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昊琦:彷徨的双头鹰:俄罗斯保守主义如何成为现代政治的阻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7 次 更新时间:2019-01-10 21:52:31

进入专题: 保守主义   俄罗斯  

张昊琦  

  

   自苏联解体前后以来,保守主义在俄罗斯成为一个流行语词。一方面,20世纪70年代西方新保守主义浪潮吸引了俄罗斯学界的高度关注,从而引发了对俄罗斯保守主义的追根溯源。另一方面,作为一种政治实践,俄罗斯保守主义企图在矫正自由主义的极端发展上拥有一席话语权力。从20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俄罗斯传统保守主义理念零星地散落在各个政党的党纲中;90年代中期以后,随着政治中派主义的逐渐壮大,保守主义在俄罗斯有了较为稳固的托身之处,并在普京执政后逐步官方意识形态化。保守主义的复兴与发展既是俄罗斯社会对激进自由主义改革的 被动反应,也是对俄罗斯国家历史定位和发展模式的再反思。当代俄罗斯保守主义与俄罗斯传统保守主义有一脉相承之处,经过社会与政治力量的塑造,它对当代俄罗斯政治发展有着深刻影响。

  

何谓保守主义?


   “保守主义”在俄罗斯是一个令人困惑的概念;它的“时髦”同时显示了内在涵义的深刻分歧。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俄罗斯几乎所有的政党都不同程度地吸收俄罗斯传统保守主义成分,用以阐释自己政见、纲领的部分或全部基础。许多政党自称保守主义政党,不仅中派如此,右翼与左翼也是如此。这里有必要先辨析一下,何谓保守主义。

   “保守主义”有许多版本,“保守主义者们相互之间在基本价值上也存在着分歧”,因此许多保守主义著作在论述这一问题时常常强调一种特定的版本,并冠以限定的修饰语。在具体的论述中,保守主义在时段上有古典保守主义、现代保守主义和新保守主义之分;在地域上有英国、法国、德国、美国、东方等国别地区之分;在领域上有哲学、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宗教等范围之分。在保守主义成为意识形态之前,它更多的体现为一种需要捍卫的价值。这个价值就是传统。不同的传统和对待传统的不同态度,以及由此产生的历史精 神结构则显示出各种保守主义的不同风格。

   按照保守主义论者的看法,保守主义来源于人类的本能和自然态度,“对未知事物的怀疑以及相应的对经验而不是对理论论证的信赖”。因此,作为经验积累而世代相传的生活方式、风俗习惯、制度安排以及前人的智慧等就成为后世继承的传统。从经验出发,保守主义与理性和科学相对立,在变革面前,它往往诉诸传统。这种保守主义被曼海姆称为“自然保守主义”,也即韦伯的“传统主义”。而作为一种明确的政治哲学和强大的政治思潮,“保守主义”始于对18世纪欧洲启蒙运动的反动,兴盛于对法国大革命摧毁传统制度 的反思。英国政治家埃德蒙·柏克在1790年阐发了保守主义的一些基本信念,其《法国革命论》一书的出版被视为保守主义的诞生。与后来以正统主义为代表的法国保守主义、以浪漫主义为标志的德国保守主义相区别,以柏克为代表的英国保守主义所捍卫的那些价值、信念和原则被视为保守主义的经典版本,也成为20世纪新保守主义兴起的基础。柏克代表的古典保守主义所要维护的是英国社会由来已久的自由主义传统以及经过时间检验的正当秩序。他说:“从《大宪章》到《权利宣言》,我们宪法的一贯政策都是要申明并肯 定,我们的自由乃是我们得自我们祖辈的一项遗产,而且是要传给我们的后代的。”正是这样的传统赋予了柏克的保守主义基础。在政治上,柏克倡导个人自由,反对中央集权,维护宪政;经济上,他信奉斯密的古典自由主义政治经济学,强调维护财产权;精神上他坚持信仰自由,主张宗教宽容。可见,柏克并不是一个死板的守旧者。

   如果以英国古典保守主义作为基准,那么许多其他版本的保守主义都不成其为保守主义。对于一些没有自由传统而只有专制传统的国家,其保守者往往以保守专制传统及其文化为归依。所以一些学者将保守主义和保守派划分开来,认为保守派与保守主义并不是一回事,它们的根本分野是“对自由的态度”,保守主义是保守自由的主义,主张对传统作必要的、有利于自由的变革,因此“并不是每个国家都有经典意义上的保守主义”。俄罗斯的一些学者也类似地强调这种“保守主义”和“一般保守”的区分。对于以自由主义为保守对象的保守主义来说,自由主义中的“有限政治”是其最主要的内容,因此《布莱克维尔政治学百科全书》为保守主义所下的定义是:“保守主义是以维护有限政治为目的,以调和、平衡和节制为内容的政治艺术”。

   以上述保守对象为参照,显而易见,俄罗斯的保守主义是一个特定的版本。在分析当代俄罗斯保守主义的时候,有必要回顾并了解俄罗斯曾经有过的保守主义传统。

  

历史遗产:俄罗斯传统保守主义


   在分析俄罗斯的历史进程并与西方进行比较的时候,俄罗斯人往往抱怨自己缺乏“连续性”,每次“对俄罗斯社会的急切和全面的改造都是极端摧毁过去的结果”,因此俄罗斯人“习惯于在命运的十字路口上,在纵横交错的十字路口边,徒劳无益地苦闷徘徊”。而俄罗斯保守主义正是在面临巨大变革、发生历史断裂的时代背景下产生并发展的,它们既是对激烈变革的抗拒,也是对“传统”和“现代化”之间复杂关系的反思,同时还是对国家发展模式的探寻。作为一种政治思想,俄罗斯保守主义在18—19世纪之交显示了雏形,并在亚历山大一世统治期间形成了第一次保守主义思潮,随后在整个19世纪发展成为具有“俄罗斯特点”的保守主义。第二次保守主义思潮产生于19—20世纪之交,但是随着十月革命的成功而逐渐式微,并在苏联时期基本中断。第三次保守主义思潮则产生于20~21世纪之交,是为所谓的“俄罗斯新保守主义”,它是传统俄罗斯保守主义的复兴。

  

   (一)18~19世纪的俄罗斯保守主义

  

   俄罗斯保守主义的萌芽产生于18世纪下半叶叶卡捷琳娜二世时期,它是结合了以农奴制为特征的中世纪观念和西欧的启蒙主义思想的“保守色彩的传统主义”。一方面,俄罗斯与西欧国家的差距已进一步拉大,农奴制得到加强,等级君主制被绝对君主制取代。俄罗斯传统主义的一些基本原则,如东正教“第三罗马”思想、强大中央集权国家理念始终保持着延续。另一方面,18世纪西欧兴起的启蒙运动在政治、文化、宗教等各个领域冲击着旧制度,并且逐渐扩散到俄国,对俄国上层产生了巨大影响。虽然叶卡捷琳娜二世用一些启蒙思想家的辞藻包装了她的政治主张,并没改变绝对君主制的实质内涵,但俄罗斯上层贵族出现了以捍卫贵族权益的保守主义。代表人物谢尔巴托夫基本接受了启蒙思想的影响,拥护君主制,但反对君主专制。他认为俄国古老的贵族等级制度是国家的支柱,极力主张贵族直接参政,对君主的权力加以限制。谢尔巴托夫具有保守主义思想的著作比柏克写作更早,但当时并没有发表,他的一些观点对后来的保守主义者有所影响。

   俄罗斯第一次保守主义思潮出现在亚历山大一世时期。针对亚历山大一世的自由主义政策,俄罗斯形成了一股强劲的保守主义思潮。以卡拉姆津等人为代表的专制保守主义主张绝对君主制,认为俄罗斯在国家权力统一时才能强大,“君主是活的法律”,“在他的身上汇集了所有的权力”;俄罗斯不需要自由主义改革,只需要“家长制权力”和“美德”。以罗斯托普钦为代表的民族保守主义强烈反对法国的所有东西,将其视为自由主义和革命的代名词。以大祭司佛季和都主教普拉东为代表的东正教会保守主义,无条件地支持君主权力,只要君主权力不损害“信仰的纯洁性”。以鲁尼奇等人为代表的共济会保守主义反对革命、反对自由主义,主张国家对社会生活和情绪进行控制;同时主张俄罗斯担负起拯救被理性主义腐蚀了的欧洲的使命,重新塑造人类。

   亚历山大一世时期保守主义的对立面是法国大革命以及所带来的自由主义思想,它以维系现存制度为名,固守已经定型的绝对君主制。受其影响,亚历山大一世的内外政策后来也逐渐趋向保守。19世纪中期乌瓦洛夫、波戈金和费舍尔等人总结和发展了亚历山大时期的保守主义,使其更为系统化。1832年乌瓦洛夫提出“专制主义、东正教和人民性”三原则,将宗教理想、君主制原则、君主和人民在东正教下的统一宣扬为保守主义的核心价值。他们认为,专制君主制是国家管理的一种特殊类型,符合俄罗斯人民的历史特性。政府被视为秩序、道德、社会关怀、大众教育和文化的源泉,没有国家秩序只能产生“混乱”。

   19世纪中期,在探索传统与现实、俄国与西方等问题上,作为哲学和社会学意义上的斯拉夫保守主义最为引人注目,它深刻影响了此后俄国社会思想的走向,并促进了“俄罗斯思想”的形成。

   在传统与现实的问题上,斯拉夫主义是坚定的传统主义者。在“西化派”的眼里,彼得改革前的俄罗斯传统村社制是僵化个人创造性、阻碍法制化社会发展的旧制度;但对斯拉夫主义者来说,村社制则是一种符合俄罗斯国情、集中体现俄罗斯民族文化特点的制度。村社不仅是俄罗斯农民创造物质财富的赖以立身之地,同时也是他们的精神共同体。在这里,社民按照世代相传的村社原则自我管理,不受国家权力的侵害,洋溢着集体主义和平等主义精神。被霍米雅科夫称为“聚合性”的原则将东正教的精神世界与村社的物质世界连接起来。因此所有的斯拉夫主义者都坚决反对当时俄国的农奴制,主张将土地无偿分给农民。斯拉夫主义者的村社观是对俄国现代化的激烈反应,是对被变革摧毁的传统价值的缅怀。

   其次,在俄国与西方关系的问题上,斯拉夫主义是坚定的本土主义。他们在确立俄罗斯自身发展道路以及在世界中的地位时,“第一个使用‘西方世界’这个概念来代表‘非我族类’,作为议定本土文化时的一个相对照的反面存在”。俄罗斯作为一个精神实体与西方的物质文明世界包含着内在的对立元素:精神与物质、道德与法制、宗教与理性、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等等。这种二元对立为斯拉夫主义者建立了精神和道德上的优越性。从文明形态论调出发,他们认为,西欧之后,“轮到俄罗斯了,它将把握欧洲文明的各个方面并将称为欧洲的领袖”。这种论调与俄罗斯东正教“第三罗马”理论交相混杂,成为俄罗斯的精神传统。但是国家的落后和物质的匮乏往往将这种道德优势转化为对西方文明的敌视,从而树立了反西方主义的观念。

   19~20世纪之交的俄罗斯保守主义

   俄罗斯第二次保守主义思潮出现在19~20世纪之交。这次以政治保守主义和政府保守主义为主要内容的思潮是亚历山大二世(1855~1881)大改革的直接后果,随着20世纪初帝国的崩溃而成为俄罗斯传统保守主义的绝响。1861年亚历山大二世以解放农奴为标志的自由改革导致了社会结构的彻底变革,1881年他的遇刺加剧了俄罗斯社会的分裂,继任的亚历山大三世彻底走向保守。面临国内自由主义、社会主义的挑战以及随之而来的君主制的终结,波别多诺斯采夫、列昂季耶夫、吉霍米洛夫等捍卫君主制的保守主义者,对一些与时势相关的重大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君主制和“强人”

君主制一直是俄罗斯保守主义捍卫的对象,但在19~20世纪之交已面临重大危机。波别多诺斯采夫、吉霍米洛夫等发挥乌瓦洛夫三原则,为俄罗斯君主制进行辩护。他们认为,如果脱离东正教理念则无法探究俄国“专制主义”的本质。专制主义的本质首先在于君主个人对上帝的重大责任、为国家作出的牺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保守主义   俄罗斯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475.html
文章来源:《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