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力:司法改革的知识需求:波斯纳《各行其是》译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7 次 更新时间:2019-04-22 09:15:32

进入专题: 司法改革  

苏力  

  

   如果这一点不错。那么我们就能理解,中国的法院系统其实是在改革开放之后甚至司法体制改革启动之后变得越来越科层化的。如今每个法院内都有的常务副院长和相当副院长职务的(审委会)专职委员这两个稳定层级都是改革开放以来出现的;即便在庭长之间,也有了细微的层级区别,参加审委会的庭长就要高于不参加审委会的庭长。也因此可以理解,法院内部如今分设了如此多的庭(从刑一庭到刑n庭,从民一庭到民n庭,以及其他法庭),更多的办公室(办公室、政研室、审管办)以及其他支持性的行政机构。我们也还会有透视和理解知识产权法院以及最高法院巡回法庭的另一视角或另一可能——不只是其公开宣称的功能或目的。这些科层化的制度和机构设置,仅有一部分与法律的专业分工相关,法院领导,甚至几乎所有法官,都知道其重要甚或最重要的功能是有了更多“位置”能安排人,也便于法官流动到政法之外的系统任职。学人若仅仅批评这些制度或机构设置不符合审判工作的规律,那就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不知法院和法官面对的现实问题,也是不理解深刻的人性。奥威尔当年辛辣指出“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但有些动物更平等”[11]——人类之所以如此追求平等其实就是试图掩盖,却掩盖不了人类追求的区别,包括优越。科层制在一定程度上恰恰满足了人对于平等/不平等的需求。

  

   因此,司法改革如果消除了这些层级差别,也许会收效于一时(源自大幅统一提高法官的工资和级别),却不可能抹去基于人的基本心理(人性)衍生出来的等级需求。一个没有实在的晋升激励的体制更可能令该体制内的人缺乏工作激情。这一点大致是普世的。事实上,为许多中国法学人赞扬甚或憧憬的美国联邦法院体系就是这样一个系统,绝大多数中国法学人身处的校园也是这样的一个系统。在波斯纳法官笔下,由于没有基于业绩的晋升,甚至几乎就没有晋升的可能,美国联邦法官已变得越来越懒,他们也同样更关心权力的行使——判决投票,却不关心判决理由、论证和判决书写作,只有极个别热爱写作的法官如波斯纳本人还亲自动笔撰写判决书,其他法官最多也就是简单编辑一下由法官助理起草的判决书稿,然后毫不犹豫地署上自己的大名;他们还要求越来越多的法官助理,并且与他们的实际承担工作量大小不一致,甚至是相反的(联邦地区法官工作量最大,但助理最少,最高法院法官工作量最小,但助理最多)。不仅如此,当空闲多了,法官们甚至会有更多时间内斗,挑他人判决书的刺,直至鸡蛋里面挑骨头,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联邦最高法院的法官最愿意提出异议或并存意见书。在大学校园里,除了极少数例外,无论教学还是学术写作最努力最勤奋的通常都是“青椒”,讲师或副教授,最缺乏学术科研动力的往往是教授,尤其是临近退休的教授。

  

   如果这一逻辑是真的,那么当下的司改就必须准备接受这些肯定会出现的后果。或是应对,包括重建时下试图消除的某些科层制度。这会不会是折腾?

  

   只是信手拈来的两个例子,虽信手,却不是随意。但我真正的问题是,尽管如此显然,为什么中国法学界没有谁来指出或展示这些潜在的风险?这表明,中国法学人与法官,各行其是,也是当下的现实。尽管在中国与在波斯纳笔下的美国原因不完全相同,但至少部分都源自法律人不了解不关心法院系统的实际需求,不了解司法改革中的法院的需求。这意味着,除了其他外,中国的法学研究以及司法改革都还需要超越法律,超越法学,需要基于社会和法院的需求来关注和掌握其他一些社会科学知识。

  

   其实,这些知识在任何层面上都离我们不远;甚至离法学院很近。走出北大法学院科研楼,右手就是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多走几步就是经济学院,身后则是政府管理学院。在图书市场或网络上,管理学、社会学、政治学和经济学的知识资源也是随处可见。甚至,只要对生活足够敏感,不过分拘泥于专业、法律的教条和法治意识形态,我们的日常生活经验也会告诉我们一些(即便不会很多)与法院体制改革或发生有关的知识。

  

   必须清楚意识到,任何学科都不会仅仅因其内部自洽和圆融,就可能有足够的生命力。不关注法院系统面对的问题的法学,最终一定会失去法院的青睐。就犹如当年的经院哲学一样,非常精致,甚或恰恰因其太精致,却最终被废弃了。“专家没有灵魂”,[12]这一命题大多被理解为批评专家的个人良知,而在我看来,这其实更多是对现代社会中只埋头拉车不抬头看路的知识生产的一种社会评判。

  

   我说了,波斯纳在此书中的种种建议甚至未必能解决美国的问题,因此更不可能有效回应中国的问题,但此书提出的问题,以及波斯纳切入问题的视角和展开的分析还是应当引发中国法学人的关注,调整自己研究的问题和研究问题的方式,研究问题所用的学术理论资源和资料。但我更期望,这本书能引发中国各级法院的至少一部分法官,无论在审判、管理还是政策研究岗位上,特别是司法改革的规划者和推行者,某种程度的关注,不但适度地调整其知识需求和储备,更能把自己长期身在中国法院这座山中的观察和经验,即便是很不入眼的经验,全都纳入一种社会科学的系统思考和分析。这不仅会改善中国的司法,更可能促进和拓展中国的法学。

  

   但愿不是只是停留于希望。

  

   [1]Richard A. Posner, DivergentPaths, The Academy and the Judiciar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6. 中译本将由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出版。

   [2]Richard A. Posner, How Judges Think, Harvard UniversityPress, 2008; Reflections On Judging,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4. 这两本书的中译本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分别出版于2009年和2014年。

   [3]波斯纳的其他有关美国司法和法官的著作有,RichardA. Posner,The FederalCourts, Crisis and Reform,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5; The Federal Courts, Challenge and Reform,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96; 以及同他人合作的,Lee Epstein, William M. Landes, Richard A. Posner, The Behavior of Federal Judges: A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Study of Rational Choice, Harvard UniversityPress, 2013.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出版了波斯纳1996年版的《联邦法院》中译本。

   [4]参见苏力:《关于对抗制的几点法理学和法律社会学思考》,载《法学研究》1995年4期。

   [5]参见《人民法院五年改革纲要》(1999年10月20日 法发[1999]28号),载“百度文库”,http://wenku.baidu.com/link?url=bs4Vn6OJkgeJHIcdXUSeHNTY00Om2J1yWVHlGShUcc1tQXA8vczFpXxeryqo_WhFxMJJVlE0zoEnYjXGgwNss1s1Fv2xJNOB_m4zBoLdTl3,最后访问时间:2016年9月28日。

   [6]参见苏力:《道路通向城市——转型中国的法治》,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 第4-7章。

   [7]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登记制改革的意见》,2015年4月15日发布,2015年5月1日生效,载“中国法院网”,http://www.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15/04/id/1585051.s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6年9月28日。

   [8]《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若干问题的规定》(2015年4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647次会议通过),载“最高人民法院网”,http://www.court.gov.cn/shenpan-xiangqing-14175.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6年9月28日。

   [9]Richard A. Posner, Frontiers of Legal Theor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1,pp.412-415.

   [10]关于科层化的官僚制之优点的讨论,请看,MaxWeber, Economy and Society, ed. ByGuenther Roth and Claus Wittich,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78,pp.217-23, 956-63.

   [11]George Orwell, Animal Farm, Penguin Books,1989, p.90.

   [12]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于晓、陈维纲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7年版,第143页。

  

    进入专题: 司法改革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005.html
文章来源:《法治现代化研究》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