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荃麟 葛琴:鲁迅小说《药》的导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0 次 更新时间:2019-01-23 11:43:05

进入专题: 鲁迅研究  

邵荃麟   葛琴  

  

   [说明]1947年10月香港《生活书店》举办“持恒函授学校”,邵荃麟和葛琴被聘为“文学作品选读与习作”专修部(亦称“文学专修科”)导师。海内外文学科的学生最多时达几百人。他们每周发一次讲义,选一些中外文艺作品,包括小说、散文、诗歌、剧本、杂文和报告文学等共24篇,对各篇一一作了介绍和分析讲解,并常与学生有通讯往来。1948年10月生活、读书、新知三个书店联合成立《三联书店》后,该讲义由《三联书店》汇集成《文学作品选读》出版。以下是该书中的一篇。

小鹰附记

  

   荃麟、葛琴:鲁迅小说《药》的导读 (1947年)

   [附] 鲁迅:《药》 (1919年4月)

  

鲁迅小说《药》的导读

荃麟、葛琴


   [作者介绍]

   已详《秋夜》的“学习指导”中。关于鲁迅先生传记,有平心著《人民文豪鲁迅》,欧阳凡海著《鲁迅的书》,许寿裳著《亡友鲁迅印象记》,王士菁著《鲁迅传》等,关于论鲁迅思想的,有瞿秋白的《鲁迅杂感集序》(见《论中国文学革命》),雪峰的《鲁迅论》(见《过来的时代》)等。这些都是值得一读的书和文章。

  

   [写作时期和背景]

  

   本篇是一九一九年(民国八年)四月写的。这是鲁迅先生早期的作品。鲁迅先生发表其第一篇小说《狂人日记》是在一九一八年四月,所以本篇是他最初发表的第三篇小说。那时鲁迅在北京。

  

   这一年恰巧就是五四运动发生那一年,本篇是四月里写的,隔了一个月,历史上著名的“五四”事件就发生了。鲁迅先生这几篇小说,都是代表着当时的思想主潮,特别是《狂人日记》那一篇,被称为新思想运动的宣言的。

  

   我们说五四新文艺运动,其实并不是“五四”才开始,远在民国六年,陈独秀就发表了《文学革命论》,这是第一次提出文学革命的口号。我们普通说“五四时期”,也是从那时算起。“五四时期”中,在创作上献出其最光辉的作品,──也是新文艺运动以来光辉永存的作品的,则就是鲁迅先生的这些小说。

  

   小说的背景,是写辛亥革命以前的故事,那时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民族革命已经酝酿快成熟了,一般进步智识份子大都同情或参与着这革命,鲁迅先生其时刚从日本回来,自然也是个热心份子。满清政府见革命空气日益高涨,便厉行压迫政策,到处搜捕革命党人。鲁迅先生的同乡秋瑾女士,就是革命未成功前被捕牺牲的。本篇中写到的夏四奶奶的儿子名字叫做夏瑜,就是影射秋瑾,但自然并不即是写秋瑾女士本人的故事,用这个名字,也包含着作者对於秋瑾女士一点追念的意思。

  

   [内容分析]

  

   这篇小说中,是同时在进行着两个故事的:一个是正面地写出,老栓用人血馒头治他儿子小栓的病底故事,一个是侧面地写夏瑜因革命而被杀头的故事,这两个故事自然是关联着;从表面上看,前一故事是主,后一故事是宾;但实际上却是相反,后一故事乃是主,前一故事却是宾。

  

   为什么夏瑜被杀的事要侧面来写呢?作者实在有他的悲痛。我们要知道,辛亥革命的一个大弱点,就是广大的人民特别是农民,没有起来参加革命,多半是一些进步智识份子,为民族热情所激荡,在孤单地奋斗着。像夏瑜就是这类的进步智识份子,他被满清政府所捕杀了,但是在一般社会群众中间,竟是漠然无关。黎明的时候,丁字街头,一个革命战士就这样寂寞地牺牲了。而像老栓这样的真正人民,却还矇矇瞳瞳地以革命者的血染了馒头,想去医治儿子的肺痨(人血馒头可以治肺痨是一种迷信的传说),小栓也莫名其妙地把革命者的血吃了下去。题目叫作《药》,这是很深刻而悲痛的。

  

   但是革命果然是那样寂寞麽?革命的前途就是那样黯淡麽?不。当华大妈次年走上小栓的坟的时候,发现旁边也是一座新坟,这新坟就是夏瑜的了。夏瑜的母亲也在上坟。然而奇迹出现了。在夏瑜的坟上,发现一圈红白的花,围着那尖尖的坟顶,这圈花是哪里来的呢?分明是暗示夏瑜同志们或是同情者替他安上的,夏瑜死了,但是还有无数的夏瑜在继续起来;这是说明革命的火焰,不是专制统治者所能扑灭的,革命的力量是在不断生长的,只要这样下去,有一天,人民群众终於会翻身起来,像老栓这样的人也终於会参加到革命中来,这是真正的乐观主义。从一个血馒头中,作者给我们看出了当时革命力量的孤单,广大人民的没有觉醒;而从一圈红白的花上,又叫我们看到了革命的前途,统治阶级的枉费心机;更从花白胡子、康大叔之流身上写出封建阶级的丑态;一面批判了现实,一面又指出了现实。作者以深刻的认识,伟大的心境,和高度的艺术修养,从这一个短短的故事里,给我们画出了一幅历史侧影,提出了革命的弱点,又预言了革命力量是不能消灭的。这就显出鲁迅思想和艺术所达到的高度。

  

   在正面所写的那个吃血馒头的故事,也反映出在封建势力长期的愚民政策下,所造成的人民底迷信与无知,老栓、华大妈、小栓,无疑都是忠厚、善良,被作者所热爱的人物,然而他们却生活在迷信与无知中间,有了病不知如何治法,却找那血馒头,相信那毫无根据的迷信传说,小栓的死是被这种迷信与无知所杀死的一个。这是封建主义另一种杀人的方法,一个是被封建阶级的大力所杀死的,一个是被封建主义的迷信所杀死的;而后一个却莫明其妙地还吃了前一个的血,这两个故事连串在一起,真是何等深刻,何等的沉痛呵。这篇小说,字数虽少,却值得我们仔细去研究,深深去思索,才会不辜负这伟大的艺术作品。

  

   [表现方法]

  

   这样一篇内容丰富,思想深刻的小说,鲁迅先生却用三四千字写出来了,而我们平常写小说,却动辄万言,而所写的东西却反而是那么少,那么浅,从这一点,就可看出他表现方法的高强,剪裁的经济了。

  

   譬如我们来写,也许会把夏瑜的故事,拉上一大段,又把小栓的死,拉上一大段,这一来,文章确长了,然而却反而无力了。夏瑜的被杀,主要只是要写出当时有那样一种革命者,既然已经写了杀头,又何必再去写他被捕等等,这岂不是画蛇添足麽?关於这个人的性格,作者不必另起炉灶,只借康大叔口里几句话,就活描出来是那样一个倔强、坚决的人物。这又是何等天才的笔法。小栓的死,更不必写,肺痨到了那样程度,而一味又相信迷信传说,这是必死无疑的,又何必多此一段交代。第四段里,一开始写到坟,读者可以想到这该是谁的坟了。

  

   鲁迅先生在处理和剪裁题材上,很相近於俄国的柴霍甫,这是短篇小说最好的写法。我们常常犯不会处理和剪裁的毛病,鲁迅先生这种写法是值得我们去研究的。

  

   这小说,一共分四段:第一段写老栓到刑场去取血馒头(这种血馒头,大抵是贿赂了劊子手而取得的),写出阴森可怕的刑场,也写出了统治者的残酷与凶狠,把一种鬼影幢幢的气氛来渲染这场面。第二段,则写小栓吃馒头,表现了人民的迷信与无知,老栓和华大妈对於儿子是何等的爱,然而对血馒头是那样的坚信。第三段,写那些茶客,──包括了地主、少爷、衙门狗腿、流氓一批人,从他们口里写出夏瑜的被杀,而也从他们脸嘴上,写出那些封建的阶级的人物和走狗的卑劣无耻。第四段则是以庄严肃穆的心境,写出那个牺牲者的坟墓,特别写出了坟上的花圈,给这篇小说加上一个很大的力量。四段中,几乎每一节每一句都是扣得紧紧的,没有冗笔赘文,而又紧围着主题,作者是带着一种极大的悲痛与热爱的感情来写作的,而又深刻地把握住历史的现实。

  

   关於言语、性格、环境等等,不在这里谈述了。希望各位自己去研究。

  

   [比较研究]

  

   请把这篇小说,和《呐喊》或《徬徨》中其他小说一起来读,从这篇的主题、结构、表现等,去认识其他各篇。

  

   把鲁迅先生的小说和其他作家的小说比较一下,看出鲁迅先生小说的特点在哪里?

  

(录自《文学作品选读》,荃麟、葛琴编,三联书店, 下册,325页。)

转载自http://www.AZCOLABS.COM/QLGQ_on_yao.html


   [附]

  

鲁 迅

  

  

   秋天的后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阳还没有出,只剩下一片乌蓝的天;除了夜游的东西,什么都睡着。华老栓忽然坐起身,擦着火柴,点上遍身油腻的灯盏,茶馆的两间屋子里,便弥满了青白的光。

  

   “小栓的爹,你就去么?”是一个老女人的声音。里边的小屋子里,也发出一阵咳嗽。

  

   “唔。”老栓一面听,一面应,一面扣上衣服;伸手过去说,“你给我罢。”

  

华大妈在枕头底下掏了半天,掏出一包洋钱,交给老栓,老栓接了,抖抖的装入衣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鲁迅研究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75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