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兵:辛亥时期国体政体的意涵与辨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6 次 更新时间:2019-02-03 19:55:44

进入专题: 辛亥革命   国体   政体  

桑兵 (进入专栏)  

  

   清季以来,关于国体政体的分别与联系一直是困扰国人的一大难题,尤其是在朝野不约而同地谋求政治变革的背景下,中国应该取法仿效东西各国的何种政治体制,成为各界各方必须认真面对的迫切现实问题。而国体政体之说,直接关系到所选择政治体制的优劣高下,以及究竟何种体制适合中国国情的问题。虽然后来关于国体政体有了政治性的权威定义,可是如果直接套用于辛亥时期,则与当时众说纷纭的观念差异很大,甚至截然相反。迄今为止,试图解开中国近代国体政体概念缠绕的努力,从定义出发则捉襟见肘,以事实为据则无所适从,其症结已成顽疾。由于当时言人人殊,即便回到历史现场,拿出直接证据,也还是剪不断理还乱的一团乱麻,只有通过呈现历史以把握概念的方式,才有可能贯通无碍。国体政体学说的历史发展与国人引进接受国体政体学说的顺序不相一致,以后者为据而兼顾前者,可以大体了解近代中国的国体政体观念演进史。

  

一、《国家论》《国法学》与国体政体之分


   国体政体观念在清季随着欧洲国家学说的引进传入中国,国家学说的理论不一,国体政体的辨析因而有所不同。1899 年 4 月 10 日,《清议报》开始连载伯伦知理的《国家论》,国家学说从零星片断知识演进到成系统进入中国人精神世界的阶段。相关知识的丰富扩展使人们的认识形成概念,知道各国政治体制大体分为共和、专制、立宪三种,各不相同。尤其是“国体有名异而实相类者,有名同而实相反者”。如果一概依据希腊人的原则,唯就主宰官判别国体,一旦遇到变体就难以判断。如“今日立宪君主政治,与代议共和政治,均以自由权付国民,其名虽异,而其行政施设,有太相似者”。“盖立宪君主政治所以甚类代议共和政治者,由两者俱属第四种变体,而所以异于无限专制君主政治者,以其属第一种变体故也。”《国家论》进一步讨论现行各种国体政体的历史渊源及其流变,“方今开明之民,芟除古来错杂政体,而仅存二种,曰代议君主政治,曰代议共和政治,前者多行于欧洲,后者多行于美洲。”而在历史上,“古罗马人殊重国民之自由,国民之共同心极盛,则称其国用例波白律苦之语,以对照国王世袭私权之国。由是观之,称代议君主政曰例波白律苦,亦无不可。”今人所用 Republic 之意,与君主政治相对,即共和政体,这样将无法区分代议共和与代议君政。所以共和制与君主制两种政体分别的关键,在于国家元首与民众的关系,“要之,主治者、被治者之间不设藩篱,互保平等均一之地,是共和政之本旨也。离隔君主与臣民之间,使上下分明,毫不可犯,是君主政之本旨也。”

  

   《国家论》刊出不久,从 1899 年 4 月 20 日《清议报》第 12 册起,梁启超推出了据称是自己的译作《各国宪法异同论》,开篇即概括道:“宪法者,欧语称为孔士九嵩,其义盖谓可为国家一切法律根本之大典也。故苟凡属国家之大典,无论其为专制政体(旧译为君主之国),为立宪政体(旧译为君官共主之国),为共和政体(旧译为民主之国),似皆可称为宪法。虽然,近日政治家之通称,惟有议院之国所定之国典,乃称为宪法。故今之所论述,亦从其狭义。惟就立宪政体之各国,取其宪法之异同,而比较之云尔。”这段文字或者引申为“以往政体分类的关注点在于谁做主,而梁氏分类的关注点则落在宪法的有无上”。可是政体与国体究竟如何区别,当时还相当纠结,遑论清晰的政体分类重点何在。所以接下去该文论道:“政体之种类,昔人虽分为多种,然按之今日之各国,实不外君主国与共和国之二大类而已。其中于君主国之内,又分为专制君主、立宪君主之二小类。但就其名而言之,则共和国不与立宪国同类,就其实而言之,则今日之共和国,皆有议院之国也,故通称之为立宪政体,无不可也。故此书所述,专就立宪君主国与共和国论之,而专制君主国不与焉。”英国是宪政(立宪君主国政体之省称)的始祖,700 年前,英人已由专制政体渐变为立宪政体。“上院之制,随各国之国体而异,既已详之,至下院之制,则不然。无论君主国共和国,虽国体大异,其制皆如出一辙,皆由人民之公举,为人民之代表。”《清议报》第 13 册续刊该文,又说:“君主者,立宪政体之国世袭继统者也。……共和国之大统领,必由公举,定期更任,而其选举之法,法国、瑞士则由国会,英国则特开选举统领会以举之。”照此论述,共和国有时与立宪君主国相对,有时又涵盖立宪君主国而与君主国相对。

  

   1899 年 9 月 5 日,梁启超在《清议报》第 26 册发文,开始运用刚刚学到的知识对中西政治进行分析比较,他说:“中国周代国体,与欧洲希腊国体,其相同之点最多,即封建时代与贵族政治是也。…… 欧洲人所谓少数共和政体,谓之寡人政体者是也。其政府(即贵族)之权力甚重,过于国君,国君之废立,出于其手,国君之行为,能掣其肘。”在他看来,中国的国体与欧洲有几点大异,其一,“中国自秦汉至今日,可直谓为一统时代”。其二,“中国可谓之无贵族之国,其民可谓之无阶级之民”。其三,“欧洲自希腊、罗马以来,即有民选代议之政体,而我中国绝无闻焉,此又其最异之点而绝奇之事也”。

  

   对于欧洲的政治学说,梁启超尽可能参酌各种说法,表达个人见解,他在 1899 年 12 月 13 日刊行的《清议报》第 32 册撰文介绍“后世谈政体者,多祖述其说”的《蒙的斯鸠之学说》,“蒙的斯鸠曰:万国政体,可以三大别概括之,一曰专制政体,二曰立君政体,三曰共和政体。凡邦国之初立也,人民皆慑伏于君主威制之下,不能少伸其自由权,是谓专制政体。及民智大开,不复置尊立君,惟相与议定法律而共遵之,是谓共和政体。此二者其体裁正相反,立于其间者,则有立君政体,有君以莅于民上,然其威权受法律之节制,非无限之权是也。”“而于共和政体中,复分两种,一曰贵族政体,二曰平民政体。”其说与他翻译的《各国宪法异同论》的分法有所不同,所以梁启超特加“任案:蒙氏所谓立君政体者,颇近于中国二千年来之政体,其实亦与专制者相去一间耳,若英国之君民共治不与此同科也。窝的儿尝评之曰:蒙氏所论专制立君二者,其性质实相同,特其手段稍异耳。”

  

   吾妻兵治等人翻译的《国家论》,虽然使用了国体与政体,不过分别并不清楚。梁启超同样在国体的架构下,主要使用政体来论述政治制度。而国体政体有时没有清晰分界,似可互通混用。共和的属性就是典型例证。《清议报》后期,麦孟华鼓吹创生中国国民,指国体有共和立君之异;而“树立山人” 谈论中国政治,则主张将数千年专制政体变而为共和政体。也就是说,相对于君主制,共和是国体,相对于专制,共和则是政体。

  

   《新民丛报》时期,梁启超继续着重于政体的探究。1902 年他发表《法理学大家孟德斯鸠之学说》,再度强调“孟氏学说,最为政治学家所祖尚者,其政体论是也”。并重复介绍三种政体之分以及各自之别。据此说,专制、君主制与共和制,均为政体而非国体。梁启超还从中国专制政治的进化史探讨政体的种类及各国政体变迁之大势。他认为,中国自古及今惟有一政体,故中国人脑识中没有政体分类之说。以理论分别政体种类者,起于希腊大哲亚里士多德,因主权者之人数而区分为三种,每种又包括正变二体。君主政体以 Monarchy 为正体,变体为暴君政体(Tyranny);贵族政体以 Aristocracy 为正体,变体为寡人政体(Origarchy );民主政体以 Democracy 为正体,变体为暴民政体(Demogogy or Othlocracy)。此外还有混合政体(Mixed State),即合君主、贵族、民主三者为一。到 18 世纪,法国的孟德斯鸠将政体分类变为:主权者以名誉为主义,谓之君主政体;主权者以道德为主义,谓之民主政体;主权者以温和为主义,谓之贵族政体;主权者以胁吓为主义,谓之专制政体。此外,近儒墺斯陈的分类为:一人政体(主权在一人者),数人政体(主权在二人以上者)。后者又分为少数政体同质(寡人政体)和异质(少数共和政体),多数政体同质(民主政体)和异质(君民共主政体)。日本博士一木喜德郎的分类为:一、独任政体。包括独任君主政体:含专制独任君主政体(中国、俄国)和立宪独任君主政体(英国、日本、普国);独任共和政体(法国、美国)。二、合议政体。包括合议君主政体:含专制合议君主政体(无)和立宪合议君主政体(德意志帝国);合议共和政体(瑞士、德意志联邦内之三共和国)。此分类就近世国家而言,所以贵族政体不另列为一种。至于历史上政体的分类,则有法国博士喇京所著《政治学》的划分,古代有族制政体、神权政体、市府政体和封建政体,近世则有专制君主政体、立宪君主政体、代议共和政体以及联邦政体。

  

   梁启超述及的这些五花八门的政体分类,并未牵扯国体,而且看似缘自泰西,实则取材东瀛。在此期间,一批中文报刊也从不同角度介绍各国国体政体的类型异同,其中日本的影响同样至为关键。

  

   庚子事变前,《台湾协会会报》刊载日本人写的《一国之政体》,指政体因国体有别而自有异同,“即有国君亲裁万机者,又有常谋国民然后行政治者,或有不设国君,国民合同相谋以治一国者,是因国体易其政者也。而国君独裁者,名称君主专制政体;君民相议施政者,名称君民同治政体;设无国君,人民合议选出主裁者而治国者,名称民主政体。”俄国、清国、土耳其等,均为君主自裁政体。后来国君治国不再一人专政,而是广采民意,进化为立宪政体。“又有民主政体,一名共和政体,即无君主,国民相互选择名望学识之人,约定年限,总裁国政,名称大统领(即民主国),美国、法国,均为民主国政。

  

   而有益国家,有福人民之国政,是为立宪政体(君民同治)。”留日学生的《译书汇编》介绍孟德斯鸠的《万法精理》,与梁启超异曲同工,也将“万国政府之形质” 概括为“共和政治”“立君政治”“专制政治”三大别,具体分别则侧重不同,“举人民之全部,或人民之一部,而掌握政权者,共和政治也。置一君而立有一定之宪法以限制之,立君政治也。以一人之喜怒,裁决政务,不受法律之节制,而唯所欲为者,专制政治也。”共和政治又有二类,“举人民之全部,而掌握君 [ 政 ] 权,共议政务者,民主政治也。举人民之一部,而执其政权者,贵族政治也。民主政治,其国民有身为君主以治人者有之,或身为臣民以治于人者有之。”“凡民主之国,皆分其人民而定其品级族类,分之得其道,则立法者垂令名于不朽,而共和之祚以长,分之不得其道则反是,诚不可以不慎也。” 共和政治的流弊隐患在于,“若有一人崛起而掌握无限之大权者,则其势必一转而为立君政治,其变之极,且酿成暴虐政治。盖立君政治,犹有一定宪法,或有适合于国体之法则,且其政体之元气,足以抑制君主之专横,而使之不能逞。”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 1902 年由译书汇编社出版的章宗祥译、岸崎昌、中村孝著《国法学》,作为《政法丛书》第 1 编的重头戏,该书将此前相当混淆的国体政体概念清晰划界,并据以区分各种类型的国体政体。据此,国体分类主要有两种,一是“国体分为三种,君主国体、民主国体、君民同治国体是也。主权在君,名曰君主国体;主权在民,名曰民主国体;主权在君与民,名曰君民同治国体”。二是“分为二种,曰君主国体、共和国体是也。所谓共和国体者,指主权之全部或一部存乎人民,合民主与君民同治而为一类者也”。《国法学》以第二种分类法立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桑兵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辛亥革命   国体   政体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924.html
文章来源:《学术研究》2019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