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前景与挑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09 次 更新时间:2019-04-08 10:48:26

进入专题: 粤港澳大湾区  

中评智库基金会  

  

   中评智库基金会、中国评论通讯社不久前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会议室举办座谈会,邀请香港浸会大学社会科学院地理系教授杨春、香港一国两制研究中心研究总监方舟、粤港澳大湾区经贸协会会长洪为民、港中文大学当代中国文化研究中心荣誉研究员凌友诗、中信银行[香港]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部总经理廖群、香港银行学会高级顾问兼香港电台大湾区节目主持人陈凤翔与会。座谈会由中银香港高级经济研究员王春新主持,与会者就粤港澳大湾区的前景与可能面临的挑战,各自给出了独到的见解。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4月号以《粤港澳大湾区的前景与挑战》为题,详细刊登了与会者的发言,文章内容如下:

   王春新:创新是粤港澳大湾区灵魂和主旋律

   今天我们围绕“粤港澳大湾区的前景与挑战”这一议题展开讨论,我先谈谈我的三点看法:

   一是大湾区合作的主旋律是什么?有人说是开放。现在搞了这么多自贸区,更多讲金融怎么开放,当然这一块很重要,但我觉得开放的相对优势已经没有四十年前那么明显了。

   另一个重要的方面是改革。大湾区的经济体制是很好的,但一方面很多市场化做得不够,需要加强,另一方面有些是过度市场化,也需要反向改革。

   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创新。创新是灵魂,是主旋律。马化腾说过一句话,创新科技和创新金融的深度融合是非常重要的。未来大湾区的发展,乃至我们国家的发展,最重要的就是创新。韩正副总理在广州讲大湾区的战略定位,第一个是“充满活力的世界城市群”,第二个就是“国际科技创新中心”。但是这两条怎么结合?特别是香港,怎么和大湾区的广东城市进行协作?“河套地区”的概念我觉得很好,现在关键是“河套地区”是不是由香港主导?如果是由香港主导的话,可能还是传统思维,能不能那么快搞起来?会不会变成香港科学园的扩大版?

   香港科学园已经搞了快二十年了,要是在内地,早就有好多独角兽、斑马兽出来了,可是现在一个都没有。怎么真正把香港的科研优势和大湾区的产业化优势结合在一起,这是我们面对的一个重大问题。举个例子,2001年香港大学率先发明了戊肝疫苗,后来没办法产业化。因为香港的医疗制度很不错,在法律方面非常严谨,但却让医疗机构不敢在香港做临床测试。后来厦门大学做出来了,他们在内地做了三次临床测试,收集了十万个案例。很多人问,为什么三藩市有硅谷?就是因为三藩市没那么多规矩。所以,创新和规矩怎么结合,也就是香港的规矩和内地的创新怎么结合,是很重要的事情。

   除此之外,我觉得创新金融挺有空间,当然这是一个生态链,但政府要推动,这次上海就做了一个创新板。深圳在大湾区当中,创新金融是做得最好的。我们香港做得不够。有很多朋友到香港来做高科技融资,但融不到,因为要三年报表。创新金融想做下去,背后没有科技的支撑是很难的,包括基金都很难做。因为你不懂这个行业的科技是不是最先进水准,不敢投。在内地,创新金融做出成绩的,往往都是有科技创新背景的人。举个例子,清华大学有几个投资机构,很多人都是从科技行业出来的,再做基金,做得就比较好。

   大湾区要素的流动,也是亟待解决的大问题。一国两制,三个海关,目前从货物流动来看,问题已经基本解决,问题就是如何流动更快。但是资金流动和人才流动的问题很难解。资金流动难度可能在内地,人才流动难度可能在香港。资金流动这一块,我在想,香港是不是可以先行?我们先进去,单线先行。还可以抓住一些特殊通道,比如创新金融、民生金融。现在香港企业在内地开户,是开不了的。但是有一些情况正在改变,比如香港人想到内地注册公司,已经可以开始了。一些门槛需要慢慢改变。

   “优质生活圈”到底要做什么?如果做出来与普通人的生活没有什么关系,那他们就不会欢迎了。香港住房紧张,能不能利用大湾区的土地优势,打开一个局面?明日大屿计划很不错,但是和大湾区、珠三角的城市没什么关系,而且耗时较长、成本较高。能不能在大屿山以南的桂山岛填海60-100平方公里,给香港人解决住的问题?那里坐船过来很快。还可以在那里建造东方大港,包括香港和深圳的港口,也可以迁过去,这样土地就腾出来了。还有创客中心,也可以搬过去,很多年轻人就会过去。这样那里会成为珠三角的明珠。总的来说,我觉得大湾区建设需要有一个大的、振奋人心的抓手。另外,现在香港的医疗和大湾区的医疗完全不一样,这个如果不打通,优质生活圈就少了一大块。香港的医疗以公益为主,内地的医疗则以赚钱主导,药品品质差异很大,内地需要向香港多多学习。

   下面请陈凤翔先生发表看法。

   陈凤翔:提早把大家的焦点放在“拼船出海”上

   先谈谈大湾区的前景如何。按照2015年3月28日的预期跟行动,整个大湾区的建设就是面向海路,目前大湾区的提法是面向东南亚跟南亚。所以,谈到我们应该怎么规划,能不能提早把大家的焦点放在“拼船出海”上。到底什么是东南亚,什么是南亚,我们都没有瞭解,但绝对不能明天就这样“走出去”。有一个非常值得参考的例子,就是恒生管理学院特意配合“一带一路”的发展推出东南亚语言翻译选修课程,又为全校每名学生提供实习机会。如果我们没有这些背后的培养、安排和关注的话,我们走不出去,就算“走出去”也是有限的“走出去”。所以,我们的大学应加快、加强在这个方面的培养,包括中亚、俄罗斯等地也是一样。

   关于未来大湾区如何推动创新科技和创新金融的深度融合。我们都知道,大湾区建设中,大家都希望香港进行金融创新。但很少人去讨论的是如何做高科技?接触创新科技的这一代年轻人,他们一般都有不同的想法,如何把他们的想法结合起来,为推动大湾区中创新科技提供思路和办法,值得思考。

   有关“优质生活圈”的话,事实上香港有很多专业人士,带家人一起在香港生活,但他们住在香港很不方便。怎么让他的家人住在珠海,他往来更加方便?他们拿什么证件?特别是外籍人士来香港,他的家人到底能不能享受这个优质生活圈?在这一部分的考虑可以再丰富和加强。

   王春新:我有几个问题请教一下陈先生。第一个,科技创新方面。我们香港一直都有优势,但往往产业化做不了。比如说我们有很多的生物科技研究,但是产业化做得很差,我们服务业能不能和创新结合在一起?比如称为“现代服务+创新”?第二个就是东南亚。我们大湾区主要是瞄准东南亚。那么在这块除了语言以外,比如说像投资、贸易、金融这块怎么能够结合,推动大湾区企业走到东南亚去?第三个就是“优质生活圈”,这块最大的问题就是住房。香港的住房问题,能不能利用大湾区来解决?

   陈凤翔:我们对东南亚、南亚的瞭解太少

   关于服务的创新,服务某个程度上是人的问题。香港现在走的路我非常同意,我们有好几个优势,比深圳厉害,比如税收、竞争自由、服务业,有优势就要拿出来把它用到最好,只要世界最厉害的人才都来到香港,就无所畏惧。

   第二个讲东南亚。不止东南亚,还有南亚,我们对东南亚、南亚的瞭解太少了,特别是跟欧美比。语言是其中一个。什么东西都离不开文化,我们对当地文化有多瞭解?我瞭解到泰国是阳光与海滩,但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泰国现在是集中高科技的一个地方。比如最大的机器人无人码头在泰国;创科大数据的中心全球八个点,东南亚只有一个,在泰国。所以,语言之外要加强从每个方面去瞭解东南亚和南亚,我们到越南和泰国做的工作不同,有些瞭解,但不等于大部分瞭解。不少中资企业在越南的工厂完全没有汉字写在外面,这就是瞭解当地,才能生存。

   方舟:我们对东南亚的瞭解非常有限

   关于东南亚这一块我补充几句。第一,确实我们香港在这方面,虽然理论上说好像跟东南亚联系很紧密,有很强的商业网络,其实我们对它真正的瞭解,包括我们的大学的研究机构,对它的瞭解是非常有限的。香港没有一间大学有专门的东南亚研究中心或者南亚研究中心,反而是大陆的很多这种综合性大学,包括社科院都有regional study centre,就是专门针对这个区域的。那么,我觉得这方面香港未来可以加强。另外讲到并船出海,其实我也很感慨,给大家讲一个例子,就是马来西亚吉隆坡到新加坡的高铁。大家知道,马来西亚是倾向交给中国做,找到中铁,中铁擅长基建,但在营运方面的经验比较少,所以中铁主动找到港铁,因为港铁有在国际上经营铁路、包括地铁的营运经验,但最后港铁董事会却没有通过,就放弃了这个项目。

   杨春:需要再重新认识一下湾区作为一个空间的概念

   我想接着刚才凤翔兄讲的,我们怎么认识大湾区来谈。

   其实湾区这个字是一个很地理的概念、空间的概念,如果我们讲到粤港澳大湾区,实际上这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我们已经讲了很久关于粤港澳的区域的合作,实际上在整个大湾区里边的核心就是在环珠江口的湾区。如果是讲的环珠江口和香港澳门的关系,我们也已经讲了很久,所以其中可能唯一有一个新的词就是湾区,所以我觉得我们可能需要再重新认识一下湾区作为一个空间的概念,到底有什么新的地方。

   湾区在地理上讲是一个地理范畴,里边有很多个海湾或者是岛屿聚合在一起,环珠江口实际上有很多个海湾,所以我们有很多很好的深水的港口。如果讲到湾区,在世界上大家比较熟知的可能就是三藩市湾区,而且这也是被列为粤港澳大湾区的一个学习示范。

   我们在做国际比较的时候,需要理解的环珠江口湾区的特殊性,除了我们平时讲的“一国两制”之外,还有就是有三种不同的关税区的存在,还有最新的三个自贸区。这三个自贸区对香港的影响,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太深入的研究,其实是很值得去探讨的。

   香港和珠三角的关系一直被理解为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前店后厂”分工关系,可能比较忽视整个珠江口湾区实际上是有一个区域创新体系的存在,里边有很强的产业的优势,包括特别是企业的创新,这个我觉得是必须要突出的。珠三角特别是像深圳这样的创新的城市,深圳是国家被列为首个创新城市的示范单位,那么和北京上海这两个高科技“三驾马车”中的另两个城市比起来,深圳的创新90%都是在企业,不管是创新的人员,还是创新的投入和创新的产品,都是在民营企业的层面。珠三角的区域创新体系,体现在以国有的企业、民营的企业为支撑,并不是像上海、北京那种是依赖于大学或者研究所的创新去发展。深圳的创新,是从下而上,而不像北京、上海。很明显,粤港澳大湾区是有环湾区的产业发展区作为支撑,然后有深港科技创新走廊。科技创新走廊是对整个区域创新体系有非常重要的贡献,既有广州大量的研究所、研究院和大学,深圳又有大量的就是企业层面的研发中心,像华为、腾讯、比亚迪这些企业自己有很强的创新中心。所以,创新走廊实际上是整个区域创新体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空间的支撑,有各个层级的创新中心,有全球地位的,也有国家层面的、区域层面的,到地区层面的不同类型的创新中心,去组成了一个网络,或者叫一个体系。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刚刚讲到创新,像华为等大企业,他们已经在全球都有设立研发中心,实际上是一个跨国公司(transnational corporation)了,所以并不能简单地定义它是一个民营的国内企业(domestic firm)。

我们讲到湾区特别要突出讲的是,深港是一个创新的集群,在全球科技专利申请的比例中这个集群的排列非常靠前,是仅次于东京湾的,甚至比三藩市湾区的PCT国际专利申请的数量还要多。但也体现出来,虽然专利申请的量很高,甚至华为可能连续几年都是排在全球第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粤港澳大湾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发展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841.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