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泽奇:数字社会·互联网应用与中国社会二十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6 次 更新时间:2019-01-29 11:37:37

进入专题: 互联网   数字化  

邱泽奇  

  

   2019年1月11日,腾讯研究院主办的第二届科技向善论坛在北京时间博物馆召开。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邱泽奇在会上做了题为《数字社会·互联网应用与中国社会二十年》的演讲。他表示,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互联网在形式、内容、关系上的发展是指数式的。由互联网呈现的社会关系,则从由平台主导,演化为利益相关方之间的共建、共治、与共享。在数字社会,我们需要刷新共识、互信与社会规则,以技术精英的自律促进人际的互信,实现社会福利总水平的最大化。

  

   以下为演讲全文:

  

   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

  

   我叫邱泽奇,北京大学的一枚教书匠。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互联网给中国社会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内容上,表现在从设施设备的更新到应用的社会化普及。曾经,一部拨号电话是一个家庭的奢侈品。在城市,一个三口之家一年的收入也就只能装一部电话,甚至还要不吃不喝。可如今,智能手机不仅成为了城乡居民随手的物件,每两三年要换一部,手机的应用也在日益地满足着人们在生产和生活中的需求,成为了他们的必需。

  

   互联网的应用,我们可以看到从机构互联网到社会互联网的发展,甚至个体互联网的发展。中国最早出现的是门户网站。视频短片中提到的1998年,是中国门户网站上线的年份。那时候,门户网站是机构的形象和象征,不仅互联网公司,新浪、搜狐、百度、腾讯有门户网站;政府机构、公司机构,如果没有一个门户网站,都不好意思说出口。没有门户网站,都算不上是一个正经的正统的机构。

  

   可如今,“门户”的概念基本上已经消失,一些坚守“门户”概念的网站也消失了。活下来的网站,也都转型为服务入口,一个与社会衔接的节点。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入口不只是机构有,个人也有。我们在微信上开设一个公众号,就在微信建立了一个与社会之间的接口。在微博上开设一个微博号,就在微博上建立了一个与社会的接口。在淘宝上开设一个交易帐号,就建立了进行经济交易的接口。

  

   不仅如此,随着传感器应用的普及,万物正在走向互联,我们每一个人所思、所想、所行、所动,都已经是互联网世界都一部分,整个社会,正在形成一张覆盖每一个社会行动者的社会互联网。

  

   由互联网呈现的社会关系,则从由平台主导,演化为利益相关方之间的共建、共治、与共享。

  

   曾经,互联网是平台主导的网络服务,网易提供邮箱服务,新浪提供新闻服务,搜狐提供娱乐服务,腾讯提供社交服务,阿里提供交易服务;在经过多次的利益相关方之间的交锋之后,如腾讯的3Q大战、阿里的围堵风波,百度的不知道什么事件,慢慢地,平台也发现了,平台的发展不能我行我素,平台的发展不得不有赖于众多利益相关方的参与,建设、治理,都需要利益相关方的参与。唯如此,平台才能够活下来,才能真正发展,才能蓬勃发展起来。

  

   在实践的教训中,生态,这样一个在生物学的常识性概念,悄然地变成了互联网行业的新宠,成为了大家都要讨论的一个概念。平台终于认识到,社会也终于体会到,在一个生态体系中,在一个生态链中,任何一条链条的断裂,都有可能导致整个生态体系的崩溃。

  

   于是,互联网生态,开始成为我们行业的共识、社会的共识。正是这个共识,让我们享受了众多由互联网带来的福利。

  

   在二十年的发展中,互联网在形式、内容、关系上的这些发展,并非是线性的,而是指数式的。其中的转折点就发生在移动终端的社会化应用之时。

  

   这里有两组数据,一组来自于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一组来自于工信部。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的数据表示,2013年,中国手机上网用户的数量就已经占到了上网总用户数的80%。

  

   工信部的数据让我们看到,在2010—2011年之间,手机上网用户数存在一个量级的跃迁。这个跃迁,正是中国互联网应用的转折点。

  

   与此同时,真正标志着转折点来临的是微信的上线。微信,是今天人们习以为常的一个应用,是每一个用户必需的应用,可在2011年,却是一个新生事物。

  

   从移动社交开始,人们逐步开始把互联网的应用从桌面电脑搬到手机上,互联网的个体化格局也从此开始,逐步形成。

  

   随着移动终端的普及,个体应用的发展,我们看,人类积累的数据量也在呈指数曲线的增长。2011年可以被称之为移动互联网的元年,那个时候,人类生产的数据量只有几个ZB,可是今天,我们看到已经超过了30ZB。

  

   据IDC的预估,到2025年,人天每天生产的数据量将达到175ZB。如果以50亿用户计算,这意味着,每一位用户将生产超过220GB的数据。这也难怪,最初,大家用直板手机就已经很快乐了,可如今,用智能手机,16GB不够、64GB不够、128GB才刚刚够。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智能手机的容量在不断地增大,苹果最新款的手机,容量已经达到了512GB。

  

   这些在器物层面、行为层面、应用层面的变化,反映到社会层面,那是翻天覆地的大变化。

  

   我们每一个人,从懂事开始,都希望拥有一个自己的世界。其实,在人类社会发展的近万年历史中,每一个人,每时每刻都曾希望拥有一个自己的世界。遗憾的是,我们都不曾实践过,拥有过,一个人,自己拥有的世界。

  

   在移动互联网普遍应用之前,家庭始终是我们的起点和归宿。在移动互联网普遍应用之前,家庭还是人类社会的基本组织形态,因此也被称之为家庭社会。

  

   有一句歌词唱的好,叫“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到春节,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一顿团圆饭,那,还是一个家,是我们心心念念的家,一个让人有归属感的家。

  

   可现在倒好,同样是“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待到春节,说,一家人坐下来了,坐到了一个桌子上,吃一顿团圆饭吧。人倒是齐了,也都坐到了饭桌前,心却在自己的手机里。一屏一世界,一屏一知己。坐在团圆饭桌前的,在血缘上是一个家,在形式上还是一个家,怎么着,却不再是一个完整的家。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会,每个人的社会已经取代了家庭的社会。

  

   乡村集市曾经是人们交换货物的场所,不仅在中国,在世界各地,整个人类社会都如此。直到今天,在中国一些偏远的农村,我们依然能够看到各种类型的“集”。

  

   既有的研究显示,不管是哪一种类型的集市都有一个通用的规律,那就是不同的村庄轮着来,今天在张集,明天在李集,同一个地方轮集的间隔通常为3-5天,为什么会这样呢?可是怎么轮?

  

   很简单,一个人用脚步能够一天走一个来回的距离就是集市的范围。如果不是一个人一天能走一个来回的范围,就会附带出一些新的成本,这个集市就变成了人们负担,就没有了意义。如此,集市轮替的规律也就此出现了。这是自然形成的规律。

  

   这就是家乡。家乡不只是是生你养你的那个小村庄,更重要的是,它是一天能够走一个来回的地方,一个一天能够走一个来回的生活范围。

  

   我们对家乡亲,是因为它给我们提供了日常生活的必需,让我们生活在安稳之中,持之以恒。因此,曾经的社会,也可以被称之为家乡社会。

  

   可如今,我们不步行了,手指在屏幕上一点一划,可以指向千里之外、万里之遥。从日常生活之需到个性生活之要,几乎什么东西,都可以在互联网平台提供的服务中找到、获得。而所有这些服务又都以数字的形式留存和存储。我们的手指每一次划动,都意味着一个行动留下了痕迹,都意味着互联网在记录你的行为,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从家庭社会到个体社会,从家乡社会到平台社会的发展,正在汇聚的一个现象是:一家人多种社会生活。住在一个屋檐下,每个家庭成员,可能有着完全不同的社会生活。我们一起来看一个视频。

  

   是的,在生物学的意义上,视屏中的她们,仍然是一对母女,是一家人。可在社会意义上,她们已经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了,她们生活在不同的社会之中。

  

   互联网不仅带来社会的变革,社会也给它的变革出了不少难题,制造了不少障碍。

  

   一个至今还在发展中、迭代中的例子,那就是网约车之难。

  

   网约车的困难不在于组织车辆难,也不在于组织司机难,更不在于运营系统难。平台之利在于通过连接形成规模优势、范围优势、差异化需求与满足的优势,进而形成对社会资源的有效利用,提高社会福利的总水平。

  

   可如今,原本应该带来社会福利提升的网约车却被陷在了属地治理的罗生门之中。平台企业的负责人逢人便说,我是中国的平台企业,在中国法律管辖的范围,都应该准许我运营呀。可是地方却说,地方的交通安全归我管,平台企业必须在地方设立分公司。

  

   我们可以想一下,要求一家平台企业在一个地级市设立分公司,这跟在当地建立一家出租车企业有什么差别?平台又能发挥什么优势?

  

   一旦平台跨出了主权国家的范围,事情就变得更加复杂了。我们知道,移动支付原本是便利生活的一部分,也是绿色生活的一部分,它可以减少信用卡的印制,也可以减少钞票的印制,从而能够有效地保护环境和绿色发展,也便于资金流动的监管。甚至,也不会影响主权国家之间的货币汇兑机制。

  

   可是,我们的微信支付、支付宝支付,在国际化的进程中,却遭遇到了重重阻力。移动支付,只是跨出国门遭遇阻力的一个例子而已,类似的例子可以说不胜枚举。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互联网   数字化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发展社会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852.html
文章来源:腾讯研究院 公众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