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知常:“教我灵魂歌唱”

——熊芳芳《语文审美教育12讲》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8 次 更新时间:2019-04-30 15:29:29

进入专题: 语文审美  

潘知常 (进入专栏)  
她犹如人类的盗火者丹柯,举着自己燃烧的心,引导学生前行。“语文审美教育”就是她所精心培养的“自己的花园”,她的目标,无疑也正是要在“语文审美教育”的“生命之树上为凤凰找寻栖所”,并且,“靠耕耘一片诗田/把诅咒变为葡萄园”。

  

   我们知道,人的成长与动物的生长不同。动物的生长旺盛期在于胚胎与童年,后期就呈递减趋势。因此我们不妨说,动物的生长基本是在“子宫内完成的”。人却截然不同,从零到十六岁,要经历两个生长高峰。第一个是在出生的最初一年,在这一年里,他的大脑总量可以达到类人猿的三倍,但随后就是二岁到九岁阶段的缓慢增长。第二个高峰,会在十岁到十六岁之间出现,而且速度是过去的两倍。由此,我们不难发现,人的生长主要是在“子宫外完成的”,文化教育,尤其是审美教育,就堪称“子宫外的子宫”——“人类的子宫”。其中,最为关键的,恰在十岁到十六岁之间。而芳芳老师每天所要面对的,就正是十几岁的风华少年。无疑,我们因此更当对芳芳老师所首倡的“生命语文”以及孜孜以求的“语文审美教育”刮目相看,并且给予足够的重视了。

  

   值得回忆的,还有“生命美学”与“生命语文”的特殊渊源。熟悉我的人都知道,在学术界,我始终都在提倡的,是“生命美学”。早在1985年,在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大学教师的时候,我以一篇《美学何处去》开局,揭起了“生命美学”的旗帜。而今,毋庸讳言,“生命美学”已经枝繁叶茂,初具规模,而且在学术界也已经有了众多的同行者,不过,令我们所有的“生命美学”的同行者都十分开心的是,在中学语文教育的领域,我们也有幸寻觅到了自己的同行者,这,当然就是芳芳老师。“嘤其鸣矣,求其友声”,芳芳老师的出现,使得“生命美学”不仅有了理论的坚实支持,而且更有了践行的先锋部队。也因此,在近年来的国内关于“生命美学”的多次讨论中,芳芳老师的每次出场,都难免会给人以“惊艳”之感。也确实是令其他美学流派的学人艳羡不已。当然,芳芳老师也确实不负众望。例如,芳芳老师在《语文教学通讯》发表的题为《生命美学观照下的语文教育》的大作,被人大复印报刊资料《高中语文教与学》2016年第8期全文转载,人大复印报刊资料《高中语文教与学》2017年第4期的年度总结之作《高中语文教学研究2016年度综述——基于〈复印报刊资料•高中语文教与学〉论文转载情况的分析》也以大量篇幅多次引述芳芳老师对于审美教育的观点。不过,作为颇具影响的“生命语文”的首倡者,芳芳老师又始终谦虚地把生命美学与“生命语文”联系在一起,努力倡导“生命美学关照下的语文教育”,在我看来,这实在是生命美学的光荣。作为美学研究中的一个重要流派,生命美学是迫切需要走向审美实践,也是迫切需要来自审美实践的印证的。也因此,其实反而是我们所有的生命美学的同行者都应该对芳芳老师首倡的“生命语文”道一声“感谢”。因为,正是芳芳老师的来自审美教育实践一线的“生命语文”,使得“生命美学”不仅“顶天”而且“立地”,生命美学之树也因此而常青。

  

   最后,在行文即将结束的时候,循旧例或者惯例,本来是想再讲几句勉励的话作结的。可是,一向自恃“快言快语”的我却突然“语塞”。因为此时的我,又虑及在前面提到的辅导我女儿语文学习之时的踌躇……未来的芳芳老师会是一路鲜花、一路掌声吗?也许是,也许不是。在从事美学研究的数十年中,我自己就每每被人们问及:美学是干什么的?美有什么用?在语文审美教育的道路上,芳芳老师会不会是踽踽独行?也许,等待在远方的竟然有可能是荆棘丛生?因为,而今毕竟像“教英语一样教语文”的逆流依旧波涛汹涌。何况,在循着“生命语文”的道路一路追索到了“语文审美教育”的渡口之后,芳芳老师就已经退路不再!

  

   然而,在我看来,这也正是价值所在,也更是命运所在!因为,“灵魂的歌唱”是不可阻挡的。

  

   芳芳老师,狭路相逢,唯一的选择,就是不懈前行!

  

   正如村上春树在著名的演讲《永远站在鸡蛋一边》中所说:置身“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我们都毫无胜算。墙实在是太高、太坚硬,也太过冷酷了”。可是,唯一的决择却只能是也必须是:“我永远站在鸡蛋一边。”“无论高墙是多么正确,鸡蛋是多么地错误,我永远站在鸡蛋这边。”

  

   同样,中国的孔子也曾历经沧桑,四处流浪,十四年中都居无定所,然而,这又如何?与村上春树相同,孔子唯一的决择只能是也必须是:“是有国者之丑也!”“推而行之,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

  

   “永远站在鸡蛋一边”!“不容,然后见君子!”这是我经常默默告诫自己的,谨以此,与芳芳老师共勉!

  

   2018年8月26日,南京大学

  

进入 潘知常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语文审美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10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