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朴民 张琼:韩信“背水阵”胜因新探

——古代兵法与经典战例考察札记之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27 次 更新时间:2019-03-08 21:29:04

进入专题: 韩信   军事战略  

黄朴民 (进入专栏)   张琼  
战国时有人曾对阵法作过概括:“兵阵有十:有方阵,有圆阵,有数阵,有疏阵,有锥行之阵,有雁行之阵,有钩行之阵,有玄襄之阵,有火阵,有水阵。”(《银雀山汉墓汉简(壹)·十阵》)另据《武备志》记载,古今阵图竟多达二百多种。但不论古今中外这些阵法的形态如何纷繁复杂,它所蕴含的实质只有一个:即寻求兵力的正确部署和恰当使用。布阵得当,那么在战争中,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以一胜十,以百胜千,以千胜万,也属情理之中。

  

   韩信的“背水阵”就在于他巧妙地利用战场地形,布列绝阵(《尉缭子·天官》有云:“背水阵为绝地”),将非常有限的兵力进行了正确的部署和合理的分配使用。如果从战术的层次考察,我们还可以发现,背水阵十分合理地结合了圆阵与方阵的各自优势,成为韩信克敌制胜的有效手段。

  

   《李卫公问对》“卷中”指出,阵法变化“皆起于度量方圆也。”可见方阵与圆阵是古代阵法的典型形态。所谓方阵,乃是因其呈方形或长方形而得名,这是整个古代阵法的最基本形态,其主要特点是“前后整齐,四方如绳”,这多是进攻型的阵式。所谓圆阵,乃是因其呈圆形或半圆形得名。它是方阵的变化,车队首尾连成环形,步卒或骑兵紧挨战车以接敌。这多是防御型的阵式。它的特点是将疏散的队伍收拢为密集的队形,消弥易遭敌人攻击的翼侧,即把防御正面缩小到最低程度,《孙子兵法·势篇》所言“浑浑沌沌,形圆而不可败也”,就是这个道理。

  

   韩信的背水列阵,正合乎阵法方圆并用,攻守互补的基本原则。这首先是背水布阵实际上起到了以圆阵实施防御的根本功能。因为在背水而阵的情况下,汉军左右两翼是河流,两面皆是天然屏障,后侧是绵蔓水和太行山,赵军皆不得逾越和攻击。这样,韩信就不必担心赵军从侧翼和后方进行迂回进攻,而可将防御正面缩小到最低限度,大大加强了正面的防御兵力,拓展了防御的纵深。这实际上是利用天然的地形条件布列了一个能经受住猛烈攻击的圆阵。与此同时,韩信的背水阵又不是纯粹地防御,他是要等待时机进行反击,也就是在他的“奇兵”得手后展开进攻,而背水阵将兵力集中在一个方向上,这就相当于在防守过程中形成了类似于进攻的方阵,一旦条件成熟,当己方部队转入反攻时,就不再需要转换阵形的时间,从而以最快的速度攻击赵军,一招制敌。相传三国时的诸葛亮尝云:“布阵之道,在乎临时先料敌之多寡,我之强弱,彼之虚实,象地之宜而宜之”(《诸葛孔明异传·布阵),韩信的背水阵深谙这一用兵布阵的内在规律,方圆合度,攻守自如,其一举灭赵诚为必然。

  

三、奇正相生

  

   韩信背水破赵的又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在整个作战行动中贯彻“奇正相生”指导原则,正兵与奇兵巧妙配合、常法与变法灵活运用。

  

   所谓“奇正”,是中国古代兵法中的一个重要范畴,古人认为它是“用兵之钤键,制胜之枢机”(《孙子兵法·势篇》王皙注)。通常以常法为正,变法为奇。它包括正确使用兵力和灵活变换战术两个方面。具体地说,在兵力使用上,守备、箝制的为正兵;机动、突击的为奇兵。在作战方式上,正面攻、明攻为正;迂回、侧击、暗袭为奇。在作战样式上,按一般原则作战为正;采取特殊战法为奇。在战略上,堂堂正正进军为正,突然袭击为奇。

  

   奇正,作为范畴最早出于《老子》,即所谓“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但真正把它用于军事领域并作系统阐发的,则是《孙子兵法》,即所谓“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孙子兵法·势篇》)。自孙子确立“奇正”这一范畴后,后世兵家无不奉为圭臬,广为沿用和阐述。如《尉缭子·勒卒令》说:“正兵贵先,奇兵贵后。或先或后,制敌者也。”曹操《孙子注》说:“正者当敌,奇兵从傍击不备也。”《李卫公问对》“卷中”亦言:“奇正者,所以致敌之虚实也。敌实,则我必以正;敌虚,则我必以奇。苟将不知奇正,则虽知敌虚实,安能致之哉!”并一再强调对“奇正”的理解和动用要辩证灵活,做到“变而能通”、“奇正相生”,正如《李卫公问对》所指出的那样,是“以奇为正者,敌意其奇,则吾正击之;以正为奇者,敌意其正,则吾奇击之。使敌势常虚,我势常实”;“善用兵者,无不正,无不奇,使敌莫测。故正亦胜,奇亦胜。”

  

   韩信的背水阵,堪称中国战争史上巧妙运用“奇正”原理而取胜的典范之一。在作战部署上,他夜半派出二千轻骑,令其各持汉军赤旗一面,潜伏于赵军大营附近的山中,待机攻占赵营,同时沿绵蔓水布列阵势,诱敌相攻,这正是兵分奇正的高明之举,与“奇非正,则无所恃;正非奇,则无以取胜”(《武经总要前集》卷四《制度四·奇兵》)的作战原则相合。在作战程序上,他建大将旗鼓,与赵军会战,后又依托背水阵抗击赵军猛攻,是谓“以正合”;而潜伏之两千轻骑偷袭赵营,一举成功,扰乱赵军军心,导致其溃败,己方则乘机反攻,大获全胜,斩杀陈余,追擒赵王歇,是谓“以奇胜”。充分体现了“兵不奇则不胜。凡阵者,所以为兵出入之计;而制胜者,常在奇也”(《武经总要前集》卷四《制度四·奇兵》)的兵法要旨。即使就背水阵本身而言,韩信也使得它具有了奇正皆备的双重性质:背水列阵,并非常规之战法,是为“奇”;但是当把赵军诱引到阵前进攻时,汉军“三军一人”,全力抵抗赵军的强攻,则背水阵乃由“奇”转变为“正”了,此真可谓“奇正合宜,应变弗失,百战百胜之道也”(《明太祖宝训》卷五《谕将士》)。

  

   《李卫公问对》“卷上”有言:“凡将,正而无奇,则守将也;奇而无正,则斗将也;奇正皆得,国之辅也。”可见,韩信的背水阵破赵之役,成功的关键之一,在于真正做到了“奇正皆得”,这包括兵力使用上的奇正并用与战术运用上的奇正相生,彻底扰乱了赵军的军心和整个作战部署,使其无法分清战场形势,导致自乱阵脚,在汉军的前后夹击之下,一溃而泻千里,陷于灭顶之灾。

  

   《宋史·岳飞传》云:“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无论是巧妙变易主客,还是合宜运用阵形,抑或灵活驾驭奇正,韩信背水布阵一举克赵的根本奥秘,都在于正确理解和高明掌握兵法的基本原则,即所谓“不以法为守,而以法为用,常能缘法而生法,与夫离法而合法”(《何博士备论·霍去病论》)。既做到尊重作战原则,但又不死守诸如“右倍山陵,前左水泽”、“无附于水而迎客”之类的具体作战条目,而是能根据天势、地势、敌势、我势,贯彻“践墨随敌,以决战事”、“战胜不复,而应形于无穷”的用兵艺术要领,正确处理作战指导上的“常”、“变”关系问题,一切从实际出发,当正则正,当奇则奇,因敌变化,随机制敌,真正进入了驾驭战争规律的自由王国。

  

   由此可知,韩信背水阵的成功,绝不仅仅就是一个士气所能决定了的问题;即不能单纯归功于“投之亡地然后存,置之死地然后生”的神效。从深层次分析,其实它还包括了兵力的部署,兵力的分配使用,主客态势的转换以及对方将帅弱点和利用等等。用孙子的话说,就是“治气、治力、治心、治变”这四治的有机结合,从而产生巨大的效能。因此,分析一场战争的胜利,不能只看到一种因素的作用而忽略其余。事实上,一场战争的胜利,往往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这一点,背水阵已经充分为我们进行了诠释。

  

   不过,笔者想指出的一点是韩信的背水阵确是不得已之作,它的确如《井陉县志·艺文志·韩淮阴背水阵论》的作者所说的那样,是“行险”、“侥幸成功者也”。韩信的成功,除了他超凡卓绝的军事才能之外,不能不说是赵军统帅的迂腐和无能将胜利拱手赠与韩信。

  

   战争未爆发前,与韩信同属“兵权谋”一流的李左车(据《汉书·艺文志·兵书略》有《广武君》一篇,班固将其列入“兵权谋”,放在韩信兵法的前面,惜已失传)向陈余献上一条上上之计:“闻汉将韩信涉西河,禽夏说,新喋血阏与,今乃辅以张耳,议欲下赵,此乘胜而去国远斗,其锋不可当。臣闻千里馈粮,士有饥色,樵苏后爨,师不宿饱。今井陉之道,车不得方轨,骑不得成列,行数百里,其势粮食必在其后。愿足下假臣奇兵三万人,从间道绝其辎重。足下深沟高垒,坚营勿与战。彼前不得斗,退不得还,吾奇兵绝其后,使野无所掠,不至十日,而两将之头可致于戏下。愿君留意臣之计。否,必为二子所禽矣。”(《史记·淮阴侯列传》)如果陈余采纳了李左车的计谋,战争的结局则可想而知了。然而满脑子酸儒思想的陈余,说什么义兵不用诈谋奇计,曰:“吾闻兵法十则围之,倍则战。今韩信兵号数万,其实不过数千。能千里而袭我,亦已罢极。今如此避而不击,后有大者,何以加之!则诸侯谓吾怯,而轻来伐我。”(《史记·淮阴侯列传》)真是让人很难相信,几百年过去了,竟然还会出现春秋时期泓水之战中宋襄公式的人物。因此,尽管陈余饱读兵书,熟知战史,却胶柱鼓瑟,纸上谈兵,隔靴搔痒,不知变通。最后落个兵败国灭,身首异处的下场,纯粹是咎由自取。

  

   另外,我们从韩信战后对李左车的态度中,可以深刻地感受到韩信破赵之战胜利的来之不易。他先是“令军中毋杀广武君,有能生得者购千金” (《史记·淮阴侯列传》)。当有人把李左车绑至其面前时,韩信亲自“解其缚,东向坐,西向对,师事之”(《史记·淮阴侯列传》),并问攻燕之策。雄才大略的韩信对李左车如此恭敬,足见韩信对李左车献给陈余的计策是多么地心有余悸和深深倾服。

  

   所以,背水阵前无古人,后来者亦很少有人能再仿效。这表明,背水阵确为一时一地之作,并不具有普遍性。但是指出这一点并不意味着贬低韩信背水阵在中国军事史上的重要地位,以及韩信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相反,它更能够说明韩信在条件极端困难,环境极度险恶,看似山穷水尽、无计可施的情况,沉着冷静,充分发挥个人的主动能动性,积极谋利,敢于冲破旧观念和所谓常规的束缚,大胆创新,随机应变,化被动为主动,变不利为有利,一点一点地创造胜利的可能性,最终改变自己的命运。众所周知,战争的最大特点之一就是偶然性,而这种胜利的偶然性却总是垂青那些深谙军事之道、“先胜而后求战”的高明指挥者。反之,吴楚柏举之战中的囊瓦和滑铁卢之战中的格鲁希之流就不能抓住这种胜利的偶然性,结果丧师辱身。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偶然中寓有必然。“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有人说韩信是中华第一名将,洵非虚饰之言。

  

进入 黄朴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韩信   军事战略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446.html
文章来源:黄朴民读史 公众号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