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怡淼:中国电影对戏曲情节的选择与运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 次 更新时间:2019-04-11 00:06:39

进入专题: 戏曲情节   中国电影  

朱怡淼  

   内容提要:影像时代,传统戏曲与中国电影的结合往往是戏曲元素与电影的结合,其中戏曲情节是重要的一个方面。戏曲情节在电影中的功能主要体现为参与叙事与塑造人物,而电影从叙事角度对戏曲情节的选择与运用,则彰显了电影创作者出于戏剧化效果的营造和悲剧意识挪借的需求而对戏曲情节有选择的吸收,以及作为情绪表达、地域或时代特色的需求而对戏曲情节的改良性运用。通过对戏曲情节与电影的结合实践的得失分析,我们可以获得今后戏曲与电影发展的启示。

   关 键 词:中国电影  戏曲情节  功能  选择  运用  Chinese film  opera plot  function  selection  application

  

   戏曲与电影相伴共生的变迁生态,对应着银幕上所呈现的戏曲的大致形态:一、以舞台为主要的表现空间、以固定机位的摄影机把整部戏曲完整记录下来的演出实录,即“戏曲纪录片”;二、戏曲电影,即“戏曲艺术片”,指虽然突破了舞台的限制、采用实景拍摄,但依然以戏曲为主导,影像手法的运用是为了配合戏曲曲目的演绎;三、电影为主导,各种戏曲元素散见电影的不同部分,并非电影的主体,仅充当配角的角色。前两种在银幕上的戏曲演出,其本质是戏曲,具有自足性,电影只是作为一种手段和方法来辅助这些戏曲更好地保存、观赏与传播,而在当下影像主流、媒介主导的语境中依旧谈论戏曲的影像记录手段,对推动电影与戏曲的结合与创新缺乏积极意义,只有以元素的形式与电影全方位结合的第三种模式,才更值得我们关注,这也将是当下语境中戏曲与电影两种艺术形式携手的光明未来。戏曲元素与电影的交汇,广泛存在于电影叙事、画面、声音、人物塑造乃至审美功能诸方面,而电影对戏曲情节的移植与化用,是戏曲元素与电影非常重要的一种结合方式。

   著名电影理论家伊芙特·皮洛认为:“一切电影表现形式的出发点应当是情节,是一系列事件。”①一个个情节组成一个事件,一系列事件构成一个故事。情节是电影叙事的一个微单元;是塑造人物形象和刻画人物性格的利器;是影片力求达到的“较大的思想深度和意识到的历史内容”②。可见,情节在电影中的功用之明显与意义之重大。在电影中,一出完整的戏曲被打碎,择取部分揉进电影当中,参与叙事、塑造人物与表达思想,成为电影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且还不能使故事的发展有断裂突兀之感,其间无疑充满了选择的智慧。戏曲情节与电影的结合形式多样、目的各异,而戏曲情节在电影中功能的实现途径则是其研究的基础。

  

   一、戏曲情节在中国电影中的功能

  

   (一)参与叙事,推动故事发展

   亚里士多德认为,情节指的是“事件的安排”③,某一情节的运用要考虑到故事的整体性和完整性。“就电影叙事的角度而言,情节意味着影片文本‘呈现在我们面前、使我们看到的和听到的每一件事’”④。作为各自独立、迥然相异的两种艺术,在电影故事中安排戏曲情节,必须充分考虑到戏曲与电影的相异性,努力寻找两者结合的关键点。电影中的戏曲情节要保留戏曲原本的特征、体现出戏曲的韵味,运用的戏曲片段要使受众从短暂的戏曲情节中窥见戏曲曲目的全貌,进而从戏曲传奇中体味电影故事;而戏曲情节与电影叙事更要严密对接,从电影叙事的角度选择戏曲片段,以完成电影情节的起承转合。选择什么曲目、哪一唱段都必须基于为电影服务的目的。

   电影中的戏曲情节只有体现出其具有不可取代的作用,才能使两种艺术真正融合,才能保证观众的接受过程顺畅无误,这就要求戏曲情节在电影叙事中必须承担一定的叙事功能,而实例证明,电影中的戏曲情节在电影叙事中的确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首先,戏曲情节作为叙事线索,往往具有引导剧情发展的作用。情节线索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对于剧情走向非常重要,某一条线索可能会使故事走向完全不同的结局。电影《风声》巧妙运用了京剧《空城计》作为影片的叙事线索。京剧《空城计》描写的是三国时期诸葛亮以空城吓退司马懿大军的故事,在电影《风声》中一共出现两次:影片第29分钟处,剿匪司令吴志国在晚上清唱京剧《空城计》,被收发专员顾晓梦立刻识破其为共产党员,京剧《空城计》是共产党情报员的接头暗号,唱此曲意味着是同党人士,而敌方要寻找的“老鬼”正是共军情报员;影片第1小时27分钟处,被敌人严刑拷打逼问无果的吴志国已奄奄一息,在病床上咿咿呀呀地唱着《空城计》,表面看仅是排遣无聊的哼唱,而实则京剧《空城计》在影片中是重要的情报传递载体,暗含着牵涉生死的关键信息,在情报的传递中,戏曲曲调、唱词的变化可以表达不同的含义。正是吴志国在病床上的哼唱,把重要信息传递给了潜伏在医院里的其他共产党情报员,从而避免了我党地下组织的伤亡。在这部影片里,京剧《空城计》作为重要的叙事线索贯穿电影,是剧情的开端,也是叙事展开的推力,更是最终高潮的呈现,这种传递情报的方式,隐秘而具有民族特征。京剧《空城计》的原型故事也暗示着这些民族英雄们的奋斗目标与美好憧憬,抚琴退兵,还我河山。

   其次,戏曲情节作为故事转折点,规约着剧情的跌宕起伏。“情节的要义不在于如实复述故事,而在于赋予故事以激动人心的效果和曲折复杂的面貌”。⑤一个故事怎样被讲述取决于情节的安排。一部打动人心的影片必然少不了跌宕起伏的剧情。亚里士多德说过,“反转和发现是情节的两个要素”⑥,“通过反转或发现,或者既通过反转又通过发现,而实现人物命运的改变”。⑦而反转就是我们所说的转折,一个故事的转折关乎剧情的走向,人物的命运以及人物之间的关系。电影中的戏曲情节在叙事转折方面,也承担起了重要的作用。

   孙周导演的电影《心香》中人物关系的转变就是依靠戏曲情节来完成。影片伊始,京京在北京表演戏曲,外公在广州哼唱戏曲,戏曲成为一条隐藏的线索,暗含着人物之间除了血脉之外的文化联系与艺术渊源。之后京京只身来到广州和外公同住,性格与年龄差异导致祖孙关系非常紧张。而两人关系转变的契机是京京在街头的一场戏曲表演。曾是著名京剧琴师的外公对戏曲有深厚的感情,当他看到外孙为帮助自己解决困难而在街头演唱戏曲时,既感动又震惊。“京剧,将成为影片的主要被叙事件:(外)孙向(外)祖父认同的故事的重要媒介”。“京京由厌憎这种属于外公的语言,隐匿自己理解和使用这种语言的能力,到认同于这种语言与这一语言背后的价值世界,并将其作为自己的行动方式,从而获得外公与传统的承认。”⑧影片结尾,外公与京京在河边共同高唱:“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商诸侯……”祖孙的合作意味着两人之间以京剧为媒介的大和解彻底完成,同时隐喻着京剧的传承与传统文化的延续。京剧作为叙事转折与人物关系转变的重要因素,在电影里引领剧情跌宕起伏。

   (二)刻画人物,塑造经典形象

   情节构筑事件,事件组成电影,电影中的人物塑造隐藏在每一个情节里。“电影是描写人的”。⑨人物形象的塑造,离不开情节。“情节就是人物性格形成和发展的一系列生活事件,它是人物在特定环境中活动的产物,并由人物之间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和矛盾组成”。⑩所以电影情节的设置与人物塑造互为表里、相辅相成。电影中的戏曲情节,生动塑造舞台上下的人物形象,借古代传奇诉当下离殇。

   塑造人物性格是戏曲情节的重要作用之一。“情节是展示性格的必要条件,性格是情节发展的内在动因”。(11)电影情节发展的过程就是塑造人物性格的历程,一个饱满的人物形象离不开丰富的性格塑造。高尔基说:“情节,即人物之间的联系、矛盾、同情、反感和一般的相互关系,某种性格、典型的成长和构成的历史。”(12)因此,情节的发展要符合人物性格的内在逻辑。人物的性格决定人物的行动方向,情节的起承转合反映了人物的动机。中国电影史上的经典人物形象程蝶衣,就深刻体现了情节塑造人物的重要功能。电影《霸王别姬》里,程蝶衣的悲剧命运与京剧《霸王别姬》紧密相连。作为扮演京剧《霸王别姬》中虞姬的名角,虞姬忠贞不渝的爱情观深深影响了他,并内化为他的性格特质:对京剧痴迷、对段小楼深情、为人处世的耿直固执……这些都让他在风云变幻的时代吃尽苦头。其性格中的真诚与执拗,既无力抵抗颠沛流离的时代变迁,又难以应付尔虞我诈的人间百态。程蝶衣的人物性格与其说是电影中某个单一戏曲情节的规约,不如说是戏曲文本与电影文本形成一种互文关系。在整部影片里,戏曲情节与电影情节水乳交融,戏曲角色与电影人物浑然一体,是时代语境与历史巨变映照下小人物性格的现代演绎。毋庸置疑,电影中的戏曲情节与电影情节互为表里的格局,更加丰富了程蝶衣作为戏曲角色和作为电影角色的双重身份,使人物性格更加立体丰满。

   戏曲情节的另一个作用是能够准确表达人物心理。电影中人物的心理活动通常以外化的形式表现,或借助声音(如对白、旁白、独白、音乐等),或通过人物的肢体语言(如丰富的表情、各式各样的动作等)。而运用影像精准表达人物的心理活动并与剧情有效衔接,形成可供理解的影片整体,则是导演要努力思考并实现的目标。其中,戏曲情节在电影中的运用,可以巧妙地解决这一问题。借助戏曲这一艺术载体,电影中的人物或用戏曲唱词表达心境,或用戏曲动作宣泄情感。如张艺谋导演的电影《活着》中福贵的皮影戏表演就准确地反映了他的现实处境:第一次表演在赌楼中,锦衣玉食的地主家少爷嫌弃皮影班的表演差,自己走到幕后唱起来:“望老天,多许一更,奴和潘郎宵宿久,宵宿久,象牙床上任你游”,戏曲唱词即其纸醉金迷的生活现状。第二次皮影戏表演则是嗜赌成性的福贵将全部家产输光,不得不靠唱皮影戏谋生,戏曲唱词道尽人生悲苦与人世艰难:“文仲心中好惨伤,可恨老贼姜飞雄,青龙关上逃了命。”唱词由纨绔子弟的挑逗意味转至凄凉悲惨的伤感氛围,相关戏曲情节的母本故事也奠定了富贵的人生由极奢至赤贫的变迁基调。

   高志森导演的电影《南海十三郎》用十三郎跌宕起伏的一生指代当下的艺术创作环境。影片借戏曲之调传达心声,在这里戏曲不再是刻板单调的固定程式,而是叙事载体,其唱词结合了时代语境与个人心情,成为表情达意的工具。当熟悉的粤剧曲调配之以“此时此地”的唱词,或针贬时事,或感怀愁绪,言为心声,至情至性。正是如此,影片在表达人物心理方面达到了精准传神的境界。

   暗示人物命运是戏曲情节第三个重要作用。和电影中插入零星的戏曲情节相比,戏曲情节在以戏曲演员为主角的影片中塑造人物的作用更为关键。如京剧《霸王别姬》之于程蝶衣,昆曲《林冲夜奔》之于林冲,河北梆子戏《钟馗嫁妹》之于秋芸,这些以戏曲演员为主角的电影中,戏曲成为电影人物生活的一部分,他(她)们往往在演戏的过程中对戏曲角色产生认同,戏曲角色的性格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其情感认知和行为方式,从而重塑性格,甚至改变命运轨迹。因此,经过精心选择的戏曲情节在电影中往往有着暗示人物命运的作用。

电影《夜奔》中的主人公林冲以戏曲角色命名,直接体现出影、戏角色命运之相似。出身孤苦的林冲因唱戏曲《林冲夜奔》而出名,便以角色之名命名。舞台上的林冲被逼上梁山,唱词字字皆为血泪,念亲人无依靠,恨自己难尽孝,内心悲苦愤懑。走下戏台的林冲同样有着无法诉说的难言之痛,被戏班老板凌辱多年默默承受、被富家少爷看上虽不情不愿却只能迁就随从、喜欢留洋公子但碍于身份悬殊朋友之谊以及性别相同只好将情感深埋心底……所有这些现实境遇助他更深刻地理解戏曲角色,舞台演绎时更加生动独特。而戏曲角色背井离乡的悲惨结局最终宿命般地降临在电影人物身上,林冲历经颠沛流离,只身前往国外找寻挚爱,却最终客死他乡,遗憾而终。影片中的林冲与戏曲中的林冲命运遭际极其相似:委曲求全、有情有义、孤苦凄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戏曲情节   中国电影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影视与戏剧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875.html
文章来源:《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8年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