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丹慧:中苏分裂与中日两党反修“同盟”

——1960-1965年中共与东亚共产党党际关系研究之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98 次 更新时间:2019-04-12 11:39:21

进入专题: 中苏分裂   中国共产党  

李丹慧 (进入专栏)  
与他们讨论对苏论战的问题。8月4日,毛泽东、邓小平、彭真等中共领导人在中南海颐年堂接见日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藏原惟人(Kurahara Korehito)。毛泽东称赞日共反对帝国主义、垄断资本,“工作得很好,我们很高兴”。并表示,中共中央6月14日给苏共中央的复信以《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为题在《人民日报》发表之前,“很想同你们党的负责同志商量”,只是由于中日之间交通不便等情况,“可惜时间已来不及了”。此前日共虽然在《赤旗报》上刊登了中共发表的回应欧洲五党挑战的全部文章,但却并不赞同这种做法,2月的日共中央五中全会决议还提出了“一个党公开指责其他的党,就是对1960年声明的严重侵犯”的意见。有鉴于此,这次会见特别讨论了这个问题。邓小平明确指出,中共中央不同意日共中央的这一看法,强调说,公开争论是苏共挑起的,中共等各兄弟党有权在平等的基础上与之进行论争。针对藏原关于“无限制地争论下去会被美帝利用”的担忧,毛泽东指出:“不公开争论,美帝国主义也会利用,公开争论,它也会利用。它总是要利用的。”好在邓小平通报说,中苏两党“现在的分歧是敌对性质的矛盾,但是用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方式来解决”,令藏原“松了一口气”。不过,会见中,毛泽东宣示了他对中苏两党关系发展前景的评估,即“我们不要分裂,但是我们对分裂要有准备”。

  

   此后不久,一评、二评苏共中央公开信的重头文章相继发表,一场规模空前的意识形态大论战正式启动。其间,日共中央委员竹中恒三郎(Takenaka Tsunesaburo)偕日共各都、府、县委委员等十余人到中国访问,赴延安等地参观学习。9月22日,毛泽东在中南海颐年堂接见他们时,介绍中共与苏共进行论战的经验说,社会党分左、中、右三派,共产党也会出现左、中、右。但是中间派比例很大,他们在反修问题上,同左派是一致的。因此,中共“敢于把赫鲁晓夫及国际修正主义者骂我们的话登在报上,并向全世界广播”。毛还建议日共党员们去朝鲜、越南看看,表示:“我们、金日成、胡志明和南越等”都是“你们的直接同盟军”。并指出:“你们还有间接同盟军,即日本垄断资本的分化,在社会党、总评内的左派和中间派。在爱国主义的旗帜下,你们可以影响相当多的自由民主党内的分子。”

  

   随着日苏两党矛盾的加深,日共在国际共运意识形态大论战中的态度进一步明朗化。1963年10月中旬,日共八届七中全会通过《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一些问题的决定》,“全面纠正”五中全会决议的一些提法,即改变上述引起中共领导人强烈反应的不同意公开反驳他党指责的观点,明确指出,“一个党公开指责其他的党,就是对1960年声明的严重侵犯,对此进行公开反驳,是符合独立、平等原则的理所当然的行为”;撤销关于“苏联共产党是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公认的先锋队”的论述。决议并明确提出:“党的独立自主态度并不意味着对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争论的问题采取中立的、消极的态度,而是采取积极追求真理,同错误倾向作斗争,对真正的国际团结做出贡献的态度。”

  

   继之,11月10日《赤旗报》发表社论和文章,公开阐释了日共中央的观点及对这场论战的态度。文章借回答读者关于“中苏争论”的提问之机,在维护中国党立场的同时,批评说,“一些党的领导人”对阿劳党和中共进行公开谴责,特别是“采取了停止经济合作和技术合作的措施,甚至使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关系也陷于最坏的局面”的做法,“是完全不正确的”。文章突出谴责了已在“日共八大”前被开除出党、毛泽东称之为“日共叛徒”的春日庄次郎(Kasuga shojiro)等人同“国际修正主义思潮相勾结”的问题;不点名地批判苏共,敲打与日共反对派联系的苏共领导人。

  

   这样,中共借反对苏联与美英签订三国条约之势,突出宣示中日两党在禁核问题上拥有共同的利益,巩固了两党反帝斗争目标的一致性;而苏共与西方合作的方针,特别是其介入日共内部斗争的倾向,加深了日苏两党之间的裂痕。由此,中共在与苏共争夺日共的斗争中拔得头筹。

  

二、中苏分裂成为定局与中日两党关系的最佳时期(1964年)


   1963年末,负责统一战线工作的日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听涛克己(Kikunami Katsumi)在华沙参加完世界和平代表会议后访问中国。1964年1月初,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会见了听涛。交谈中,毛泽东在表示他已看过日共七中全会公开的和内部的决议,认为这些文件“都很好”的同时,围绕统一战线问题,着重阐释了他新近形成的关于国际反帝反修斗争的战略构想。毛泽东谈道:“我们集中力量反对的是美帝国主义。”“我们反对修正主义的矛头主要对准赫鲁晓夫集团”。以此突出了集中反对美帝和苏修的目标表述。继而他进一步明确指出:“讲到中间地带,有两部分。一部分是指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广大经济落后的国家,一部分是指以欧洲为代表的帝国主义国家和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这两部分都反对美国的控制。在东欧各国则发生反对苏联控制的问题。”

  

   这一“两个中间地带”的思想,其实是毛泽东在上一年9月28日的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提出的,当时他说:“我看中间地带有两个,一个是亚、非、拉,一个是欧洲。日本、加拿大对美国是不满意的。”“东方的日本,是个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对美国不满意,对苏联也不满意。东欧各国对苏联赫鲁晓夫就那么满意?我不相信。情况还在发展,矛盾还在暴露”。“苏联与东欧各国的矛盾”“明显发展,关系紧张得很。”毛泽东“两个中间地带”思想的提出,反映了他在着手调整中国的外交战略,把争取中间地带,加强反对美帝国主义的统一战线的对外战略,调整为既反美帝又反苏修,扩大反美统一战线,建立反对以赫鲁晓夫为代表的修正主义的统一战线的战略,而将自己的这一战略考虑向外国党阐释,毛泽东还是第一次。

  

   在此思路下,毛泽东详细向听涛克己宣讲了他的理论分析,即“美国垄断资本要排挤日本垄断资本”,“需要注意日本垄断资本的反美问题”,“对日本垄断资本抗美不要过低估计,日本垄断资本抗美的日子总有一天会到来的”。毛泽东认为,日共与日本的垄断资本集团“在反美这一点上是共同的”,以此做听涛的工作说:“日共是高举反美旗帜,坚决反美的。但同时需要注意日本垄断资本的反美问题。如果垄断资本反美,日共对此采取消极态度,好像你反你的,我反我的,很难被工人群众理解。日本党要利用垄断资本向美国作斗争,要主动。”具体建议日共,如果受到美国垄断资本排挤的钢铁大王“八幡、富士表示反抗,《赤旗报》就可以支持”。毛泽东并以“目前印尼党的政策是同大资产阶级搞统一战线,反对以纳苏蒂安为代表的亲美派”为例,做日共的促进工作。与此同时,他还进一步提出:“如将来中国修正主义占了统治地位,你们就要举起反修的旗帜。日本和印尼党有这个资格,那时的希望就在日本和印尼党身上。”

  

   在1月上旬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毛再次强调“豺狼当道,焉问狐狸”,“要集中攻赫鲁晓夫”。中共2月4日发表的头篇与苏共大论战的文章“七评”,标题即以“苏共领导是当代最大的分裂主义者”面世,鲜明地突出了对“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批判。可以说,毛泽东把他的“两个中间地带”战略构想的具体实践,率先放到了对日共的指导上。不过,这却触动了一直强调独立自主,反对大国大党干涉的日共总书记宫本显治那条敏感的神经,毕竟此时宫本等日共领导人所确定的党的基本路线,仍然是反对美帝、反对日本垄断资本集团这两个日本人民的最大敌人。尤其是根据宫本的认识,“美、日垄断资本之间的矛盾要利用”,但“并不意味着日本垄断资本会成为”日共的同盟军。这次谈话不久,宫本显治即来信索要谈话记录,后经毛泽东亲自修改补充后,于7月27日才批准送给了宫本。而在此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情,从某种程度上在宫本等人的心里投下了阴影。

  

   毛泽东与听涛克己谈话不久,卧病中的日共总书记宫本显治便在其家中召开政治局会议,确认日共党纲中规定的基本路线,即日本人民的敌人是美帝国主义和日本垄断资本两股势力,必须彻底警惕轻视任何一个敌人的片面性错误。会议基本达成了统一的意见。其时,日本国内掀起了反对美国F-105D型核飞机和核潜艇进驻的运动。1月27日,毛泽东在会见日本亚非团结委员会常务理事、日中友好协会副会长、日中贸易促进会理事长铃木一雄(Suzuki Kazuo),日本亚非团结委员会常务理事、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联络委员会副秘书长西园寺公一(Saionji Kinkazu)和《赤旗报》驻北京记者高野好久(Takano Yoshihisa)时发表谈话,突出强调了日本的“反美爱国统一战线”问题,指出,“美帝国主义是日本民族的最凶恶的敌人”,反对美帝的爱国统一战线的不断扩大,是“日本人民反美爱国斗争胜利的最可靠的保证”。《人民日报》随后连续报道说,“日本公众领袖热烈欢迎毛主席谈话”,“毛主席谈话鼓舞了日本人民斗志”,等等。2月1日,《赤旗报》以毛泽东的这篇谈话为主题发表社论,宣传日美垄断资本之间的矛盾,使用了“只强调反帝斗争的‘爱国统一战线’的提法”。2月4日中共的“七评”发表后不久,《赤旗报》即转载了这篇激怒赫鲁晓夫等苏共领导人的重头评论文章。一时间,在日共及日本人民反美斗争的背后,似乎显现出了毛泽东的巨大身影。

  

   中日两党之间的这一轮配合,无疑也刺激了苏共中央领导人的神经。2月10日至15日苏共中央举行全体会议,中央书记波诺马廖夫(B.N. Ponomaryov)在发言中即谈道:中共领导人“加紧说服那些政治上不成熟以及那些因其他原因能够接受中国主张的政党的领导人”,除了阿劳党和朝劳党外,“他们成功地影响了日本共产党领导人的立场”。指责中共,“实质上是力图在国际共运中建立宗派集团”。其后,苏共开始进一步调整其对日共的政策,着手加强对日共做工作,试图阻止日共与中共联合的趋势。

  

   2月26日,以日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袴田里见为团长的日共代表团应邀访问莫斯科,在3月2日至11日,“抱着坚决不妥协的态度”与以苏共中央书记勃列日涅夫(L.I. Brezhnev)为团长的苏共代表团举行了会谈。会谈中,苏共领导人批评日共中央反对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的态度及做法;否认日方所说的在第九届禁止原子弹氢弹世界大会期间苏联代表团团员曾与日共反党分子接触以及干涉日本的民主运动,等等。双方争执不下,以至于在最后一次会谈中,袴田里见指出,“现在我们之间连一致的气味也嗅不到”。面对苏方要求日共代表团同意签署他们事先准备好的《联合公报》草案的强硬态度,袴田表态“拒绝签署关于两党会谈的任何联合公报”。其间,3月10日,《赤旗报》发表评论员文章《肯尼迪和美帝国主义》,指出:“对美帝国主义的评价,是当代区别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修正主义的主要分水岭。”而“现代修正主义者被核讹诈吓破了胆,完全放弃了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文章未指名地系统批判了现代修正主义“为美帝国主义涂脂抹粉的机会主义理论”。在苏联方面看来,这篇文章选择在苏日两党会谈即将结束时发表,就是针对苏共而来的,日共是在公开批判苏联的对外政策方针和国际共运的总路线,为此,苏方还特向日共代表团提出了批评。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李丹慧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苏分裂   中国共产党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906.html
文章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2期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