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红亮:“不确定”时代国际安全的“确定性”重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2 次 更新时间:2019-01-22 23:41:35

进入专题: 国际安全  

葛红亮  

   (11)参见郑永年:《中国为什么要躲避大国“命运”?》,[新加坡]联合早报网,2017年4月18日。

   (12)在唐世平教授的研究中,“不确定性”等同于“信息的不完全性”(incomplete information)。参阅唐世平:《一个新的国际关系归因理论——不确定性的维度及其认知挑战》,载《国际安全研究》2014年第2期,第4页。

   (13)Keiuke Iida,"Analytic Uncertainty and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Theory and Application to International Economic Policy Cooperation," 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Vol.37,No.4(December 1993),pp.432-435.

   (14)Evan Braden Montgomaery,"Breaking out of the Security Dilemma:Realism,Reassurance,and the Problem of Uncertainty," International Security,Vol.31,No.2(Fall 2006),p.151.

   (15)可参见[美]约翰·米尔斯海默:《大国政治的悲剧》,王义桅、唐小松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55页;Evan Braden Montgomaery,"Breaking out of the Security Dilemma:Realism,Reassurance,and the Problem of Uncertainty," International Security,Vol.31,No.2(Fall 2006),p.151。

   (16)罗伯特·杰维斯(Robert Jervis)、查尔斯·格拉泽(Charles L.Glaser)等则是这一看法的支持者。参见Robert Jervis,"Cooperation under the Security Dilemma," World Politics,Vol.30,No.2(January 1978),pp.167-214; Charles L.Glaser,"The Security Dilemma Revisited," World Politics,Vol.50,No.1(October 1997),pp.171-201,等。

   (17)Robert O.Keohane,"Institutionalist Theory and the Realist Challenge After the Cold War," in David Baldwin,ed.,Neorealism and Neoliberalism:The Contemporary Debate,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1993,p.276.

   (18)[英]斯考特·布奇尔(Scott Burchill)等:《国际关系理论(第四版)》,庄浩云译,台北:时英出版社2010年版,第87页。

   (19)在建构主义者看来,“人类社会的结构由共享的观念而非物质力量决定,这些共享的观念指导着国际关系行为体的身份的认同和利益的解释”。参见Alexander E.Wendt,"Anarchy is What States Make of It:The Social Construction of Power Politics,"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Vol.46,No.2(Spring 1992),pp.391-425。

   (20)“对国家军事安全的首要关切”实际上已经成为肯尼思·华尔兹以后主流国际关系理论界的一种“规范”,视之为理所当然。参见杨原:《大国无战争时代的大国权力竞争》,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年版,第65页。

   (21)Arnold Wolfers,Discord and Collaboration,Baltimore: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1962.转引自Roger Carey and Trevor C.Salmon,International Security in the Modern World,New York:St.Martin's Press,1992,p.13。

   (22)潘忠岐:《实力与安全的背离——建构国际安全新秩序的基础、原则和模式》,载《欧洲研究》2003年第4期,第10页。

   (23)Hedley Bull,The Anarchical Society:A Study of Order in World Politics(2nd edition),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1995,pp.17-18.

   (24)[美]肯尼思·华尔兹:《国际政治理论》,信强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67页。

   (25)Shiping Tang,"Fear in International Politics:Two Positions," International Studies Review,Vol.10,No.3(September 2008),p.451.

   (26)[美]亚历山大·温特:《国际政治的社会理论》,秦亚青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162-164页。

   (27)唐世平:《一个新的国际关系归因理论——不确定性的维度及其认知挑战》,载《国际安全研究》2014年第2期,第12-13页。

   (28)肯尼思·华尔兹等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学者往往为了从更长时间维度来解释国际政治以及追求不受时空约束的广义理论,都曾明确宣称国际政治的本质不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改变。实际上,这是一种静态的体系观。可参见杨原:《大国无战争时代的大国权力竞争》,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年版,第72-74页。

   (29)[美]阿方索·蒙托里(Alfonso Montuori):《心态的冲突——动荡时代中的不确定性、创造力和复杂性》,张大川译,载《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2017年第2期,第40页。

   (30)国际研究协会前主席阿米塔夫·阿查亚认为,美国主导下的单极秩序已经终结,而世界迎来了他认为的“复合世界”。可参见[加]阿米塔夫·阿查亚:《美国世界秩序的终结》,袁正清、肖莹莹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序言。

   (31)葛红亮:《新加坡对华转向谋求“确定性”》,环球网,2017年9月21日,http://opinion.huanqiu.com/hqpl/2017-09/11268294.html。

   (32)葛红亮:《冷战后美国的南海政策及其对中美关系的影响》,载《东南亚南亚研究》2012年第2期,第19页。

   (33)杨卫东:《国际关系失序化与中国的战略思考》,载《现代国际关系》2017年第6期,第4页。

   (34)秦亚青:《全球治理失灵与秩序理念的重建》,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13年第4期,第9页。

   (35)Joseph S.Nye,Jr.,The Future of Power,New York:Public Affairs,2011,p.116.

   (36)林德山:《国际民粹主义新动向》,载《人民日报》2016年12月18日,第5版。

   (37)Zbigniew Brzezinski,Strategic Vision:America and the Crisis of Global Power(Reprint edition),New York:Basic Books,2013,pp.26-28.

   (38)所谓的“笛卡尔焦虑”一词来自美国哲学家理查德·伯恩斯坦(Richard Bernstein)的创造,用以指对于某个固定点、某块磐石的求索,而这种求索受到认识论怀疑及恐惧状态的深刻影响。以此,我们可以形容人类对确定性的天性追求及在不能得到“确定性”之后处在保守、黑暗、恐惧与不安情绪中而难以自拔。

   (39)Evan Braden Montgomery,"Breaking Out of the Security Dilemma:Realism,Reassurance,and the Problem of Uncertainty," International Security,Vol.31,No.2(Fall 2006),pp.151-185.

   (40)Jennifer Mitzen,"Randall L Schweller,Knowing the Unknown Unknowns:Misplaced Certainty and the Onset of War," Security Studies,Vol.20,No.1(March 2011),pp.2-35.

   (41)王毅:《在2016年国际形势与中国外交研讨会开幕式上的演讲》,外交部网站,2016年12月3日,http://www.fmprc.gov.cn/web/zyxw/t1421108.shtml。

   (42)[法]多米尼克·莫伊西:《情感地缘政治学——恐惧、羞辱与希望的文化如何重塑我们的世界》,姚芸竹译,北京:新华出版社2010年版,第100-117页。

   (43)David M.Edelstein,"Managing Uncertainty:Beliefs about Intentions and the rise of Great Powers," Security Studies,Vol.12,No.1(Autumn 2002),pp.1-40.

   (44)所谓“占优”战略是一个博弈论术语。可参见[美]罗伯特·杰维斯:《国际政治中的错觉与错误知觉》,秦亚青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第107页。

   (45)石斌:《共同安全的困境——论当代国际安全的文化价值基础》,载《国际安全研究》2013年第1期,第20页。

   (46)潘忠岐:《实力与安全的背离——建构国际安全新秩序的基础、原则和模式》,载《欧洲研究》2003年第4期,第10页。

   (47)[美]罗伯特·基欧汉:《霸权之后:世界政治经济中的合作与纷争》,苏长和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67-76页。

   (48)秦亚青教授认为全球治理规则的滞后主要表现为三点:规则滞后于世界权力结构的演变、规则滞后于安全性质的变化及规则滞后于相互依存态势的深化。参见秦亚青:《全球治理失灵与秩序理念的重建》,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13年第4期,第7-9页。

(49)朱锋主编:《21世纪的海权:历史经验与中国课题》,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15年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国际安全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754.html
文章来源:《国际安全研究》 2018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