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勇:这才是中国21世纪复兴最伟大的工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11 次 更新时间:2019-02-15 22:28:22

进入专题: 调水改土   深化改革  

周天勇 (进入专栏)  

  

   摘要:根据世界上人口和国土面积大国的经验,我国调水规模远远不足,作为一个水资源极为缺乏的国家,调水改土工程能否有效发展,事关我国国民生活用水、粮食安全、生态平衡、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金融安全等各个方面。同时,随着我国服务业占GDP比重达到51.6%,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延长工业化阶段,维持经济中高速增长无疑需要充足的水资源以支持。基于此,笔者认为我国当前调水改土工程具有紧迫性,且在技术、水源和土地等条件上已经较为成熟。应当将调水改土,与深化改革相结合,促进农业劳动力有效转移,提高就业质量,并让人民获得土地等财产性收入,从而扩大国民消费能力与消费需求,延长工业化,顺利跨过中等收入发展阶段,实现进入高收入国家的目标。

  

   关键词:调水改土;安全持续发展;中高速增长;深化改革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华民族更是改天换地,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华民族更是改天换地,兴修水利、开垦土地、修建交通、建设城市。东西线南水北调水和三峡大水库等各流域梯级大中电站工程竣工,新疆垦区和北大荒等国土开发,已经初步现代化的水陆空干线和枢纽港口,从过去大庆、鞍山等生产性城市到今天的经济社会综合性都市圈、城市带和大中小城镇及农村社区体系,都是我们兴修工程,开发建设的成果。没有这些大开发和大建设,就没有中国今天经济发展的成就。那么,今天我们还需要开发,还需要大的工程,还需要大的建设吗?

  

一、 水供给不均衡危及中国未来的安全和发展


   现在一些学者和政策研究者认为,并向中央建议,中国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水利、交通、城市基本形成,能源和工业产能开始过剩,粮食缺口可以进口平衡,投资效率低浪费大消耗高,政府债务杠杆率不低,应当以生态环境保护为重,不宜再搞大投资、大开发和大建设。这种看法值得商榷。

  

表1

  

   国际上人口和面积大国中,印度和美国都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水,中国与他们相比,无论是从规模上,还是从人均和国土面积平均上,差距都特别大。从表1可以看出,2017年止,美国人口为中国的四分之一不到,国土面积与中国相当,调水规模300亿立方米水,人均调水94立方米;印度13.4亿人口,国土面积不到中国的三分之一,调水1386亿立方米水,人均调水103立方米水,每平方公里调水4.7万立方米;加拿大不到3700万人,人口为中国的2.6%,调水1390亿立方米,人均3757立方米,每平方公里调水1.4万立方米。而中国调水只有337亿立方,人均调水量只有24立方米,每立方公里调水也只有0.35万立方。实际上,美国、印度、加拿大、澳大利亚、埃及、以色列等人口国土大国、水资源分布不平衡和沙漠面积较大等国家,都实施了大规模的调水改土、国土开发和扩大发展空间的战略。

  

   我们是水资源南北分布极不平衡的国家,北部和西北部有大面积未利用但可改造后利用的土地。然而,从调水改土和扩大发展空间看,是国际人口和国土大国中,开发程度最低的国家,是水利弱国。

  

图1 中国和主要国家的调水量比较数据来源:世界银行网站,王光谦等编著:《世界调水工程》,科学出版社,2009年4月.


   中国水资源安全形势最严峻。国土、水和能源,是一个国家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三大最基本资源。国土面积一般是固定不变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产国(约47.5%),是世界上第三大煤炭储量丰富的国家,储量估计为1145亿吨(约占世界总量的13%);中国石油储量只有60亿吨,虽然国际排名第九,2017年人均水平很低,中国石油对外依赖度为67.4%,天然气对外依赖度为43%。然而,中国的能源安全形势从未来看趋缓:(1)世界油气供给多元化和竞争激烈。美国页岩油革命后,逐步地从油气进口国转变成了油气出口国,世界油气生产和供给地多元化。(2)新能源对传统能源形成替代。中国太阳能、风能和氢能等发展,成本在逐步下降,生产规模在不断增加,分布式发电用电在扩张,新能源应用范围和区域在不断扩大。(3)中国页岩油储量可观。根据2004—2006年新一轮中国油气资源评价结果,国内页岩气资源7199.4亿吨,页岩气可采资源2432.4亿吨;页岩油资源476.4亿吨,页岩油可采资源159.7亿吨,页岩油可回收资源119.8亿吨,比传统的油气可采资源储量要多得多。能源和交通建设已经初步完成。

  

   而中国目前和未来的水资源安全形势要比能源安全形势严峻得多。

  

   首先,中国水资源极其缺乏,人均占有量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4,并且地区分布不均匀,水资源的人均占有和地区分布方面有着天赋的不安全性。淡水资源总量为28000亿立方米,占全球水资源的6%,仅次于巴西、俄罗斯和加拿大,居世界第四位,但人均只有2120立方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4、美国的1/5,在世界上名列121位,是全球13个人均水资源最贫乏的国家之一。扣除难以利用的洪水泾流和散布在偏远地区的地下水资源后,中国现实可利用的淡水资源量则更少,仅为9000亿立方米左右,人均可利用水资源量约为643立方米,并且其分布极不均衡。

  

图2

  

   其次,未来完成工业化和日益增长的城市化和生活用水需求与水资源供给能力之间会发生严重的不平衡,水资源供给与持续的发展之间存在着供给的不安全。据张培丽等学者的综述看,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福尔(RoBen Fogel,2010)认为,中国未来完全有潜力再实现快速的经济增长,但必须解决水资源短缺的制约。BWCHINES中文网(2011)也发文指出,水资源匮乏成为制约中国发展的头号问题。量子基金创始人吉姆·罗杰斯2012年在谈到中国发展面临的困难时,将水资源问题列为唯一令人感到忧虑的问题。 Consonery(2010)认为,中国目前巳经面临严重的水资源短缺,工业化和城市化将使这一问题雪上加霜。陈家琦(1994)分别预测了农业、工业和生活用水量,三者加总得出,到2030年全国需水总量可能达到10148亿立方米。张培丽(2011)则按照7%的经济增长速度,根据《全国水资源综合规划》中确立的万元GDP用水量目标测算认为,2030年全国水资源需求总量将达到10780亿立方米。我们2017年的户籍城市化水平只有41%多一点,常住人口城市化水平58%,两者平均也只有50%,滞后于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22个百分点。按照正常的市民化的城市化水平,2035年至少应当达到80%,据水利部水资源公报多年数据,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生活用水差额为135(L/D),届时城市人口要比现在多4.5亿人左右,仅从城镇居民生活用水需求看,就要增加220亿立方米水。

  

   再次,粮食不安全的重要原因是水资源短缺和地区分布不均。根据海关公布数据,2017和2018年我国谷物和大豆分别累计进口谷物类和大豆13062亿吨和10849亿吨,根据农业部公布的数据,2017年和2018年我国粮食总产量61791万吨和65789万吨,进口量分别占到了当年生产量的21.1%和16.5%。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欧洲一些国家现代化大规模生产方式的农业,仅有百万到几十万劳动力从事的劳均耕地数百亩到千亩的规模化农业,对中国目前还仍然有2亿劳动力从事的劳均只有9亩多的农业,形成了成本压倒性的竞争,城市化滞后使农业人口迁移和劳动力转移的压力很大,城乡之间收入差距绝对值越来越大,农业对国家补贴的要求越来越强,财政对农业的各种补贴负担也越来越沉重。中国农业从种籽安全、农业竞争安全和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安全等方面都受到了很大的威胁。

  

   第四,中国北部和西北部生态脆弱不安全的根本原因,也在于水资源的供给不足及其分布的不均衡。一些学者认为,干旱地区不宜于进行大规模的调水改土开发,这样会破坏其脆弱的生态环境。需要认识到的是,气候变暖、温室效应,使西北内陆地区的蒸发量上升和降水量下降,一些湖泊下降和干涸,一些冰川河道流量减少和断流,一些区域植物生存困难变成了沙漠;无水谈不上生物生存的环境,有水才有动植物生长的生态,中国北部和西北部地区生态环境脆弱的根本原因是水资源缺乏;人类在其中生存、生产和生活,以及发展经济和生活水平的提高,都会与自然生态争水,会使生态更加脆弱和遭到损害。因此,只有调水增加供给,才能形成水资源与土地资源及光热资源的平衡组合,才能创造一个良好生态环境的基础。举古代的例子,公元前后,四川境内虽然有嘉陵江、岷江、大渡河、长江等水系,但是成都平原许多农田仍然是守江河而不能灌溉的旱地。公元前256年,秦蜀守李冰设计建造了都江堰,这个坐落在平原西部岷江干流上的无坝引水水利工程,保证了四川盆地两千多年以来的淡水供给、谷菜果生产、渠荫路柳等水资源、农产品和生态环境的安全和繁荣。借古比今,向中国西北和北部调水润土,正是我们在现代保证中国生态安全和可持续发展的重大举措。

  

第五,西北调水改土,发展节水高效农业,吸引工业,建设城市,增加就业机会,促进人口流动和迁移,区域各民族人口结构合理,是中国民族融合、边疆稳定和长治久安的迫切需要。新疆虽然有162万平方公里的面积,2017年2445万人,其中97%拥挤在仅8.9%有水的绿洲之中,每平方公里人口密度高达165人,比全国每平方公里145人,还要高出20人。这说明,如果不调水改土,扩大发展空间,在新疆增加人口规模,实现民族融合,从区域自然和经济承载能力方面讲,是不可行的。鼓励本地汉族生育和增加人口,发展新疆经济,特别在南疆调水改土,是吸纳迁移人口、加强民族融合、实现各民族共同发展的关键。在新疆,只有水资源安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周天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调水改土   深化改革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089.html
文章来源:网易研究局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