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自由派威权主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8 次 更新时间:2019-04-13 22:11:23

吴万伟  

萨尔瓦多 • 巴伯恩斯 吴万伟

屈服于专家的权威将吞噬民主的生命线

如果说自由原则受到了威胁,那不过是因为它们一直太成功了。如果更加仔细地观察美国、英国或者欧盟的政治,即使在陷入当今危机中的艰难时刻,仍然很难找到任何一个能够替代自由主义的可靠选择。唐纳德 • 特朗普(Donald Trump)连篇累牍地喷涌出来的不自由的咒骂,但是作为美国总统,在一定程度上仍然掌握参众两院的多数,他不原意也不能够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扭转自由派议程。毕竟,自由主义建立在个人自由是最高程度的政治美德观念之上,谁不爱自由呢?《独立宣言》说,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这是创建了美国的文字,最终成为全球的自由秩序。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由派要求的那种自由不断变化和扩张,它们已经从历史上焦点集中在消极自由转变到当今焦点集中在积极权利上。自由概念的哲学建构是引起争论的和复杂的,但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所珍视的那种简单的自由(宗教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和报刊自由)和联合国人权宣言中第25条承诺的众多权利(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著、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在遭到失业、疾病、残废、守寡、衰老或在其他不能控制的情况下丧失谋生能力时,有权享受保障。)之间有明显的和本差别。

政治哲学家或许能够从一个推演出另外一个,但是普通人理解存在根本性的质的差别,即使两者之间的界限有时候模糊不清。哲学中没有任何东西是简单的,但是,简单地说,追求幸福的自由和享受幸福的权利有很大差别。政治自由主义已经演变了将近三个世纪,从保障自由的哲学转向了要求权利的哲学。

这种转变是有很好的理由的。自由派已经逐渐认识到自由本身往往难以持久。人们有时候投票支持放弃自由。更多的情况是人们使用自由去奴役他人。就像它被负责任地使用一样自由或许可能不负责任地使用。因此,主流的自由派观点逐渐认为保护基本人权,尤其是保护少数人的权利成为维持个人自由不可缺少的先决条件。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真实的。但是,必须确保人权的原则引发了保障什么权利的问题。人们必须决定,如果这个决定要求民主决策制定程序,那么很显然这个决策不能交由民众来出。事实上,在自由派政治学家中,人们定义基本人权范围的整个观点现在都被嘲讽地称为多数派民主,好像有资格被划作根本不属于民主的类型一样。

主流自由派已经论证说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91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