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力刚:和调度以自娱—— 加京锻炼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2 次 更新时间:2019-03-26 06:44:13

进入专题: 渥太华  

郑力刚  

   一. 题记

  

   这篇文章动笔是2009年年初,当时写到越野滑雪就写不下去了,因为越野滑雪有太多的可写。扔在一边都有九年多了。前些日子写了一篇有关自己越野滑雪的文章《翻山越岭 — 越野滑雪记》。有不少朋友读后问起我在不滑雪的季节的运动,于是想起这篇没有完成的旧作。从抽屉里找出来,抖落多年的积尘,再加几篇新的,于是有了这篇不包括越野滑雪的“运动记”。

  

   二. Firemen, you are my hero! (救火队员,你们是我的英雄!)

  

   渥太华实在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城市。这个城市有两条天然的河(Ottawa River and Rideau River)再加上一条运河在城市中/边流过。每条河的两边都修有极好的自行车道供人沿河骑车,散步,轮滑(inline skating);和大片大片修剪得很好的草地。宽阔的渥太华河河面上有许多帆船,还有很多人在风帆冲浪;Rideau 河里有成群的野鸭和一对一对的白天鹅在从容地戏水;运河中不时有各地来的游船徐徐地穿过城市,经过多级船闸后开到渥太华河。渥太华还是北美最著名的郁金香生长的城市,每年有上百万只郁金香在此开花,大部分就集中在运河经过的一个湖边(Dows Lake)。

  

   每年一次的渥太华赛跑周末(Ottawa Race Weekend)在5月的第三个周末举行。许多年马拉松赛的路程就是沿着运河以及Dows Lake跑上两圈(近几年是渥太华河岸再加上运河和Dows Lake一圈),半马拉松赛就是一圈。如画的风景,平缓的地势,一流的组织,热情的市民使得这赛事成为一个喜爱跑步的人的盛大节日,每年有成千上万的人参加包括从肯尼亚,埃塞俄比亚,俄国(女子)等国来的世界一流选手。项目有马拉松赛,半马拉松赛,10公里,5公里,以及鼓励家庭和小孩参与的2公里;跑步之外还有轮滑的马拉松赛(近几年仿佛不再有了)以及为残疾人设立的轮椅马拉松赛。有好几年,因为报名的人太多了,组委会不得不限制有些项目(一般是半马拉松和10公里)的参与人数。许多参与者都积极向亲友,同事,同学,社区为儿童医院募捐,使得这一赛事更有意义。

  

   亲眼看肯尼亚,埃塞俄比亚这些一流的马拉松运动员比赛和在电视上看是很不一样的。电视上,特别是高精度的电视上,你可以看到他们的表情,甚至他们的汗珠,但却不太容易感受他们的速度和现场的气氛。有好几次在现场,我看到他们远远地跑过来,确切地说,我当时感到的是一种超现实的现象:远远地,他们,仿佛是只有两片肺,两只脚,和头的神灵,在空气中漂游过来(Gods with only lungs and legs drafting in air)而不是从路上跑过来。

  

   我连续参加过五年的半马拉松赛。半马拉松赛是每年赛事中人数最多的项目,每次都有三千以上的人参加。半马拉松赛是马拉松赛起跑两小时后开始,因为参与的人太多的缘故,好几次枪响了五分钟后我才能从等候的地方慢慢地移到起跑线,开始跑。我最好的成绩是一小时三十六分钟。另还有两次是一小时四十分钟。因为马拉松赛是沿着运河和Dows Lake跑两圈的缘故,我们这些跑半马拉松赛的常常可以赶上许多马拉松赛跑的慢的人,但恰恰是这些人不时令我感动不已。

  

   有一年,三位救火队员决定身穿全幅救火服,头戴救火盔,脚着救火靴,扛着灭火器械参加马拉松赛,他们此举是为儿童医院捐款。当我看到他们时,他们已出发近三个小时了。沉重的器械,厚沉的装束,在太阳下的他们早已汗流夹背,每行一步都不容易,而且越到后面越困难,以这个速度,至少还得再要三,四个小时。沿途热情的市民不时向他们致意,为他们鼓劲。我从他们身边跑过时,看到他们那专注的神情,不屈的意志,不由得从心底里大声呼出:“Firemen, you are my hero!”(救火队员,你们是我的英雄!)。

  

   三. Dr. Deer’s Master Class (鹿博士的大师课)

  

   我们研究中心的人员分为研究员,工程师,技术工人等几类。大部分研究员都有博士学位,特别是我刚工作的那几年。这些有博士学位的研究员办公室的门牌,比起其他人来,大部分都多了一点名堂,就是在名字前有Dr. 比方说,John Smith如果有博士学位的话,他的门牌就成了Dr. John Smith,好像有了一块遮羞布;反之,就只有赤裸裸的John Smith放在那里,让人一览无余。诚然,大家都知道,此干能源的Dr. John Smith和那个有行医执照的Dr. John Smith的Dr. 含金量是很不一样的,后者可以是前者的好几倍。尽管如此,礼多人不怪,有一个Dr. 总比没有好听,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可以取得点吓唬人的作用。

  

   Dave W君的等级分类是general labour,用中文白话来说,就是“苦力”的意思,而且我们研究中心只有他一人是此“成份”。尽管W君“出身不好”,但他却是一位心高气傲,敢作敢为的汉子(有次他的一位朋友抱怨办公室不够大,他转身就出去拿了一电锯回来,在墙壁开了个大洞,将他朋友的办公室扩大)。有天他意识到人家的门牌大都是Dr. 的干活,气不打一处来,自作主张,把Dr.加在自己的门牌Dave W前面,愣是给自己授了个荣誉博士。

  

   我刚到中心的时候,听某些高级管理人员动不动就说我们中心是世界级的(world class),不免诚惶诚恐,像刘姥姥一进大观园那样唯有点头念佛而已,见了谁都叫Dr.,除了Dave W君;因为此君看起来像个粗汉(就像水浒梁山那些好汉)。这种见谁都磕头的做法,有时也闹出笑话来,而且可以是长达十几年的笑话。

  

   S.H.君是我们所最高级研究员之一,此君也的确能呼风唤雨,不时展现一下他的领袖能力,告诉你今天应该做这个课题,明天必须注意另一个方向的发展;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位人物,对其恭敬有加。但是如果你问他问题的话,他会说这个问题一分钟就可以解释清楚,而他永远是不会有这一分钟的,因为他这一分钟是为部长或记者准备的,你并没有在他的时间预算里。对于这样一位仁兄,我自然称其为Dr. S. H. ,而且这Dr. 一叫就是十几年。有天一位同事颇为好奇地问我为什么称 S. H. 君为Dr. S. H.,我说从我第一次和他说话就这样称呼他,都好几年了。这位同事笑了一笑,说Dr. Ligang(力刚博士),你封了S. H. 君一个荣誉博士!

  

   有一个夏天的中午,我一人在林子里跑步。突然从林子里面跑出两只小鹿,这于我并不是意外的事情。但使我惊喜的是,它们不是穿过林间小道到林的另一边去,而是在我前面跑起来。我赶紧拼尽全力跟在它们之后。这两只可爱的小鹿跑得十分潇洒自如,动作连贯到位,仿佛是第一次见到自然里还有人这种怪物如此笨拙地跑动,要给我上一课似的。这两只小鹿在我前面跑了大约三十几米后,才钻进林子里和我不告而别。我回到所里告诉和我常跑步的A.R. 君,他笑道说,你真幸运,Dr. Deer(鹿博士) 给你单独上了一堂大师课!

  

   四. Dr. 10K, you have a very long way to go! (万米博士,你还有很远要跑)

  

   很多年前,我每天上班的中午如果不是到树林里越野滑雪,就是跑上10公里。如果能够滑雪,我是绝不会去跑步的。周末的两天,如果能够滑雪的话,我一定会到山里去越野滑雪,而且会比周日强度更大,距离更远。这是因为滑雪不像跑步,是不太容易导致关节受损,肌肉拉伤的。但是如果我一个星期在周日已跑了50公里的话,周末我一般是不会再去跑步的,我仿佛觉得身体需要休息和恢复;如果再加上二,三十公里,有可能会增加身体受伤的机会,万一真的受伤,很长一段时期不能运动,那真是不值。

  

   一天在树林里跑步时邂逅也在那里跑步的Jeff君。Jeff在跑步的圈子里蛮有名气的。他每天从家里跑上近15公里去上班,下班的时候又跑回来。一天下来,三十来公里。而且他周末也不间断,往往跑更长的距离。他多次参加世上最有名的Boston马拉松比赛,时间总是在二小时四十分左右。能在树林里碰到这位仁兄是奇遇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在树林里跑步,更何况我也有不少有关跑步的问题可以向他请教。我不由得停下来,叫了他一声。他转过身来,和我握手,很有兴趣地回答了我有关长跑的问题,比方说跑完之后应该做些什么伸展运动,平常可以做些什么别的运动,怎样调理和保护等等,最后他问我每周跑多少公里。我告诉他每周是50公里或多一点。他听了笑了一笑,告诉我如果想在马拉松比赛中跑出好的成绩,每周至少要跑120公里以上,实在不行也要有100公里。我听了也笑了一笑,告诉Jeff我并没有打算参加马拉松赛,更没有指望在其中取得好成绩;再有我每天也只有中午这一小时能够锻炼,于可以利用的时间来说,周日最多也就是 50 公里。周末一要和孩子在一起,二要做点家务,三要恢复。这 50 公里也的确是上限了。

  

   回到研究所我告诉Dr. Tony这林中咨询,Dr. Tony听后故作惊讶地对我很夸张地说:“Dr. 10K, you have a very long way to go this weekend! ”(万米博士,这周末你还有很远要跑)。

  

   五. Anything under four thousand dollars is garbage (四千块以下的都是垃圾)

  

   Joe K君是位非常有意志的人。他认准的事是一定要做的,任何东西都不能动摇他要把这事做好的决心。在2000年,他认真地开始跑起步来,常和我一起在中午跑上10公里,冬天更是和我一起每天中午在树林里越野滑雪。他更是喜欢比赛,三年里参加了五次马拉松赛:渥太华二次,柏林,纽约,Boston各一次。这位虔诚的天主教信徒常常如数家珍地告诉我一些我相信他引以为自豪的统计数字,如在人口中,参加过一次马拉松赛的人是千分之五,但参加过二次马拉松赛的人只有万分之二,参加过三次以上的人竟只有十万分之四!

  

   有天Joe 告诉我他换了个带游泳池的房子并买了一辆高级自行车,花了二千块钱,准备参加渥太华地区的三项比赛(2公里游泳,90公里自行车,半马拉松),鼓动我也去参加。我告诉他我游泳很差,连初级水平都到不了;我有一辆100块钱的自行车,平常骑骑挺好,但要我花二千块钱买一辆那种一个手指可以提起来的自行车,我是永远不会知道这钱是在什么地方的。

  

他三项比赛完后的第二天又和我一起在树林里跑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渥太华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65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