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兵:政权鼎革与法统承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5 次 更新时间:2019-04-04 22:01:56

进入专题: 清帝退位   孙中山     伍廷芳     袁世凯  

桑兵 (进入专栏)  
可不必深虑也。”袁为中外各方众望所归,只是“理学气太重,日来辞职之意甚坚,吾人当劝其不可拘泥,只求能保全中国,不独吾满人之幸也”。

   争论结果,对于溥伦所说“众无异议,而奕劻尤为赞同。亲贵既退,国务大臣入对,首由胡维德叩询各王公意见。清太后曰:彼辈亦无成见,但望汝等善为办理。各大臣合词曰:此次组织临时政府,实为不得已之举。但临时政府组成,仍须召集临时国会,乃能决定政体问题。今日究应如何取决,则非臣下所敢妄议。惟若战端再启,兵不敷用,饷亦无着,是为难耳。清太后沉吟久之,曰现在仍以速召国民会议为正当办法,仍望汝等善为办理”。(27)为了防止退位密谋曝光引发的风波事态扩大,由国务大臣胡惟德等面传懿旨,仍按召集国会与革军接议。组织临时政府之议被搁置,退位之议也暂停,重新回到召开国民会议的老路。

   对此结果,君主党仍然心有不甘,他们加紧活动,力图进一步扭转局势。蒙古王公在京组织联合会,1月23日开成立大会,议决赞成君主立宪,举定亲王那彦图为会长,并致函内阁,质问和议情形。声称如赞成共和,蒙古将为库伦之续,全蒙解体。24、25日,清廷连续召开御前会议,“王公大臣中之反对共和者,以载泽、溥伦[伟]为最,铁良又暗中运动,拟俟袁世凯内阁解散,将以赵尔巽为总理,铁良主持军务,荫昌督兵赴战,欲以兵力解决之。更有主张借用外兵以平民军者。”(28)

   在亲贵反对共和之声暴涨的情势下,溥伟、荫昌找到袁世凯,质问其近日计画。“荫昌谓南军全恃虚骄之气,其实力究不如北军,与之决战,可期必胜。君何专以礼让为事,老师糜饷,徒延岁月。今北方军队已跃跃欲试,望君主持。溥伟谓君前此不欲主战,藉词饷项无着。今已领发内帑及王公捐款爱国公债,已近千万,可支持数月矣。和议决无可望,逊位之举,万不可行。民军处处违约进兵,若不速筹战备,必为和议所误。”面对溥伟等人的催逼,袁世凯知道其不过是虚张声势,“谓公等卓见甚佩,但余才力薄弱,不能负此重任,请自为之。”(29)实权在握的袁世凯,撂挑子就是对付亲贵最有效的方式。

   此时北方政坛暗潮汹涌,一方面,吴宗濂(驻意)、汪大燮(驻日)等驻外使节继续要求清帝交权让位。另一方面,反对逊位乃至武力勤王的嚣声突起,东三省陆防全体军人致电清内阁,“传闻朝廷将有逊位之举,大臣有赞成共和之说,可惊可怪,莫此为甚。”声称国家不可一日无君,请内阁明确表态,以释群疑而靖谣言,并自行组织勤王军队,预备开拔。(30)

   乱局之中,袁世凯在京城的压力骤增,这让本来不满于孙中山寸步不让的他有所借口。接到懿旨,袁世凯即致电伍廷芳,重提由临时国会公决国体,希望尽快商定选举及开会办法。接着又回复伍廷芳哿电,以“所称优待各条件,仅系从旁探询之事,未经彼此直接商定,自无庸电达各国政府”。(31)等于矢口否认暗中进行的退位密谋。

   接到袁世凯的来电,伍廷芳一时间回不过神。23日,他仍然电告袁世凯清帝退位优待条件,“至于临时国会,应俟清帝退位后,统一全国之共和政府议定选举法,以行召集。”(32)而袁世凯复电坚称:“优待条件,此方未经认可,现在无庸置议。正式国会一节,前经尊处允认,既须以国会公决国体,未决以前,自不能设共和政府。希就前议选举法及开会地点详细讨论,想出妥实办法见复。”(33)次日,袁世凯还向清廷奏报,遵照懿旨与革军代表伍廷芳商办国会,“覆语悖狂,尚无头绪,仍与切实磋商。”(34)

   24日,袁世凯通电清军将领,坚决否认《民意报》所载伍廷芳关于秘密磋商清帝退位的电报:“查讨论大局,自唐代表辞退后,由本大臣与伍代表直接电商,往来各电,均经登报,众所共见。且国体须由国会公决,系遵懿旨办理,为国民所公认,本大臣岂容有与伍秘密磋商之事。诚恐军民因见伍电致滋疑讶,希切实晓谕,勿得轻听浮言,以免摇惑而维秩序。”同日,又致电东三省各督抚,否认东北陆防全体军人来电的指控,“至逊位、赞成之说,概系谣传,万勿听信。”希望所组织的勤王军迅速开拔,进援徐、颖两州。(35)

   次日,清方发生了三件与清帝退位关系密切的事情。其一,清廷谕旨:国会办法正在磋商,凡我臣民尤不容妄启谣疑。着内阁告诫军民勿得听信浮言,转相煽惑,以维秩序。(36)这是针对清帝退位消息公开所引起的政坛风波而发,目的是平息事态。其二,署湖广总督段祺瑞致电内阁,声称将领要求共和,听闻恭王、泽公阻挠共和,愤愤不平,要求联衔代奏,否则暴动。(37)这是配合袁世凯继续逼宫,促使清帝退位。其三,袁世凯奏请修改国会选举办法,指民军所拟优待皇室条件,系两面派人暗中商议,前曾代请面奏,如改为国会取决国体,则优待皇室条件似亦应由国会议定。(38)这是做出在清帝退位一事上反悔的姿态,以便与民党讨价还价。是日清廷御前会议,“满蒙王公咸集,奕劻以南京所开五条件,已得参议院同意,绝不更动,故亦销假赴会。”(39)

   清方翻云覆雨引起政坛波谲云诡,使得局势陡然紧张起来,社会上出现了种种流言蜚语,其中之一,就是将风云突变的原因归咎于孙中山未能信守承诺,导致清帝退位无法如期实现。25日,南京临时政府召开特别大会,磋商政策,对于和议及孙中山自愿辞职,以总统推袁世凯一节,陈说如下:

   (一)和议所辨论者,系政体之为君主抑为民主,须付国会议决。(二)孙君未任总统以前,并未订有条款规约,而后任职。(三)孙君辞职,并请人民举袁世凯为民国总统,出自己意,民党未有提及,继经孙君再三劝导,始得公认,庶几国事问题,可以和平解决。(四)孙君请袁世凯为总统时,订明袁须依附民军,并须由袁世凯自行声明,附合民军,中国人民始能举之为总统。(五)前致满洲亲王条件,仍旧遵行。倘袁允洽以上条件,则举袁为总统,亦照遵行。(六)孙君政策,前后一辙。孙君亟欲早日谋致和平及全国人民幸福,并无丝毫推广自己声势之意。(七)近来讹传淆惑听闻,是非民军公敌,即民军中之奸宄,故意倾败大事,在会职员,心甚忧之。(40)

   显而易见,此会旨在澄清真相,为孙中山解困,向袁世凯施压。

   至此,伍廷芳终于明白袁世凯是重续前议,可是却不知事为何来,忽然要从进展顺利的清帝退位跳回已成死结的国民会议,所以25日他回复道:“国民会议选举法,前与唐代表议定,惟开会地点及日期,与阁下电商未决。此乃十余日以前之事,迩来所切实筹商者,为清帝退位办法,立候解决。何乃忽提过去之事,实所不解。祈开诚布公,速将清帝退位问题解决,以慰天下之望。”(41)在浑身是眼的袁世凯面前,伍廷芳不免显得有些木讷。

   袁世凯的回复虽然承认曾与民军磋商优待皇室条件,并代请面奏,仍矢口否认双方商议过清帝退位事宜:“本大臣与贵代表久商未决者为国会选举及地点日期,并未与贵代表筹商退位办法。来电尤不可解。请就选举及地点日期协商妥善办法,以期早日解决。此外非所敢闻。”还另电详述召开国会的妥善办法。(42)对于袁世凯断然否认筹商过退位事宜,伍廷芳还是大惑不解,于26日复电声明,国民会议之事系袁世凯撤回代表,并欲消灭已经签定的条款,“中外人士皆虑和议之终无结果。旋因清帝有退位之议,故复筹商退位办法。此事中外皆知,岂能掩饰?况优待清帝及满蒙回藏人条款,于唐代表未辞职以前,在会场交付,其后复由本代表直电尊处。”请袁世凯于1月29日再次停战期满前,“迅将清帝退位,确实宣布,以期和平解决。若清廷仍以争一君位之故,流全国之血,则咎有所在,非民军之责。”次日,伍廷芳又复电指责袁取消全权代表签定的条款于前,更定选举法于后,“直是翻悔,何云让步”。声言所开优待条件,系为清廷宣布共和之对待。若届时仍未宣布,则全行作废。(43)

   不过,这一次袁世凯的反复,确是因为北方亲贵和将领鼓动风潮,反对清帝退位和宣布共和,担心局势失控,所以故意予以否认,并做出继续谈判国民会议的姿态。26日,袁世凯致电伍廷芳转唐绍仪,告以“此次皇族及京内风潮,起点于‘退位’二字。秩庸来正式电,万不可言‘退位’二字,只言决定宣布共和可耳”。希望所拟电稿“但求实际,不必字字咬实也”。并称北军将领均来电请共和,勿以停战期限相逼。又密电孙中山,表明自己“现逼处嫌疑之地,倘和议仍不能成,即决意引退,决不愿见大局之糜烂。惟各君主党意见愤激,急而走险,如借用外兵等危险之举,恐难免于实行。应请互相迁就,以维大局”。(44)还通过唐绍仪复电孙中山,剖明心迹:“鄙人衰病侵寻,敢冀非分。区区此心,可质天日。所望国利民福,免资渔利,斯愿足矣。祈公亮[谅]之。”(45)

   在袁世凯等人的策动下,其属下将领动作频频,作势兵谏。25日,伍廷芳电告黎元洪:“日前唐使绍仪致电段君祺瑞,劝其赞成共和,讽令清帝退位。昨接段回电云,比因政体由内会议,自应静候解决,乃至今尚未定议,顷已电阁府部,痛陈利害,并联合各军奏议俯顺舆情云云。段能如此,洵明大义。尊处速派心腹代表与之接洽,并劝其速电清廷,谓停战期将满,我辈断不忍南北自相残杀,应请清帝速行退位,否则统兵入京。如此,则清廷退位之事,必不敢迟延不决,以误时日。”(46)黎元洪认为清廷显系不愿共和,电告孙中山、伍廷芳,若停战期满,彼不决定退位,不能再度展期,此前所提优待条件,一律取消。(47)

   果然,段祺瑞等北洋军将领47人于26日联衔电奏,请涣汗大号,明降谕旨,宣示中外,立定共和政体,不必等待国会公决,以现在内阁及国务大臣暂时代表政府进行交涉,再行召集国会,组织共和政府。与此同时,山西巡抚张锡銮等北方督抚也联衔致电内阁,以召开国会已无可待,请代奏十条要求,首先就是恭请皇太后、皇上临幸颐和园,或北狩热河,下诏南北罢兵,速组共和政体;派全权大臣与伍廷芳年内在天津速组临时统一政府,南北两政府同时取消。

   不无巧合,同样在26日,杨度、薛大可、王赓、蹇念益、籍忠寅等在北京组织共和促进会,其宣言书称:“欲求中国之保全,先求南北之统一,欲求南北之统一,先求北方之实行共和。近者朝廷有逊位之说,尧舜之盛德,薄海同钦。乃亲贵王公及顽旧之徒,忽大张君主立宪之帜,破坏阻挠,不遗余力。”(48)“并闻各亲贵与君主党甚疑与某有密切之关系,盖因其宣言书与某之议论相同,且杨度又为某素所最信任之人也。”(49)所谓信任杨度之人就是袁世凯,因而此事可以视为袁世凯向南方公开释放的信号。

   27日,袁世凯复电伍廷芳,依然口口声声要求请就变通选举条件及开会地点作复,不敢置议退位之事,并说:“现时外人所以承认我国者,实因朝廷尚在也。今政体未决,此间若即逊位,恐外人将否认我国,势必联袂干涉。故此间先行逊位一节,万难遵办。仍是先开国会,俟政体解决后,再议逊位,为最适当之办法。”(50)如此再三否认退位密议,是否真的只是为了塞住拥帝势力的悠悠之口,不能不引起民军方面的警觉。

   鉴于事态再陷僵局,相关各方紧急磋商,并采取必要的应急措施。当日孙中山电示伍廷芳,和局万无展期之理,民国将士决意开战,参议院尤极愤激,誓以同心共去共和之障碍。请伍廷芳将清方撤销唐绍仪、不认全权已签之国民会议选举法及提出清帝退位之议以及正式公文通告的优待条件和各项办法,再三反复,实无心于和平,此番开战,其曲在彼之真相,正式对内对外发表。(51)

接到孙中山的电报,伍廷芳提出,段祺瑞等北洋将校已联名奏请共和,而袁内阁来电,据唐绍仪说皆系表面文字,“其实袁运动清帝退位未尝少辍”。昨已电告袁,若停战期满,未得清帝退位确报,优待条件全行作废,须等待其复电。如仍无使清帝退位之意,再行发表所有真相。如此,则清廷争君位不惜流全国之血,必为人道所不容,民国政府希望和平之善意更加昭著于天下,对外可得友邦之同情,对内可激同胞之义愤,更为妥当。(52)同日伍廷芳复电袁世凯,指更定选举法直是翻悔,再度声明,停战到期之前,若仍然未得清廷宣布共和确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桑兵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清帝退位   孙中山     伍廷芳     袁世凯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784.html
文章来源:《学术研究》2018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