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晓华:变局与抉择——2019年宏观经济展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7 次 更新时间:2019-01-18 16:15:00

进入专题: 经济形势  

邱晓华  

  

1

  

   当下的世界正在发生许多新的变化,当下的中国也正在发生许多新的变化,有的变是朝好的方面变,有的变是朝不利的方面变。

  

   如果要谈2019年,一定要用几句话简单回顾一下2018年。记住了这四件事情,可能也就记住了2018年。

  

   2018年确实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形势较为严峻的一年,也是各方面感觉困难较多的一年。

  

   在过去的一年里面,这四件事情确实挤压着我们的心情。

  

   第一件事情,就是民营企业家的信心危机。

  

   按道理,走过四十年改革开放的中国,对这么一个最简单的事实应当没有任何的歧义。可是2018年来,很多人对于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产生了歧义,所谓的“退场论”、“第二次公私合营”论大行其道,似乎中国走向新时代,就不需要民营经济了,不需要民营企业家的创新、创造力和精神了。

  

   其实这是完全错误的。可是偏偏这样一个错误观点,在过去的一年里面,迟迟没有得到有效纠正,社会上各种杂音、噪音,把许多民营企业家的心情搞得非常灰暗。不知道自己的国家方向在哪里,不知道民营企业家命运在哪里,不知道民营经济在新的时期究竟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第二件事情,那就是所谓的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危机。

  

   这是两方面的因素带来的。首先是上市公司的企业家们,对形势的判断、对市场的走向估计不足,在本来应当是收紧再收紧,却持续的扩张再扩张。结果形势不如人的预计,股市持续下行,造成了这些上市公司股权股票质押的重大危险。

  

   另一方面,今年以来金融严调控、地产严管理、债务严管理的政策,又放大了我们在转型升级中的一些困难和矛盾。所以企业家主观判断的失误和客观形势的变化,使得这一场危机可能引发系统性的金融和债务危机。

  

   第三件事,环保风暴带来的地方发展的危机。

  

   今天我们蓝天保卫战确实需要有硬动作、硬措施,问题是环保问题不是一天形成的,而是在四十年的发展中累积的。因此打赢蓝天保卫战也不能急于求成,需要区别对待,需要从实际出发。

  

   可是在实际操作中,简单粗暴的做法相对比较盛行,很多正常的企业生产经营被简单的环保行政措施卡住了。

  

   第四件事情就是中美贸易摩擦导致的外部危机。

  

   这场外部危机来得是比较猛烈,从3月份开始,一波接一波,从五百到两千,似乎要展开一个超过五千亿巨量的中美贸易摩擦的争端。

  

   这四件事情,没有因为危转化为险,没有因为这些问题而造成中国经济的硬着陆。事实已经表明,2018年,中国经济最终还能够维持一个6.5%到6.6%左右的增长。

  

  

   相比于以前,是一个比较低的增长;但是相对于世界范围,它也还是一个比较快的增长,所以称之为来之不易也不为过。大家感受到困难也是合理的,因为过去的一年确实是中国经济的一个低潮期,这肯定会导致大家的困难。

  

   当然,我也不同意那种认为过去的一年中国经济是零增长、甚至是负增长的看法。

  

   其实大家从几个方面可以得到印证,在过去的一年,出行的人数,过去一年商务舱、一等舱飞机、高铁的订座,过去一年酒店业、餐饮业的平稳,在很大程度上是说明了过去一年中国整体的商务活动还是在平稳地进行中。

  

   而另一方面,从宏观指标上来看,信贷的投放、发电量的增长、货运量的增长,也在一个侧面说明了过去的一年中国经济没有到那种负增长、零增长的运行状态。所以六点几的增长,还是基本符合当下中国的发展。

  

2

  

   那么2019年会怎么样?我想首先看一看国际国内的发展环境。

  

   从国际上来看,三个见顶似乎在进一步明晰。

  

   一个就是传统的全球化带来的国际贸易扩张的周期正在见顶,很可能今年就要进入一个国际贸易收缩的阶段。

  

   二是全球经济同步复苏的高点似乎也在见顶,今年很可能全球经济也要进入一个往下走的周期。

  

  

   三是全球货币相对宽松、流动性相对宽裕的这样一个周期也在见顶,主要经济体开始对货币政策做出一定的调整,因此全球流动性很可能开始发生大的变化,由松到紧的变化。

  

   从国内来看,2019年会发生三个变化。

  

   一是经济周期交替。也就是2010年以来,这样一个以传统产业需要转型升级所带来的经济大调整可能接近尾声,一个以新业态、新模式、新动能为特征的经济运行的新周期,似乎在逐步地酝酿之中。

  

   二是杠杆周期转换。以地方政府加杠杆、家庭加杠杆的为主的杠杆政策,可能会成为新的一年里中国经济运行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两个加杠杆就意味着投资可能生变、房地产可能生变,因此会在一定意义上起到支撑中国经济在新的一年里面继续保持增长的重要的作用。

  

   三是改革开放的周期在变化。过去几年,以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改革举措,其实是没有太明显地表现出来,更多地还是表现为行政性和管控。

  

   而这种行政性和管控更多地表现在以政治正确的方式来实现,那就是以加强党的领导这样一个政治正确的方式,来达成行政管控的作用。而真正的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一些重大举措,似乎还没有浮出水面。新的一年里面,我想可能在这些方面看到一些真正的重大举措,会给中国经济提供新的制度性的红利。

  

   这是我们从宏观层面对2019年的分析,虽然依然感觉到2019年虽然还是困难的一年,但是困难的背后可能会有一些变化。

  

3

  

   从具体层面来说,2019年中国经济如果没有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具体调整的话,按照去年运行的轨迹和惯性,跌破6%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有三个理由。

  

   第一,中美贸易摩擦所带来的出口变化的前景,是大概率事件。

  

   因为从8月份、10月份,列入500亿和2000亿的中国对美国出口已经转为下降了。这是第一个因素,甚至是一个惯性,上半年这2500亿一定还会表现出来。

  

   去年为了应对中美贸易摩擦,很多企业抢进度出口,所造成的今年的高基数,也会使得今年的出口发生调整。

  

   为了缓解中美贸易摩擦,今年中国肯定要加大对美国的进口力度。因此从进出口角度来说,对经济的拉动肯定是减弱的。

  

   第二,由于去年的经济形势,许多企业、许多地方政府投资的能力是减弱的,投资的动能是减弱的,投资的手段是缺乏的。房地产行业的严调控,对房地产业的发展肯定也是一个制约因素。所以投资如果没有新的政策,在今年增速也是一个弱势的方向。

  

   第三,在经济基本面相对不景气的情况下,消费也在收缩,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增速已经从两位数降到了8%这样一个个位数。按照惯性,今年消费的增长也同样是一个个位数。所以如果没有政策的刺激,上半年跌破6%是个大概率事件。

  


4

  

   全球经济形势的变化,可能会带来未来全球政治格局的改变。

  

   世界目前正在发生新的变局。

  

   第一是民情民意在变。右翼+民粹的倾向和思潮越来越明显地表现出来。

  

   第二是领导人的风格在变。当前世界有话语权的领导人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相对强势,因此不愿意轻易妥协,更愿意展示肌肉。

  

   第三,世界的版图在变。政治版图从G7到G20,经济版图从发达经济体一统天下,到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国家平分秋色。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经济形势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648.html
文章来源: 金融客咖啡 公众号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