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旭光:新时代中国电影的“工业美学”:阐释与建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5 次 更新时间:2019-04-04 22:32:54

进入专题: 工业美学   中国电影  

陈旭光  

   内容提要:在近年票房增长的繁华表象背后不无隐忧。迎向中国电影的新时代,我们应该居安思危。“电影工业美学”这一命题,是对当下电影产业的现状与问题,电影的诸多特征和若干本性的综合性思考和观念悬拟,也表现在近年新力量导演的电影生产实践中。电影工业美学的体系建构涉及电影文本、电影技术与电影运作机制等几个方面。它要求既尊重电影的艺术性要求、文化品格基准,也尊重电影技术水准和运作上的“工业性”要求,彰显“理性至上原则”,在电影生产过程中弱化感性的、私人的、自我的体验,取而代之的是理性的、标准化的、协同的、规范化的工作方式,力图达成电影的商业性和艺术性之间的统筹协调、张力平衡而追求美学的统一。

   关 键 词:新时代  中国电影  质量提升  产业升级  工业美学

  

   难忘的2017年刚刚过去!这一年,中国影视产业的发展风云变化,起起伏伏,充满不确定性,但总体而言精彩不断,惊喜连连。2017年中国电影票房已经冲破500亿元大关,总票房达到559.11亿,其中《战狼2》“孤篇盖全唐”,单片就达到56.83亿。①另有13部影片票房超5亿,6部影片票房超10亿。而中国国内的银幕数已经超5万块,也已经赶超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票仓。

   2018年的开局更是让人振奋,《芳华》《妖猫传》《无问西东》(甚至口碑平平但票房爆款的《前任三》)等的票房成绩和全民热议关注现象都令人欣喜。但毋庸讳言,在票房增长的繁华表象背后也不无隐忧。迎向中国电影的新时代,我们更应该居安思危。

   作为学术界居安思危、深度思考问诊中国电影产业之举,2017年12月15日下午,第十五期北京大学人文论坛在北京大学红三楼均斋博物馆举办了“迎向中国电影新时代——产业升级和工业美学建构”高层论坛。论坛由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北京大学人文学部、中国电影评论学会、北京大学影视研究中心共同主办。与会专家学者、业界从业者、管理者济济一堂,碰撞思想、分享观点、交流经验,共同探讨中国电影质量提升、产业升级、工业美学建构以及加强影视专门人才教育的体制机制等重要命题,取得了诸多共识。笔者也在会上作了主题发言。承蒙《浙江传媒学院学报》开设专栏,集中分期刊发会议文章,笔者对发言内容进行了深入、扩充与修改,最后定稿为此文。

   实际上,2017年来,“质量提升”“产业升级”“工业品质”“机制保障”等话题已经成为业界关注热议的焦点话题。大家都意识到,中国电影的发展还需要一个成熟完善的工业体制来进行强有力的支撑,需要中国电影工业的“升级换代”。而通过这几个关键术语,我们可以发现中国电影产业晴雨表似的变迁。

   第一个关键词是“质量提升”。2017年初召开的全国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工作会议,对2017年的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工作提出明确目标要求,明确2017年为“电影质量促进年”,对国产影片的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为电影产业虽欣欣向荣,不断刷新各种记录,但电影作品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内容质量尤其成问题。有些影片还存在低俗、恶俗、伦理混乱等问题。

   第二个关键词是“电影新常态”。2017年票房增幅明显放缓,甚至出现疲软之态,电影界只好以“新常态”来“自我安慰”。

   第三个关键词是“产业升级”“工业品质”。2017年《战狼2》热映之后,“电影工业”“重工业电影”“电影工业的升级换代”“电影工业美学”等名词术语一时“洛阳纸贵”,也成为了第26届金鸡百花电影节学术论坛等学术会议的重要主题之一。这些术语成为热词与中国电影长期疲软后《战狼2》逆势拯救、一枝独秀有关系。《战狼2》现象一出,电影界一时颇为兴奋。大家都认为《战狼2》是近年真正具有工业级水准的主流电影大片,是“重工业电影”,特别盛赞《战狼2》开头那个一镜到底,在海底斗海盗的工业化程度很高的长镜头。在中国电影界诸多小成本品质粗糙低劣电影给观众太多强烈不满之时,《战狼2》给人以强烈的视听震撼力,而这种视听震撼力是吴京等人不惜财力、借助技术精心诚意做出来的。

   虽然大多数论者主要是从《战狼2》作为大投资、高概念电影大片在投资、视效、场面、道具、特效技术上的精益求精、不惜重金方面立论的,但笔者更偏重去思考《战狼2》在整个运作的完整产业链方面的规范化、制度化、机制性方面是否符合“电影工业美学”特性等问题。笔者对过于强调《战狼2》的技术层面上的工业性有不同看法。电影虽然是工业,其发展与技术的发展密切相关。但正如张宏森先生在第三届“电影新力量”论坛上借用美国著名导演卡梅隆的话对青年导演的告诫:“我希望人们遗忘技术,就像你在电影院看到的不是银幕而是影像一样,一切技术的目的都是让它本身消失不见。”②笔者以为,“产业升级”“工业品质”成为热点,除了《战狼2》的视听效果给人的强烈震撼力之外,归根到底,是电影界希望出现更多的《战狼2》或者说同样创造票房奇迹的《战狼3》,甚至《战狼4》的心态所决定的。当然这一心态与现象都可以理解。但面对中国电影新时代,我们更有必要回答如何“质量提升”,如何保障实施“质量提升”的机制、制度,回到“新常态”以后如何打造电影工业等问题,而这个“工业”并不主要是技术层面的要素,而主要是电影作为工业的生产运行机制。

   第四个关键词是“电影工业美学”。“电影工业美学”这个术语实际上是笔者个人多年来关注中国电影产业与创作所形成的一个思考。笔者在提交2017年金鸡百花电影节中国电影论坛的论文是《中国导演新力量与电影工业美学原则的崛起》,③张卫先生在与笔者及赵卫防先生的三人对话中亦提及笔者的这一想法。张卫说,《战狼2》票房大卖之后,“电影界提高电影创作质量的呼声一直很高,如若想要整体提高中国电影的质量,除了每一个创作者都心怀诚意进行创作且不粗制滥造外,还应该从电影工业升级话语转变的角度去考虑这些问题,这样才能真正提升民族电影的整体质量。前一段时间,陈旭光老师曾在某会议的发言中对电影工业美学提出了比较系统的设想,并对电影工业的升级与电影质量的关系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认为创作者个人的态度和整个电影工业的升级之间的联系也有探讨的必要。”[1]后来笔者再次以《新时代、新力量、新美学——当下“新力量”导演群体及其“工业美学”建构》[2]为题从“工业美学”的角度对中国的“新力量”导演群体的身份、观念、美学、创作、生产等进行了深度阐释。

   工业美学或电影工业美学,是针对电影这一复杂对象的一种思考和观念悬拟。法国电影理论家马塞尔·马尔丹早就说过,“电影是一项企业,也是一门艺术。是一门艺术,也是一种语言。是一种语言,也是一种存在。”[3]因此,笔者经常反思——对于电影这一非常特殊的,既有艺术品质、艺术价值的基本要求,又有工业生产特性和商业化属性的复杂的艺术或产业,我们该怎么去面对?怎么去真正提升?无论是“工业升级”还是“质量提升”,电影观念的变革都不能脱离时代、社会文化的现实语境。对于中国当下独特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语境,片面地只谈艺术或许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太不食人间烟火了,也是对电影的产业特点和工业本性的逃避;而片面地追求票房乃至票房至上,甚至把电影当作资本投机的项目进行所谓的“运作”,则又是媚俗欺世,做金钱或市场的奴隶了。因此,在电影的艺术性/商业性、艺术创作/工业生产等系列二元对立性矛盾中,笔者提出“电影工业美学”这个观念,试图解决这些似乎很难解决的矛盾。

   “电影工业美学”这一命题,是对当下电影产业的现状与问题,电影的诸多特征和若干本性的综合性思考。它不单单针对电影生产过程或产业链的某一个方面某一个环节,而是涉及电影的方方面面。这个观念可以建构一个观念体系,可以而且应该是一个复杂多元的体系性构架。

   笔者认为,“工业美学”体系的建构从具体而言,至少应该包括如下几个主要方面。

   第一,侧重于文本、剧本,也就是内容层面。电影是叙述的艺术,要讲好中国故事。这里面的叙述既有类型化的、商业化的叙述,也有艺术电影、主流电影的叙述。近年来,艺术电影也在发生变化,似乎在向类型化靠拢。我们很难再用单纯艺术电影的观念来衡量。还有各种类型杂糅的、类型融合的新主流电影,无论小片还是大片,都需要讲好中国故事。另外,在电影叙述中,传统文化如何表达和转化?传统文化如何现代化?都要在内容这个层面上很好地完成。比如,如何做好“剧本为王”“内容为王”“创意为王”?如何实施“剧本医生”制度?如何在电影拍摄之前的创意、筹备、编剧阶段就做得非常精准完备?

   第二,侧重于技术、工业层面。电影是视听艺术,需要视听的震撼力,电影语言要符合受众的视听生理习惯,满足视听觉欲望,符合当下越来越年轻化的年轻观众的接受心理。但是技术就是一切吗?电影仅仅强调视听、技术等所谓工业品质就够了吗?笔者一直在反思《战狼2》这样的现象:它实际上是可遇不可求的。《战狼2》中,吴京集编、导、演以及部分的投资人、制作人于一体,这样生成的票房成功其实具有电影内外的复杂原因,甚至国际国内的偶然性。它不具有一种可复制性,一种可持续发展性。在笔者看来,一部电影《战狼2》56亿票房的巨大成功并不可乐。我们在一种工业化的规范之下,经过细致的推算、严格科学的风险评估,比如按观众、市场、制片等方面的推算,各个层面、环节都经精密、规范的工业化检测以后,哪怕算出来《战狼2》只有十来亿票房,实际也是十来亿票房,都是正常的。对于中国电影产业生态来说,一部《战狼2》50多亿票房的成功不如五六部十来亿中大投资电影的成功更有助于生态的和谐合理,更值得我们欢欣鼓舞。出品发行方之一的北京文化对《战狼2》的保底发行就是8亿。这个8亿是他们算出来的,在这个基数上,如果《战狼2》能达到10亿—15亿都是正常的,但50多亿的票房则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

   第三,侧重于电影的运作、管理、生产机制的层面。中国电影产业除了“重工业大片”,还有大量的中小成本类型电影。它们不一定是重工业,但是它们的运作机制、体制仍然要按“工业化”运行。笔者曾论述并“呼唤”过“制片人中心制”。④所谓“制片人中心制”,顾名思义,就是制片人(Producer)居于电影生产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承担至为关键的角色,发挥核心功能,其主要工作是制片管理(Producing)。而中国电影制片管理机制很长时间不以制片人为中心,而往往以导演为中心。关于第五代、第四代、第六代导演的划分,所谓的“亿元导演俱乐部”、“四大导”(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姜文或陆川)等说法,其隐含着的深层观念明显是以导演为中心的。而“制片人中心制”不论是在市场定位、投资把握,还是在演员选择、拍摄流程方面,都以制片人“唯马首是瞻”,制片人才是真正的中心。制片人一方面尊重市场、受众,一方面为投资人负责,还要制约导演,避免导演逞才使气,花钱无度。制片人应该既懂艺术也懂得经营,清醒冷静、规范行事,就像是一种职业经理人。

   笔者试图建构这样一种工业美学原则:既尊重电影的艺术性要求、文化品格基准,也尊重电影技术上的要求和运作上的工业性要求,彰显理性至上。在电影生产过程中弱化感性的、私人的、自我的体验,取而代之的是理性的、标准化的、协同的、规范化的工作方式,力图寻求电影的商业性和艺术性之间的统筹协调、张力平衡而追求美学的统一。相应的,就导演的维度而言,电影工业美学原则建构还需要导演具有“体制内的作者”的身份意识,导演应该在统一规范中市找自己有限的个性。

毋庸讳言,中国电影还需面对中国特有的民族文化禁忌、社会现实与主流意识形态等方面的要求。“电影工业美学”就是希望打造一种中和的、平均的、大众的美。著名美学家宗白华先生曾提出“常人”的概念。他认为,“所谓‘常人’,是指那天真朴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工业美学   中国电影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影视与戏剧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791.html
文章来源:《浙江传媒学院学报》2018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