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海南:智利之南,边城蓬塔

——《南美西岸》之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6 次 更新时间:2019-03-18 23:26:25

进入专题: 智利  

邓海南  

  

   2015年的南极之行,我是从阿根廷小城乌斯怀亚出发的。乌斯怀亚是南美洲最南端的城市,却不是南美洲最南端的地方。乌斯怀亚所在的火地岛主岛分属阿、智两国。乌斯怀亚面临比格尔海峡,海峡对面的群岛屿和海域,还有南美洲最南端的海岬合恩角,都属于智利。

  

   火地岛所在的那一大片区域被早期的欧洲探险家们叫做巴塔哥尼亚,意为“大脚”。而火地岛又真像是一只大脚,由一条垂直的国界线一分为二,脚背和脚尖属于阿根廷,脚跟和脚踝则归智利所有。那一次从阿根廷最南端的港口登船,却使我对更南端的智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心想着日后有机会一定要到智利一游。四年以后,我果真来到了智利最南端的城市、与火地岛隔麦哲伦海峡相望的蓬塔阿雷纳斯。

  

   火地岛的上部、下方和中间有三条海峡,分别与航海史上的三位著名人物有关。

  

   火地岛上部的海峡呈不规则的S形,五百年前的1519年,麦哲伦开始了他的环球航行,一年后在南纬50度50分处的大西洋岸绕进入了这条未知航道,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率舰队在这个弯弯绕且有众多分岔的迷宫海峡里左冲右突上下求索,终于找准路径通过了最窄处只有两英里宽的魔瓶之颈,成功地进入了一片全新的大洋,那大洋被他称为太平洋,他身后的海峡便被命名为麦哲伦。

  

   火地群岛下方合恩角之南,与南极半岛遥遥相对的那片宽阔海峡,就是风急浪高的德雷克海峡。在麦哲伦环球航行58年之后,英国海军将领德雷克率舰队来到了南美洲的最南端,但是合恩角前的狂风巨浪使他并没有敢越过那道后来以他名命的德雷克海峡,而是走了麦哲伦开辟的安全航道,完成了史上第二次环球航行。

  

   在曲折的麦哲伦海峡和壮阔的德雷克海峡之间,还有一条平直纤细的比格尔海峡连通两洋,因达尔文所乘坐的那条方帆双桅船比格尔号而得名。1831到1836年,达尔文参加了英国海军对太平洋沿岸的勘探考察,这海峡是他所到的最南端,他考察的最北端则在靠近赤道线的加拉帕格斯群岛,正是这次考察经历使他蕴酿出了进化论的思想。而我们此行中去南极的那部分团友,既往返了德雷克海峡和比格尔海峡,又要渡过麦哲伦海峡来到智利的蓬塔阿雷纳斯与我们会合,然后我们将沿着狭长的智利国土一路北上,最终到达距南美西海岸一千公里外的加拉帕戈斯群岛完成旅行计划,这算不算是和麦哲伦、德雷克和达尔文这三位伟大人物都有了一种隔世之缘?

  

   2月21号是我们两部分团友会合的日子。一批团友从南极乘船返回,清晨在乌斯怀亚靠岸,然后乘坐大巴车向北纵穿火地岛,要在麦哲伦海峡的东端最窄处以轮渡过峡,再开到蓬塔阿雷纳斯。而我们则是上午从首都圣地亚哥飞赴蓬塔阿雷纳斯,比他们先到达这个麦哲伦海峡西侧的港口城市。从圣地亚哥飞来,三个多小时的航程,飞机沿着智利狭长国土上狭长的安第斯山脉一路向南。刚起飞不久,只见许多乘客纷纷站起,争向左侧舷窗外看,原来是有一座活火山正在喷发。我坐在右侧窗边,不能跑过去看火山奇观,便安心看我这一侧的风景。我知道飞机前行的右边就是智利的太平洋沿岸,但海岸线远在云团雾块之外,而机腹下安第斯山的峰峦却历历在目。和上一次飞越秘鲁那一段中部安第斯山不同,那一段安第斯山裸露的山脊显得肌肉结块、青筋凸显;而这一次看到的南部安第斯山则是冰封雪掩,在山谷间蕴育着许多条泛出蓝光的冰川。其间有一处火山形状如船,凸出于中间的圆形火山口就像是巨轮的烟囱,却被千年冰雪压灭了锅炉中的动力之火,只能像挪亚方舟一样搁浅在高山之颠。

  

   飞机飞出群山后开始降低高度,机翼下看到一大片水域,知道那就是麦哲伦海峡,岸边一处房屋聚集处,就是蓬塔阿雷纳斯了。从飞机上看下去,城市就像一小堆儿童玩的积木;但进入市区,却发现该城比乌斯怀亚的规模要大很多。景观虽不如乌斯怀亚那么小巧精致,却另有一番舒展和大气,城中东一条,西一处,南一块,北一片地散布着许多城市公园,公园里大树夹道,树围可一人、两人甚至三人合抱。在这个长年大风呼啸的地方,那些树木粗壮得令人惊讶,那些树冠也漂亮得令人惊讶,像一个个硕大的圆脑袋上长满了浓厚茂密的深绿色头发,似乎连小鸟都很难飞进去!公园里和街头上有许多雕塑和雕像,最重要的当然是麦哲伦的雕像,还有海边站在船形石雕上的先驱者铜塑群像。那天下午和傍晚,我们几个先到的旅友在市里和海峡边漫步,顶着大风观景,是一种别样的体验。谁知道东北端的麦哲伦海峡入口处的风还要大得多,竟吹得轮渡不能开航,硬是把要前来蓬塔的那批团友们堵在渡口四个小时,待风稍息后渡过海峡再开到达蓬塔,已是半夜时分了。

  

   这场呼啸在智利最南端、鼓荡在麦哲伦海峡里的长风啊,吹得我们好新奇好兴奋,却吹得他们好疲劳好辛苦!

  

    进入专题: 智利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56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