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宝虎:有必要确立发展两岸关系的双重目标思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3 次 更新时间:2019-04-01 16:17:46

进入专题: 两岸关系  

尹宝虎  

  

   一、序言

   “统”与“独”的较量一直是近三十年来两岸关系的核心主题。当双方都认定难以短期内实现“统”与“独”时,统独较量又表现为“渐统”与“渐独”的较量。“统”“独”较量历来受外部环境影响。历史地看,“统”“独”对立的产生及发展本身就是近代中国外部关系发展和演变的一种结果。这些外部因素中,美国因素一直占据主要地位,日本因素也发挥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必须看清楚的是,“统”“独”较量过程中,大陆并非处处都属于强势一方。这是因为台湾在政治体制上已与整个西方自由主义形成天然联盟,特别是在安全上美台相互视为盟友,美国(和一定程度上的日本)始终是台独的支持力量,而不是统一的支持力量。尽管美国对“急独”有所防范,台湾对“武统”也有所顾忌,但在“渐统”与“渐独”的较量中,大陆所面对的乃是一个密切合作的美台联盟,以及隐然背后的日台联盟。世人常常听到台湾叫屈大陆“打压”,却未必想到台湾也有联合外力挑衅“欺负”大陆的一面。以和平统一论,大陆唯一可依赖的乃是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努力争取台湾民心,落实两岸一家亲;把解决台湾问题放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来思考。

   在“渐统”和“渐独”的较量中,双方都认定时间站在自己一边,并各有所依恃的理由。认同对方理由者便渐生一种“急统”和“急独”主张,对己方的“渐统”和“渐独”政策不以为然(这里“急统”和“急独”的称谓未必准确,因为主张者自己就不会承认自己的主张过“急”)。“急统”主张者认为,两岸和平统一已经没有可能,台湾不分蓝緑都赞成和寻求独立,不过是“独台”和“台独”的区别;对国民党不必有过分期待,其承认“九二共识”不过是争取大陆惠台举措的手段;柯文哲更是“白皮緑骨”,不宜合作;两岸问题的解决终归要靠武力,或武力胁迫;大陆一门心思准备军事斗争即可,可任由“台独”放肆嚣张,坐等其跨越红线然后一举解决之。“急独”派则亟亟于尽早完成法理“台独”,毕其功于一役,对执政当局渐进“台独”和对付大陆虚与委蛇的态度均不可接受;本次“九合一”选举操作“奥运正名”公投,明年又要加码“台独”公投;推出花样翻新的各类“修宪”动议、“释宪”诉求,以求通过立法、释法或司法实现“台独”;明显违背史实地编制教科书,建立偏狭民族史观,去“中国化”动作不断;对两岸正常交流极力阻挠,对大陆体制和民众极尽污名化;呼吁美国军舰扺台、太平岛出租,恨不能立即让美军占领台湾;宁可不要大陆惠台措施、做美国军购冤大头,总之宁可穷台,也不要经济上过分依赖大陆;一遇中美对抗即见猎心喜,期望中美大打贸易战,巴不得一夕起床,听见中美在空中或者海上发生武力冲突的“喜讯”,以便“台独”可以火中取栗。

   应该说,在如何对待“急统”的问题上,大陆是采取了负责任态度。牢牢把握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主题,出台一系列操之在我的政策,促进两岸经济社会融合发展,维护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大局;强调台湾问题的解决要服从和服务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充分展现耐心、信心和定力。大陆涉台政策并未被“急统”观点左右,“急统”观点也没有形成舆论主流。反观台湾执政当局,一段时间以来放任、姑息甚至纵容“急独”;一些政治人物口不择言,视两岸关系为儿戏;“台独”成为政治正确,非我族类,即无情打压;“台独”与“急独”沆瀣一气,相互推进,构成两岸紧张和可能冲突的主要导火索。

   二、考虑到解决台湾问题长期性和复杂国际背景,确立针对两岸关系发展的双重目标思路

   近期,国民党在“九合一”选举中大胜,台湾内部支持“九二共识”、支持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力量呈上升趋势。但影响两岸关系和“统”“独”较量的整体外部因素却愈加复杂,“统”“独”力量对比并未出现实质和根本性变化。从美国近年发布的国家安全和国防战略报告中可以看出,美国已经视中国为主要战略对手,对中国崛起的疑虑和围堵很有可能呈上升趋势,打台湾牌成为必然的战略选择。美国连续几年通过的国防授权法以及2018年3月、11月先后通过《与台湾交往法》、《亚洲再保证倡议法》,已经为打台湾牌扫除了法律障碍;同时在安全上加大美台合作力道,逐步侵蚀“一中”主权,其配合、支持“渐独”的策略不言自明。台湾不分蓝緑,对美国在安全和国际空间上的合作都难以拒絶。中美在涉台问题上的拉锯角力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台湾问题将长期处于“统”“独”战略相持阶段,难以因为岛内政局一时变化而出现根本性的改善。由于国际关系的复杂性,台湾始终不能自主,这一点从甲午割台以来并没有发生实质变化。台湾与大陆合作程度始终要受到美国因素制约。如果大陆不能出面解决美国因素的影响,则台湾与大陆合作的程度始终是有限的。邓小平、习近平等几代领袖均强调解决台湾问题关键是要靠自身发展,也是基于对这一内外环境的深刻把握。

   有鉴于此,我们有必要明确发展和处理两岸关系的双重战略目标。第一重目标是反“独”促“统”,推动两岸共谋民族统一,实现中国和平统一;第二重目标是促成台湾成为中华民族崛起的积极因素而不是负面因素,推动两岸共谋民族强盛,实现中华民族复兴。上述两项目标存在相互联系、相互交叉,以及互为因果和互为目的的方面,也存在各有侧重、相互区别的内容。如果仅仅只考虑第一重目标,凡事仅仅以近期的“统独”得失为衡量标准,则以“台独”为基本教义的整个民进党系统及其政策都是大陆的对立面,对国民党也不免有难以借力的埋怨,白色力量更不可靠,对两岸现行交往合作的效果也会充满疑虑。“急统”主张者多少只考虑了第一重目标。如果将双重目标综合考虑,则需要将反“独”促“统”放进中华民族复兴的角度和进程来思考。一方面两岸统一为民族复兴的必然要求;另一方面则发展两岸关系要服从和服务于民族复兴,只有民族复兴顺利发展才能有效促进民族统一,两者辩证统一。在当前民族复兴进程中,台湾因素在经济领域尚能维持两岸互利共赢,但在安全和外交领域则始终对整体民族复兴构成负面牵制。这种负面作用既因美台日益深入的安全合作而蚕食国家主权,对大陆构成战略压力,也因大陆日益加紧的军事反制对台湾造成不可承受之重,可谓两岸双输。因此,综合考虑双重目标,就是要在维护“一中”原则的前提下化“敌”为“友”,实现两岸和解,阻止外力介入,避免两岸因安全和国际空间问题陷入敌对;在认识到两岸和平统一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难以达成的现实条件下,促进两岸良性互动与良性合作;既避免台湾成为中华民族复兴过程的战略负资产,也避免大陆始终成为台湾安全的主要敌人。当前落实双重目标的首要任务,对内是阻止民进党“去中国化”进程和各类“台独”图谋,限缩“台独”空间;对外是遏制美台安全合作的层级、程度和速度升级,迟滞和避免两岸问题过早摊牌。

   双重目标的核心在于平衡兼顾两岸统一与民族复兴两项目标,避免顾此失彼、轻重倒置、欲速不达。为此既要坚持“一中”底线,絶不允许“台独”,始终不忘军事斗争准备,随时做好应对内外“台独”势力铤而走险、出现最坏局面的可能;也要注意对台政策需要更加细腻,避免简单化、粗线条,还需要有更加开阔的胸襟和包容。只要平衡地理解和把握上述双重目标,就不难得出结论,对台工作要最大范围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将打击和遏制范围限制在一小撮“台独”核心力量。凡是赞成两岸一中、支持两岸合作者均是团结合作的对象,当前阶段不必过于计较其两岸一中文字表达上的差异和关切,重点关注是否升级美台安全合作、挟洋自重、引狼入室、与大陆为敌。国民党及一切承认“九二共识”的政党和力量是理所当然的合作对象;尽管他们会在台湾安全问题上继续仰赖美国,两岸论述并不尽如人意,但是愿意在美、日和大陆之间维持平衡交往,避免与大陆敌对,显然与完全倒向美国、敌视大陆的民进党有根本区别。台湾正在兴起的一股中间力量,多为蓝緑中间选民、无政党色彩的“白色”选民以及青年人群,其人数规模甚至较之蓝緑基本盘还要大。他们厌恶蓝緑恶斗和政治操弄,构成一股反感意识形态斗争的某种理性力量,也应该成为维护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重要团结合作对象。即便是寻求“台独”的民进党,也并非铁板一块,其内部也有人提出过“宪法一中”、“冻结台独党纲”的主张,此类主张一旦民进党在2020大选中延续失败很有可能再次浮现,可以视为顾忌两岸关系和台湾经济民生而暂缓“台独”操作的“缓独”派。大陆对民进党在政治上采取斗争为主、不予合作的同时,也不妨在态度上有“深緑”与“浅緑”、“台独”与“缓独”、组织与个人、高层与低层的区别对待。在经济社会领域,要牢牢把握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主题,进一步贯彻两岸一家亲,落实台胞同等待遇,促进两岸经济社会融合发展和两岸和平发展制度安排,深化两岸文化交流和共同论述。

   双重目标思路站在民族复兴的道义至高点,对内以两岸和平、民生经济、文化交流、心灵契合为重,有利于遏制“去中国化”进程;对外避免两岸相互为敌、授人以柄,促使台湾以经营两岸关系寻求安全,而不是依赖出卖主权换取美国安全保护,有利于遏制外力蚕食和打“台湾牌”。这一思路既有利于形成更加健康积极的陆、台、美相互关系,也有利于赢得岛内最大多数党派和民众的支持,还有利于民族复兴进程和将复兴成果转化为反“独”促统动能。看似保守,实则是实现和平统一的捷径;与此前大陆提出的和平统一分阶段目标完全契合、相互补充。

   由于两岸长时期的分隔和西方主导国际关系的现实,我们很难期待台湾的所有政党和民众都从整个中华民族的目标和大局来思考问题。但只要承认“九二共识”、认可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一切理性的台湾利益至上者都应该是可以团结合作的对象。为了最大程度扩大团结面,甚至不必过分计较其内心的理念和动机,而主要应看其在实际言行上是否承认两岸一中、认同中华民族,能够与大陆合作,能够理性客观看待大陆,不与大陆为敌。从长远来说,两岸问题的和平解决终归要依赖没有历史包袱和历史恩怨的新一代台湾人,以理性客观的态度做出符合台湾利益的战略抉择。因此,所有承认两岸一中、认同中华民族、秉持理性客观的台湾各界人士都应该是大陆的当然朋友。应该相信,台湾的前途、福祉与尊严离不开中华民族的复兴,凡是理性客观的台湾人士终究能够回归中国认同、欢迎民族复兴。少数公然嚣张或者渐进阴损的“台独”路线奉行者,往往秉持非理性的极端意识形态;他们既是肆意诋毁大陆、诋毁中华民族、积极推行“去中国化”者,也是大陆根深蒂固的敌视者;他们亟亟于引狼入室、挟洋自重;在文化上数典忘祖,在政治上鼠目寸光,在思想方法上陷入主观、偏狭和教条不能自拔。可以预见其发展将逐步式微,其结果也必然走到台湾人民利益的敌对面,为广大台湾同胞所抛弃。这次“九合一”选举结果便是一个证明。

   三、对台湾来说,其自主独立空间是既定的,并非争取得来;维护两岸一中、实现两岸和解最有利于台湾人民真正当家做主

   一个政治实体的“独立”总是在与其他政治实体交往中体现出来的、可以根据自身利益决定自身政策的能力,从来不存在超越现实政治、脱离实际的虚幻政治“独立”。按照主权平等的国际法原则,主权国家之间不分大小其独立性是平等和相等的。但在现实世界里,这种絶对的平等从来没有存在过。殖民时代的帝国主义国家对广大殖民地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而在现实世界里,各国政经实力的强弱往往决定了各自独立性的大小。同等规模人口和经济力量的富国必然比同等规模人口和经济力量的穷国具有更大的潜在独立自主空间,而实际的自主独立空间又与地理位置、地缘政治、民族特性、外交政策选择密切相关。政经强国往往具有更大的内外政策独立性,中小政经实体或者选择服从更大政经强权(如美国的盟国),或者联合起来以自强(如东盟和各类区域组织的会员国),或者在各大强权之间维持平衡。如果以寻求独立自主空间为唯一目标,则选择在强权之间维持平衡为政策首选,当然这也需要高明的外交平衡术。

当前,台湾的最大自主空间只可能由平衡的涉外政策来实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两岸关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76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