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亚生:从美式橄榄球谈谈美国国家制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37 次 更新时间:2019-02-12 21:17:29

进入专题: 美式橄榄球   美国社会  

黄亚生 (进入专栏)  

  

   这篇文章不谈特朗普,给自己放个假。 我们谈谈足球, 美式足球,也称美式橄榄球。

  

   2月3日,美国第53届国家橄榄球联盟(NFL)的年度冠军赛——“超级碗”(Super Bowl)在亚特兰大落下帷幕。在过去10年,每年都有1亿左右的美国观众会收看“超级碗”直播。“超级碗”因其超高的收视率和每年举办的时间点而被称为美国的“春晚”。而由于美式橄榄球运动员高大威猛的形象以及比赛激烈冲撞的过程,美式橄榄球被很多人认为是一项属于莽夫的、纯力量型的和不用脑的运动。也有很多人认为美式橄榄球很像美国:一个大而糙,崇尚硬实力、暴力和力量对决的国家。

  

   很多年来我对美式橄榄球也是这个看法,认为它很暴力,只不过是在球场上的力量对抗,是一个头脑简单、肌肉发达的运动。这个看法没有错,但有一定的片面性。实际上美式橄榄球的背后有很多机制设置和战术内涵。美式橄榄球有点像打仗:士兵的人数和武器的精良程度很重要,但是声东击西的战术和进攻防守方阵的安排也同样重要。 美国作为一个国家也是这样。一方面有它力量角逐甚至粗暴的一面,但另一方面,美国这个国家是被设计出来的,有一整套的游戏规则。和美式橄榄球一样,美国作为一个国家机器,尽管崇尚力量,但是在一个有效国家制度运转下的力量对抗,表面看起来粗暴,其实内在有序合理。

  

一个设计和讨论出来的运动项目和一个设计和讨论出来的国家


   美式橄榄球的起源就是非常暴力的, 这是因为在最初美式橄榄球的规则并不明确,与现在详细的规则相去甚远。在美式橄榄球初期规则不健全的情况下,比赛经常是丑陋且血腥的。根据《芝加哥论坛》报当时的报道,仅在1904年一年,美式橄榄球比赛就造成了18人死亡,159人重伤,其中大都是学生运动员。

  

   1904年之前的20多年里,美式橄榄球就已经尝试进行过几次规则的改革,但都没有解决比赛过于激烈、甚至是暴力的问题。到了1904年,美式橄榄球的大本营——美国大学校园对于美式橄榄球存在着三种声音:废除、守旧或变革。1905年冬天,时任美国总统的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将哈佛、普林斯顿和耶鲁大学的橄榄球负责人召集到白宫会谈。这次会谈并没有提出要对美式橄榄球的比赛规则进行修改,只是达成了共识要减少不必要的暴力。虽然会议没有实质性结果,但总统的关注直接推动了现代美式橄榄球规则的制定。

  

   1906年,在时任纽约大学校长亨利·麦克兰肯(Henry MacCracken)的召集下,60多所美国大学代表汇聚在一起,商讨如何改革橄榄球规则。这次会面也促成了目前美国最大的大学生体育组织——美国大学体育总会(NCAA)的前身的形成。在这次校际会议上,各校代表通过激烈的商讨和妥协,批准了一系列激进的规则变化。新的规则允许比赛队员向前传球。也就是说,球不离手,抱着球往前冲不再是唯一的选择,队员也可以选择向前传球,传给前面的队员,由其尝试向达阵线跑去。同时,新的规则在进攻和防守之间创造了一个中立区域,方便裁判观察比赛局势。同时,在新的规则下,持球的一队(进攻方)需要利用四次进攻机会向前推进至少10码才可以获得新的四次进攻机会,而不是原先的5码。

  

   虽然在守旧派的要求下,向前传球这一项创新被加上了多条限制,但1906年的改革已经将美式橄榄球规则完全与英式橄榄球规则区分了开来,成为了现代美式橄榄球的基础,也将美式橄榄球从一个更注重身体的运动变成了一项更注重策略和战术的运动。更重要的是,1906年的会议使得多方协商成为了美式橄榄球规则制定的一个传统,在这之后,经过多次会议的反复磋商,今天的美式橄榄球规则才被完全确定下来。

  

   类似的,美国这个国家也是由一群人讨论和设计出来的。 1776年7月4日,美国发布了《独立宣言》,宣布独立。1783年9月3日英美签订《巴黎和约》,独立战争结束。但是一直到1787年9月15日,美国的国父们才在费城签署了《美利坚合众国宪法》。也就是说,美国在独立了11年后才有了自己的宪法和现在美国政府的雏形。

  

   事实上,美国大陆会议曾在1777年通过了《邦联条例》,为国家的运行制定了初步的规则。然而,《邦联条例》下的美国没有全国性的货币体系,中央政府也无法收税。独立战争后,美国欠下的巨额债务使其不得不寻求一个全新的国家制度。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各州同意派出代表,在费城召开制宪会议。这场会议从5月25日开到了9月17日,长达116天。在这116天里,会场内的情况完全保密。参与会议的代表们大都在殖民地时期就是活跃在北美的政治家,对于民主和欧洲的国家制度都有着很深的了解。

  

   费城制宪会议诞生的美国宪法可以说是与会代表们讨论的心血之作。为了确保宪法是经过充分商讨而产生的,与会代表设计了一系列相关的程序和机制。例如,代表们一致同意,在大会过程中有权改变之前的决议,也就是说,任何代表都可以要求对任何议题或决定进行重新讨论。在116天的会期里,大会一共进行了569次表决,很多议题都经过了反复讨论。比如,关于总统选举的机制,代表们共进行了60次表决。同时,制宪会议确立了一种“会中会”的制度,即在大会遇到重大分歧时,代表们会任命一个小型的专门委员会,由委员会小范围讨论出方案,再交大会讨论和表决。

  

   毫不夸张的说,费城制宪会议体现了美国国父们“开会的艺术”,而美国这个国家的制度是经过反复细致的讨论而产生的。在会议中,美国国父们真正做到了集思广益、反复斟酌、有理有据、就事论事。而美国国父们“开会的艺术”一直延续到了今天,在美国国父们亲手建立的美国国会里,每天都在进行着各种各样的针对规则的讨论。

  

游戏规则的制定方法


   现代美式橄榄球的诞生和美国国家制度的确立都是在旧的规则或是制度存在致命性的缺陷时,各方代表聚集在一起,通过讨论的方式,细致而慎重的重新制定规则,并将这种开会商讨制定规则的传统延续了下来。

  

   一旦把商讨机制建立起来,下一步就是要制定,修改,完善和细化游戏规则。对于美式橄榄球这种肌体碰撞运动和一个拥有暴力垄断权的机构(就是政府), 游戏规则非常重要。正是因为具有很多的力量或者权力,所以必须设计出详细的规则和制度。因为如果没有完善设计的游戏规则保障, 就会导致过度的暴力和权力的滥用。

  

   美式橄榄球的规则和美国国家的制度这两者通过细致讨论的方式而产生的传统使得两者的规则和制度的发展都是可以在集思广益的背景下,变得越来越细致和完善。

  

   以美式橄榄球的达阵(touchdown)为例,在概念上这是很简单的,达阵意味着进攻队得分了。但是什么叫达阵,怎么就算作得分,却是非常复杂,比篮球和足球得分的定义复杂的多。

  

   达阵的方式有两种——进攻队员持球跑进达阵区,或者传球进达阵区。但在实际比赛中,达阵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很多细致的规则限制着达阵的产生。以传球进去达阵区为例,根据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规则,接球员身体可以在达阵区外,球也可以在达阵区外,只要在出界前,双脚都有碰到达阵区内,就算接球达阵。如果只有一只脚踩在界内,另一只脚踩到界外,那就不算达阵了。另外,如果接到球时,虽然双脚落在达阵区内,但还没站稳时球被打掉,那也不算达阵。另外还有一项规定,就是运动员进入达阵区时必须对球“具有足够的控制。”那什么叫“足够的控制”就会牵涉到一个判断的问题,有主观的因素。

  

   美国国家的制度和法律也是一样,非常细致。举个例子,2014年时,俄罗斯总统普京公布了出了自己的年收入和资产清单。或许是因为舆论调侃其工资太低,几天后,普京签署法令,自己将自己的月薪涨了1.65倍。然而,美国总统就没有这么大的自主权。美国总统的日常消费被国会制定的法律所严格的限制着。

  

   自1949年以来,除了工资,每位美国总统每年都会收到一份由国会批准的50000美元的支出账户,可用于从服装、理发等不属于公务开销的个人花费。此外,每位总统每年还可以收到由国会批准的19000美元的娱乐费用。虽然总统和他的家人住在白宫不需要交房租,但他们并非没有开支。总统个人买的水果和蔬菜、干洗服务、沐浴露和白宫厨师为总统准备的食物都需要总统总前面提到的50000元的支出账户支出。可以说,总统的公务开销和个人花销有着严格的划分。而美国总统要想涨工资,必须要向国会提出书面申请。即使国会批准了,涨后的工资也只能从下任总统开始生效。这类的例子比比皆是。

  

   1906年的校际美式橄榄球会议和1787年费城的制宪会议分别为现代美式橄榄球的规则和美国国家制度的诞生搭好了框架,为日后的良好发展提供了保障。更重要的是,两次会议所建立的通过讨论来制定规则的传统也延续了下来,并通过建立NCAA和美国国会而制度化了。 把讨论机制建立起来以后,大家就通过讨论来解决分歧,而不需要通过比如权力和阶级斗争去消灭对方这种方式。 讨论的优点就是可以集思广益,使美式橄榄球和美国国家制度的规则也越来越细化,越来越完善。

  

规则下的美式橄榄球和美国社会


   在不断完善的规则框架下,橄榄球运动员们和美国社会整体才可以奉献出精彩的表现。自1906年的校际美式橄榄球会议以后,美式橄榄球从一个纯粹肌体的运动逐步变成更讲究战术的运动,也逐步变成了全美最受欢迎的运动。根据统计,在过去十年里,每年有1亿左右的美国观众会通过电视收看“超级碗”的比赛。

  

   我过去不懂美式橄榄球,一直认为就是两边拼力量和肌肉,但实际上美式橄榄球是在所有体育竞技里最讲究战略和战术的。美式橄榄球的强大魅力就用不断细化规则来限制力量和肌肉的原始作用而鼓励球队去发展和丰富的他们的战略和战术。主场设在波士顿地区附近的新英格兰爱国者队自2001年以来赢过六次“超级碗”的冠军,他们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它的教练和它的四分卫非常会打战术球。

  

《洛杉矶时报》记者山姆·法木尔(Sam Farmer)表示,当他在2016年采访橄榄球队奥克兰突击者(Oakland Raiders)的前任教练乔·格鲁登(Jon Gruden)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黄亚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美式橄榄球   美国社会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经济与组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043.html
文章来源:亚生看G2 公众号

1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