伊藤博文、外相青木周藏、陆相桂太郎、外务次官高平小五郎觐见或会见时的谈话记录。在这些谈话记录中,我以为最为重要的是与伊藤博文谈话的记录,他以在野的身份,意思可以讲得很清楚,且可不担负具体的政府责任。以下引用该记录的前三段,也是伊藤谈话记录中最为重要的内容。

  

   第一段记录言及戊戌变法:

  

   伊藤曰:维新殊不易言,敝国未变政之初,我等先游历外洋,逐细考查,取其良法善意,归而互相比较,始议改革旧政。而守旧者未明时局,阻挠尚多,我等随时劝导,告以法久必敝,政贵因时,非改变不能自强,非自强不能保国。若斤斤然徒事成法,置国家安危于不顾,殊非忠臣谋国之道。久之,此理渐明,上下一心,始有今日。闻贵国上年有意维新,而守旧者不愿,确否。

  

答曰:我朝定鼎二百余年,海疆无事,从无敌国外患之虞。道光以还,乃有发、捻之乱,英法之偪,大局遂为一变。同治光绪两朝,天子冲龄,皇太后垂帘听政,削平六难,和辑邦交,海内殷殷望治,实为中兴圣母者。论讲求新法,施诸实政,尚在贵国明治以前。如用戈登,任赫德,设译署,遣使臣,置船政,选学生出洋肄业,开江南军械制造局,立海军,筑船坞,以及商轮、商电、纺纱、绩布、开矿、铁路等事,未尝不取法泰西。无如风气初开,任事者未尽得人,利少弊多,致为人所借口。原其故,多由事前未尽考查,故事后难收实效。非我国家无心求治,臣工有意阻挠,现在皇太后、皇上蒿目时艰,深维大局,以贵国本有辅车之谊,特遣通聘联好,与寻常遣使不同。此望两国共泯猜嫌,互求裨益,诚亚洲大幸。至上年八月以后日报谣传康、梁两逆系因维新获罪,此皆乱党捏造,欲以掩盖逆迹,攘窃美名,其实朝廷诛殛乱臣,(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茅海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马戛尔尼   中西交往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113.html
文章来源:《历史的叙述方式》

3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