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朋:权力监督制约的政治生态规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7 次 更新时间:2019-03-28 00:14:07

进入专题: 国家治理     权力监督制约  

陈朋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实行的第一书记可以粗略地看作“一把手”的雏形。如1962年1月,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说:“在党委内部只应当实行民主集中制。第一书记同其他书记和委员之间是少数服从多数。”[24]随后,刘少奇也做过类似阐述。他说:“不论是做一把手,还是二把手、三把手,都要在这个问题上(民主集中制)起作用。”[25]党的十三大以后,不再提及“第一书记”,直接使用“一把手”的提法逐渐增多起来。这种情况一直延续至今。从当前对这一概念所使用的情况看,“一把手”主要指两种情况:要么是指一个地区的党政主要负责人,要么是指一个单位的党政主要负责人及其下属部门的负责人。既然是“一把手”,其手上掌握的资源和权力自然就多。因此,权力腐败的空间和机会也会随之增多。事实上,从一些地方或领域政治生态恶化的情况看,“一把手”权力腐败是最为突出的污染源。2017年3月,笔者在江苏开展县委书记队伍建设大型专题调研期间,一些受访县委书记就提出,“一把手”的用权意识、用权行为对一个县域发展的影响非常大,堪称“千金一顶”。如果这个地区的“一把手”作风霸道、专横跋扈,那么这个地区的政治生态就会受到严重破坏。比如,中央纪委对苏荣的通报中就指出,无视党的政治规矩,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大肆卖官鬻爵,带坏干部队伍,败坏社会风气。这就是“一把手”权力腐败对当地政治生态的极大破坏。由此可见,在讨论权力监督制约的政治生态规律时,必须抓住“一把手”这个命门。如何实现对“一把手”权力的监督制约,主要节点在于两个方面:科学定权、合理分权。就科学定权而言,简而言之就是科学界定“一把手”的权力清单,把“一把手”享有哪些权力以及权力边界和行使方式都具体化、明晰化。实际上,很多地方已经开始进行探索,并取得积极成效。其最大的效能就是减少“一把手”任性用权。就合理分权而言,就是运用权力分解的办法对通常情况下“一把手”所享有的人、财、物等重大事项决策权进行适度分化,减少重要权力集中在“一把手”手上而出现的腐败风险。比如,重庆等地探索的“副职分管、正职监管、集体领导、民主用权”的权力制衡机制就是值得总结推广的成功经验。

   (二)坚持有序推进

   推动权力的监督制约既需要转变思维观念,又需要革新完善体制机制,还需要掌握科学合理的操作技术。在思想观念和制度体系均得以建构的情况下,推进的技巧至关重要。从党的十八大以来腐败治理的基本理路看,“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机制是重要的制度设计。正如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指出的,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这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从时序方略上对反对权力腐败提出的推进策略。从表面上看,这三者只有一字之差,但实际上蕴含丰富的内在逻辑关联和推进策略。“不敢腐”主要是通过加大腐败的惩治力度,形成巨大震慑,预设的是基础层面的反腐期待;“不能腐”主要是通过加强制度建设消除权力妄为的机会和条件,预设的是中观层面的反腐设计;“不想腐”主要是筑牢思想道德防线,从内心深处降低腐败的心理预期,预设的是最高境界的反腐规划。显然,这三者之间是一种依次递进的关系。正如《大戴礼记·礼察》所言:“礼者禁于将然之前,而法者禁于已然之后。”而“刑生力,力生强,强生威,威生德”“世之廉者有三,有见理明而不妄取者,有尚名节而不苟取者,有畏法律保禄位而不敢取者”等警示名言说的也是同样的道理。特别是“不想腐”机制,它彰显的是一种警醒用权的境界。它告诉人们,对权力的监督制约并不仅仅在于外力,还须从思想灵魂深处的自我约束和省思。事实证明,从“不敢腐”到“不能腐”再到“不想腐”的推进时序和策略是卓有成效的。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共产党“坚持反腐败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定不移‘打虎’、‘拍蝇’、‘猎狐’,不敢腐的目标初步实现,不能腐的笼子越扎越牢,不想腐的堤坝正在构筑,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3]8。这说明,对于权力的监督制约,一如既往地需要遵循这一循序渐进的演化逻辑。

  

  

    进入专题: 国家治理     权力监督制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694.html
文章来源:《行政论坛》 2018年03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