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小明:从江西护军使、讨袁都督到“止戈和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2 次 更新时间:2019-04-28 23:26:24

进入专题: 二次革命     欧阳武     李烈钧     袁世凯     黎元洪  

尚小明  

   内容提要:欧阳武在民初本是赣督李烈钧手下健将,但反袁态度并不激烈,加之其兄众议院议员欧阳成等在幕后积极活动,因此得以在袁世凯罢免李烈钧后出任江西护军使,并经黎元洪保荐兼代赣督。他一方面暗中表示拥护中央,另一方面公开谋求赣省自保,故他对北军以震慑“乱党”为由入赣,竭力阻止。二次革命在湖口爆发后,欧阳武在袁世凯方面笼络、施压下,一度表示要派兵进攻湖口,但很快他又接受讨袁派推举,出任赣督。随着北军逼近南昌,欧阳武的态度再次发生变化,他以“不忍使南昌为战场”为由弃城而去,并以“止戈和尚”名号入山为僧。为了脱罪,他将自己就任赣督及其后所为一概称之为“被胁”,将讨袁派称之为“乱党”,从而彻底倒向袁世凯一方,并通过多方活动,最终获得袁世凯特赦。他保住了性命,但丢掉了气节,结果两面皆不讨好。

   关 键 词:二次革命  欧阳武  李烈钧  袁世凯  黎元洪  1913 Revolution  Wu Ouyang  Liejun Li  Shikai Yuan  Yuanhong Li

  

   欧阳武(1881-1976年),字南雷,江西吉水人。清末就读江西武备学堂,旋与李烈钧等一同被选派赴日留学,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期间加入中国同盟会。归国后在江西新军混成协任参谋官及炮兵营管带等职。辛亥江西独立,欧阳武先后协助都督彭程万、马毓宝维持局面。不久赴武汉,追随北伐五省联军总司令李烈钧,阻击北洋军,任南雷支队司令官。南北议和告成后,李烈钧回赣就任江西都督,先后委任欧阳武担任护卫军司令官、宪兵司令官、第一师师长。1913年6月9日,袁世凯下令免去李烈钧本官,任命副总统黎元洪兼任赣督,同时以贺国昌护理江西民政长,欧阳武任江西护军使兼第一师师长。不久,二次革命爆发,李烈钧在湖口就任江西讨袁军总司令,欧阳武则被省议会推举为赣督,坐镇南昌。袁世凯下令撤销其护军使之职,并命段芝贵、李纯等严行缉拿。讨袁军失败后,陆参两部又宣布包括欧阳武在内各党首“罪状”,令各省及通商口岸一体严拿。总检察厅亦以“内乱罪”向大理院提起诉讼,将欧阳武与李烈钧并列为赣省之乱“首魁”。

   照以上事实来看,欧阳武似与李烈钧同为江西二次革命的关键人物。然而,在一些二次革命主要亲历者笔下,欧阳武的角色却不那么正面。如他所辖第一旅旅长林虎便称,欧阳武“接受护军使头衔与现款30万”,因此同意了袁世凯罢免李烈钧都督的命令,并称欧阳武所能掌握的赣军为“不可靠部队”。①机关枪大队长卓仁机一方面说欧阳武受到他哥哥众议院议员欧阳询(应为欧阳成——作者)放出的“和为贵”主张影响,“被他的哥哥软化了,丝毫没有一点反袁的表现”,另一方面又说欧阳武“虽态度不尽坚决,但始终不反对李烈钧”。②李烈钧本人则说,他在江西编练军队两师,派欧阳武、刘世均为师长,负责训练,“乃二人意志不一,各有企图,余初未之注意也”。又说,“欧阳武与乃兄成亦往来密电不绝,余虽知之,然仍未轻加处置,以冀其省悟也”。③由于相关当事人的记述过于简略,欧阳武在江西二次革命中的真实表现究竟如何,迄今并不完全为人所知,学界亦无人研究过此一问题。笔者有幸藏有几封欧阳武书信的民国抄件,并在北京大学历史学系藏档中找到十余件从未公开过的欧阳武与其兄欧阳成及总统府秘书曾彝进乃至总统本人的往来函电,以及其他几件相关函电,深感准确把握欧阳武在二次革命中的表现,对于深入认识二次革命失败颇有助益,值得细加讨论。

  

   一、受任护军使兼代赣督

  

   袁世凯于1912年3月就任临时大总统之初,南方的江苏、江西、安徽、湖南、广东、福建等省,要么由国民党人控制,要么国民党势力占优。当中以江西与袁世凯方面关系最为紧张。李烈钧就任都督后,致力于肃清匪患、维持秩序、整理财政、修筑河堤、颁布征兵令,裁编军队,“遇事能持正论”,使“向来无声无臭之江西,从不足集外省人之视线”,自此“名始大噪于全国”。④但这也引起了袁世凯方面的警惕。为了削弱国民党地方实力派的力量,袁世凯提出军民分治主张,并于1912年底任命原江西武备学堂监督汪瑞闿为江西民政长,遭到李烈钧部属强烈抵制,并将其驱离南昌;紧接着,李烈钧又因陆军部下令在九江关扣留其早先在上海所购军火,以冬防名义,派兵驻扎九江附近湖口、建昌、吴城等处,并派员接管九江炮台,将袁系九江镇守使戈克安驱逐。迨宋教仁被刺及善后大借款发生,李烈钧又与湖南都督谭延闿、安徽都督柏文蔚、广东都督胡汉民联名通电,批评政府“以巨金资助凶手”,以及“悍然不经院议,私借巨款”,断送民国。⑤随着双方矛盾越来越尖锐,袁世凯方面决定“以鄂省为主要策源地”,准备对湘、赣、皖、苏作战。很快,豫南总司令李纯所率北洋军第六师,就在副总统黎元洪配合下,以“鄂省下游不靖”为由,从河南信阳悉数开往湖北蕲春、武穴、田家镇、兴国一带驻扎,隔江监视九江及安徽方面。⑥在完成一系列军事部署后,1913年6月9日,袁世凯正式下令宣布李烈钧“罪状”,罢免其江西都督本官,令其“交卸来京,听候酌用”,同时任命黎元洪兼署领江西都督事,贺国昌护理江西民政长,欧阳武为江西护军使兼第一师师长,所有江西陆军各营均归节制。又任命陈廷训为江西要塞司令官,直隶陆军部管辖,所有九江、湖口一带江防各营队均归节制。⑦

   袁世凯的上述任命,可谓老谋深算,至少有三重用意。一、宣布李烈钧“罪状”却不治其罪,反而要其到京听候任用,摆出了中央并不愿与李烈钧彻底决裂的姿态;二、任命欧阳武、贺国昌分别掌握军事、民政,一方面造成军民分治事实,另一方面又显示“政府并无反对该党之意”,因二人“皆仍其(指李烈钧——引者)同党枭杰之人”;⑧三、任命黎元洪兼任赣督,陈廷训为江西要塞司令官,不仅可以对欧阳武形成牵制,而且由于江西要塞司令官直隶陆军部管辖,这就使江西陆军与江防各营队难以形成一股合力来反袁。至于袁世凯选择欧阳武出任护军使,极有可能与国会当中国民党议员的推动有关。就在罢免李烈钧的命令下达前不到半月,著名记者黄远庸就当时局势透露内幕道:

   都督中李最强硬,其军队亦比较最可恃,故现在内外咸指目于李,今已有命李纯代之之说。而此间国民党议员,则欲联名呈请代之以欧阳武,则内乱之不成事实,盖势力所限也。⑨

   按当时的形势是,“宋案发生后,袁世凯积极备战,一点不游移,一点不放让,什么法律、国会,一切不放在眼中”;而国民党方面,“孙中山、李烈钧始终坚持武力倒袁政策,其余领袖或反对,或游移”,“北京国会中大部分的党员”,则态度较为平和,“想与进步党提携,以法律制袁”。⑩在这种情形下,倘若袁世凯直接以北洋系的李纯或其他将领取代李烈钧,势必激起国民党所掌握赣军的反抗,内战将一触即发,这是国会中大部分国民党议员不愿看到的,同时在战争准备尚未充分的情况下,于袁世凯方面亦不甚有利。而欧阳武虽然一直追随李烈钧,但在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后并没有加入,其反袁态度较为温和,宋案发生后“常婉劝李烈钧,凡攻击袁世凯的电报不宜过分激烈,应学蔡锷、唐继尧的风格,留有余地”;(11)其在江西军界的影响,亦远不如李烈钧。因此,由欧阳武取代李烈钧担任护军使,意味着江西发动反袁战争的可能性将大大降低。

   需要指出的是,欧阳武的哥哥众议院议员欧阳成就是国民党籍,他在推动欧阳武软化反袁立场方面起到了关键作用。据卓仁机记述,宋案发生后,袁世凯为了分化江西的反袁力量,就派了欧阳成从北京回到江西,“一方面游说和软化欧阳武,一方面与地方商人、绅士联系,极力放出‘和为贵、打不得’的空气,认为江西一隅之地,难与袁世凯的全国力量对抗,一旦兵戎相见,首先糜烂地方,受害的是江西人。他这种说法颇能欺骗和愚弄一部分地方人士,欧阳武本人也受到他的影响”。(12)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欧阳成在李烈钧任赣督时曾为其顾问,因其人“颇热心党务”,李烈钧这才“多方使之当选”国会议员,却不料“因此寝成乱阶”。(13)

   对黎元洪而言,袁世凯的任命使其直接面临着成为江西国民党对立面的风险,因黎的势力范围主要在湖北,而“江西为国民党之势力圈,各机关皆系该党盘踞,凡百措施,必被掣肘,一有不慎,攻击群起,转与令誉有碍”,(14)因此他不愿兼任赣督,转而于6月14日致电袁世凯,保荐欧阳武暂代赣督职权,要求欧阳武自九江驻地“迅赴南昌,接收李前督移交印信文卷等件,无庸送鄂”,并恳请袁世凯“推诚委托,掬诚慰勉,俾该护军使力保治安,以安赣心而定疑乱”。(15)袁世凯当日复电批准,黎元洪随即电告欧阳武。(16)

   欧阳武方面,根据新发现档案,在袁世凯发出任免令次日,即6月10日,欧阳成即向九江第一师师部发出“灰电”,要其弟拥护中央,欧阳成并将该电通过总统府秘书曾彝进恭呈袁世凯。电云:

   九江第一师部南雷四弟鉴:弟官职既迁,责任愈重。今李公一去,恐匪人藉端煽动,务持镇静态度,一心拥护国家,安辑人民,上答中央之委任,下泯地方之祸患。兄爱国爱赣爱弟,特为此言,尚祈明察。兄成叩。灰。(17)

   随后,欧阳成又把一封九江绅士徐敬熙等6月11日致参众两院江西籍议员及江西同乡会的来电,交由曾彝进恭呈袁世凯,电中表示:“欧阳护军命下,地方极其欢迎,军界全体爱戴。护军以国利民福为前提,力任维持秩序,九江一带商民安堵。”(18)紧接着,欧阳成又亲自回九江去做欧阳武的工作。欧阳武原本反袁态度就不坚决,加上欧阳成不断做工作,黎副总统又电保他代行赣督职权并获袁世凯批准,因此他决定接受任命。6月15日,他密电黎元洪,“拟十八号遵命赴省办理接收事件”,建议中央如不能废镇守使一职,则在他回南昌后,由中央从第二师师长刘世均、代镇守使耿毅及军政司长俞应麓三人中选择一人,襄助要塞司令陈廷训镇戍九江,并表示自己“誓矢血诚,拥护中央,保卫地方,鞠躬尽瘁,之死靡他”。黎元洪随即于6月16日转电袁世凯及陆参两部。(19)6月17日,欧阳武又以护军使名义致紧急密电于曾彝进,报告李烈钧去向,并再次表示自己将不负中央委任。电云:

   火急。曾叔度君鉴:公密,家兄归,两陈我公维持江西、提携与共之意,不独区区感激,凡我赣人,皆宜永铭厚惠也。现九江安谧,军人确守秩序,由武宣布总统威德,无不感泣。现准于明日晋省,接收都督印信文卷,调刘君世均驻浔。至李公烈钧,已于删日离省,由湖口迳赴上海,未来浔阳。武一介军人,椎鲁无文,才识浅薄,常惧弗胜。此后尚乞我公随时指教,俾有遵循,上无负大总统委任,下无负人民期望。引领燕云,何胜翘企。江西护军使欧阳武叩。筱。印。(20)

   同日,欧阳武还有一电致政府,报告九江情形,表示自己愿意承担起维护江西一省安稳的责任。电云:

   武荷特知,擢居重任,感激之私,自当图报。江西军队平日感情融洽,皆乐用命。此次感大总统推诚相示,倍形欢悦。地方照常安静,请释廑念。惟九江谣言歧出,商民颇为惶惑,其实皆匪徒妄生构煽。十五日拿获造谣匪犯一名,当即斩决,军心民心,于是大定。李前督已于十五日离赣赴,武准于十八日晋省,再当宣明大总统威信,整饬军队,淬励精神。江西一隅,武愿力任其艰,用纾大总统南顾之心。区区之忱,伏乞垂察。江西护军使欧阳武叩。筱。(21)

曾彝进接电后,当即给兄弟二人各复一电,转达总统对欧阳武格外倚重之意。其复欧阳成电云:“国事多艰,将才难得,府主爱才若渴,士多乐为之用,无不推心置腹,相见以诚。令弟拥护中央,捍卫桑梓,热忱荩悃,府主知之已稔,长城倚畀,正未有量。已将尊意代为上达矣。”(22)其复欧阳武电则云:“公领军符,中央、地方皆倚以为重,总统知公已久,故眷畀特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二次革命     欧阳武     李烈钧     袁世凯     黎元洪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069.html
文章来源:《历史教学:高校版》2018年 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