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庆新:超验信仰与近代科学的兴起和危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72 次 更新时间:2019-02-05 17:14:43

进入专题: 柏拉图   科学  

王庆新  

  

前言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对宇宙的本原或存在的本质等本体论问题以及如何认识宇宙如何认识真理等认识论问题有着很不同的理解和答案。柏拉图思想(或柏拉图主义)和亚里士多德思想(或亚里士多德主义)在本体论和认识论上的差异和辩论在接下来两千多年引发了西方古典哲学有关信仰和理性或宗教与科学的关系以及相关的认识论的激烈争论。这些争论深刻地影响着西方宗教与文化生活,以及近现科学的发展和走向。柏拉图的超验性假设催生了基督教的诞生, 而亚里士多德的经验主义与基督教信仰的结合催生了中世纪的经院神学。 经院神学家们试图利用自然神学来证明上帝的存在,并作了不懈的努力。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争论在中世纪转化为实在论和唯名论的争论。文艺复兴后期哥白尼的科学革命和笛卡儿对形而上学的重建抛弃了亚里士多德的目的论,重新强调数学逻辑对理解宇宙自然的重要性,也就是回归柏拉图主义,从而催生了机械主义物理学的诞生。机械主义物理学的产生又带动了唯理论和经验论的争论。 这个争论是柏拉图主义和亚里士多德主义争论在欧洲启蒙时期的翻版,这些争论大大地推动了启蒙运动的进程和近代科学的高速发展, 特别是牛顿力学的诞生。

  

   两千多年前的柏拉图主义和亚里士多德主义的争论一直延续到现代科学研究。 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的诞生颠覆了笛卡儿开启的经典物理学,为现代科学带来巨大的危机。 他们再次启动了科学与宗教,理性与信仰的激烈争论。

  

   本文目的是梳理两千年多年来西方思想家和科学家们有关本体论和认识论的几次主要争论, 并探讨这些争论对近现代科学发展的推动作用。本文主要论点是近现代科学的发展离不开柏拉图主义所强调的超验性假设, 也离不开亚里士多德所强调的感官经验的验证。 正是因为柏拉图主义和亚里士多德主义之间的争论, 和中世纪的实在论和唯名论争论, 以及启蒙时期的唯理论和经验论的争论, 使得宗教与科学或信仰与理性以不同的形式和不同程度进行相互调和,相互补充,进而推动了西方近现代科学的高度发展。

  

   本文第一部分先简要介绍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的思想和他们之间的争论。 第二部分介绍基督教的起源和中世纪有关认识论的争论,也就是实在论与唯名论的争论。第三部分介绍文艺复兴和启蒙时期的唯理论与经验论的争论。 第四部分探讨有关柏拉图主义和亚里士多德主义的争论对近代科学的促进作用,特别是对牛顿力学诞生的推动作用。 第五部分简单介绍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产生,以及他们与柏拉图主义和亚里士多德主义之间争论的密切关系。

  

一,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认识论之争


   柏拉图在《裴多篇》和《理想国》和《巴门尼德篇》提出了著名的理念论 (相论),为后来两千年的西方古典哲学奠定了重要的基础。柏拉图认为同一类具体事物或质料(matter)都存在一个共同的模板,也就是理念或共相或形式 (idea,eidos, form),这些具体事物是对共相的临摹。 并且质料和共相是相分离的, 它们分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感官感知的经验世界 (sensible world)和理性可认知的世界(intelligible world),或超验世界。现象界的具体事物都是虚幻的,只有本体界的理念或共相才是真实的。

  

   柏拉图认为人的知识主要是通过演绎推理,辩证法和类比而得出来的, 而完全不重视感官经验。感官经验会误导人,因为每个人的感官经验可能得出不同的结论。比如在同样的温度下生活的人们,有的人可能觉得冷,有些人可能觉得热。感官不能获得清晰和整全的知识,只能提供意见而不能提供知识或真理,只有理性才能把握真理。

  

   演绎推理是通过直觉而提出假设来构建理论。 柏拉图的共相论(或理念论)就是建立在超验性假设的基础上的。很显然,共相只是一个假设,是不可能通过感官经验证明的。但是正如他在《菲多篇》中表明的, 具体事物的普遍共相的存在是可以通过直觉和严谨的逻辑和辩证法来论证。也就是先提出假设命题,然后用经验事实来甄别和判断这个假设是否能够解释现象,再进一步修改或扬弃假设命题。 柏拉图还认为人有与生俱来的知识,因为人的灵魂在肉体出生之前就已经存在于超验世界,并且灵魂在进入肉体之前是有记忆的。人脑中的一些概念是与生俱来的,比如美,正义,相等性等等。他在《斐多篇》中明确指出人的学习过程就是回忆前世所遗留的记忆的过程。苏格拉底在《米诺篇》提出一个著名的论点,也就是米诺悖论 (Meno’s Paradox): 他认为一个人既不能寻求他所知道的知识,也不能寻求他所不知道的知识。他不能寻求他所知道的,因为他已经知道了, 没有必要再寻求了。他不能寻求他所不知道的,因为他不知道从何开始寻求。也就是说,人如果没有借助任何已有的概念,是不可能寻求到知识的。所以苏格拉底认为人的学习过程是灵魂回忆的过程,通过回忆,灵魂借助与生俱来的善,正义,或相等性等概念来寻求其他知识。

  

   亚里士多德不赞同柏拉图有关共相(理念或形式)与质料相分离的观点, 他认为共相存在于质料当中。 亚里士多德也不完全认同柏拉图有关与生俱来的知识论。 亚里斯多德很重视经验研究, 但他也不是纯粹的经验论者。 亚里士多德认为靠感官经验观察到的现象需要理论来解释。 而理论通常需要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当然理论本身也应该得到经验的检验,那些得不到实证检验的理论不需要受重视。 亚里士多德相信超验神的存在。他通过复杂的演绎推理,而得出宇宙的第一动因或不动的动者是理性神(nous)的结论。他认为天体运动是由神性力量推动的观点也是通过演绎推理而设立的一个大胆的超验假设。

  

   他在《前分析篇》中认为演绎推理和归纳推理相比是更好的研究方法. 演绎推理是从普遍原则或普遍假设通过三段论推导出个别事物的特征,而归纳推理则是通过感官经验从个别事物的特征归纳或抽象出普遍规律或普遍原则。演绎推理比归纳推理更好是因为从很少量的个别事物特征很难归纳出普遍原则。而且从个别现象归纳出来的原则未必就是事物的普遍原则或普遍本质。比如通过观察可以得出天鹅都是白色的,但是颜色并不是天鹅的本质,天鹅的本质应该是会飞的禽类动物。所以亚里士多德的归纳(epagoges)不是指对个别事物的表面或不重要特性的归纳,而是对个别事物的本质性特征的归纳。 这样的归纳也需要建立在合理假设和演绎的基础上的。

  

   亚里士多德的《论灵魂》就是演绎推理与归纳推理相结合的研究典范。他通过经验性观察比较了动植物和人的灵魂,而归纳出人与动物的灵魂有共性也有不同。他认为植物的灵魂只有提供最低级的营养性功能;动物的灵魂除了提供营养性的功能之外还提供能够感知外界的感知性功能, 而人类的灵魂是最高级的,它不仅有营养性功能和感知性功能,而且还有理性思维功能 (intellect,或nous), 即心智。 亚里士多德认为人的心智或理性有两部分构成, 一部分是被动心智(passive intellect), 被动新智是提供理性思考的材料, 另一部分是主动心智 (active intellect). 主动心智是利用被动心智所提供的材料来进行理性思维, 推理,分析,并得出判断。他的一个重要论点是主动心智不是人体的一部分,不存在于空间和时间, 是来自于自然世界之外的东西,并且肉体死后主动心智将离开肉体而继续存活, 也就是说灵魂是不朽的。 亚里士多德对主动心智的描述就是一个通过归纳和类比而推导出来的大胆的假设命题,这样的假设命题不可能完全从感官经验所归纳出来,也不能通过感官经验来证明。 亚里士多德的主动心智问题引发了后世哲学家们的激烈辩论。

  

   亚里士多德的自然哲学对后世的科学发展影响深远。 他在《物理学》中提出著名的四因说来解释事物的运动变化, 这四因包括质料因,形式因,动力因和目的因。亚里士多德的《论天体》(De Caelo)将宇宙分成地上(sublunary) 和天体(celestial) 两个部分。地上指得是从月球以下靠近地球的表面的地方,这里的物体都是由水,气,土,火等四个主要元素构成的,这四种元素相互作用和结合构成地上万物。他在《物理学》第五章和《论天体》第四卷中根据四元素的性质提出一个被称为自然位置的概念(concept of natural place)来解释物体的运动变化方向。他根据四元素的轻重才决定物体运动的自然方向。 总的原则是轻的物体朝上运动,重的朝下运动。火是干热,是最轻的,所以总是自然地朝上运动。气是湿热,比火重,但比水和土轻,所以是总是扩散式地朝上运动,而水是湿冷,比气重,所以总是向下流动。土是干湿,是最重的,所以它的自然运动方向总是垂直朝下,朝上运动就是违反自然的,最终会掉落地面。

  

二,基督教的兴起与实在论和唯名论的争论


   基督教的起源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有关它的起源有很多不同的说法和理论。但是西方学界有个基本共识,就是柏拉图的本体-现象或理念-质料二元论,斯噶多主义 (Stoicism)的世界主义和人人平等的精神,以及犹太教的一神论信仰等三个思想对基督教的产生影响最大。特别是柏拉图的理念-质料二元论为基督教提供了形而上学的结构。著名犹太哲学家菲洛(Philo)通过调和柏拉图哲学与犹太教而对基督教的产生作了重要贡献。 特别是他调和了柏拉图的《蒂迈欧》和《圣经旧约》的《创世纪》。他认为犹太教所启示的那个神秘的上帝,就是柏拉图所描述的理性神(nous)或太一。后世的德国哲学家尼采称基督徒为柏拉图主义者。

  

   公元四世纪的基督教教父神学家奥古斯丁提出了基督教神学中最具有代表性的认识论,这个认识论对后世的影响很深远。 奥古斯丁认为人的思维和认知离不开上帝之光的映照(divine illumination)。当时亚里士多德的灵魂论和主动心智概念还未传入西罗马帝国。奥古斯丁在他的几乎所有的著作中都强调这一点。比如他在《忏悔录》一书中写道:“人的心智需要得到外来的光的映照才能获得真理,因为人的心智本身不能获得真理。 我的主,你将会点亮我的灯。只有你才是真理的导师,不管是关乎什么样的真理。。。”

  

奥古斯丁的神光映照理论对后世哲学家的影响很大。中世纪经院神学家们在接触到亚里士多德的思想之后,将亚里士多德的灵魂论和主动心智概念与奥古斯丁的神光映照理论进行对比和综合,导致了激烈的辩论。辩论主要集中为两个问题,第一,主动心智与上帝的关系,主动心智是不是上帝的一部分,第二,每个人的主动心智是同一个,也就是说,所有人共享一个上帝之光, 而这个上帝之光到底是在人思维的时候进入人的大脑;还是每个人出生时候就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主动心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柏拉图   科学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科学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956.html
文章来源:《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19年第3期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