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邪恶有时裹着美丽外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33 次 更新时间:2019-02-27 20:51:20

晨曦  

  

   春节过后,由杭州市纪委监委发布的一则消息说,杭州多名公安领导涉黑被捕,包括杭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原副支队长、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原政委、杭州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原党委副书记等等,共计16人。

  

   自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公安系统上至领导下到民警不少人员被抓,杭州市并不是唯一,在此之前全国已有多起,例如:

  

   2018年1月,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广东省清远市查获多名公安干警充当黑社会保护伞问题,共有29人受到党纪政纪处理,其中3人被法院定罪判刑;

  

   2018年6月,央视新闻客户端报道,湖北荆门市公安和纪委监委协作破获了一起公安机关内部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从警31年的市公安局副局长邹平等数名公安机关党员干部被查;

  

   2018年8月,中纪委网站报道,河南省查出郑州市公安局洁云路分局原局长成健为黄赌毒场所充当“保护伞”案件,仅涉及到的县处级公安人员就有6名;

  

   2018年9月14日,山西省纪委官网在扫黑除恶方面,1分钟内接连发布对13人的处分,加上12日和13日的通报,3天内,山西方面有22位政法系统的人员涉案,包括时任省监狱管理局局长、省人民检察院副巡视员、省高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等;

  

   2018年10月,中纪委曝光5起涉黑涉恶案例,其中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局,有21名民警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事例太多,无法一一列举。据权威媒体披露,截止到2018年8月中旬,“全国公安纪检监察机构已立案调查涉黑涉恶民警170人,其中,采取留置措施或移送司法机关处理130人次。”正因为形势严峻,所以早在2018年2月上旬,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的《驻公安部纪检组坚决查处公安内部涉黑“保护伞”》一文就指出:“驻公安部纪检组在日常监督中发现,一些地方黑恶势力之所以能够坐大,背后都有‘保护伞’问题,其中或多或少与公安政法干部有关”,可谓一针见血!

  

   民间一直有“警匪一家”的说法,这话虽稍显偏激但并不是空穴来风。由于政法干警常年与黑恶势力打交道,客观环境会对人产生影响,这就使一些素质低下者受到熏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效应自然发生,警匪一家也就不足为奇。

  

   下面讲一个真实的小故事,尽管不那么“黑”但很生动,同样能说明问题。

  

   那是十几年前我夫人亲历的一段往事:一天夜晚,她乘火车从外地返回。那时还没有高铁动车,500公里路程几乎需要坐一夜的车,所以她买了卧铺,哪知道,刚迷迷糊糊睡着,钱包被偷。

  

   夫人事后告诉我说,隐约感到有人翻动身边物品她就醒了,但窃贼已迅速离去。被盗钱包里除了现金和银行卡以外,还有一串单位钥匙。夫人说钥匙丢失会给工作带来很大不便,所以她非常着急,立刻找车上警察报警,可前后跑了好几个车厢没有见着人,后来,好不容易在餐车里见到警察,可他听完情况,除了批评我夫人不该粗心大意以外,压根没有帮忙查找的意思。我夫人被激怒,嚷嚷着要举报他,还说要写成文字向报纸反映。

  

   事情就这么神奇,夫人无奈中的几句气话,没想到竟然发挥作用,数小时后,已临近下车了,乘警忽然找到我夫人,说刚刚停车时在道砟上捡了个钱包。警察拿出问是不是我夫人的,我夫人接过一看还真是,而且里面东西全在,一样不少!

  

   回到家,夫人非常激动地向我讲述着这个失而复得的神奇故事,我却一点兴奋不起来,拿过钱包在灯下细看,发现钱包完好如初,这更坚定了我的判断,于是我向夫人指出了其中的嫌疑:一是盗贼怎么那么傻?数小时过去了,他凭什么要把偷来的东西在临近终点时扔掉?二是乘警怎么那么神?他凭什么知道盗贼会在这个地方扔钱包的?而且当时还是深秋,凌晨五点多车外一片黑暗,乘警难道有火眼金睛?三是钱包会“软着陆”?任何东西从车内扔到窗外石块铺设的道砟上,一定会留下碰撞甚至划伤的痕迹,可返回的钱包丝毫没有,这是什么问题?

  

   那么,钱包究竟是如何从窃贼手里到了乘警手中的呢?没有证据我不能臆测,只有靠各位发挥想象去分析了。

  

   事情的精彩之处还在于,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夫人告诉我,得到钱包后乘警让她做两件事:一是以失主名义给他送一面锦旗,二是给所在单位写封感谢信。乘警把他的警号、单位地址都写在纸上告诉了我夫人,要求她当天完成这两件事情。

  

   显而易见的是,夫人情急之中无意说出的“举报与投诉”引起了对方警惕,于是聪明的警察脑筋急转弯让剧情迅速反转。我劝夫人说,毕竟钱包找到损失挽回,干脆按警察吩咐去做吧。于是两人分工,她负责制作锦旗,我负责写感谢信,戏路向着警察设计的方向演绎。

  

   故事到这里还没有完,下午我突然接到本地一位摄影记者的电话,问我是不是“弟妹在火车上丢了钱包?”我大感惊奇,记者哈哈一笑:“哎呀,太巧了,太巧了,帮弟妹找回钱包的是我一哥们儿,他说那一夜他都没有睡好觉,一直在沿途帮忙查找。还好钱包完璧归赵,今晚我在酒店订了一桌,你和弟妹一起过来,我们与那位朋友聚聚。”电话里记者还说,准备拍张我和夫人给警察送锦旗的照片发第二天报纸上,好好宣传一下这件事情。

  

   这里有必要说明的是,我曾经与这位记者是一家媒体的同事,事发前一个月前才调离报社另谋他职,所以他与我十分熟悉。我不能断定火车上的乘警是否知道,他“帮助”过的女士老公就是记者出身,但我可以断定,打电话给我的记者老兄一定不清楚这里面的实情,因此,我婉拒了出面送锦旗和赴宴的好意。

  

   不过,感谢信我还是代夫人写好寄出了,锦旗则由夫人单独送出,热心的摄影记者还真拍了现场照,第二天,我市报纸还真刊发了我夫人笑容满面向铁路乘警送旗表达谢意的照片。就这样,一则“人民警察爱人民,人民感恩警察情”的温馨故事,迅速在城市传扬开去。

  

   ……

  

   十几年前发生的这件事情一直让我无法遗忘,这些年我常常回忆夫人讲述的那段传奇故事,也常常思考着那位列车乘警与车上窃贼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我不敢说那就是警匪一家,但他们之间有良好的协助配合关系,至少在这件事情上毋容置疑,不然被盗钱包怎么会落到警察手里?并且还特意编造一个并不高明的谎言,硬说钱包是在车外夜色中捡拾到的?

  

   不可否认,公安政法干警中,一些败类与黑恶势力沆瀣一气由来已久,诚如媒体所言,他们“有的参与涉黑组织活动,有的通风报信,有的阻挠拖延办案,有的诬陷甚至威胁办案民警。”因此,清除公安政法队伍里的害群之马,严肃查处黑恶势力保护伞,这是百姓的呼声,也是严峻现实所必须认真解决的现实问题。不然,头顶国徽的人为非作歹,我们的社会就再无挽回之地。

  

   只是我想补充一点的是,黑恶也有“软”“硬”之分,像本文披露的故事,它被包裹一层外衣后被赞颂就很温馨,可欺骗性更强、社会危害更大,这只有亲历过的人更有体会。

  

   所以,扫黑除恶不能忽视的,还有这类欺世盗名以假乱真的问题,比如那个举国关注的卷宗失踪案等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25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