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增光:孔子的心学与史学

——钱穆《论语》学探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6 次 更新时间:2019-02-07 00:19:31

进入专题: 孔子   钱穆     论语  

刘增光  
与胡适——或许还有冯友兰——之以西洋哲学眼光看待孔子。身历近代中国的大变局时代,我们从钱穆的《论语》学中看到的是他开放的学术心态,但是,他显然有着自己明确的儒家立场。这一开放与包容的思想史态度在当时恰恰是难能可贵的,不同于新文化运动对礼教的批判,也不同于康有为、廖平对孔子的极度抬高,亦不同于当时的哲学史家对于孔子的定位。这三者恰恰是三种流行的态度:西学的态度、经学的态度、哲学的态度。

   既然如此,应该采取什么态度呢?当然是他所说心学与史学结合的态度。与写作《论语新解》约略同时的《孔学与经史之学》一文很可能正是《孔子与春秋》一文的前身,其中明确称孔子之学为关注人文社会整体的“人文学”,他说:“孔子之所为学,以今语述之,固不妨称之曰‘史学’。惟孔子之史学,乃属广义之史学,乃泛指一种全体的人文学而言。”(91)在他看来,孔子之所用心,必求于人文社会整体大道有所见,非可以哲学、文学、史学、政治学、社会学等来限定。(92)这处隐然显露出了钱穆的抱负——以孔学收摄一切古今中西学术。(93)

   钱穆本人非常看重《孔子与春秋》一文,文末以小字夹注说:“惟鄙文所陈述,实有以前拙著所未尽阐发者。……自谓若循本文所指推寻之,庶可于中国经学史与儒学史之演变,获得一更高之综合。……独于作者之私人著作,不厌屡次提及者,此亦古人一家著述,自具一家系统之微意。极知僭妄,亦盼读者之谅宥。”(94)正如他在此文中对于“王官学”和“百家言”的分析一样,此处显露出的是钱穆“成一家之言”的意图,故如孔子所言“知我罪我,其惟《春秋》”,钱穆本人亦谓“极知僭妄”。在此意义上,其以心学和史学两个维度来解释《论语》,亦可谓具“一家之言”的价值。

   *感谢梁涛、唐文明、陈壁生诸位老师对于本文的建设性意见。

   注释:

   ①可参见钱穆《心与性情与好恶》一文中的叙述。载《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丛》(二),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第87页。

   ②钱穆:《孔子之心学》,《孔子与论语》,九州出版社,2011年,第389页。

   ③④⑤⑥⑦⑨钱穆:《论语新解》,九州出版社,2011年,第2、3、4、5、319、4页。

   ⑧钱穆:《中庸新义申释》,《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丛》(二),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第79页。

   ⑩(12)钱穆:《辨性》,《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丛》(五),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第230页。

   (11)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中华书局,1983年,第48页。对于朱熹的这一解释,钱穆1955年发表的《心与性情与好恶》一文中有详细的分析批评。参见钱穆:《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丛》(二),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第90~91页。

   (13)钱穆:《辨性》,《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丛》(五),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第233页。需要注意的是,这并不代表在钱穆看来,孔子之学和孟子之学就全然无别。此点下文再述。

   (14)钱穆:《史学导言》,《中国史学发微》,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第37页。此文作于1970年。

   (15)(20)(21)(22)(23)(24)(25)(26)(27)(28)钱穆:《论语新解》,九州出版社,2011年,第67、22、15、47、43、40、20、22、23、39页。

   (16)钱穆:《中国文化特质》,《中国史学发微》,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第128页。此文作于1983年。

   (17)李零:《郭店竹简校读记·性自命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136页。

   (18)钱穆:《四书释义》,九州出版社,2010年,第44页。

   (19)钱穆:《儒家之性善论与其尽性主义》,《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丛》(二),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第2页。

   (29)钱穆:《四书释义》,九州出版社,2010年,第55页。

   (30)关于此,可参看钱穆对《述而》“吾无隐乎尔”章的解释,见《论语新解》,九州出版社,2011年,第173页。其中体现出了钱穆以《春秋》理解《论语》之痕迹,即“《春秋》重行事”,轻视空言思辨。

   (31)(32)(33)(36)钱穆:《论语新解》,九州出版社,2011年,第112、6、190、91页。

   (34)钱穆:《论语新解》,九州出版社,2011年,第127页。又,钱穆解释《宪问第十四》“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言:“本章重在‘下学’两字。一部《论语》,皆言下学。”见《论语新解》,九州出版社,2011年,第357页。

   (35)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中华书局,1983年,第2页。

   (37)(39)(41)(45)(46)(47)钱穆:《论语新解》,九州出版社,2011年,第90~91、90~91、188~189、202、279、283页。

   (38)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中华书局,1983年,第72页。

   (40)阮元:《揅经室集》,中华书局,1993年,第54页。

   (42)钱穆:《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丛》(二),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第76页。

   (43)(44)钱穆:《中庸新义申释》,《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丛》(二),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第73~75、76页。

   (48)钱穆:《四书释义》,九州出版社,2010年,第2页。

   (49)参见钱穆:《心与性情与好恶》,《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丛》(二),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第87、95、98页。

   (50)(53)(56)(57)钱穆:《论语新解》,九州出版社,2011年,第100、33、61、55~56页。

   (51)不过,钱穆后来在《双溪独语》中又改而遵从朱熹“胜私去欲”之说,个中曲折当另文详述。

   (52)(58)(59)钱穆:《孔子与春秋》,《两汉经学今古文平议》,商务印书馆,2001年,第311、263、264页。

   (54)钱穆:《周程朱子学脉论》,《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丛》(五),三联书店,2009年,第216页。

   (55)钱穆:《本〈论语〉论孔学》,《孔子与论语》(钱穆先生全集本),九州出版社,2011年,第198页。

   (60)(67)(68)(69)(71)钱穆:《论语新解》,九州出版社,2011年,第417、472,154,176,176~177,61页。

   (61)(65)(66)钱穆:《孔子与春秋》,《两汉经学今古文平议》,商务印书馆,第310、310~315、316页。

   (62)(63)(64)钱穆:《中国学术思想十八讲》,九州出版社,2014年,第115~116、117、142页。

   (70)钱穆:《周程朱子学脉论》,《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丛》(五),三联书店,2009年,第216页。

   (72)(73)(74)(75)(76)钱穆:《论语新解》,九州出版社,2011年,第377、44、382、385~386、472页。

   (77)钱穆:《中国思想史论丛》(二),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第90页。

   (78)徐复观:《中国思想史论集》,上海书店出版社,2004年,第68页。

   (79)这场论争是当时的思想界大事,也可以说是熊十力一派与钱穆的直接交锋。后来,余英时在钱穆去世不久写作《钱穆与新儒家》正是在回应此事。

   (80)贺麟:《五十年来的中国哲学》,商务印书馆,2002年,第3页。

   (81)钱穆:《孔子之心学》,《孔子与论语》,九州出版社,2011年,第388页。

   (82)(83)钱穆:《孔子与论语》,九州出版社,2011年,第388~389,244、231页。

   (84)钱穆:《心与性情与好恶》,《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丛》(二),三联书店,2009年,第89页。

   (85)钱穆:《国学概论》,商务印书馆,1997年,第6页。

   (86)余英时:《犹记风吹水上麟:钱穆与现代中国学术》,台北:三民书局,1991年,第31页。

   (87)徐复观:《有关思想史的若干问题》,《中国思想史论集》,上海书店出版社,2004年,第93页。

   (88)余英时:《犹记风吹水上麟:钱穆与现代中国学术》,台北:三民书局,1991年,第48页。

   (89)史华慈:《思想的跨度与张力——中国思想史论集》,王中江编,中州古籍出版社,2009年,第76页。

   (90)(94)钱穆:《孔子与春秋》,《两汉经学今古文平议》,商务印书馆,2001年,第308~309、317页。

   (91)(92)钱穆:《孔子与论语》,九州出版社,2011年,第215、219页。

   (93)故余英时称钱穆之学为“宏观史学”,见余英时:《犹记风吹水上麟:钱穆与现代中国学术》,台北:三民书局,1991年,第43页。

  

  

    进入专题: 孔子   钱穆     论语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987.html
文章来源:《人文杂志》2018年第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