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剑:正面战场国军十大主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19 次 更新时间:2019-03-15 22:50:17

进入专题: 正面战场   国民党军队  

陈剑 (进入专栏)  

  

   引言:2005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当年3月,笔者给中央主要领导去信,建议对国民党正面战场给予肯定,有利于还原历史,凝聚两岸,提升海内外的信心。当年6月,中央领导身边工作人员来信回复,说领导对此建议有批复,让笔者关注领导9月讲话。2005年9月,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中央领导在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讲话中代表中共中央第一次对国民党的正面战场给予了肯定,引发了海内外的广泛好评。当年9月中旬,笔者带团赴台湾,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办的欢迎仪式中,强烈感受到台湾的中国国民党人对中共中央主要领导讲话的热情回应。笔者的建议是否直接催生了此次讲话,不得而知。因为至今也没有见到中央领导如何批复的内容。但笔者的建议,至少是为还原那段历史、反映广泛社会诉求做了相向而行的努力,亦感欣慰。

  

   需要说明的是,笔者的父亲是40年代参加抗战的新四军,母亲是建国前入伍的解放军,家庭背景与正面战场上的国军无关。所提建议是基于笔者对那段历史的了解和对历史的尊重。

  

   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部队作为抗日战争敌后战场的主力,这个历史的展现已经较为充分,我们这代人都耳熟能详。本文着重分析的是正面战场上的国军主力。

  

   抗战史从1937年提前到1931年“”9.18“”,国军的正面战场时间自然也应当提前。笔者认为,最早可以从马占山1931年11月江桥抗战算起。史料说明,马占山江桥抗战实际是受命于国民政府陆军副总司令张学良。此外,1932年“1.28”第一次淞沪会战,1933年长城抗战也都应看作是正面战场重要内容。但全面抗战后的正面战场,则应当从1937年7月7号卢沟桥事变后算起。7月17日,以蒋公庐山的“最后关头”演说为标志,“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由此开始了中国全民抗战。自此以后,笔者认为才有完整意义的正面战场。值得关注的是,那天蒋公在身边的石柱上书写了“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10个大字,应当是极大鼓励了国民斗志。

  

   全面抗战后的正面战场八年抗战期间,国军前后有22次大型会战,陆军士兵死亡、失踪320余万,空军阵亡人数6千余人,海军舰艇全部击沉,牺牲的国军将领说法不一。2015年台北忠烈词供奉了在全面抗战期间正面战场牺牲的267位国军将领(2015年忠烈词共供奉了268位国军将领,其中一位是敌后战场八路军左权副参谋长)。

  

   要完整准确评价正面战场的国军十大主力,实际是有一定难度的工作。研究者研究角度不同,选取的资料不同,会得出不同的结论。笔者选定的国军十大主力,主要考虑以下一些因素:

  

   作战持续时间长(部队建制较为完整),

  

   能够打硬仗恶仗,

  

   能够完成预定重大战略部署,

  

   重大战役中起到关键作用,

  

   守土保疆。

  

   正因为此,一些国军著名的主力部队,例如,新6军、第1军、第8军笔者都没有将其列入十大主力部队。以新6军为例,新6军外号常胜军,虽然被国民政府列入国军五大主力之一,但由于建军时间短(1944年其主力部队新22师从新一军中分出),虽然作为远征军在滇缅战场表现非凡,但毕竟建制时间短,笔者认为还不能作为正面战场上国军十大主力。而第五军、新一军的战史都含有新六军主力新22师的辉煌战绩。

  

   本文列出的十大国军主力,前七个是中央军,后三个是地方军(杂牌军)。

  

   全面抗战中的正面战场,中央军无疑是主力。能够入选中央军主力的,一般应参加了抗战期间两次大决战:淞沪会战和武汉会战;都有着自已的经典战役,能够打硬仗恶仗,关键时刻能够顶得住,战而胜之。

  

   十大国军主力中有三个是地方军(杂牌军)。笔者将三个地方部队纳入十大主力,其理由是:全面抗战中的地方军作用不容轻视。1927年蒋介石在南京取得了某种形式上的统一。但至少在全面抗战之前,中国实际仍是一个军阀割剧时代。各省的地方武装,往往并不听命于中央指挥。全面抗战爆发后,中国从形式上统一真正走向内容上的统一。各省纷纷出兵,接受中央统一指挥。全面抗战,使中国人第一次有了完整意义的国家意识。在全面抗战中,一些地方部队也曾英勇奋战,英勇牺牲,并有上佳表现,有自已的经典战役。一些种子部队,其成员作为种子在其他部队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例如滇军第60军、川军20军都可以看作是种子部队,其所属将领在滇军、川军其他部队中也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且守土有功,等等。

  

一.七十四军

  

   八年抗战中,74军几乎参加了所有正面战场上的重大战役,是国民政府所辖158军中参战时间最长歼敌最多的军,并屡建功勋。是国军五大主力之首,多次勇挑中国军队主力重担,两次荣获陆军最高荣誉“飞虎旗”。经典之战是万家岭、上高、常德三次战役。

  

   涌现杰出人才:“飞虎将军”王耀武、“虎威将军”施中城、“悍将”张灵甫、“山地一只虎”周志道、“谋士”邱维达。

  

   正面战场的两次大决战,即淞沪会战和武汉会战,都可以看到74军的英勇作战身影。淞沪会战爆发之后,74军仓促建立后就上了前线。所属部队当时只有51师和58师两个师,军长是黄埔一期毕业的俞济时。这两个师都属于中央军序列,淞沪会战期间,这两个师表现良好,51师还受到军委会的表彰。淞沪会战结束之后,74军参加了南京保卫战,在后来撤退的时候,51师被包围,师长王耀武硬是率领51师8000多官兵打了出来。1938年7月武汉会战,74军58师在万家岭以付出巨大代价、全师仅存500人的情况下,极其顽强的防御顶住了日军106师团的多次猛攻,此役国军一举收复九江以南失地,日军第106师团几乎被全歼,死伤逾万。此战中74军守得住、攻得上,居功至伟。51师153旅副旅长兼305团团长张灵甫由于亲率一支突击队,悄然突入敌军后背,全歼山上日寇,一举拿下张古山。剧作家田汉以张灵甫事迹为蓝本编写了话剧《德安大捷》,张灵甫由此成名。

  

   1939年9月,74军参加第一次长沙会战;。1941年9月和12月,74军参加了第二次长沙会战和第三次长沙会战。1941年,74军全程参与了上高会战,在此役中,日军33师团受重创,34师团师团长岩永少将被击毙,独立第二混成旅团伤亡百分之七十以上。第七十四军在战役中“拼死力拒,虽血肉横飞、伤亡惨重,仍不稍退,是日一日间敌我伤亡均在四千以上”,此役74军荣获国民政府第一号武功状和最高荣誉“飞虎旗”,被誉为抗日铁军。第七十四军长王耀武和51师第153旅长张灵甫表现优异,受到表彰。1943年常德会战,日军派出四个师团猛攻常德,74军57师8000将士死守常德15天,最后师长余程万带着仅剩下的300多人杀出重围,并在六天后带兵夺回常德。著名作家张恨水就根据常德之战写出一部名叫《虎贲英雄》的小说,影响甚远。1945年,74军又参加湘西会战,此次会战74军因为战绩突出再获飞虎旗。为这场战役的胜利立下了赫赫战功。

  

   八年抗战中,74军参加了正面战场上的诸多重大战役,在各次战役中均有上乘表现,“抗日铁军”称号当之无愧,1945年8月,74军作为“御林军”被空降到南京接受日军受降。

  

   74军在抗战期间先后有三任军长。首任军长黄埔一期毕业生俞济时,二任军长黄埔军校三期毕业生王耀武,三任军长中央军校高等教育班第四期毕业施中诚。但影响至深、功勋卓著当属王耀武。抗战胜利后,张灵甫接任军长。

  

   结局:1947年,74军主力在山东孟良崮被三野粟裕部歼灭。

  

二.第十八军


   18军诞生在1930年8月,是国民党二号人物陈诚起家部队。陈诚系统的精英几乎都从18军和11师出来。因而又称“土木系”。骨干都是黄埔军校毕业生,与敌作战时又都能以身作则,堪称主力王牌。

  

   18军著名战将有陈诚、罗卓英、黄维、方天、胡琏、高魁元。

  

   18军在抗战期间表现,与74军一样,参与了正面战场诸多重大战役,且表现勇敢。淞泸会战中罗店之战,湖北石牌要塞之战则是18军经典之战。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后,18军隶属第15集团军,罗卓英任军长,辖黄维第11师;霍揆彰第14师,李树森第67师,夏楚中第98师。

  

   淞沪会战爆发后,18军奉命增援上海。1937年8月15日,第98师率先赶到上海,其余各师也陆续赶到,参加宝山罗店、浏河一带的防守。期间,淞沪会战最有名的罗店之战,中国方面主要参战部队就是18军。而日军则是松井石根指挥的第3师团。历时近一个月,为争夺这个弹丸之地,18军一直在“血肉磨坊”之称的罗店镇与日军作战。阵地丢失夺回多次,双方死伤惨重。罗店争夺战一直坚持到10月底,双方死伤均超过万余人,日军称罗店为血肉磨坊。十八军多名高层军官,包括201旅旅长蔡炳炎等阵亡。罗店之战打出了18军的威名。

  

   1938年7月至9月,武汉会战爆发后,该军在九江至南昌的南浔铁路德安地区作战,打破了日军迂回德安之企图。

  

   1940年6月,18军参加枣宜会战。 1943年4月,18军参加鄂西会战。在这些战役中,18军都扮演了重要作用。

  

1943年5月石牌战役中,18军牺牲巨大,牺牲的官兵超过15000人,守住了中国的战时首都重庆的门户。石牌位于如今的三峡大坝与葛洲坝之间,是长江三峡最险要的关口,也是当时中国的战时首都重庆的门户。石牌战役,爆发二战最大的刺刀战。在十一师师长胡琏指挥下,坚守阵地。29日全面激战,11师数处阵地失陷, 11师顽强固守石牌要塞。31日全日激战,日军溃退,全线恢复战前态势。大战在即,胡琏写下5封诀别信,然后沐浴更衣,做好了决死一战的准备。在石牌外围拚搏战中,日军一度钻隙绕过石牌,冲到距三斗坪仅60里的伏牛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正面战场   国民党军队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53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