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全胜:中美关系的走向及其在半岛、台海问题上的博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70 次 更新时间:2019-03-31 23:44:27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台海问题  

赵全胜  

  

   特朗普自2017年1月上台以来,至今已经两年多了。其多变的对华政策和跌宕起伏的中美关系引起了全球性的关注,中美关系出现了对峙的局面。由美方挑起的对峙局面的出现,其主要含义是中美关系中对抗的因素大于合作,而这种对峙又向着常态化的方向发展。本文首先分析一下当前中美关系的性质,然后再以亚太国际关系中的两个热点问题—朝鲜半岛和台海—为例来对此进行说明。

  

复合型的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最大的可能是复合型,也就是说,竞争与合作并存,但是竞争的因素会更多一点,中美双方会出现一个对峙的局面。这个对峙应该是比较长时间的,而且这个对峙的范围也是全方位的。既有经济贸易领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中美贸易战和高科技战,例如围绕着华为所引发的引人注目的争斗。同时也有所谓的热战,也就是南中国海上的围绕着自由航行所引发的冲突,以及在政治外交领域里面的朝鲜半岛问题和台湾问题。

  

   作为位居第一和第二的两个超大经济体和核大国,中美双方在危机管控和危机预防方面所采取的措施都是非常认真的。但并不排除小规模的局限性的冲突,就好比2001年海南撞机事件。但是这并不是说双方就会打起来,就会真正的把对手视为敌人。这正如美国方面反复强调的,竞争对手并不就代表着敌人。比如,美国和日本,美国和欧盟都有竞争的关系,但不能说他们相互之间是敌人。

  

   中美之间的这种合作与竞争并存的复合关系和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的最大区别在于:美苏关系基本上是一个零和的方式,而中美关系在很多领域里是有这种竞争的性质,但是在很多其他领域里也有双方合作的可能性,这主要表现在要保持一个全球政治、经济、战略各个领域里面的相对稳定性,而中美作为两大强国也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双方携手来共同维持这个稳定局面对每一方面都是有好处的。双方如果发生军事冲突,或者发生贸易战,结果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冲突的结果也许会使一方受的损失大一点,比如中美贸易战期间中方的损失就更明显一点。但这并不是说另一方就不受损失,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也是十分明显的。现在和冷战时期另外一个最大的不同,就是双方在意识形态领域里都有一定的灵活性。比如都强调市场经济,中国也在进行各种各样的改革。这也就是说我不认为中美之间会重蹈美苏之间冷战局面的原因。

  

特朗普的三箭齐发


   特朗普到对华政策可谓“三箭齐发”,自就任以来即认定中国在未来将是美国在国际上的竞争对手而非合作伙伴。特朗普的第一支“箭”射向经济贸易领域,即以经贸手段打压中国经济。特朗普希望用此支“箭”可以扭转多年来中美贸易的不平衡,进而消减美国的对华贸易赤字。特朗普的第二支”箭“则是指向军事战略方面。具体而言,特朗普提出要正式与日本,印度以及澳大利亚等国一起启动印太战略。这一点在南海体现的极为充分,特朗普继承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提出的“自由航行”口号,增派军舰进入南海海域,甚至派遣航母编队进入南沙群岛和过去从未驶入过的西沙群岛等中国重要海域。而特朗普的最后一支箭则直指政治外交领域。“台湾旅行法案”仅用三个月就紧锣密鼓地以“快三步”的方式通过,最后特朗普还签了字。这其中的目的就是提升台美关系,把台湾作为其印太战略的重要抓手。

  

   中美贸易战反映了美国方面三个方面的焦虑。第一,多年来积累的美国方面的贸易赤字使美方认为中方占了美国的便宜。第二,中国高科技的迅速发展,使美方认为中国有可能在高科技领域,比如像华为的5G,会影响美方在全球的主导地位。第三,中国虽然是市场经济,但是政府主导下的国有企业仍然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特别是在发展高科技和战领海外市场这几个方面。这对美国造成了重大的冲击。美方现在提出要改革中国国内的经济结构就是从这样的一个考虑出发的。其实从中国方面的考虑来说,它当然有继承当年社会主义那一套做法的一面,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中国在很大程度上也沿袭了日本(以及亚洲四小龙)所采取的国家主导型发展战略这样的一种经济模式。

  

   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开展直接体现在了美国军力调整的事实上。美国海军作为美国武装力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原来是两洋平衡作战,太平洋大西洋各投放兵力百分之五十,现在比例是六十和四十。由此可见美国政府对于重新掌握亚太地区主导权的决心。与此同时,中美关系又由于孟晚舟和华为事件而受重挫。美国特别瞄准中国的华为等高科技部门,规定中国涉及“2025计划”的项目,都不能参与国防部相关的合作。同时在夏威夷海域的环太平洋军演拒绝邀请中国,理由是中国在南海建岛。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也开始高调打“台湾牌”,以及美国国会加紧运作邀请蔡英文访问华盛顿,都体现出用美台关系升级来牵制中国的战略。

  

   若要进一步考察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则美国国内因素亦不可忽视。特朗普的上台对美国国内政策的最大影响就是将美利坚合众国变成“美利坚分裂国”,支持者与反对者两派旗帜鲜明,党争不断。特朗普对前任奥巴马的政策可以归纳为“逢奥必反“。特朗普一上台就退出TPP,挑战NAFTA,在台湾问题上不按常理出牌也是在情理之中。就美国国内政治而言,最惹人关注的就是对通俄门的调查。“特普会”之后,美国的众多政治家与媒体都谴责其为“叛国行为”,使得他给公众一种岌岌可危的形象。如此一来,他必须在外交领域有所建树以缓和国内质疑之声。为此甚至可以不惜挑起重大国际纠纷。在此背景下,特朗普急于在外交战场上出彩,以转移国内舆论压力。2018年夏天和2019年春他坚持与金正恩两次会面就是其外交思维的一个重要体现。而且特朗普并不满足于只担任一届总统,已经明确表示要连选连任的意向。所以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包括对华政策,当然要为其国内考量服务。

  

中美两大热点地区博弈:朝鲜半岛与台海


   东亚国际关系自1895年马关条约之后,大国在两个热点地区--朝鲜半岛问题和台湾海峡—的博弈就从来没有中止过。近代史以来,中美两大国在这两个热点地区不但卷入甚深,而且是直接的当事人,而这两个地区也就成为中美之间的博弈焦点。

  

   朝鲜半岛

  

   中美两国在朝鲜半岛上有三个最大公约数,也就是中美之间的共识:第一,朝鲜半岛必须无核化;第二,朝鲜半岛要保持一定程度上的自主性,不能投入任何一个大国的怀抱;第三,朝鲜半岛的经济发展是对地区稳定和经济繁荣有有正面作用的,应该鼓励和支持。

  

   当然,中美双方也有不同的考量。美好的愿望都是有的,但出发的角度不同,所期待的结果也就不同。从中国方面来看,希望能看到美国势力大幅度减退,最起码美国军队不应该继续驻扎在半岛上。而美国在这个问题上,最起码在短期内还是要把这只脚伸到东亚地区,也就是要在日本和朝鲜半岛驻军, 因此並不一定真的希望半岛问题完全得到解決。中国则不愿意看到半岛被美国在中美竞争中利用,特别是不希望半岛在军事战略上干预到中方的利益,例如萨德问题。而美国在这一地区实行的是其最近发展起来的印太战略,主要目标是和中国的竞争,只靠自己是不行的,还要依靠盟友和朋友。

  

   中美从各自的国家利益出发,都不希望真正看到朝鲜半岛的统一,但两国领导人也十分明白,半岛的命运最终还是要由南北各自的人民,以及双方的合作来解决。就好比当年的东西德一样。大国的干预,虽然有作用,但历史时刻到来的时候阻挡是没有用的。所以如果南北韩真正出现统一的态势,中美当然也就乐见其成,并在这个过程中,确保自己的利益得到最大限度的维护。在决定半岛今后命运的问题上,中美之间在大框架方面的合作(例如停战协议)都是必不可少的。

  

   “台湾牌”

  

   2018年美国一再出台所谓的“友台政策”。 特朗普的“台湾牌”主要是在政治外交领域。这其中的目的就是提升台美关系,把台湾作为其印太战略的重要抓手。中国跟美国谈判的时候总是提三个文件 ——《中美建交公报》,《上海公报》和《八一七公报》。而美国强调的是1979年的《与台湾关系法》 和2018年通过的《台湾旅行法》,声称这是美国国会通过的法律,法律地位高于中美三个文件。华盛顿还通过了7000亿美元国防授权法。这是历史上最高的数额,增幅为2.6%。另外,涉台部分提出了非常具体的美台关系升级行动,比如美军与台军共同训练,共同演习。再有就是多年来延续下来的对台军售,现在不仅要延续,还要升级加码。美国国会亦出现了邀请蔡到华盛顿讲演的呼声。

  

   特朗普政府的对台新政,特别是《台湾旅行法》的签署,无疑正在跨越中美关系的红线。如果进一步地发展,将把中美关系引向不可避免的冲突。当前台海形势出现了四个“不会改变”的发展趋势。第一个就是美国把中国视为战略对手的共识不会改变。其次,蔡的”台独”倾向不会改变。第三,特朗普打台湾牌也不会改变。第四,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主权立场不会改变。如果沿着这四个不会改变发展下去,会发生什么状况呢?  从北京方面来看,在这个问题上已经没有多少空间可以退让了。2018年8月美国政府声称要给刚刚与台湾断交转而和大陆建交的萨尔瓦多以惩治,就是中美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对峙的一个最新警讯。

  

   特朗普的对台新政策,有“变”的部分也有“不变”的部分。“不变”在于它并没有放弃“一个中国”的政策框架,尽管已经出现了空心化的现象。那么“变”的部分是什么?是现在对台湾的很多具体做法。特朗普一上任就与蔡通电话,这是史无前例的。美国到台湾访问的人员,有美国国务院助卿,有局级干部,甚至还有副部级干部。这样的情况以前也有,但是双方都不声张,现在美台官方来往变得“光明正大”,因为这是美国国内法允许的行为。另外,美国军舰停靠高雄港以及在太平岛获得补给这样的行动虽然目前还没有可能,但也已经作为一个话题开始讨论。

  

除了美国方面,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台湾的岛内政治。在马英九时代,美国利用台湾来对抗中国大陆的政策不符合蓝营的基本政治理念。所以马英九也不可能接手。而到了蔡时期,执政的民进党不但把美国视为保障台湾安全的屏障,而且是台湾“独立”的保护伞。蔡上台以后,不仅用一系列行动来呼应特朗普,而且还主动在美台关系中起作用,包括打电话游说各方。以前奥巴马虽然也试图实现亚太再平衡,但是他没拿台湾来说事,现在特朗普对台新政则有很大不同。台湾成为与中国博弈的一个很突出的谈判筹码(bargaining chips)。(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台海问题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741.html
文章来源: 海外看世界 公众号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