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日本人的“拙”与东瀛礼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50 次 更新时间:2019-02-17 07:19:01

进入专题: 礼治   日本文化     规则   节制  

吕嘉健 (进入专栏)  

  

   礼是社会公认的行为规范。合于礼的就是说这些行为是做得对的,对是合式的意思。礼和法不相同的地方是维持规范的力量。法律是靠国家的权力来推行的。维持礼这种规范的是传统。

                                          —— 费孝通《乡土社会》

   主宰“英国性格”的规则,包括特定行为规则,还包括更广泛意义上的标准、规范、理念、指导原则以及关于“正常或普遍”的英国行为。

                                      ——凯特‧福克斯《英国人的言行潜规则》

  

  

1,守拙,诚意,极致

  

   日本文化从中国文化那里获得的最大影响是“礼治”。山鹿素行认为日本是彻底接受了“克己复礼”文化的国家。(《中朝事实》,1669)

   本尼迪克特在《菊与刀》里有三章重点论述了日本社会文化的“礼治”,她没有用“礼治”这个概念,但就是“生活文化的潜规则”这个意义。这三章是:

   德之困境;自我训练;儿童的学习。

   “礼治”可概括为几个字:

   序,则,仪,敬,节,修。

   即秩序,规则,仪式,尊敬,节制,修养。

   言语行为规则是社会义理之礼治,自律自治是克己的礼治。

   礼治并非后世的礼教,也不是德治,而且区别于法治。

   礼教是统治阶级对下层阶级道德礼制之“敎訓”,譬如传统男人严厉要求妇女守妇德,成烈女,三从四德,但男人则可以娶三妻四妾,可以嫖娼,此即礼教。

   德治是高尚道德的治理,希望人人都成为君子,它是唯理主义和理想主义的,抽象而不可能实现(不可操作)。

   法治是国家权力对统治、权利、诉讼强制性执行的治理,通过惩罚性治理来保护权力、权利和正义。

   礼治是促使人走向公序良俗的正面方式,礼治是对合式的行为作软性的规则惯例约束和自我节制制约。

   礼治是中庸之道的传统,君子与小人都要按传统知性规则的细节去做。非礼勿视、勿听、勿言、勿为,“勿”是克制自己不要去做,如果没有传统习俗公共规则和个人教养的配合,则无法克制。做到了,你会变得比较“拙”,庄重正经得像日本人那样了。

   日本文化是一个不以巧智心性为主体的文化。

   周作人用一个“拙”字形容日本人,很传神。

   有人如此解释这个“拙”字:

   日本人“让人喜欢甚至惊叹的那一面,这些优点,都是他们民族性格中某种正面极性的表现,即他们千年历史中累积而成的工匠性,是大巧之拙,一种兢兢业业的工匠精神之拙。”

   守秩序,爱干净,认真持久地敬业,事情做到极致,死守自己小小的领地而做到最好,不做假,过于信任他人等等,都是日本人的拙,是为“拘谨的文化”,其缺点为“气局狭小”,出不了引领世界的导师。(萧瀚:浮花碎影说日本,爱思想,2016)

   韩国学者李御宁也用“缩小文化”来为日本文化定位。鄙视“气局狭小”是中国人的惯性思维。大陆文化崇尚“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陶醉于浩瀚辽阔的气象。才人辈出,出手要大手笔,天下格局,伟大气魄,不惜“大而不当”或“粗心大意”。

   其实让人敬畏的恰恰是普通的小人物、小格局,也要将事情做到极致,其中心性,首要在甘于“守拙”。无数日本的小面馆、寿司店、手作店,一点儿都不起眼,家常小生意的门面,根本就没有想做大的企图,却固执地要做到顶级水准。里面支撑着的就是工匠精神。

   何为工匠精神?

   用日本人自己的话说就是“追求自己手艺的进步,并对此持有自信,不因金钱和时间的制约扭曲自己的意志或做出妥协,只做自己能够认可的工作。一旦接手,就算完全弃利益于不顾,也要使出浑身解数完成。”(“匠人精神”与互联网思维,《长江商业评论》,2015-3)

   拙的人就是认死理,不相信捷径和好运,将规则、一个趣味或某个目标做到极端,以质量至上为神圣要求。“守拙”才可以极致。

   本尼迪克特早已经指出:

   (日本人)宣扬的是主观能动性和不顾一切的无情决心。…他们不像中国人那样把所有的美德都当成发自善心;他们首先树立起有关责任的规则,然后再在结尾要求每个人都必须全心全意、不遗余力地遵守这些规则。(菊与刀,P147)

   注意这几个关键词:“不顾一切”,“责任的规则”,“全心全意”,“不遗余力”,“遵守规则”,东瀛礼治全部的精神都在这里了。

   日本人把“诚”当作唯一的真“理”进行歌颂。大隈重信在讨论日本伦理学时指出,诚“是诫中之诫;道德教育的根本可以通过这一个词体现。我们的古语中除了‘诚’就没有其他有关伦理的词。”(Fifty Years of New Japan,伦敦,1909)

   铃木大拙这样解释:

   诚者,不欺也。意即全身以赴,禅宗云“全身而动”…无保留,去矫饰,无浪费。人若如此,可谓之金毛狮;为刚、诚、纯之表征,神人也。(禅宗纲要)

   做事情不以钱财或实用功利为目的,弃利益于不顾,只是为了做到极致,全力以赴就为了“诚意”,这就是“拙”。在中国人看来,是“傻”。

   今天日本人的工匠精神其实来自武士道精神。

   “以努力和报酬之间的相关性为依据而采取行动,这是武士道根本反对的。新渡户稻造是这样认为的。我认为这个想法本身就是日本文化的最优质的原型。…把这种构造以‘模版印刷’的形式集团性复制到国民身上,并把它上升到民族性格的高度,如此莽撞行事的恐怕只有日本人(和犹太人)吧。”(内田树《日本边境论》,P96,上海文化出版社,2012)

   这就是“拙”的性格精神。

  

2,礼治首先是“规则之治”

  

   人们对日本最多的误读就是以为他们礼节繁琐,彬彬有礼过度庄重拘束,其实“礼”在日本文化里最重要的不是表面看到的仪式,而是骨子里井井有序的“礼治”。其礼治最重要的是规则。

   当礼治无所不在地成为全民文化生活习俗的惯性之后,人民会很有教养秩序,同时也会显得“拙”。

   性格心性的“拙”是长期的节制而在历史长河里潜移默化生成的。“节制”二字乃礼治之要义。《礼记》说:“君子恭敬、撙节、退让以明礼。”(曲礼)“司徒修六礼以节民性。”(王制)

   “礼治”之治来自于两面:一是外在的社会言语行为规则,一是内在的自律自治的克己精神。前者是社会礼治,后者是个人自治。

   日本人将规则置于首要的和绝对的位置,当世社会无其匹也。

这是将规则作为社会和个人治理最有效的手段,于是每个人全心全意守规矩达到了死板尴尬的地步,你说他“笨”也可以。只要规则不变,人的行为永远跟着规则走。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礼治   日本文化     规则   节制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09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