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红亮:“不确定”时代国际安全的“确定性”重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2 次 更新时间:2019-01-22 23:41:35

进入专题: 国际安全  

葛红亮  
前言第8页。

   (50)葛红亮:《南海“安全共同体”构建的理论探讨》,载《国际安全研究》2017年第4期,第63页。

   (51)东盟经济发展的数据来自东盟秘书处的报告。根据东盟秘书处的数据,东盟成立50年来一直保持着较高的经济增长率,1967年为4.3%,1984年为4.4%,1995年为8.1%,1997年为4.5%,1999年为3.4%,2005年为5.8%,2010年为7.5%,2016年为4.8%。在高增长率的推动下,东盟十国在全球经济总量中的比重也在不断攀升。ASEAN Secretariat,Celebrating ASEAN:50 Years of Evolution and Progress,Jakarta,July 2017,pp.16-17.

   (52)对新加坡来说,经济发展在经历低迷不振状态的同时,还不得不面对来自美国特朗普政府“不确定”全球经济合作政策及保护主义倾向的影响,因而很有可能出现“雪上加霜”的情况。参见葛红亮:《新加坡对华转向谋求“确定性”》,环球网,2017年9月21日,http://opinion.huanqiu.com/hqpl/2017-09/11268294.html。

   (53)葛红亮:《南海局势“失衡”下东盟的区域安全实践》,载《南洋问题研究》2016年第2期,第24页。

   (54)王玉主:《利益捆绑与中国—东盟关系发展》,载《南洋问题研究》2014年第4期,第2-3页。

   (55)葛红亮:《南海局势“失衡”下东盟的区域安全实践》,载《南洋问题研究》2016年第2期,第24页。

   (56)Chang Pao-Min,"Vietnam and China:New Opportunities and New Challenges," Contemporary Southeast Asia,Vol.19,No.2(September 1997),p.145.

   (57)Evelyn Goh,"Southeast Asian Perspectives on the China Challenge," in Quansheng Zhao and Guoli Liu,eds.,Managing the China Challenge:Global Perspectives,London and New York:Routledge,2009,p.177.

   (58)张洁:《中国周边安全形势评估:“一带一路”与周边战略》,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年版,第135页。

   (59)David C.Kang,"Getting Asia Wrong:The Need for New Analytical Frameworks," International Security,Vol.27,No.4(Spring 2003),p.83.

   (60)葛红亮:《南海“安全共同体”构建的理论探讨》,载《国际安全研究》2017年第4期,第63页。

   (61)John Wong and Sarah Chan,"China-ASEAN Free Trade Agreement:Shaping Future Economic Relations," Asian Survey,Vol.43,No.3 (May/June 2003),p.514.

   (62)《2012年中国东盟贸易额突破4千亿美元 是2002年的7.3倍》,人民网,2013年7月23日,http://finance.people.com.cn/n/2013/0723/c1004-22292436.html。

   (63)参见ASEAN Secretariat,ASEAN Statistical Yearbook 2007,Jakarta,2008。

   (64)2014年,中国—东盟双向投资总额为124.05亿美元,其中中国对东盟国家投资总额为62.55亿美元,占比50.42%;东盟国家对华投资总额为61.5亿美元,占比49.58%。

   (65)商务部等:《2015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16年版,第6-8页。

   (66)葛红亮:《南海“安全共同体”构建的理论探讨》,载《国际安全研究》2017年第4期,第63页。

   (67)在长期的南海安全治理中,中国与东盟国家逐步形成了“东盟模式”与“中国模式”两类区域安全治理方式。关于“东盟模式”与“中国模式”的内容、特征等内容可参见葛红亮:《南海安全的“区域间”治理模式探析》,载《国际安全研究》2016年第2期,第77-102页。

   (68)葛红亮:《中国“新安全观”及其面向东南亚的外交实践》,载《公共外交季刊》2015年第3期,第60-65页。

   (69)张云:《国际政治中“弱者”的逻辑——东盟与亚太地区大国关系》,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第63页。

   (70)聂文娟:《中国与东盟地区论坛(ARF):从积极参与到创新实践》,载《东南亚纵横》2013年第11期,第20-22页。

   (71)在非传统安全领域,中国与东盟国家已经在多边、双边渠道建立起多层次的合作机制。可参见葛红亮:《非传统安全与南海地区国家的策略性互动》,载《国际安全研究》2015年第2期,第148页-152页;韦红:《东南亚地区非传统安全合作机制架构与中国的策略思考》,载《南洋问题研究》2013年第2期,第2页。

   (72)近些年来,随着中国在地区安全中角色的日益突出,马来西亚、泰国等东南亚国家不仅寻求对华进行武器采购,而且还加强和中国在防务方面的合作与往来关系。

  

  

    进入专题: 国际安全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754.html
文章来源:《国际安全研究》 2018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