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荃麟 葛琴:鲁迅杂文《灯下漫笔》的导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4 次 更新时间:2019-01-30 11:43:12

进入专题: 鲁迅研究  

邵荃麟   葛琴  

  

   [说明]1947年10月香港《生活书店》举办“持恒函授学校”,邵荃麟和葛琴被聘为“文学作品选读与习作”专修部(亦称“文学专修科”)导师。海内外文学科的学生最多时达几百人。他们每周发一次讲义,选一些中外文艺作品,包括小说、散文、诗歌、剧本、杂文和报告文学等共24篇,对各篇一一作了介绍和分析讲解,并常与学生有通讯往来。1948年10月生活、读书、新知三个书店联合成立《三联书店》后,该讲义由《三联书店》汇集成《文学作品选读》出版。以下是该书中的一篇。

  

小鹰附记

  

   荃麟、葛琴:鲁迅杂文《灯下漫笔》的导读 (1947年)

   [附] 鲁迅:《灯下漫笔》 (1925年4月29日)

  

鲁迅杂文《灯下漫笔》的导读

荃麟、葛琴


   [作者介绍]

  

   詳前(上册第二四五页)。(见鲁迅散文《秋夜》的导读,http://aisixiang.com/data/114618.html)

  

   [写作时期和背景]

  

   本文是魯迅先生在一九二五年四月二十九日寫的,好像是發表在《語絲》上,后來收在《墳》內。這時恰是“五卅”运动爆發前一個月,经过一九二三年的“二七”运动和一九二四年中国国民党的改组,革命统一战线的扩大。当时中国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运动正在高潮的前夕。那时鲁迅先生在北京,一方面支持《语丝》,一方面在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教书。北京(北平)在当时是封建反动势力最浓厚,而革命力量则最薄弱的地方,鲁迅先生就是单枪匹马地在和这些封建势力作战。这些封建思想在当时主要表现为所谓国粹主义。章士钊(北京政府的教育总长)是当时这反动思想的领导者。他们主张复古,崇扬东方固有文明,反对革命。而鲁迅先生则竭力抨击这种反动思想,称之为“人肉的筵席”。在写本文前数月中,鲁迅先生写过《论雷峰塔的倒掉》、《说胡须》、《再论雷峰塔的倒掉》、《看镜有感》、《春末闲谈》等杂文,几乎都是对这种国粹主义以痛击的。本文发表后一月,女师大的风潮爆发了,这就是那些国粹派章士钊、杨荫榆、陈西瀅之流压迫青年的一幕阴谋。鲁迅先生跟他们作了坚决的斗争,关于女师大事件,鲁迅先生写过许多锐利的批评文章。接着,“五卅”运动影响扩展到北方,鲁迅先生又和那些企图遏止学生反帝运动的文人、“诗哲”作笔战。鲁迅先生不仅猛烈的抨击那些封建与奴才的思想,而且对於这些反动思想的实质,作了深刻无比的抉发。本文可以说是在那个时期中作者抉发封建思想毒害底最有力的一篇文章。

  

   [内容分析]

  

   这篇杂文从换银一件小事起,说到中国人一种奴隶主义的思想。中国人“向来就没有争到‘人’的价格,至多不过是奴隶,……然而下於奴隶的时候,却是数见不鲜的。”统治阶级把人民压迫到连牛马也不如的时候,然后稍稍“给与他略等于牛马的价值,”於是人们就“心悦诚服,恭颂太平的盛世。”人们只知道做一辈子安份守己的良民(奴隶),於愿已足,更没有反抗的勇气,这就是数千年来封建阶级注射於人民头脑中的思想毒素,──奴隶主义。造成这种奴隶主义思想的,一方面固然是那封建统治者残忍无比的剥削与屠杀,另一方面也就是那深、厚、浓、重的封建文化与教育。几千年来,无论是儒家或道家,一贯都是教人安於奴隶的身份与地位。儒家的中庸主义和礼教制度;道家的清静无为,都是帮助封建统治来消解人民的反抗意识。这种思想教育深入於民间,有悠久的传统,形成了一种坚固的道德观念和生活标准。这种灵魂的屠杀,实际上比刀兵的屠杀还要厉害。在另一篇《春末闲谈》中,鲁迅先生把这种文化比之为细腰蜂身上的毒针。所谓“东方固有文明”,所谓“国粹”,实质上就是这种奴隶的结晶。“‘三千余年古国古’的中华,历来所闹的就不过是这一个小玩艺。”几千年来的古老中国不能进步,基本上固然由於生产方式的一成不变,但这种封建思想的影响,也是一个极大的因素。鲁迅先生一开始就认定:这种奴隶主义思想是中国民族衰弱的一大根源,不从根本上粉碎了这种奴隶主义思想,人民是不易起来革命的。《狂人日记》就是向这种奴隶主义的一篇宣战书,包括在《呐喊》、《徬徨》二本小说中,以及《热风》、《野草》、《华盖集》、《坟》与后来许多杂文集中大部分文章,都是针对着这种奴隶主义思想而作战。例如阿Q主义,便是这种奴隶主义的一种形态,鲁迅先生是深深理解中国历史的一个人,他从几千年历史中揭穿了一个大秘密,这就是本文中所说的:

  

   “……什么‘汉族发祥时代’、‘汉族发达时代’、‘汉族中兴时代’的好题目,好意诚然是可感的,但措辞太绕弯子了。有更其直捷了当的说法在这里:

  

   一、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

  

   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

  

   这真是一针见血的话,把儒家所谓“一治一乱”的大道理,用两句最直捷的话把它戳穿了。任何历史学家不曾有过这样明确而深刻的剖解,不曾有过这样精闢而有力的批判。这篇文章的最精闢之处,也就在这一段文章。中国士大夫所神往的所谓“唐虞盛世”,中国老百姓所企望的“真命天子出世”,实际上就是在“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而想望着“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这种思想存在,就妨碍了革命思想的生长。人们不是想自己起来反抗,而只是期望於主子的改良或另一个能够改良的主子。这种思想,直到现在还残留在许多人脑子里。例如目前民不聊生之际,若干所谓“自由主义”的知识份子,便只希望统治者,能够有点改良,希望能够有一个“喘息的和平”。甚至像萧乾之流,希望“天上能飞下一个希特勒”,保证每个人有两斗米,有两间房子,便认为於愿已足,这还不正是这种思想在作祟?今天中国大部分人民已经从这种奴隶主义思想中觉醒过来了,他们知道非澈底“掀翻这(人肉的)筵席”,非澈底扫荡这些食人者,不能得到澈底的解放。但是小部分的知识分子和上中阶层的人,却不免还保留着这种思想,而这种思想,实质上却是替主子在“修补老例”。所谓“自由主义运动”,正是这种玩艺儿。那么,今天我们来读一读鲁迅先生这篇文章,不正是足以使我们警觉於这种奴隶主义的深、厚、浓、重,而使我们去领略鲁迅先生给我们的指示:

  

   “无须反顾,因为前面还有道路在。而创造这中国历史上未曾有过的第三样时代,则是现在的青年的使命!”

  

   在第二节文章里,鲁迅先生更进一步给我们指出了封建文化与帝国主义的关系:

  

   “我们的古圣先贤既给与我们保古守旧的格言,但同时也排好了用子女玉帛所做的奉献於征服者的大宴。中国人的耐劳,中国人的多子,都就是办酒的材料,到现在还为我们的爱国者所自诩的。西洋人初入中国时,被称为蛮夷,自不免个个蹙额,但是,现在则时机已至,到了我们将曾经献於北魏、献於金、献於元、献於清的盛宴,来献给他们的时候了。”

  

   奴隶主义的文化,既然是教人屈辱於奴隶的地位,所以当外力侵入的时候,一定也教自己的奴隶去屈服於外来的强力。封建文化到了帝国主义的时代,一定是带着买办性的。尽管装着阿Q的神气,口口声声嚷着“东方固有的文明”,实际上却是替洋主子安排筵席。洋主子之所以称赞中国固有文化,无非是因为这种文化最适合於他们的殖民政策。试看帝国主义者在他的殖民地里,总是喜欢对华侨提倡中国的旧文化,不就是因为这种文化是可以消散中国人对於帝国主义的反动性的。这和帝国主义者称赞中国劳动力的低廉和喜欢保住中国的落后性,是一样的道理。

  

   鲁迅先生不但猛烈抨击了封建文化道德,也猛烈抨击帝国主义者,利用这种奴隶文化对於中国的侵略。这就是鲁迅先生一贯的反帝反封建的战斗精神,也就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基本精神。

  

   是什么构造这种奴隶文化的呢?就是封建社会的阶级制度,即鲁迅先生所谓“有贵贱,有大小,有上下。自己被人凌虐,但也可以凌虐别人;自己被人吃,但也可以吃别人。一级一级的制驭着,不能动弹,……”所谓“天有十日,人有十等。”这就是古代封建社会严密的阶级制度。现在这些形式固然没有了,但是一层层的压迫凌虐着,还不是一样?这就是鲁迅先生所说的一级级的“人肉筵席”,所谓中国的精神文化者,无非是这种封建阶级制度的伦理道德观念,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席”而已。

  

   “这人肉的筵宴现在还排着,有许多人还想一直排下去。扫荡这些食人者,掀掉这筵席,毁坏这厨房,则是现在的青年的使命!”

  

   鲁迅先生最后带着那样决绝的声音,那样愤怒的感情,向现代青年发出这样的号召,那么读者们,让我们掩卷默思,想一想今天中国的情形,看一看今天中国的现实,鲁迅先生这一篇杂文,将给予我们是怎样的启示。

  

   [关于杂文]

  

杂文这个形式,也可以说是鲁迅先生创造的一种文艺形式。虽然类乎这种的文艺性政论在西洋过去也有过,但是鲁迅先生却给了它一种独特的性格,它是运用文艺的形式来直接作社会与思想的科学批判,它是一种思想性的战斗匕首。它可以极灵活地运用,不受形式的拘束。它的特点,是捉住敌人的要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鲁迅研究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85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