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雪瑞:“一带一路”战略下我国民族地区新型城镇化发展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9 次 更新时间:2019-03-30 00:41:11

进入专题: 一带一路   新型城镇化   民族地区  

张雪瑞  
也取得了显著成果,但还是出现了明显的“文化变异”现象,比如具有深厚民族文化底蕴的金平县、屏边县在城镇化建设过程中只是凸显了口岸边境特色和自然风光,而没有有效彰显苗族、彝族、傣族等独特民族文化[33]。在壮汉苗彝仡佬族聚居的广西隆林各族自治县,几乎没有一条街或一栋高楼具有民族特色设计风格,也鲜见具有民族元素的图腾、吉祥物等图案,沿街重要路口也没有民族文化的标志性雕塑[34]。

   第五,生态环境退化问题严重。民族地区大多地处“生态环境脆弱带”,抗干扰能力弱[35],在粗放型的城镇化建设中更是不堪重负。以开发资源为驱动的粗放型城镇化更多的是攫取自然资源,而很少去反哺或弥补生态环境,使得原本脆弱的民族地区生态环境日益脆弱,甚至付出了惨痛的生态代价。比如我国重庆渝东南民族地区为了“工业兴县”,极力倡导大工业、大招商、大发展的道路,结果使植被大面积破坏,水土流失严重,大量田土荒漠化、石漠化;工业废水、废弃物的排放,导致环境恶化,生态失调[36]。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个案,在民族地区具有普遍性,比如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在城镇化建设过程中出现了湿地大面积干涸、草地“三化”严重、地质灾害因素增多、水土流失加剧等生态环境退化问题[37]。

  

   三、“一带一路”战略下我国民族地区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对策

  

   综上问题而言,我国民族地区的城镇化依然没有摆脱“重数量、轻质量”的模式,没有把发展重心真正落实到“人”上,更没有把民族地区的共性特征和区域特色有机融合到城镇化建设中。在“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民族地区新型城镇化建设既要考虑基于历史地理因素差异的自然生态硬环境,也要考虑基于社会经济发展、文化传统积淀、政策制度制定的软环境[38],从方向、模式、制度层面开拓创新,走出一条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城镇化道路。

   第一,结合“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做好顶层设计,构建民族地区新型城镇化的创新模式。民族地区要从根本上改变由外力助推的单一发展模式,而逐步过渡到以内力为主导、外力为辅助的双轮驱动模式。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中,民族地区不能再主要依靠“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政策等外力因素来“硬推”城镇化,而要借助政策优势,通过“一带一路”沿线民族地区产业发展、文化传承、制度创新等内力因素来“和谐促生”城镇化。一方面,要促进民族地区城镇发展与产业支撑、人口集聚、就业转移以及传承文化相统一,最终实现产业结构合理、文化特色突出、城乡融合的新型城镇化道路;另一方面,要促进民族地区城镇化与生态环境以及与社会经济的协调发展,最终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以及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

   第二,在现有城镇化基础上,走兼顾空间“公平效率”的倾斜化城镇化道路。空间是城镇化建设的载体,合理的城镇空间布局能够有效引导资源要素的自由流动和合理配置。在“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民族地区要以国家层次的专项规划为指导,依据现有的城镇化空间布局基础,构建“区域特色城市群—区域中心城市—特色完整民族城镇”递进的合理空间体系,既要以现有省域中心城市为核心积极打造“南宁—贵阳—昆明”大西南民族特色城市群、“兰州—西宁—拉萨”黄河上三角民族特色城市群以及呼和浩特民族都市圈、乌鲁木齐都市圈等,也要利用核心城市圈或城市群的辐射影响力,通过“交通组织一体化、文化发展一体化、产业布局一体化、公共服务一体化、文化认同一体化、社会保障一体化”等措施带动“一带一路”沿线小城镇的发展,并通过工业与农业、城市与乡村、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的深度融合,打破固有的二元结构,着力形成兼具“均好性”与“有序性”的民族地区生产力结构体系。

   第三,基于“一带一路”政策驱动,走“产城、产镇、产村互动”的一体化城镇化道路。“一带一路”政策的实施会给沿线地带民族地区工业、农业、服务业的发展带来新的机遇,因此民族地区一方面要结合“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国际新需求,既要进一步提升现有第二产业优势,也要挖掘打造新兴产业的优势,确保产业国际竞争力的不断提高,进而提高就业者的收入水平,同时也创造更多的劳动就业机会;另一方面,民族地区要坚持从“规模导向”向“就业导向”转变的产业发展思路,将充分就业和民生福祉作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核心,通过“产城一体、产镇联动、产村融合”三产联动机制提高就业延续性,提高本地就业,推动民族地区农牧民的市民化进程。

   第四,深挖民族文化资源,走“文化传承与民族交融”的和谐城镇化道路。民族地区拥有璀璨丰富的少数民族文化,但城镇化建设与这些文化并没有有效融入,因此在城镇化建设中民族地区一定要发挥文化资源丰富的优势,打造具有民族文化特色的产业,摒弃以前“以牺牲普遍价值文化信息为前提的发展方式”[39],注重文化资源的深度挖掘,尤其要寻求“一带一路”历史文化与当代民族文化的结合点,传承不同区域的优秀文化特色。除此之外,在具体建设过程中,要根据民族地区特殊的习俗、历史、宗教和生活习惯,因地制宜地设计产业流程、工作步骤和相关要求,以新型城镇化促进文化认同、民族交融。

   第五,注重生态环境保护,走低碳节能的绿色城镇化道路。首先,整个民族地区要重视生态保护基础设施建设,特别在生态承受力极为脆弱的地区要加大建设力度,保证绿色城镇化的延续性。其次,利用“一带一路”战略带来的发展契机,鼓励发展基于新能源的节能环保产业,减少对自然环境的侵害。另外,在大力倡导循环经济模式的基础上,引进先进的现代化环保设备,既要减少城镇化建设对生态资源的依赖性和破坏性,也要对园区内相对集中的污染垃圾进行深度处理。最后,要在整个民族地区进行深入的生态环境保护知识宣传,在提高民众生态环境保护能力的基础上,强化其生态保护意识,使其在日常生活中践行节能环保观念,逐步形成“从我做起、建设守护美好家园”的格局思想。

   作者简介:张雪瑞,男,内蒙古包头人,内蒙古科技大学包头师范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马克思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研究。

   参考文献:

   [1]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世界银行联合课题组.中国:推进高效、包容、可持续的城镇化[R].北京:中国发展出版社,2014:5-41.

   [2]王宾,李群.“十三五”时期中国新型城镇化发展速度研究[J].重庆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31(1):45-51.

   [3]陈锡文.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N].人民日报,2015-12-07(7).

   [4]张鸿雁.论当代中国城乡多梯度社会文化类型与社会结构变迁—依据“社会事实”对“二元结构”的重新认知[J].南京社会科学,2007,(9):74-80.

   [5]倪鹏飞,杨继瑞,李超等.中国城市化的结构效应与发展转型——“大国城市化前沿国际问题学术论文”综述[J]经济研究,2014,(7):189-192.

   [6]孙永正.加快新型城镇化进程的困境与对策[J].经济问题,2017,(2):56-62.

   [7]王明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际制度基础[J].东北亚论坛,2015,(6):77-90,126.

   [8]刘国斌.“一带一路”建设与新型城镇化联动发展战略研究[J].东北亚论坛,2017,(2):118-126.

   [9]李雪梅,闫海龙,王伯礼.丝绸之路经济带:新疆的布局和策略[J].开放导报,2014,(2):29-30.

   [10]张磊.“一带一路”战略与中国少数民族地区社会经济发展[J].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43(4):70-77.

   [11]倪鹏飞.新型城镇化的基本模式、具体路径与推进对策[J].江海学刊,2013,(1):87-94.

   [12]房冠辛,张鸿雁.新型城镇化的核心价值与民族地区新型城镇化发展路径[J].民族研究,2005,(1):13-24.

   [13]吴良镛.论中国建筑文化研究与创造的历史任务[J].城市规划,2003,27(1):12-16.

   [14]王志远.“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国际背景、空间延伸与战略内涵[J].东北亚论坛,2015,(5):24-35.

   [15]马艳.少数民族地区新型城镇化建设浅析[J].人民论坛,2015,(11):164-166.

   [16]肖应明.时代化视角下少数民族地区城镇化探析[J].经济问题探索,2014,(6):38-43.

   [17]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印发自治区“十三五”新型城镇化规划的通知[EB/OL](2017-01-18)[2017-08-05].http://www.nmg.gov.cn/xxgkml/zzgzf/201701/t20170118_595126.html.

   [18]卢守亭.城市化进程中东北少数民族人口迁移流动状况分析[J].满族研究,2009,(1):1-7.

   [19]柳建文.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少数民族城镇化问题探索[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11):16-22.

   [20]赵秀清,白永平.内蒙古城镇化综合水平空间格局演变及驱动因子分析[J].干旱区资源与环境,2016,30(4):14-23.

   [21]杨肃昌,刘巍文.我国少数民族城镇化族际差异问题实证研究——基于最近两次人口普查结果[J].中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22(5):77-85.

   [22]朱鹏华,刘学侠.新型城镇化:基础、问题与路径[J].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17,21(1):114-122.

   [23]陆大道,姚士谋,李国平等.基于我国国情的城镇化过程综合分析[J].经济地理,2007,27(6):883-887.

   [24]何为,黄贤金.半城市化: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两类异化现象研究[J].城市规划学刊,2012,(2):24-32.

   [25]王春光.农村流动人口的“半城市化”问题研究[J].社会学研究,2006,(5):107-122,244.

   [26]焦开山.中国少数民族人口的城镇化水平及其发展趋势[J].民族研究,2014,(4):36-48.

   [27]焦晓云.略论平稳推进城镇化建设[J].当代经济管理,2014,(9):28.

   [28]薛选登,张一方.新型城镇化进程中“逆城镇化”的新态势与路径探讨[J].经济纵横,2017,(1):36-39.

   [29]李爱民.中国半城镇化研究[J].人口研究,2013,37(4):80-91.

   [30]何明.当下民族文化保护与开发的复调逻辑——基于少数民族村寨旅游与艺术展演实践的分析[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40(1):58-64.

   [31]廖永伦.新型城镇化背景下民族文化保护利用研究——以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为例[J].贵州民族研究,2016,(2):51-56.

   [32]秦德智,赵德森,邵慧敏.民族文化与城镇化的双螺旋耦合机制研究[J].思想战线,2016,(2):168-172.

   [33]王丽云,王华荣.边疆民族地区城镇化建设中民族文化遗产保护的思考——以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为例[J].红河学院学报,2015,13(3):27-30.

   [34]黄启学,赵静.城镇化背景下民族自治地方的文化传承发展问题[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4,35(8):32-37.

   [35]杨玉文.民族地区城镇化的生态效应研究[J].生态经济,2015,31(6):80-91.

   [36]章君,李俊峰.基于少数民族视角的新型城镇化与生态环境保护协同发展探究——以重庆渝东南为例[J].贵州商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5,28(2):73-78.

   [37]姚志春.甘肃少数民族地区城镇化与生态环境保护协调发展研究——以甘南州为例[J].兰州商学院学报,2014,30(1):73-79.

   [38]张冬梅.民族地区如何推进特色新型城镇化[N].中国民族报,2014-12-21.

  

  

  

    进入专题: 一带一路   新型城镇化   民族地区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729.html
文章来源: 《黑龙江民族丛刊》 2018年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