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辉:特朗普“美国优先”原则下的安全战略调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2 次 更新时间:2019-01-20 21:53:24

进入专题: 特朗普政府   美国优先  

王辉  
要求国防部全面评估美军战备、 核态势、 弹道导弹防御现状, 修正2017 财年国防预算并规划 2018 财年国防预算, 更新 “国家安全战略” 和“国防战略”。 2017 年初, 特朗普认为目前美国国防开支处于二战以来的最低水平, 明确表示要加大对军事的投入, 逆转颓势, 使美军战备水平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绝不允许别国军力超越美军。特朗普扩军备战的举动立刻获得军方和保守势力的欢迎。 一个月后, 就有行政官员表示, 特朗普政府将向国会建议在 2018 财政预算中把军费大幅度增加 10% 即 540 亿美元, 并将向国会提请在 2017 财政年度追加 300 亿美元的国防补充经费。 预算与管理办公室官员表示, 大多数联邦机构的预算都会做相应减少, 以适应国防开支剧增, 特别是对外援助经费将大幅度减少。 2 月 28 日, 特朗普在国会发表首次演讲时证实了这一点, 他明确表示, 正在向国会提交一份军队重建的预算, 取消 2013 财年以来的国防开支自动减支, 呼吁进行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之一的国防支出增幅。

  

   特朗普此后不断强调美国将增加国防支出, 建设规模更大、 装备更好的军队, 利用军队捍卫和平。 2 月 16 日, 美参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举行 “重塑美国军队” 听证会, 邀请了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 美国企业研究所、 兰德公司等智库的四位专家, 论述了美军面临的各类对手和新兴挑战、 需要进行的战略调整、 未来能力建设的重点领域等。 特朗普政府随后提出将要通过提升采购质量、 精简军内机构、 强化国防工业基础、 核武现代化、 有效应对网络及电磁攻击、 提升空间领域的竞争力、 构建多层次的导弹防御体系等来加强军队能力建设, 重塑美国军事优势地位。

  

   (四)将朝鲜核导问题视为美国最紧迫的安全威胁

  

   2017 年, 朝鲜不顾国际社会普遍反对, 持续进行核试验和导弹试射。 2月 12 日, 朝鲜试射一枚地对地中远程战略弹道导弹。7 月 4 日美国独立日当天, 朝鲜试射了洲际弹道导弹。 8 月, 朝鲜再次试射导弹, 并威胁向美军基地关岛发射导弹。 2017 年 9 月 2 日, 朝鲜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 11 月 29日, 朝鲜成功地进行了 “火星 - 15” 洲际弹道导弹发射, 国际上普遍认为这枚导弹的射程超过 13000 千米, 打击范围可覆盖美国全境。 这表明朝鲜的核导能力已经有了长足进展, 朝鲜已具备初步的核威慑能力, 朝核问题进入了新阶段。

  

   特朗普就任总统后, 对朝核问题的紧迫程度有了新的认识。 国家安全事务顾问麦克马斯特认为朝核问题已经到了 “紧要关头”, 认为朝鲜发展核武已对美国构成了 “直接威胁”。 国务卿蒂勒森在中美外交安全对话结束后的记者招待会上称, 朝鲜是美国的 “最高安全威胁” 。 特朗普改变了奥巴马政府对朝 “战略忍耐” 政策, 确定了 “极限施压” 政策。 “极限施压”旨在通过施加最大限度的经济制裁和外交手段迫使朝鲜停止导弹和核活动。一名白宫高级官员解释说: “本届政府的优先目标是消除朝鲜政权装备核武器带来的威胁。” 为了应对朝鲜的核导威胁, 特朗普采取了多项 “极限施压” 行动。

  

   首先, 美国对朝鲜持续施加军事压力。 一是强化反导体系建设, 将“萨德” 反导系统部署到韩国, 提升区域防御能力。 特朗普 2017 年 12 月 12日签署一项 7000 亿美元国防预算法案, 包括增加在导弹防御计划方面的支出。 二是提出对朝鲜领导人实施 “斩首行动” 计划。 三是展开频繁军事力量调动和规模不断扩大的军事演习。 朝鲜试射 “火星 - 15” 洲际弹道导弹后, 美韩举行了规模空前的 “警戒王牌” 演习, 约 12000 名军人参演, 230架战机也参加了规模空前的大型空中军演, 其中包括具有隐形性能的 6 架F -22和 18 架 F -35 战斗机。

  

   其次, 同步展开双边和多边外交行动, 强化对朝鲜制裁。 2017 年 2 月16 日,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 日本外相岸田文雄、 韩国外交部部长尹炳世在德国波恩举行会谈, 三国外长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 谴责朝鲜的导弹试验,呼吁各国强化对朝制裁。 2 月 27 日, 美日韩三国负责半岛事务的高级官员进行了磋商。 3 月和 4 月,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和副总统迈克·彭斯先后访问日韩, 加强美日韩三国在朝鲜核问题上的战略协调。 与此同时, 美国推动联合国安理会连续通过四个对朝制裁决议。 在 9 月 11 日联合国安理会第 8042次会议通过的旨在强化对朝鲜制裁的第 2375 (2017) 号决议中, 除了谴责朝鲜的核导活动、 要求朝鲜放弃核导计划外, 还包括 “行使对进出朝鲜的海上运输进行封锁的权利” 的严厉措施, 即利用军舰等手段对进出朝鲜的船只进行监视和检查, 阻止其与外界展开贸易往来。 朝鲜在 9 月进行第 6 次核试验后, 美国 11 月再次将朝鲜列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

  

   再次, 要求中国在朝核问题上承担更多责任。 特朗普认为中国是解决朝核问题的核心角色。 特朗普曾在推特上批评中国一边在贸易上赚取美国的资金和财富, 一边在朝鲜问题上不作为。 特朗普认为中国是朝鲜的经济生命线, 没有中国的帮助朝鲜无法生存。2017 年 2 月 17 日, 在德国波恩出席二十国集团外长会议期间,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要求中国采取一切手段对抗朝鲜的挑衅。 2017 年 4 月 6 日至 7 日, 中美领导人在海湖庄园举行的会谈中,特朗普提出中国在朝核问题上应承担更多的责任。 7 月 29 日晚, 特朗普在推特网站上对 28 日朝鲜试射导弹进行回应———再次指责中国对朝 “不作为”: 半岛危机看不到解决前景的最大障碍, 就是中俄对朝鲜政权的维护。事实上, 中国在此之前就已经根据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 对朝鲜进出口贸易的有关产品进行禁运。 在联合国 12 月 15 日召开的会议上, 就如何应对朝核危机, 中俄的观点与美分歧严重。 美国务卿蒂勒森在 15 日的联合国会议上, 指责中国和俄罗斯至今扮演着朝鲜经济供给者的角色, 中国始终不肯接受对朝石油禁运的主张。 在 12 月 18 日美国发布的安全战略报告中, 美国表示, 为了消除朝鲜威胁, 美国准备用 “压倒性力量” 应对朝鲜的挑衅行为, 将 “升级选项” 迫使朝鲜放弃核武器。

  

   最后, 在对朝实施严厉制裁的同时, 寻求与朝鲜直接谈判。 美国呼吁以和平、 外交和政治方式解决问题。 美国发布对朝 “四不” 承诺, 即不寻求朝鲜政权更迭、 不寻求搞垮朝鲜政权、 不寻求加速南北统一、 不谋求在停战协定军事分界线以北驻军。

  

   2017 年 12 月 15 日, 联合国安理会召开了讨论朝鲜核导问题的会议。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联合国安理会发言时表示, 华盛顿并不认为朝鲜发出的威胁是空谈, 其核潜力是直接威胁。 他说: “朝鲜在制造核武器方面能力的增长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直接威胁, 也对世界构成威胁。” 蒂勒森还称:“我们将会考虑保护美国安全的所有选项。 但我们既不力求, 也不希望与朝鲜开战, 美国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防止平壤侵略。” 蒂勒森表示希望通过外交途径解决问题, 但前提条件是朝鲜应该彻底放弃核导试验, 销毁一切核设施和核原料。 美国务卿蒂勒森表示, 只要朝鲜回到谈判桌前, 美国愿意与之展开对话, 不设前提条件。

  

   (五)将中俄视为战略性竞争对手

  

   特朗普把中国和俄罗斯视为美国的 “竞争对手”。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 中宣称, 美国正面对一个充满 “竞争” 的世界。中国和俄罗斯是意图侵蚀美国安全与繁荣、 建立一个与美国价值相悖的世界的两大 “修正主义国家”。 中俄两国是美国需要战胜的对手, “它们决意用不够自由和公正的方式发展经济, 不断壮大自己的军队, 控制信息传播, 压制本国社会, 以扩张自身的影响力”

  

   中美关系方面, 虽然在元首会晤的战略引领下平稳过渡, 保持大局稳定, 两国在双边、 地区及全球议题上取得务实合作。 然而美国在与中国合作的同时, 在安全上的防范与经济上的竞争从未停止。 特朗普上台以来, 中美竞争主要聚焦于经贸、 南海和台海问题。

  

   在经贸方面, 美国指责中国不断 “窃取” 美国知识产权, 以不公平方式削弱美竞争优势, 并通过投资、 贷款和基础设施建设等方式在多个地区扩大 “国有经济影响范围”。 11 月, 特朗普访华时着重强调中美贸易平衡的重要性。 美国于 11 月中旬向世贸组织提交报告, 正式拒绝中国根据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议定书》 第 15 条获得市场经济地位的要求。 美国此举违背了其在中国入世时做出的承诺, 其实质在于推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 不愿取消对华反倾销 “替代国” 的做法。

  

   在南海问题上, 美国指责中国不断扩充军事实力并在南海采取强硬的扩张行动。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 美国延续了奥巴马时期的南海政策。 国防部部长马蒂斯在 2017 年 5 月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发表美国南海政策声明, 强调中国的填海和人工岛的军事化破坏了地区的安全稳定。 他表示: “我们将在国际法允许的任何地方飞越、 航行和展开活动, 并通过在南海以及其他地方的行动性存在表明决心。” 与奥巴马时期相比, 特朗普政府明显增加了南海 “航行自由行动” 的频率。 从 2017 年 2 月 18 日开始, 美军 “卡尔·文森” 号航母进入南海巡航, 这是特朗普上任后, 美国航母首次在南海巡航。接着, 5 月 25 日、 7 月 2 日、 8 月 10 日和 10 月 10 日又进行了四次巡航。 5月, 特朗普政府批准了五角大楼要求美军 “例行、 规律地” 在南海开展“自由航行行动” 的年度计划。 9 月 7 日, 美国国防部公布了定期巡航南海的计划, 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宣称以后每个月要在南海实施两到三次所谓“自由航行” 行动。 这意味着海上安全问题成为中美关系中的主导问题。

  

   台湾问题仍然是困扰中美关系的一大问题。 2017 年 9 月, 美国国会批准了国防安全合作局向台湾地区出售价值 12?? 38 亿美元的导弹、 鱼雷并提供电子战系统升级服务计划。 12 月 12 日, 特朗普签署 “2018 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 其中包括台美军舰互停等内容。 虽然法案内容属建议性质, 但特朗普获得的国会授权可作为与中国政府打交道的筹码, 其产生的政治效果不容小觑。 12 月 18 日, 美国政府公布特朗普任内首份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 报告中提到, 美国将坚持 “一中政策”, 但会继续履行 《与台湾关系法》, 满足台 “合法防务需求” 等。

  

美俄关系方面, 特朗普重启对俄关系愿望受到国内和国际因素的双重制约, 没有取得实质性改善。 在乌克兰问题上, 美国始终显示了对俄罗斯的强硬态度。 2017 年 2 月 14 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特朗普政府   美国优先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683.html
文章来源:大国关系与地区安全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