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曙光:“天人之际”的当代解析:自我、他者与世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0 次 更新时间:2019-01-12 20:20:47

进入专题: 天人之际  

张曙光(北师大) (进入专栏)  
西方哲学和东方哲学的区别,我感觉是在时空的理解上,西方在时空理解认为时空是线性 的,我假定它是成立的,从社会现象来看,比如说比赛、战争对时间的把握,对空间掌控非常准确的话,他就可以获得成功,他正确的话,他就在近代以来获得了巨 大的成功,外移向全世界扩散,假定他是正确的。我又假定东方哲学是正确的,儒家哲学的人,儒士人需要什么东西,2千多年一直占 主导地位,而佛学是人不要做,理解时空是无限的。但是道家守着车,只有空间是有线性的,时间是无限的,比儒家更宽泛一点,假定他正确的话,是不是可以解释 党校这位教授说的,西方的不足应该从我们东方来学习,然后吸收一些东西,我认为东方正确的话,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在时空的无限性或者空间的有限性,时间的无 限性,就把时空解决了?马克思第二章说时空是无限的,我看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就看不下去了。您所理解的时空什么样?时空观在哲学里面的分量怎么样?谢谢 你。

  

   主持人:我简单说一个问题,大家现在关于东西方,关于古今的问题,确实谈论的很多,谈论儒学的问题也谈论的很多,我只提一个问题,你这里也讲了,从儒家来说,确实有它好的东西,也有它不好的东西,从中国这几千年的发展来看,到现在,尤其到了近代目前的状况,可能有些不好的东西膨胀起来,好的东西相反的可能受到了一些抑制。现在你这么庞大的体系,总是要把它整合起来。现在出现一个问题,怎么解决在回归传统的过程中,为什么负面的东西发展了,为什么正面的东西受抑制了?这个问题不解决,可能带来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怎么整合?怎么在实践上和理论上,能把坏的一面抑制,而让好的一面能够发展?这个东西靠什么?靠我们自己的东西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摆在现实面前,或者我们理论要解决的难题面前,可能这是重要的。不管谁说,把传统向现代转化,这个转化怎么转?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才是关键的问题,目标可能好说,手段、办法可能是一个大的问题。

  

   张曙光:时间够长的了,非常感谢各位老师!特别是三位点评人,张老师,事先我没有给你PPT,时间这么仓储, 想批评,但是很委婉,有些问题也都点到了。因为不想占大家太多的时间,我简单地说几点,一点是确实像侯才老师说的,可以分两部分,基础理论一部分,后面就 是带有经验性的,中国近现代以及当代可以作另一部分。再有就是对一些概念,恐怕还要进一步界定。也可能是我的一个优点,也可能是我的一个缺点,就是因为我 是做马哲出身的,可能在框架上需要在展开的过程中逐渐加以细化或者具体化,因为涉及的内容多,因而对儒学的看法,对哲学和宗教的关系的看法,另外比如像生 活实践,如果我的立足点是立足于生活实践,又提出一个生活实践现象学的话,无论是在方法论上,刚才廖老师提出的问题,不同的学者运用是不一样的,胡塞尔、 哈贝马斯的,其实都是不一样的,中国对生活的理解到底是日常生活的实现,因为胡塞尔是真的科学实现,我们毕竟没到那一步,不同的概念都要针对不同的学术资 源和学术流派加以明确。另外是生活实践本身,它本身有没有神圣性、超越性?如果它本身没有神圣性、超越性的话,就是我们日常过日子,可能只有世俗化了,只 有法律,只有宗教性道德了。

  

   侯老师提的问题,我很赞同,只不过我这个PPT里面没有用那个概念,我认为互主体性或者主体集性,其实也仍然是主体哲学。我 有几篇文章提到,我想用中国的“亲兄弟明算帐”,亲兄弟就是我们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超越了主客之分了,不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主体,内在就有两个亲缘关系在里 边,明算帐算是主客之分,明算帐要从属于亲兄弟。除了用这样的比喻之外,还要学理上的分析。包括刚才说到的一些问题,我回去再好好地消化消化。刚才张老师 提到的儒学问题,昨天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人民大学的学者出了四本政哲学的书,秋风也去了,还是咱们的董事长,我感觉他的话是儒家将来可以包打天下,当 然儒家包打天下的时候,还是有包容性的,比如可以把西方的东西包容在我们里面。我现在倾向性的说法,我跟秋风老师的说法有些是相通的,但是也有不同的,比 如像今天海峡两岸,我们都赞成一个中国,但是两案可以各表,你表达为你的,他表达为他的,在没有真正统一之前,比如说世界主义是表达为世界主义还是天下主 义?如果在根本理念上一样,各表,完全用西方人的,没有自己的意思了,我们传统的知识这么丰厚,我们确实可以广大和发扬,可不可以理解成即使当人类走到今 天,我们不得不形成人类命运共同体,无论是从消极和负面上讲,还是从积极正面来讲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在各方面也面临这方面挑战。

  

   在这个基础上,你比我高明,还是我比你高明,我个人认为意义已经不大了,反而显示出我们的狭隘性,在基本问题上,我们可以各表,像耶稣的新规则,孔子之道,哪个更高明?只是表述的方式不同而已。但是里面确实有不同的问题,越是想提出一个方法论的东西,涉及的问题越多。

  

   所以今天再次感谢各位老师,感谢天则所给我这样一个机会,我也希望你们在体制外,在中国的情况下,我也知道在中国的情况下在体制外生存更艰难,但是在体制 外也更容易产生独立的思想,我们在体制内有意无意地受一些东西的影响。所以我也希望将来跟天则所的老师更多地讨教和交流,谢谢大家!

  

   主持人:今天我们时间长了一点,但是内容非常丰富,张老师给我们做了一个非常宏大、非常丰富的报告,各位评议人确实也有很多高见,进到的很多中肯的问题,我想对张老师进一步思考,对我们大家进一步学习都有很大的帮助。咱们会议就到这里,谢谢各位!散会。

进入 张曙光(北师大)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天人之际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50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